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你想要我见阎王,偏偏不成

仵作皇妃 第五章 你想要我见阎王,偏偏不成

作者:夏璟微斓 小说:仵作皇妃 更新时间:2021-09-14 16:36:03
卫紫依脸上的怒意压都压忍不住,眼神像是恨不能够将卫子卿撕成碎片般凶戾:“你果真是个克父克母克长辈的灾星!你怎么还不去死!”她的手腕被一只纤细大手捏住。“小姐慎行。”祁烬声音漠然:“案子还未查明,莫要用怪力乱神之说搅乱视听。”倘若今日,卫子卿怕是还“小姐慎言。”。...

仵作皇妃

推荐指数:10分

《仵作皇妃》在线阅读

卫紫依脸上的怒意压都压不住,眼神像是恨不能将卫子卿撕碎般凶戾:“你果然就是个克父克母克长辈的灾星!你怎么还不去死!”

她的手腕被一只修长大手捏住。

“小姐慎言。”

祁烬声音漠然:“案子尚未查清,莫要用怪力乱神之说扰乱视听。”

若是昨日,卫子卿恐怕还和祁烬看法一致,但是现在……

昨天的黑影和那白衣女人,实在让她觉得后背生寒。

“先去看尸体吧。”

男人似是无意的护在她侧面,将她带到了卫荣房中,便看见卫荣以一个极其诡异的姿势以一个双膝跪地的姿势瘫软在梁柱前,柱子上沾满鲜血,看上去颇有些渗人。

仵作们赶忙走上前验尸,很快边充着祁烬一拱手:“大人,的确是撞死的。”

“大人,我们在死者房中找到一封信!”

随从急匆匆捧着一封信赶过来,祁烬抬手接过,便看见上面写着一行字。[鬼迷心窍,弑杀亲母,罪不可赦,唯有求死,方可心安。]

老太太……真是卫荣杀的?

“大人,那想必这卫荣便是杀卫老夫人的凶手了!”

河西刺史凑上去看了一眼纸条,顿时扬起了笑:“那此案凶手已死,是不是……”

“他不是自杀。”

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微冷的女声,祁烬转头,便看见卫子卿凝重的脸:“他也是被杀的。”

“你这黄毛丫头懂什么……”

祁烬径直打断了刺史:“说说看。”

“首先是笔迹。”

卫子卿指了指祁烬手中的信:“若是一心求死,多半该有些情绪波动的,但是这封信的笔记全然看不出紧张,甚至落笔稳重有力,一个因为杀了生母想要自杀的人,断不会如此淡定。”

祁烬没说话,只是示意她继续。

“其次是这柱子上的血痕。”

她示意祁烬看向那柱子:“柱子上的确有血,卫荣的头也的确撞上去过,但是上面却只有一道血痕,而死者头上这块印记的形状,比柱子上的要大上许多,断不会是撞了柱子上这一下——应该说,他很可能是被凶手打晕,或者死去之后,才被强行撞到柱子上的。”

仵作们下意识看过去,才发现果真如她所说,两道痕迹明显对不上号。

祁烬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赏意味,面上却没表露:“还有么?”

“还有他指甲里的泥。”

卫子卿捉起他的手,小心翼翼的用镊子挑起里面的泥土:“府中只有两个地方有泥沙,便是种菜的菜圃和各个院子的花圃,以及后花园,但都是适合种菜的黑土,而他手里的泥带着腥臭味,没有粘性,更像是河岸附近的淤泥。”

众仵作顿时愣住,倒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年纪尚小的小丫头竟然如此敏锐。

“你的意思是……”

祁烬打量着卫荣的手指甲:“有人杀了他,然后将他从河岸边带回了卫府,还伪造出他自杀的假象?”

“正是。”

卫子卿点头:“所以杀祖母的人,也很有可能就是杀死卫三……叔的人,甚至他很可能就在卫府里,是为了掩盖罪行,才找出了一个替罪羊!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是昨夜凌晨,查查这个时候时间附近谁的形迹可疑,凶手便有可能是谁!”

窗外,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却无人察觉。

“将尸体带回衙门。”

祁烬微一颔首:“武湘城,有几处河岸?”

“回大人,武湘周围水域众多,共有三处河岸,城中有护城河,东郊有一条小河岸,西城门外便是燮江之流。”

“那就兵分三路盘查,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吧。”

祁烬带着众人走出卫府,卫紫依依旧是那一副怨毒的眼神,不由得让卫子卿皱了皱眉。

按理说,现下根本没有她杀人的证据,那些灾星的说法,也怎么想都是无稽之谈,这个女人为什么对她敌意那么大?

想到命案还没查清,卫子卿暂时掩去心里那些念头,同祁烬一同出了府。

衙役和祁烬随行的侍卫们分路前往三条河岸,卫子卿则跟在祁烬身边,原本马车上寂静无声,男人却突然开口:“你相信有鬼吗?”

“大人……缘何这么问?”

卫子卿愣了愣,对上男人黝黑深邃的眸子,一时有些茫然。

她原本是不信的,可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实在莫名其妙,但是原主虽然被称为灾星,却也没看见过什么脏东西……

那昨天她看见的,到底是不是鬼?

而且细细想来,穿越又算什么?占了别人身体的孤魂野鬼?

马车突然一个趔趄。

“怎么回事?”

祁烬的眉顿时紧紧锁起,外面却突然传来一阵惨叫。男人腰间的宝剑瞬间出鞘,那只修长的手紧紧攥住她的胳膊,忽然持剑往马车顶部一刺。一丝痛呼传来,马车顶盖被男人抬手搅了个粉碎,卫子卿的腰被男人紧紧搂着,径直掠上半空。

一群黑衣人将马车团团围住,手上都拿着寒光森然的利刃。

卫子卿的眉心一阵惊跳,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人太多了,肯定是有备而来,咱们打不过!先跑!”

祁烬皱了皱眉,倒是没想到她这么冷静,不过想想先前印象中的“她”,倒也没太过诧异,四下一扫,就挥剑逼退朝着他们冲过来的两名刺客,掠进了不远处的一片森林中。

“头,他们进了密林……”

黑衣人们本想动手,祁烬的动作却实在太快,全然拦不住。

“那不是省了咱们的功夫吗?”

为首那人扯唇冷笑:“本来主子只想要那个祭品的命,那个大理寺卿自己找死,也怪不得别人了。咱们故意将他们引过来,没想到他们还真是天堂有路不走,上赶着下去见阎王!”

“我总觉得,他们想瓮中捉鳖。”

卫子卿一边被男人扛着一路狂奔,一边皱紧眉头低声开口:“他们刚刚明显先杀了我们,为什么突然不追了?”

“我可不是鳖。”

祁烬依旧是一副冷然的脸:“便是不进来,也没有旁的路可走,不如赌一把。”

“停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