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悬念
普普通通大师姐

普普通通大师姐

作者:关灯吃榴莲 类别:推理悬念 综合评分 100

林玄真三千年都没结成金丹。她决定改变思路,和师弟师妹们一起修炼找找感觉。刚切磋了两招,师弟突破了;又比划了两下,师妹顿悟了;有人想杀她,原地飞升了;师弟师妹朋友敌人:大师姐果然超强的!林玄真脸上笑嘻嘻,心里哭唧唧,她只想结个丹而已啊!——————一句话简介:大师姐一心只想结丹。女主非人族、女主无CP、女主护短、女主无敌。轻松向,弃文不必专程告知。坑品保障,请放心追更。其上五彩霞光不散,是个福地。。

三、资质平平筑基期 2022-06-22



普普通通大师姐贴吧  普普通通大师姐女主身份  普普通通大师姐关灯吃榴莲  普普通通大师姐好看吗  普普通通大师姐真实身份  普普通通大师姐txt下载  普普通通大师姐TXT  普普通通大师姐txt百度云  普普通通大师姐免费阅读  普普通通大师姐  


四、这雷劫不讲道理 四、这雷劫不讲道理 五、自学的方式不对 五、自学的方式不对 六、传言应该是真的 七、也就是一般水平 七、也就是一般水平 八、是不是要飞升了 八、是不是要飞升了 九、我有特别的渠道 九、我有特别的渠道 十、路遇一片噬灵瘴 十一、西南州第一美人 十一、西南州第一美人 十二、不可能这么普通 十二、不可能这么普通 十三、强行招徒不可取 十三、强行招徒不可取 十四、开山祖师很随意 十四、开山祖师很随意 十五、美人如飞燕游龙 十五、美人如飞燕游龙 十六、大师姐的追求者 十六、大师姐的追求者 十七、招收弟子很新鲜 十七、招收弟子很新鲜 十八、六万年才能飞升 十八、六万年才能飞升 十九、瞪一眼引气入体 十九、瞪一眼引气入体 二十、雨花阁才艺混战 二十、雨花阁才艺混战 二十一、新师弟只想回家 二十一、新师弟只想回家 二十二、水灵根几近于无 二十二、水灵根几近于无 二十三、返宗门路遇劫匪 二十三、返宗门路遇劫匪 二十四、没有一个能打的 二十四、没有一个能打的 二十五、干脆同归于尽吧 二十五、干脆同归于尽吧 二十六、身份决不能曝光 二十六、身份决不能曝光 二十七、修真就是要飞升 二十七、修真就是要飞升 二十八、结丹又得延迟了 二十八、结丹又得延迟了 二十九、三千年掌门计划 二十九、三千年掌门计划 三十、红衣美人登山门 三十、红衣美人登山门 三十一、双修大典怎么办 三十一、双修大典怎么办 三十二、悬赏者来历成迷 三十二、悬赏者来历成迷 三十三、她从不轻易动手 三十三、她从不轻易动手 三十四、感受真实的恶意 三十四、感受真实的恶意 三十五、灵石是个好东西 三十五、灵石是个好东西 三十六、他有强大钞能力 三十六、他有强大钞能力 三十七、大师姐断人仙路 三十七、大师姐断人仙路 三十八、同病相怜筑基期 三十九、我竟杀了我自己 三十九、我竟杀了我自己 四十、看雷劫劈不死他 四十、看雷劫劈不死他 四十一、别来打扰她飞升 四十一、别来打扰她飞升 四十二、捉摸不透的用意 四十二、捉摸不透的用意 四十三、一个比一个能苟 四十三、一个比一个能苟 四十四、送你一个好徒弟 四十四、送你一个好徒弟 四十五、千万别说漏了嘴 四十六、奶声奶气姚师弟 四十七、一个剑修好苗子 四十七、一个剑修好苗子 四十八、和师弟切磋切磋 四十八、和师弟切磋切磋 四十九、没来由的亲近感 四十九、没来由的亲近感 五十、简直是个死胡同 五十、简直是个死胡同

这是一处云雾缭绕的山峰。

其上五彩霞光不散,是个福地。

这山峰中有一洞天。

有一样貌清秀的女子正五心朝天,盘坐在一流光溢彩的玉石床上。

没多久,那看似二八年华的女子秀眉微蹙,睁开了眼。

又失败了。

这是她三千年来第一百次凝结金丹失败。

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呢!她自嘲地想。

想起上一次约了几个朋友出去历练,那些还活着的大乘期的同个时代的人,似乎一点都没发现她的异常。

不仅如此,他们还常常用钦佩的眼神看着她,甚至出言询问,要如何压制身上的气息,免得被天道察觉,降下劫雷直接飞升。

千辛万苦修炼到了这个世界的顶端,飞升之后得从头拼搏,他们还想多逍遥几百年放松一下的呢!

可她有什么经验能够分享的?

她是个货真价实三千岁的筑基期弟子啊!

那些大乘期的,一个都不信,只以为她这是不愿说。

这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

她看看自己掌中笔直又深长的命运线,十分苦恼,她的命明明很好的啊!

难道是三千年前投胎时,没有经历胎中之迷,保留了前世记忆的缘故?

所以这就是天道为了保持平衡带来的惩罚吗?

……

山峰外,五彩霞光似乎是被人惊动,凝成一团无色的能量,飞入她的眉心。

洞口外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弟子安思梅,求见大师姐!”

林玄真还没来得及回应,少女就紧跟着说道:“大师姐,不好啦,掌门师祖要飞升了!”

这声音听着好似就在门口,实则距离她的洞府还有好几十里。

不过对于修仙者而言,这几十里,也就是那么一眨眼的事。

掌门要飞升了?

林玄真皱眉,心里有些烦躁。

每隔五六百年,就要重新挑选个掌门,这果然太耽误她修炼了!

都怪这些没用的掌门,所以她才没办法结成金丹。

为什么挑选掌门这种事,也要让她来做决定?

她只是个筑基期的弟子啊!

她承受了太多这个境界不该承受的事。

洞口外,少女从剑上跳下,洞府设下的禁制已经被林玄真撤下,她却不敢随便闯入干扰了大师姐。

“进来吧!”林玄真说道。

安思梅战战兢兢地进入那洞府,眼睛不敢乱看,神识更是规规矩矩的,仿佛回到了在世俗界时,谨小慎微的后宅女子生活。

早已修炼多年的她,都快感觉自己呼吸不畅了。

这,难道就是大乘期修士的恐怖威压?

安思梅今年刚刚进入内门,但在新入内门的弟子中实力垫底,因此,她被派来找大师姐通传消息。

传说中,大师姐虽然看上去普普通通,但她手段狠辣,残杀了几位有名有姓的炼器炼丹的大宗师后,又掠夺了许多修炼资源。

他们天雷门虽然因此受益,也因为大师姐凶名在外无人敢惹,但师弟师妹们却对她又爱又怕。

爱的是,大师姐带回来的丹药武器法宝都太好用了,量大管饱、人人有份;

怕的是,万一自己身上有什么大宝贝,被大师姐盯上了可怎么办?

什么?你说大师姐只是筑基期,怕她干什么?

放屁!大师姐那是故意压制自己的修为,不然她怎么能够出了那五雷峰?

谁不知道五雷峰的禁制只有大乘期可以来去自如?

而且掌门身为大乘期,也对大师姐恭恭敬敬,你跟我说她是筑基期?

呵,凡人!

听说,几百年前,对头仙门有个不识好歹的炼虚期长老,看上了大师姐的法宝。

他自忖偷鸡摸狗手法乃本修真界第一名,便想对她出手。

刚有所动作,就被大师姐的一道雷劈中,进而引来了劫雷,那长老竟然当场就要突破。

幸好他本来就在准备突破事宜,火急火燎地回仙门去闭关了。

只是后来,再也没人见过那长老了。

想必是凶多吉少了。

安思梅这么想着,悄悄抬头,瞄了传说中动辄引来劫雷的大师姐一眼。

唉?

好普通的一个女子。

传说中凶残的大师姐,实际上五官端正,皮肤白皙,长发如墨,身姿曼妙。

可惜了。

这长相放在世俗界能够称得上是美人,放在美女如云满天飞,帅哥遍地多如狗的修真界,只能称得上普通。

“陆仁正在渡劫?”

林玄真不介意这个小师妹对自己的打量。

她早就习惯了。

每个通传的弟子,都是这样一脸好奇仰慕地看过来,再慌里慌张地收回目光,掩饰自己的失望。

她更在意的,是陆仁渡劫的事。

照理说,那陆仁做掌门不过三百年。

前不久他刚刚突破到大乘初期,远不是能够飞升的时候,怎么就渡劫了?

年轻的安师妹在心里感叹道,大师姐竟直呼同境界的掌门师祖名讳,可见她果然是宗门上下第一强者!

她在心里拍拍大师姐的马屁,忙又收敛心神,低头答道:“是的。弟子过来之时,已经进行到一半了。”

为什么不是刚开始渡劫就来报告?

因为他们这几个新入内门的弟子刚刚为了决定通传的人选,打了几架,用了一点时间。

不过这种事,无关紧要,就不用禀报大师姐了。

林玄真想不明白,就算她提供了许多天材地宝给掌门固本培元、洗精伐髓、改善体质、提升天赋,他也不可能那样快地到达大乘后期。

没道理啊!

按照她自己归纳出的《一般弟子从入门修至飞升多元函数》,理论上,这一任掌门至少还要两百年才能飞升。

她之前挑选的几任掌门,就已经验证过那个函数的准确性,这一次突然出了特例?

不对,那些修至飞升的长老,也充分验证了她的函数没问题的。

难道是自己那个诡异的祥瑞体质作祟?

说起这个“祥瑞体质”,她感觉自己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

三千年前,她出生没多久,刚有了意识,随后就被宗门的开山祖师捡回家,收为亲传弟子,还当成亲女儿一样,亲自照顾。

她一个啥都不懂,来路不明的小婴儿,一飞冲天成了祖师的掌中宝,占去了一个珍贵的亲传弟子名额,自然引来许多嫉妒的人。

奇妙的是,每当那些人想对她做点什么坏事,那人立刻会进入下一阶段的突破。

刚开始,祖师还能笑呵呵地称她是个祥瑞。

直到宗门弟子接二连三因为被迫突破而失败,境界不升反降,宗门实力也跟着大缩水,祖师才开始慌了。

这一慌,就想为了宗门,亲自把她给处理了。

祖师当时已经卡在大乘后期几百年,境界稳固一点突破迹象都没有,他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有问题。

原先那些被迫突破的,都是些年轻气盛的弟子,他这样平和通达的高手,问题不大。

结果,祖师飞升了。

这是一处云雾缭绕的山峰。

其上五彩霞光不散,是个福地。

这山峰中有一洞天。

有一样貌清秀的女子正五心朝天,盘坐在一流光溢彩的玉石床上。

没多久,那看似二八年华的女子秀眉微蹙,睁开了眼。

又失败了。

这是她三千年来第一百次凝结金丹失败。

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呢!她自嘲地想。

想起上一次约了几个朋友出去历练,那些还活着的大乘期的同个时代的人,似乎一点都没发现她的异常。

不仅如此,他们还常常用钦佩的眼神看着她,甚至出言询问,要如何压制身上的气息,免得被天道察觉,降下劫雷直接飞升。

千辛万苦修炼到了这个世界的顶端,飞升之后得从头拼搏,他们还想多逍遥几百年放松一下的呢!

可她有什么经验能够分享的?

她是个货真价实三千岁的筑基期弟子啊!

那些大乘期的,一个都不信,只以为她这是不愿说。

这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

她看看自己掌中笔直又深长的命运线,十分苦恼,她的命明明很好的啊!

难道是三千年前投胎时,没有经历胎中之迷,保留了前世记忆的缘故?

所以这就是天道为了保持平衡带来的惩罚吗?

……

山峰外,五彩霞光似乎是被人惊动,凝成一团无色的能量,飞入她的眉心。

洞口外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弟子安思梅,求见大师姐!”

林玄真还没来得及回应,少女就紧跟着说道:“大师姐,不好啦,掌门师祖要飞升了!”

这声音听着好似就在门口,实则距离她的洞府还有好几十里。

不过对于修仙者而言,这几十里,也就是那么一眨眼的事。

掌门要飞升了?

林玄真皱眉,心里有些烦躁。

每隔五六百年,就要重新挑选个掌门,这果然太耽误她修炼了!

都怪这些没用的掌门,所以她才没办法结成金丹。

为什么挑选掌门这种事,也要让她来做决定?

她只是个筑基期的弟子啊!

她承受了太多这个境界不该承受的事。

洞口外,少女从剑上跳下,洞府设下的禁制已经被林玄真撤下,她却不敢随便闯入干扰了大师姐。

“进来吧!”林玄真说道。

安思梅战战兢兢地进入那洞府,眼睛不敢乱看,神识更是规规矩矩的,仿佛回到了在世俗界时,谨小慎微的后宅女子生活。

早已修炼多年的她,都快感觉自己呼吸不畅了。

这,难道就是大乘期修士的恐怖威压?

安思梅今年刚刚进入内门,但在新入内门的弟子中实力垫底,因此,她被派来找大师姐通传消息。

传说中,大师姐虽然看上去普普通通,但她手段狠辣,残杀了几位有名有姓的炼器炼丹的大宗师后,又掠夺了许多修炼资源。

他们天雷门虽然因此受益,也因为大师姐凶名在外无人敢惹,但师弟师妹们却对她又爱又怕。

爱的是,大师姐带回来的丹药武器法宝都太好用了,量大管饱、人人有份;

怕的是,万一自己身上有什么大宝贝,被大师姐盯上了可怎么办?

什么?你说大师姐只是筑基期,怕她干什么?

放屁!大师姐那是故意压制自己的修为,不然她怎么能够出了那五雷峰?

谁不知道五雷峰的禁制只有大乘期可以来去自如?

而且掌门身为大乘期,也对大师姐恭恭敬敬,你跟我说她是筑基期?

呵,凡人!

听说,几百年前,对头仙门有个不识好歹的炼虚期长老,看上了大师姐的法宝。

他自忖偷鸡摸狗手法乃本修真界第一名,便想对她出手。

刚有所动作,就被大师姐的一道雷劈中,进而引来了劫雷,那长老竟然当场就要突破。

幸好他本来就在准备突破事宜,火急火燎地回仙门去闭关了。

只是后来,再也没人见过那长老了。

想必是凶多吉少了。

安思梅这么想着,悄悄抬头,瞄了传说中动辄引来劫雷的大师姐一眼。

唉?

好普通的一个女子。

传说中凶残的大师姐,实际上五官端正,皮肤白皙,长发如墨,身姿曼妙。

可惜了。

这长相放在世俗界能够称得上是美人,放在美女如云满天飞,帅哥遍地多如狗的修真界,只能称得上普通。

“陆仁正在渡劫?”

林玄真不介意这个小师妹对自己的打量。

她早就习惯了。

每个通传的弟子,都是这样一脸好奇仰慕地看过来,再慌里慌张地收回目光,掩饰自己的失望。

她更在意的,是陆仁渡劫的事。

照理说,那陆仁做掌门不过三百年。

前不久他刚刚突破到大乘初期,远不是能够飞升的时候,怎么就渡劫了?

年轻的安师妹在心里感叹道,大师姐竟直呼同境界的掌门师祖名讳,可见她果然是宗门上下第一强者!

她在心里拍拍大师姐的马屁,忙又收敛心神,低头答道:“是的。弟子过来之时,已经进行到一半了。”

为什么不是刚开始渡劫就来报告?

因为他们这几个新入内门的弟子刚刚为了决定通传的人选,打了几架,用了一点时间。

不过这种事,无关紧要,就不用禀报大师姐了。

林玄真想不明白,就算她提供了许多天材地宝给掌门固本培元、洗精伐髓、改善体质、提升天赋,他也不可能那样快地到达大乘后期。

没道理啊!

按照她自己归纳出的《一般弟子从入门修至飞升多元函数》,理论上,这一任掌门至少还要两百年才能飞升。

她之前挑选的几任掌门,就已经验证过那个函数的准确性,这一次突然出了特例?

不对,那些修至飞升的长老,也充分验证了她的函数没问题的。

难道是自己那个诡异的祥瑞体质作祟?

说起这个“祥瑞体质”,她感觉自己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

三千年前,她出生没多久,刚有了意识,随后就被宗门的开山祖师捡回家,收为亲传弟子,还当成亲女儿一样,亲自照顾。

她一个啥都不懂,来路不明的小婴儿,一飞冲天成了祖师的掌中宝,占去了一个珍贵的亲传弟子名额,自然引来许多嫉妒的人。

奇妙的是,每当那些人想对她做点什么坏事,那人立刻会进入下一阶段的突破。

刚开始,祖师还能笑呵呵地称她是个祥瑞。

直到宗门弟子接二连三因为被迫突破而失败,境界不升反降,宗门实力也跟着大缩水,祖师才开始慌了。

这一慌,就想为了宗门,亲自把她给处理了。

祖师当时已经卡在大乘后期几百年,境界稳固一点突破迹象都没有,他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有问题。

原先那些被迫突破的,都是些年轻气盛的弟子,他这样平和通达的高手,问题不大。

结果,祖师飞升了。

  • watch
    而且掌&敬,你 发表了帖子
    2022-06-25 03:52:31

    而且掌门身为大乘期,也对大师姐恭恭敬敬,你跟我说她是筑基期?

  • watch

    &听说, 发表了帖子

    2022-06-25 04:48:58

    听说,几百年前,对头仙门有个不识好歹的炼虚期长老,看上了大师姐的法宝。

  • watch
    应,少&要飞升 发表了帖子
    2022-06-23 11:26:31

    林玄真还没来得及回应,少女就紧跟着说道:“大师姐,不好啦,掌门师祖要飞升了!”

  • watch
    听着好&洞府还 发表了帖子
    2022-06-24 05:02:27

    这声音听着好似就在门口,实则距离她的洞府还有好几十里。

  • watch
    人立刻&会进入 发表了帖子
    2022-06-24 03:14:47

    奇妙的是,每当那些人想对她做点什么坏事,那人立刻会进入下一阶段的突破。

  • watch
    意识,&,还当 发表了帖子
    2022-06-24 01:40:08

    三千年前,她出生没多久,刚有了意识,随后就被宗门的开山祖师捡回家,收为亲传弟子,还当成亲女儿一样,亲自照顾。

  • watch
    ,境界&该不会 发表了帖子
    2022-06-23 09:58:59

    祖师当时已经卡在大乘后期几百年,境界稳固一点突破迹象都没有,他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有问题。

  • watch
    垫底,&师姐通 发表了帖子
    2022-06-23 08:28:56

    安思梅今年刚刚进入内门,但在新入内门的弟子中实力垫底,因此,她被派来找大师姐通传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