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悬念
闺门秀

闺门秀

作者:Loeva 类别:推理悬念 综合评分 100

赵琇有个哥哥是侯爷,亲的她家世、容貌、才学、女红、能力,样样都不缺但她明白在别人的确她仍然是个半路上道的侯门千金与那些根红苗正的大家闺秀不能够比但是……谁要跟她们比?!说起这位老建南侯,那名号可是响当当的,别说京城中人,就连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是位开国英雄,两朝元老。。

第六章 怪事连连 2021-10-04



小说闺门秀  闺门秀 loeva 小说  闺门秀百度云  闺门秀txt免费下载  闺门秀txt  闺门秀小说免费阅读  闺门秀讲的什么  闺门秀好看吗  闺门秀txt下载  闺门秀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章 移灵 第八章 弄巧成拙 第九章 说客上门 第十章 乱家根源 第十一章 风雨欲来 第十二章 大船将顷 第十三章 救人自救 第十四章 幸运得救 第十五章 奇言诡行 第十六章 广平王世子 第十七章 小人谗言 第十八章 审问 第十九章 痛定思痛 第二十章 小插曲 第二十一章 好戏 第二十二章 当众揭穿 第二十三章 一场闹剧 第二十四章 显灵 第二十五章 庸医 第二十六章 生疑 第二十七章 细思恐极 第二十八章 账簿 第二十九章 调派 第三十章 自告奋勇 第三十一章 回到老宅 第三十二章 京城来信 第三十三章 秘密任务 第三十四章 广平王来了 第三十五章 暗涌 第三十六章 奏本 第三十七章 许诺 第三十八章 广平王面圣 第三十九章 朱氏丽嫔 第四十章 做戏 第四十一章 惹众怒 第四十二章 苦肉计 第四十三章 下毒 第四十四章 出乎意料 第四十五章 破绽处处 第四十六章 自认罪名 第四十七章 不安 第四十八章 卢妈 第四十九章 碧莲 第五十章 新年 第五十一章 告一段落 第五十二章 匆匆五年 第五十三章 诡异的毒箭 第五十四章 忧虑 第五十五章 抉择 第五十六章 管家是个技术活 第五十七章 小学数学老师赵琇 第五十八章 赵启轩其人 第五十九章 意外收获 第六十章 书主人 第六十一章 提点 第六十二章 买地卖地 第六十三章 宗族义务 第六十四章 分析与骗局 第六十五章 宗族大会(一) 第六十六章 宗族大会(二) 第六十七章 宗族大会(三) 第六十八章 现场视察 第六十九章 上跳下窜 第七十章 赵煜的小算盘 第七十一章 太子退位 第七十二章 疑点 第七十三章 左右摇摆 第七十四章 意外来客 第七十五章 后宫诡异 第七十六章 察觉 第七十七章 奇怪的卢大寿 第七十八章 白玉炕屏 第七十九章 抽丝剥茧 第八十章 群起攻之 第八十一章 弃仆 第八十二章 进言 第八十三章 再次提议 第八十四章 传信 第八十五章 露香园水蜜桃 第八十六章 归来 第八十七章 质问 第八十八章 不甘 第八十九章 卢家内讧 第九十章 拉拢 第九十一章 兄妹定计 第九十二章 实行 第九十三章 人伦 第九十四章 招供 第九十五章 出族 第九十六章 冲突 第九十七章 打脸 第九十八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第九十九章 逃奴 第一百章 宗房内哄

思虑间,赵玦夫妻所住的吉祥居已经到了,院中却是静悄悄的,竟无人在外头侍候,这让张氏十分不解,心里不免嘀咕一声:“牛氏才掌家务几日,怎的连规矩都没了?玦儿媳妇也不象是这么糊涂的人。”

赵炯听了觉得有几分道理:“这么说,竟是不用管了?”

位于吉祥居右后方的小院,就是赵焯曾经住过十多年的旧居,张氏途中经过时,看着熟悉的重楼连宇,心里有几分黯然,本以为继子会看在郡公爷与赵家的体面份上,勉强维持着表面的礼数,不至于做得太过分,没想到郡公爷还未下葬,疼爱的幼子就已被长兄逼得搬出多年居所,与生母一同迁居位于侯府东路花园后方的小院。那地方已多年不曾住人,不过是三间正屋,一间偏厢,外加几棵老树罢了,从前住的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侍妾,新任的建南侯将继母与亲弟挪到那里,真真是连脸面都不顾了。但他如今已继承爵位,是这偌大建南侯府的主人了,旁人又能说什么?

想当年清兵入关,攻入北京城,大败李闯,又要挥兵南下的时候,太祖皇帝高融正在山东做一个五品守备,老建南侯赵柱那时是他手下的把总,只是个小小的七品武官,因太祖皇帝出身嘉定,而赵柱却是奉贤人,两地相隔不过百多里路,算是同乡,两人又同在异地,因此格外亲厚些。太祖皇帝见清兵来势汹汹,不忍见山河破碎,生灵涂炭,便联合山东官军奋起抵抗,从第一场跟清兵的交战开始,赵柱就一直追随在他身边,可谓亲信。

她坐在正位上没有动,不客气地扫了张氏一眼:“你来干什么?!”

牛氏这才明白过来他的用意,却是淡淡的:“这有什么?老太太的性情,你还不知道么?断不会把家里的丑事告诉外人的,况且如今你才是建南侯,她做了老太太,挪出正院是正理,即便皇后来了,也怪不得我们。再者,那时郡公爷还在家里呢,自然是郡公爷的大事要紧,大姐儿小孩子家家,有个头疼脑热的,饿两顿败败火就好了,才过了周岁的孩子,要请什么太医?没得折了她的福气!”

“夫人说得对。”赵炯眼中射出异样的目光,“还是尽早将老太太和二弟打发回老家的好,他们离得远了,见不到宫里的人,咱们才能安心。”

张氏没听见蒋氏如何回应,心里却在冷笑。即便钱老姨奶奶自诩是二房贵妾,生的儿子还做了侯爷,上不得台面就是上不得台面。谁家祖爷爷刚死,孙子就给庶子摆满月酒的?别说只是个姨娘生的,哪怕是正经长子嫡孙,也没这个脸面!那钱老姨奶奶这些年仗着儿子是世子,没少给她这个填房正室添堵,却一次又一次地让郡公爷生厌,若不是赵炯装得乖巧老实,早被郡公爷厌弃了!蒋氏虽是孙子媳妇,但也是出身名门,父祖皆在朝为官,不是没有根基可以任人欺辱的小媳妇,她嘴里叫的太婆婆,乃是叫的张氏,钱老姨奶奶摆的是哪门子的谱?

太祖皇帝乃是奉上天钦命拯救天下百姓之人,于梦中受西王母三十三卷神兵天书,早在任职守备时,就已训练出一支人人夸赞的铁军,又借天书上所记载之秘法,制出神兵天火,清兵来袭者皆被炸为血雨,带兵的将领更是无论官位高低,身居何处,哪怕是在万人之中,都会被人无声无息地杀死,死状均是眉间一个血洞,行刺者却无影无踪,清军由此大乱。太祖大军将清军赶出山东后,就接到了南明弘光帝的旨意,受封为平北大将军,需得奉旨北征,夺回北京城。朝中大臣为了让平北大将军安心打仗,还派人将他家小都接到了南京城安置,同行的还有数十名山东武官的家眷,其中就有赵柱的父母、妻子与长女。

小钱氏被骂得满面通红,钱老姨奶奶的脸皮却比她厚得多:“你这是在笑话我们钱家不懂规矩?我们钱家再不好,也是侯爷的亲外祖家,你算个什么东西?从前看在郡公爷面上,才把你当正房太太敬着,如今当家的是我儿子,没把你母子祖孙赶到大街上要饭就不错了,你摆什么臭架子?!”又骂蒋氏:“烂黑了心的小蹄子,你没听见她怎么骂你公公的外祖家?你不帮着骂回去就算了,竟还帮她说话,当心我叫大孙子休了你,把我的侄孙女扶了正,她如今生有两儿一女,肚皮比你争气多了!”

赵炯虽然记在老郡公爷赵柱元配发妻名下,算是嫡长子,事实上是二房贵妾所生,元配死后,郡公爷又续娶了与长子同岁的继室张氏,张氏生了一个儿子赵焯,这才是郡公爷真正的嫡子。若不是郡公爷无意改变世子人选,赵炯的地位早就不保了,饶是如此,如今外头还对他继承侯爵之事有不少争议呢。

皇上对郡公爷如此敬重怀念,万一爱乌及乌,破格提拔其子嗣,那不就坏事了么?朝中正值新旧更替,无数人都在盯着那些先帝朝的老臣们空出来的位置,怎能让旁人占了便宜?

张氏早看出这个继子不是好相与的,也清楚郡公爷一旦离世,自己母子的日子就休想再象从前那般舒心了,但郡公爷生前对这个长子一向看重,就盼着他能青出于蓝,若是将赵炯所为泄露出去,坏了他的名声前程,郡公爷脸上也无光。张氏想起过去二十多年的夫妻情份,实在狠不下心来,索性就依赵炯夫妻的意愿,随亲子分家出去也罢。公中的财产他们是占不了什么便宜的,但丈夫敬她爱她,年年贴补,她私房颇丰,倒也不在乎那些。她只盼着分家之后,儿子赵焯能趁着孝期,好生用心温习功课。他已有举人功名,只要再用功几年,日后科举出仕,远比一个虚有尊荣的侯爵之位实在。

张氏带了丫环随行,赵焯之妻米氏安抚了丈夫,便去了邻屋照看五岁的大儿子,赵焯独自坐在外间生闷气,留下乳母在里屋照看女儿。乳母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没有瞧见,炕上那年方一岁的小女孩睁开了双眼,露出复杂的表情。

她亲生儿子如今是侯爷,是这座侯府的主人,她早该做老封君了,凭什么让她继续对这个女人卑躬屈膝?若不是前头的元配秦氏命好没死在兵荒马乱里,害她只能屈居妾位,她早就是郡公夫人了,她儿子也是名正言顺的嫡长子,哪里还有这狐狸精什么事?!

蒋氏虽然有些吃惊于张氏的不客气,但马上就明白对方这是在指桑骂槐,不过是借机敲打钱老姨奶奶罢了。这原是老一辈妻妾之间的争风,她一个小辈,实在没必要掺和进去。她十分伶俐地认了错:“是孙媳妇的不是。”

蒋氏深知这没空请太医的话,不过是婆婆牛氏的托辞,事实上她觉得婆婆没必要对赵焯这一支过于刻薄,太婆婆张氏虽然生了嫡子,性情却是中正平和的,从未说过要为亲子争爵位的话,也不曾为难过钱太姨奶奶母子,赵焯更是一心走科举仕途,不打爵位的主意,婆婆何必因为面子上过不去,就非得与他们为难?叫外人知道了,只会说公公婆婆不孝不慈,这又何苦?

这时正屋里却传来女子哭泣的声音,还夹杂着老妇人的说话声,张氏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沉下脸来。

牛氏逼近他,压低了声音:“郡公爷都能知道,她为何不能?郡公爷会气得急怒攻心,难道她会轻轻放过?只要你有罪,建南侯的爵位就是她儿子的了,傻子才瞒着!退一万步说,即便她不知道,可郡公爷之死,她是怀疑过的!她不止一次在大姑太太和宗房大老爷面前说,郡公爷去得太急,你收殓也急,竟没让她见到最后一面,因此对你埋怨得紧,侯爷你都忘了么?!”

赵焯看了看闭目沉睡的小女儿,也沉默下来。张氏站起身:“孩子虽说退烧了,但吃的药只是我娘家祖传的方子,稳妥起见,还是要请大夫来瞧一瞧。我去找玦儿媳妇说说。”赵玦是赵炯与牛氏的嫡长子,娶妻蒋氏,乃是京中世族出身,素来还算知礼恭顺。

  • watch
    或许还&但涉及 发表了帖子
    2021-10-03 09:38:17

    赵炯的脸色已经白得跟纸一样了。他心里清楚,当今皇帝仁厚宽和,因郡公爷之故,对赵家人另眼相看,若只是颖王之事,或许还能从轻发落,但涉及到老父之死……

  • watch
    可是响&,都知 发表了帖子
    2021-10-02 08:13:50

    说起这位老建南侯,那名号可是响当当的,别说京城中人,就连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是位开国英雄,两朝元老。

  • watch

    &:“休 发表了帖子

    2021-10-04 12:40:31

    赵炯的脸色顿时变了:“休要胡言乱语!她如何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