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都市
名门

名门

作者:高月 类别:现代都市 综合评分 100

这是一个走上了岔道的大唐帝国,君权独掌、帝国日暮。这又是一个帝国与世家共存的年代,十八年前,安史之乱之乱终告渐渐平息,但回纥人却窥探大唐极度空虚,放马中原、涂炭生灵,风雨飘摇下大唐帝国岌岌可危,七大世家联手驱赶鞑虏、完全恢复社稷,但也渐渐拥兵335kg335kg,自此相约周末,七大世家轮流为相,各掌朝政三年。主人翁张焕是河东张家中最无地位的庶子,但是偶然的晚上,他突然间意外发现了在自己身世中掩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自此,张焕走上一条饱含了幽暗的艰苦道路。------------(本书历史如有雷同虚构故事)-------------张焕是河东张氏的族人,河东张氏在天下七大世家中排名第五,族长张若镐是他的大伯,现在朝廷任礼部尚书,而父亲张若钧是张若镐的六弟,在汾阳郡担任长史一职。。

第七章 林芝堂(下) 2022-07-23



名门医女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名门挚爱漫画  名门望族  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  名门暖婚之权爷追妻攻略全文免费阅读  名门挚爱漫画免费阅读  名门贵子  名门挚爱  


第八章 闻母讯 第九章 掌财权 第十章 查旧帐(上) 第十一章 查旧帐(下) 第十二章 抓把柄(上) 第十三章 抓把柄(下) 第十四章 小聚会 第十五章 不速客 第十六章 顺水情 第十七章 相亲会 第十八章 软刀锋 第十九章 舞财权(上) 第二十章 舞财权(下) 第二十一章 柳条箱 第二十二章 离别日 第二十三章 遇渭河(求推荐票) 第二十四章 同船渡 第二十五章 赌意气(票啊!) 第二十六章 仗刀行 第二十七章 救少主 第二十八章 立奇功(上) 第二十九章 立奇功(下) 第三十章 唐兵营 第三十一章 长安行 第三十二章 慈恩寺 第三十三章 风波起 第三十四章 崔家主 第三十五章 利与情 第三十六章 风不止 第三十七章 绑佳人 (上) 第三十八章 绑佳人 (中) 第四十章 困蛟龙 第四十一章 故人信 第四十二章 围炉话 第四十三章 左相国 第四十四章 过新年 第四十五章 年夜饭 第四十六章 大唐帝 第四十七章 崔皇后 第四十八章 张破天 第四十九章 挑内乱 第五十章 凤翔行 第五十一章 联姻难 第五十二章 战朝堂(一) 第五十三章 战朝堂(二) 第五十四章 战朝堂(三) 第五十五章 战朝堂(四) 第五十六章 新朋友 第五十七章 君不知 第五十八章 小酒肆 第五十九章 马后炮 第六十章 罢官职 第六十一章 楚尚书 第六十四章 使回纥 第六十五 章 慢收官 第六十六 章 君入瓮 第六十七章 惊天变 第六十八章 射胡月(一) 第六十九章 射胡月(二) 第七十章 射胡月(三) 第七十一章 射胡月(四) 第七十二章 争兵权(一) 第七十三章 争兵权(二) 第七十四章 争兵权(三) 第七十五章 争兵权(四) 第七十六章 返长安 第七十七章 狭路逢 第七十八章 庆功欲 第七十九章 计中计 第八十章 稳军心 第八十一章 巧栽赃 第八十二章 忆往事 第八十三章 探家主 第八十四章 楚挽澜 第八十五章 遇故人 第八十六章 置新宅 第八十七章 长孙家(上) 第八十八章 长孙家(下) 第八十九章 鬼推磨 第九十章 张若锦 第九十一章 导火线 第九十二章 马球队 第九十三章 临抉择 第九十四章 绫绮殿 第九十五章 崔小芙 第九十六章 崔小芙(下) 第九十七章 翠云居 上架感言 第九十八章 崔计裴谋(求月票) 第九十九章 争夺家主(一) 第一百章 争夺家主(二) 实在不好意思开口,拜托大家了 第一百零一章 争夺家主(三) 第一百零二章 争夺家主(四)

此刻,哑叔的房间有了动静,他每天天不亮都要去母亲出家的道观前磕一个头,十二年来从未间断过,仿佛一个极为虔诚的宗教徒。

见张焕问他,他急上前深施一礼,“多谢去病兄的药,家父来信,精神好了些!”

已经游了五圈了,深沉的夜色开始变得薄稀,天边已隐隐出现一丝青色,张焕感到精疲力竭,体力已经消耗殆尽,腿上的铁沙袋仿佛是一座沉重的大山,将他向河底深处拖拽。

张焕从水里一跃上岸,浑身神清气爽,仿佛全身的每一块肌肉都在欢快的跳跃,他舒展一下身体,迈开大步向小院走去。

‘哗!’他冲出了水面,头顶是深蓝的天穹,他又从无边无际的黑暗世界回到了现实,他叫张焕,字去病,是河东张氏一族。

张焕认识他,他叫张煊,是家主张若镐的嫡长子,也就是张氏家族第六代家主的继承人,他俩目光一碰,张焕没有说话,又转过头来,轻轻地拍了拍郑清明的手,示意他注意肃静,可就在这时,刚才的声音又再次响起,不依不饶地讽辱道:“长得跟猪一样,偏偏反应还这么迟钝,真不知是怎么进的晋阳书院!”

他径直走到人群之中,众多年轻的张家子弟顿时激动起来,一齐向他躬身行礼,“家主好!”

张煊低着头,目光阴沉,两只拳头捏得紧紧的,直到几乎所有的人都走进大殿,他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个念头忽然涌进他的脑海,他在十天前就想挑战第六圈,尝试再一次突破体能的极限,但已经失败了三次,可今天,他这个念头格外强烈,他需要痛快地发泄,将胸中的郁闷彻底排出体外,斗志随即化作漫天的大火,在他心中熊熊燃起。

“好了,别闹了,家主来了。”

“我们昨日方回,刚在商量找去病兄喝酒,没想到正好碰见,怎么样,晚上老地方?”说话的是矮矮胖胖的郑清明,他一想到高昌酒肆里的胡姬,扫帚似眉毛便跳起舞来,他家境富裕,为人大方慷慨,最后的酒钱都是由他来支付。

私塾和学堂只收张家子弟,但书院却是面向天下英才,这也是各世家笼络人才的手段。

“那当然,你这阔佬还跑得掉吗?”张焕哈哈一笑,搂着他俩的肩膀便大步上了台阶。

深深的失落感再一次弥漫在他内心,多少次了,它们稍纵既逝,让他始终无法抓住,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能记起的片段越来越少,一些少年时曾清晰出现过的前世画面,也慢慢地湮灭在十五年漫长的岁月里。

“父亲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

张若钧妻妾成群,一共给他生了二十五个儿子,存活下来的有十八人,张焕位列十八,故乳名就叫十八郎。

起初,他每日只须在河中环游一圈,但随着年龄渐增,他开始在身上绑缚铁砂袋,并且环游的次数越来越多,现在他手脚上的铁砂袋已达三十斤,一个时辰之内,他要在护宅河内环游五圈,这无疑是对他耐力和体力的极限挑战。

她武艺平平,经常仗义冲上去救被欺负的同伴,可最后总是她的同伴把她救了下来;

张煊冷冷地盯了一眼张焕,脸上立刻换了一副恭谦温良的表情,低下了头,向慢慢走过来的父亲张若镐问候道:“父亲大人安康!”

  • watch
    求她施&方后面 发表了帖子
    2022-08-18 08:00:23

    她医术平平,有一次父亲外出行医,正好一名便秘数年的老病号慕名从京城来找林神医求医,他以为虎父无犬女,便求她施妙手救人,林平平大笔一挥,在父亲的验方后面擅自添了半两巴豆,结果险些坠了林神医的名头。

  • watch
    寒酷暑&天半夜 发表了帖子
    2022-08-19 12:41:40

    张焕张开双臂在滑腻而冰冷的河水里疾游,从十岁起,无论严寒酷暑,他每天半夜都要进行这样的夜泳,甚至在万物萧瑟、河水结冰的隆冬,他一天也不得中断。

  • watch
    气呼呼&不是说 发表了帖子
    2022-08-17 08:17:15

    林平平气呼呼地将手中的食盒往桌上一顿,“粥和煎....”她忽然想起一事,又忍不住眉开眼笑道:“你不是说煎鸡蛋吃腻了吗?我今天给你换了个新口味。”

  • watch
    从小怎&她之事 发表了帖子
    2022-08-19 03:07:15

    可又很奇怪的是,她对张焕从小怎么欺负她之事却没有忘记,甚至连揪她左边小辫还是右边小辫这种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