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古言
陆旭赵春燕

陆旭赵春燕

作者:野少 类别:现言古言 综合评分 100

给大家提供更多陆旭赵春燕免费深度阅读,男主叫陆旭男主叫赵春燕的小说名字是《温香暖玉》,此书为网络作家野少倾情之作,小说讲诉的是城里帅小伙陆旭与村野美艳动人寡妇赵春燕之间的那些事。为了回外婆的老家取一些东西,陆旭半途被赵春燕给被吸引住了,两人第一次朋友见面就十分的刺激,继而要也不是赵春燕夜晚,皎洁的半弦月,犹如碎银一般洒落,沐浴在人的身上一扫白日的炎热反而带着沁骨的冷意。躲在树梢上的知了领着荷塘里的蛤蟆混着在山间、田野、农舍间,肆意穿梭的夜风,大声作响。弄的将赶了一天路的陆旭心里一阵烦躁。。

第五章 心思 2021-07-13




  女人双手勾着他的脖子,“这么说,你是不打算睡我了?”

  女人脸瞬间又红了,顺势就将手抽了回来。瞄了眼陆旭大大咧咧地坐在自己的床上,心中生出一股异样的情愫,自从她男人死后就再也没有别的男人上过这床。

  陆旭呵呵一笑,这还是先前那个害羞的俏寡妇吗?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真是不敢相信,怪不得人说女人30如狼。

  他屁股刚一坐下去,在橙黄色对的灯光下,女人的脸就红的像是熟透的苹果将她本来就艳丽的五官更显得妖娆。

  “不说那些让人不高兴的话,”女人用手将脸颊旁的发丝顺在耳后,沉默了半响,像是鼓足了莫大的勇气后才又说道,“我帮你用红花油按脚吧?”

  “看你说的什么话,不是我,你那能遭这罪?”她的身子一弯,就要抢陆旭手中的水桶,胸前两个大白兔在陆旭的眼前有节奏的晃动,似乎下一秒两个大白兔就会挣脱衣衫的禁锢蹦跶出来。

  女人红着脸,羞涩地低头刚好看见陆旭裤裆支起了一个帐篷,她猛地一抬头见陆旭那百口难辨的样子,生气地喝道:“我好心帮你打井水,你倒好!吃老娘的豆腐。”

  如果不是为了取回外婆留给自己的遗物,陆旭说什么也不会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怪不得我上次扭伤脚擦了红花油肿的老高。”女人一脸的仰慕,“你是个咋懂这些啊?难道你是个医生?”

  被关在门外的陆旭急的只拍门,“我真不是坏人,你听我解释。”

  陆旭的裤裆下的家伙迅速肿胀。他一手抓住女人的双手“我还是自己来吧。”

  猛地,脚被夹住、一阵阵锥心的疼,让他瞬间脸色苍白,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陆旭疼的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借着朦胧的月光一看、脚被一个像是兽夹的东西给夹住了,还好他穿的是部队发的陆战靴,要不然这如鲨鱼利齿的铁刺可就刺到肉里去了,不残废也得养上十天半个月。

  陆旭还来不及说话女人的手解开了自己的胸前衣服的扣子,肉色的胸罩将两个雪山高高地托起,中间一条优良的事业线延伸到胸罩内。

  一个尖锐的大嗓门女声夹杂着震耳的犬吠声、随着陆旭眼前的苞谷晃动,越来越近,一个三十上下的女人赫然的出现在他眼前。虽然看不清样貌,但是月光却是毫不吝啬的将她傲人的胸脯、纤细的腰肢,长长的退勾勒了出来。

  “你也坐,别站在这里啊。对了,这么晚了怎么不见你男人呢?”陆旭用筷子扒了口饭菜。

  “妈!妈!我回来了!”一个少年男子的声音从堂屋里传了进来。

  “你笑什么?还不快解开,”女人被他笑的有些发窘。

  过了一会,房里传来女人的声音,“你帮我个忙。”

  她惊讶的看着被自己放的兽夹,夹住脚的陆旭,心道,听着他口音就是个城里人!绝不可能吃饱了撑着大半夜跑到自家苞谷地里偷苞谷。怎么就夹错人了呢?再仔细一瞧,呀!这人长得真是俊!她脸上一热,说出的话不觉地就柔和了下来,“你好端端的干嘛往苞谷地里钻啊?我这可是专门用来夹偷苞谷的。”

  “呵呵!看老娘今天非扒了你的皮不可!敢偷老娘的苞谷!欺负老娘孤儿寡母是不是?”

  • watch
    比你们&用冰箱 发表了帖子
    2021-08-02 06:50:06

      “怪不得,我这就去给你打井水去,那水可凉了不比你们城里人用冰箱冰的冰水差。”

  • watch
    兽夹越&来越痛 发表了帖子
    2021-08-03 07:53:36

      “唉,这事都怨我,只是你能先帮我把这兽夹给取开吗?”陆旭脚上的兽夹越来越痛。

  • watch
    上出现&肿胀的 发表了帖子
    2021-07-31 01:43:33

      “啊!”陆旭脑海里马上出现以前看岛国A片的画面只是女主换成了这家女主人的模样,下面的家伙让他肿胀的越发难受。

  • watch

    &摸到你 发表了帖子

    2021-08-02 01:57:49

      “你长的这么漂亮,我摸到你那里还没反应,那我就不是个正常的男人。”

  • watch

    &了眼陆 发表了帖子

    2021-08-03 04:36:57

      “你是城里来的吧,你们城里说话就是和我们不一样。”女人看了眼陆旭的好看的侧脸,连耳根子都红了,心中暗自庆幸还好黑灯瞎火的看不见,不然非得羞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