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都市
明日之章

明日之章

作者:万念素长 类别:现代都市 综合评分 100

人生少顷,似沧海之一粟,身不由己,蜉蝣天地之间。当有人久久地凝望着头顶的幽暗,已不再能满足于自然可以选择的被动状态,我们便就主动绘出自己的进化图谱。是偶然的?或必然!千百年农耕,看今朝补阙。(本故事如有雷同虚构故事)“在哪里工作呀?”。

第六章我承认和你打游戏是约会 2022-06-22



M之明日  明日之之  


彼此对望,内心充满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

“妈妈,爸爸呢?”

韩人瑜还在痴迷地望着夜空,淡淡月光在周围飘浮,凭空勾勒出她的轮廓。叶朝只觉得眼前的一幕自是极美,却并未像小说中的那样做出符合此情此景的行为,更未像文人骚客那般作出意境悠远的情诗,这刹那之间,他想的只有和她一起到白头。

他们之间还是没能有什么交流,叶朝感到有点尴尬。

叶朝看着她突然间的手足无措,心中飘忽好像突然间就落到了实处,不自觉地露出笑容,说道:“没事啊,也不是很远。”在韩人瑜略微点头后,接着说道:“走吧。”

“上飞机了。”叶华犹豫着还想要说些什么,孟欣月的回复打断了他的思路,“注意安全。”

可能这就是缘分吧!

叶华拉上遮光板,透过舷窗看着航站楼的方向,随着飞机的上升,机场的逐渐露出全部的轮廓,与前几次并没有什么太大分别,也不知道孟欣月她走到哪了,有没有在看着自己,叶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真是好没意思,不知不觉间有水珠浸润了整个视野。

叶朝觉得鼻尖彷佛萦绕着某种不自觉溢出的甜蜜的味道,暗暗下定决心,回去之后要去找一些相关的话题去终结这难缠的沉默。

有时候,清楚的知道差距对于许多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无能为力更是一种残忍。

没有人回应,昏黄的灯光里,叶华手上的杂志被频繁的翻动,发出刷刷的响声。

叶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标签,上面写着“不要回来”四个中文,整齐有力的字体,叶华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自己的笔迹,那种压迫心脏的窒息感又渐渐袭了上来,就像是被困在一个氧气稀少的环境中,如果不能打破囚笼走出去,注定在其中苦苦煎熬。

注意到镜头中孟欣月幽怨的眼神之后,叶华连忙按下了快门键,定格下这具有纪念意义的画面,拍完之后,叶华又忍不住翻回来看了几眼,才递给妻子看。

“是一项很伟大的工作。”

不是树枝无法在风中相依。

叶朝快步向着韩人瑜走去,挠了挠头略带一丝尴尬的问道:“你等了多长时间?”

地球自有生命以来,共经历了五次生物大灭绝,这是我们通过残存的遗迹来窥探到的那一场场毁天灭地的灾难的一角。人类文明的历史还没有长久到经历过大灭绝的考验,可历史的屠刀早已高高举起,人类如何才能在下一次的轮回中幸免于难?

塑胶跑道旁的长凳,总是会被夜晚锻炼的学生,用样貌不一的背包占的满满当当,不过韩人瑜的背包比较小,能够恰好放在角落的位置。

除了雨雪天气之外,一到晚上就会有一些情侣准时过来打卡,在椅子上你侬我依,说着怎么也说不完的悄悄话。

揉完小腿之后,叶华又起身去帮她捏捏肩,这是以前练舞的时候留下的老毛病,孟欣月刚一靠上来,明亮温暖的白檀香气息扑面而来。

  • watch
    差距对&一件幸 发表了帖子
    2022-06-22 01:00:10

    有时候,清楚的知道差距对于许多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无能为力更是一种残忍。

  • watch
    像是否&信仰, 发表了帖子
    2022-06-23 11:44:43

    在今天之前,叶华一直坚信自己致力于这种伟大的事业,可是冰山上的裂痕就这么突兀地产生,它的存在很是刺眼就像是否定了自己一直以来的信仰,如果是错事,做的太多又有什么意义?不过是雪上加霜罢了。

  • watch
    一阵轻&。 发表了帖子
    2022-06-24 12:40:48

    只传来一阵轻哼声,冰冷的触感在小腹前划过,随着指甲尖一路泛起细微的鸡皮疙瘩,痒痒的感觉却如同一根根细小的针在叶华的骨髓之间搅拌,低下头,就迎上了一双含情的眼。

  • watch
    眯起眼&,孟欣 发表了帖子
    2022-06-23 12:08:50

    孟欣月舒服的眯起眼睛躺在叶华怀里,叶华今年已经四十八了,孟欣月比他小三岁,四十五,尽管保养得很好,可脸上的几缕皱纹却怎么也遮掩不住。

  • watch
    害、很&大英雄 发表了帖子
    2022-06-25 12:50:27

    “是那种很厉害、很厉害的大英雄吗?”叶朝忘记了躲避,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小小的眼神里充满了认真。

  • watch

    &碰的吗 发表了帖子

    2022-06-24 05:38:08

    基因工程真的是我们能够触碰的吗?在叶华的心底一直都存在着这个疑问,稍微收敛起有些发散的思绪,自己现在还站在这里,至少此刻还没有悲天悯人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