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宫斗
恒武至圣

恒武至圣

作者:L承 类别:重生宫斗 综合评分 100

被围杀?并且但是三个大汉……偶得远古功法,玲珑心决,自此人生扶摇直上,宗门千金都得拜在哥狠辣的手段之下,下回分解主角是如何一步一步得道成仙,踏往最强大之路!阵雨刚过,林中湿漉漉的,稍显清凉。。

第3章 变食人花 2021-07-14



丹武至圣小说  小说仙武至圣  


“别追了,云梦沼泽还毒物很多,冒然进入实在太危险,况且时仁这小子向来奸诈,先前我发现好几次他明明已经逃脱了追杀,但偏偏又被我们追上,这一定不是巧合。”一看渐行渐远的时仁,三人中,一个身材消瘦的男子拦住其余二人,眼中闪过疑惑之色。

“唦唦”

“二哥三哥,我看到他了,就在前面。”不远处,不知何时出现三个身影,待看到时仁后,那三人皆是精神一震,展开全速朝时仁奔来。

“一个废物还敢在我们兄弟面前横?爷爷我一只手就能捏死你这种蚂蚁。”

“一个废物还敢在我们兄弟面前横?爷爷我一只手就能捏死你这种蚂蚁。”

阵雨刚过,林中湿漉漉的,稍显清凉。

那是一片空地,大概横竖四丈左右,表面并非是污泥,而是较为干涸的泥土,其上几簇青青绿绿的芦苇丛,看上去毫不起眼,但在下面,危险十足。

沼泽地很大,虽然这其中大部分都是不能涉足的危险禁区,但仍然非常容易迷路,哪怕之前时仁来过几次,可他要找到先前埋下的陷阱也是极其不易,带着身后那三人,足足来回绕了一个时辰才重新找到那个他制作的陷阱。

云梦沼泽外围。

沼泽间,污泥满地,覆盖一层浑浊的水,咕噜咕噜的冒着些许气泡,几只身材苗条的大脚鹤正悠闲的东张西望着。

“可是他身上的筑基丹我们还没拿到手,怎么向李堂主交待?”壮汉问。

前方矮树丛传来一声异响。

看着那三人怒气冲冲往自己而来,时仁嘴角一弯,起了一丝残忍的笑意,这可是你们自己找死,这些年你们对我的打压侮辱待会该一起算算清楚了。

“我们就说时仁逃进了云梦沼泽,被困在毒藤蔓中了,我们能力有限,让他自己来取。”瘦弱男子眼珠一转,早就有了对策。

“就是那里了。”最前方的时仁眼睛乱瞟,待看到前方一处小空地时,眼睛一亮。

一张大口迎面咬来,野猪尚未反应过来,已被整个囫囵吞下,随后四周又归于平静。

一只一尺高度的野猪,拱着鼻子,紧贴地面翻找食物。

“四弟,二哥说的没错,谨慎些更好”,老三思索一会,觉得他二哥的话颇有道理,转而劝说那个壮汉。

“二哥你啥时候变的这么胆小了,区区一个外门浇水种草的小童就把你吓成这样。”另一个壮汉明显不认同,眼看着时仁将要消失,急得直跳脚。

  • watch
    空地时&,眼睛 发表了帖子
    2021-07-25 05:33:54

    “就是那里了。”最前方的时仁眼睛乱瞟,待看到前方一处小空地时,眼睛一亮。

  • watch

    &而视。 发表了帖子

    2021-07-24 04:00:32

    那三人面带微笑,出言讽刺,语句十分恶毒,绕是时仁是在故意演戏的,也忍受不了这样的辱骂,对他们怒目而视。

  • watch
    肩的衣&是桑海 发表了帖子
    2021-07-25 04:17:09

    神色狰狞间,时仁猛的一把抓住左肩,狠狠一拽,将左肩的衣布扯下,那衣布上有个标志,是一副白云袅绕,升腾齐天的图案,那是桑海境小白云宗的道旗。

  • watch
    区,但&绕了一 发表了帖子
    2021-07-25 04:13:50

    沼泽地很大,虽然这其中大部分都是不能涉足的危险禁区,但仍然非常容易迷路,哪怕之前时仁来过几次,可他要找到先前埋下的陷阱也是极其不易,带着身后那三人,足足来回绕了一个时辰才重新找到那个他制作的陷阱。

  • watch
    废物还&我一只 发表了帖子
    2021-07-23 07:42:15

    “一个废物还敢在我们兄弟面前横?爷爷我一只手就能捏死你这种蚂蚁。”

  • watch
    而来,&待会该 发表了帖子
    2021-07-24 11:29:31

    看着那三人怒气冲冲往自己而来,时仁嘴角一弯,起了一丝残忍的笑意,这可是你们自己找死,这些年你们对我的打压侮辱待会该一起算算清楚了。

  • watch
    ,你就&的份。 发表了帖子
    2021-07-24 03:55:59

    “呦,二哥你看,这小子生气了。”壮汉就喜欢看到时仁这种愤怒的目光,加快了脚步,揉着拳头,他要让时仁知道,你就是怒气冲天了,也只是被我们狂揍的份。

  • watch

    &两步就 发表了帖子

    2021-07-23 04:11:16

    四道身影分前后划过,打破了此地的寂静无声,大脚鹤受了惊,扑腾扑腾的拍打两下翅膀,小跑两步就借力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