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悬念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小说  青川旧史好看吗  青川旧史豆瓣  青川旧史txt下载  青川旧史书评  青川旧史txt  青川旧史大概讲什么  青川旧史txt百度云  青川旧史免费阅读  青川旧史  


第七章 披霜殿之诺(下) 第八章 风起于青蘋之末 第九章 百密有疏 第十一章 沉香台夜谈(上) 第十二章 沉香台夜谈(下) 第十三章 千里寄愿嚏 第十四章 若非群玉山头见 第十五章 会向瑶台月下逢 第十六章 欺君之虞 第十七章 时机 第十八章 云低月华台(上) 第十九章 云低月华台(下) 第二十章 只盼君流眄(上) 第二十一章 只盼君流眄(下) 第二十二章 似是故人来 第二十三章 夜宴(上) 第二十四章 夜宴(中) 第二十五章 夜宴(下) 第二十六章 此心向君君因识 第二十七章 星落明光台(上) 第二十八章 星落明光台(下) 第二十九章 也无风雨也无晴 第三十章 当时只道是寻常 第三十一章 病起 第三十二章 良医 第三十三章 两心悬 第三十四章 对弈谈 第三十五章 相见欢 第三十六章 且坐令 第三十七章 连环套 第三十八章 双韵子 第三十九章 煮雨殿疑云(上) 第四十章 煮雨殿疑云(中) 第四十一章 煮雨殿疑云(下) 第四十二章 夏夜解语(上) 第四十三章 夏夜解语(下) 第四十四章 忽而今夏 第四十五章 明月不知心底事 第四十六章 去岁如霜 第四十七章 众星罗列夜明深 第四十八章 此时此夜难为情 第四十九章 随风潜入市(上) 第五十章 随风潜入市(下) 第五十一章 峰回路宛转 第五十二章 暗香浮 第五十三章 玉碗盛来琥珀光 第五十四章 花似雾里看 第五十五章 剖白 第五十六章 开门见山 第五十七章 因风吹火 第五十九章 寒起肃王府(上) 第六十章 寒起肃王府(下) 第六十一章 兴师问罪 第六十二章 春心莫共 第六十三章 不羡白玉杯 第六十四章 掩耳盗铃 第六十五章 探香闺(一) 第六十六章 探香闺(二) 第六十七章 探香闺(三) 第六十八章 探香闺(四) 第六十九章 俪影结双咏凉天 第七十章 红豆生南国 第七十一章 一点犀通 第七十二章 借问故朝谁得似 第七十三章 钗头凤(上) 第七十四章 钗头凤(下) 第七十五章 怦然有真意 第七十六章 一刻心悸 第七十七章 定风波 第七十八章 瓢之漂水奈何 第七十九章 无谓君心似我心 第八十章 旁观者迷 第八十一章 金风未动蝉先知(上) 第八十二章 金风未动蝉先知(下) 第八十三章 微著之间(打赏加更) 第八十四章 天外来客(上) 第八十五章 天外来客(中) 第八十六章 天外来客(下) 第八十七章 人生不相见 第八十八章 动如参与商 第八十九章 投石问路 第九十章 昔去雪如花 第九十一章 已蠲浓艳消尘劫 第九十二章 应散诸天入梵声 第九十三章 斯人乘鹤去(上) 第九十四章 斯人乘鹤去(下) 第九十五章 情非得已 第九十六章 东窗事起(一) 第九十七章 东窗事起(二) 第九十八章 东窗事起(三) 第九十九章 东窗事起(四) 第一百章 东窗事起(五) 第一百零一章 远水救近火 第一百零二章 暴殄天物

顾星朗当然明白这一点,甚至祁国都城霁都的百姓们,都多少明白几分。

“这折雪殿相比其他三殿,偏僻许多,景致却奇佳,这是何故?”

“禀君上,按例,各位夫人殿内安排的宫人都是打点饮食起居,并未配备贴身侍婢。新封的瑾夫人和珍夫人,都从母国带来了陪嫁婢女,说起来,去年瑜夫人入宫,也是直接带了蘅儿进来。”他一顿,

顾星朗微蹙眉,对尚未册封、涤砚便直呼“珮夫人”的做法不太满意,但对于阮雪音只身入霁都这个事实,更有兴趣。他抬起一双明亮异常、比许多女子都好看的眼睛,缓缓道:

这种大不敬的言论当然遭到了霁都城内大部分百姓的围攻,出于某些隐晦原因,此一项说法也在流传起来不久后逐渐消弭于城中。但整个大陆还是默认了这个论断,因为景弘五年,纪氏晚苓入宫,封瑜夫人,位居四夫人之首,这是事实。

“夫人说她自己会打点,无需人近身伺候,让宫人们搁下茶点便都遣退了。”

她在车内以几乎不可闻的声量念一遍,心想这殿宇倒同我有缘,只是这个“折”字,她暗忖,倒也不能说意头不好,看怎么解了。

“孑然而来,倒是坦荡。又或者是,艺高人胆大?”顾星朗右手轻转案台上白玉杯,不知在想什么。

顾星朗合上最后一份折子,面露倦意,并不应答,算是知道了。涤砚却没有退下或招呼御前宫人伺候的意思,立在原地不动。

说折雪殿偏僻,只是相对于当今君上与其他三位夫人的殿宇位置而言,若俯瞰整座皇宫,折雪殿仍然处于最中心圈。

恭庆二十二年,祁国太子薨,谥号战封。

因此景弘六年三月的这场送亲,走了足足七个日夜,至霁都城下时,黄昏已过,星星在皇城四周的群山间开始扑闪,渐次明亮起来。

因此这几年,几方都似在排兵布阵,各下伏笔。或为攻,或为守,或为试探,或为表心。以至于景弘六年,祁君顾星朗年至弱冠,其余三国先后送公主或王公贵女入霁都,也成了布局的重要一环。

这些事虽不见于正史,却流传甚广,哪怕避世如阮雪音,也多少有耳闻。云玺见她不语,继续道:

面对这样的问题犹豫,怎么看都是要受罚的。云玺自知失态,慌忙跪下,“夫人恕罪!”

“但珮夫人除了几箱衣物细软,竟是未带一位母国侍从。折雪殿现成的宫人里没人贴身侍奉过主子,大家都傻了,现下不知该由谁服侍夫人就寝。”

哪怕这已经是大半年来的第三场送亲,哪怕这场送亲,是最不受瞩目的一场。

同年,祁君崩,十四岁的皇九子顾星朗继位,成为祁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君王,年号景弘。

自顾氏一族成为正统,改国号为祁,迄今已有百年。

“白国三公主段明澄。”

  • watch
    夜,至&的群山 发表了帖子
    2021-10-09 01:40:00

    因此景弘六年三月的这场送亲,走了足足七个日夜,至霁都城下时,黄昏已过,星星在皇城四周的群山间开始扑闪,渐次明亮起来。

  • watch
    大半年&的一场 发表了帖子
    2021-10-09 12:24:24

    哪怕这已经是大半年来的第三场送亲,哪怕这场送亲,是最不受瞩目的一场。

  • watch
    己人都&不带? 发表了帖子
    2021-10-09 10:45:16

    “若按之前推想,这位六公主此来或是崟君明目张胆的一枚内应,但她既身负重任,何以一位自己人都不带?是想表示并无异心,让君上放松戒备?”

  • watch
    ,并不&公然表 发表了帖子
    2021-10-09 01:56:32

    顾星朗不是贪色之人,并不真的介意来者不是阮墨兮,但对崟君此番安排所公然表现出的拉锯之势,以及轻视,仍是非常不悦。

  • watch
    已经送&往折雪 发表了帖子
    2021-10-10 02:23:10

    “君上,公主已经送往折雪殿,伺候的宫人也都安排好了。”

  • watch
    里的马&尽管低 发表了帖子
    2021-10-09 03:36:27

    细雨以几乎不可见的稀疏密度在空中飘洒,因为太小,只带来微微潮湿的风的触感。洋洋洒洒排了几十里的马与车,尽管低调,毕竟是送亲队伍,终是引来了霁都城内百姓们的热烈围观。

  • watch
    这些年&云玺去 发表了帖子
    2021-10-09 06:49:38

    “若无异心,这些年她那位父君所行桩桩件件,又是什么?”顾星朗继续转手中玉杯,面上无波澜,“公主信任,不带随侍千里嫁至霁都,朕身为夫君,却不能不周到。让云玺去吧。”

  • watch
    听得蹄&掀起马 发表了帖子
    2021-10-07 05:05:38

    听得蹄声渐缓,车队行进渐慢,一双素手掀起马车右侧的软帘一角,便看到不远处一座高大殿宇,“折雪殿”三个字在漫天星光下散着淡淡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