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黑玫瑰与白玫瑰

黑玫瑰与白玫瑰

作者:图拉肯男爵 类别:军事历史 综合评分 100

一个平凡普通的夜幕降临时,在一座庄园里突然发生了一场血案,便两个孩子走上了完完全全相同的道路。 黑玫瑰与白玫瑰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黑玫瑰与白玫瑰。



  “他们是教会的人。”杰克压低声音,小声的告诉艾伯特,他如果知道将来的事情,他宁愿编造一个谎言,也不会实话实说,他忘记了,眼前这个人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艾伯特听完之后,沉默的低下了头,虽然他还不是很清楚那些人的底细,但他感觉到,那些人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他把一切问题又都藏进了心底。

  “正是因为这样,你最害怕失去你拥有的一切。”勋爵听完这句话,那只拿剑的手开始微微颤抖。他的妻子在楼上听到这句话,心脏猛得跳动着,她重新回到卧室,带着两个孩子跑到了酒窖,并告诉她的儿子,如果半个小时之后,她还没有来找他们,他们就必须从地道逃走。把儿子藏进地道之后,她有一次回到二楼的楼梯,静静的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切,然后,就又是漫长等待。

  在伦敦,图拉肯一家几乎无人不知,那座高大庄重的古堡,也是这座城市最漂亮的建筑,它坐落在伦敦的市郊,旁边就是一望无际的葡萄园。图拉肯一家靠着那一大片的葡萄园发了财,基本上一年四季衣食无忧,而且那位男主人退伍之后,就得到了皇室的褒奖。算是极为光鲜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认识他的人都尊称他为——图拉肯勋爵。他家的葡萄酒更是举世闻名,只要是喝过的人都赞不绝口,价格也自然不菲。

  马车朝着出城的方向飞驰而去,刚一上车,特纳就靠在一边睡着了。艾伯特强忍着倦意,至少要等到出城以后,直到他确定他们已经安全,但他还是睡了过去。他睡的并不沉,一路上,他都听见马蹄的声音,那节奏的马蹄声却像是催眠一般,让他更加疲倦。他感觉自己已经走了很远,因为他再也嗅不到城市的气息,取而代之的是森林里泥土的味道。他们已经出城了,在阳光的照射下,朝着新生活而去。

  那匹勋爵的马,拖着一个黑色的棺材,上面盖着英国的国旗,杰克停在了庄园的门口,拿着一个信封毕恭毕敬的走到她的面前,双手把信封交给了她。她双手颤抖的接过信封,虽然如此,但她依旧没有流泪。那封信很短,上面只写着:快走,永远不要替我报仇。那位善良的夫人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说,信纸上干干净净,看不出有一丝的血渍,她无法想象,她那个深爱的男人,是怎样死于非命的。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

  “别担心,我会带你们离开这里。”特纳在这个时候才如梦初醒,终于止住了眼泪,他表情木然的跟在他们身后,似乎并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

  在那个漫长的下午,两个孩子看着窗外的世界,依旧宁静的阳光,从窗外传来玫瑰的芬芳,世界仿佛睡着了一般。他们没有走出自己的卧室,而是一直看着外面,等待着父亲的归来,因为他的承诺,他们天真的以为,他们的父亲很快就会回来。随着时间的流逝,阳光渐渐的黯淡下来,好像上帝的眼眸,直到最后消失不见。房门再一次被打开,那个女人又一次微笑着站在他们面前,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那个晚上和平时一样,他们坐在餐桌前,享受着丰盛的晚餐,听着舒缓的钢琴曲,按照惯例,母亲在黄昏的时候,重新摘了很多的玫瑰,亲自放在每一间房里。晚饭后,他问两个孩子将来想做什么,艾伯特说,他想成为和父亲一样的人,而特纳却说,他只想过平常的生活。母亲微笑着听他们说完。

  看见有陌生人来了,那些人拉着他们,要他们上台表演,杰克知道盛情难却,但自己却不会任何的乐器,正在这样一个尴尬的时候,特纳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坐在了钢琴前,弹奏起母亲教过他的曲子。众人惊讶的坐在那里,安静的听着指尖的音乐,在他们的心里,先前的不愉快似乎在此时烟消云散。每个人都快乐的唱着歌,一群人在台下喝酒跳舞。当然。只有艾伯特是个例外,他独自一个人走了出去,看着夜空中的星辰,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个怪胎。

  “别动了,仔细听。”他拼命地按住弟弟,就在此时,从不远处的巷口传来了金属摩擦的声音,清脆的传了进来。艾伯特从垃圾堆的缝隙里朝外看去,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骑士就站在那里,他似乎是在朝里张望,紧接着又是第二个,第三个。也许是没有发现他们,那些骑士在几秒钟之后便离开了,但那几秒钟却好像一辈子那么漫长。艾伯特意识到,那些骑士实在寻找什么,也许就是再找他们,自己的母亲很可能已经遇害。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帮我?”艾伯特问那个陌生的男人,而特纳此时正睡眼惺忪的打着哈欠。那个男人把一切都告诉了他们,这反而让艾伯特更加好奇,在他的脑海里闪现着无数的问题,于是他接着问道:“是谁干的?”

  “亲爱的图拉肯勋爵,我就知道你不会辜负我的。”国王站起身,迎接这位许久未见的老朋友,那已经是十年之前的事情了,勋爵希望他能记得自己的好。但他想错了,国王其实早就把他忘得一干二净,要不是这场战争,他根本就想不起有这么个朋友。国王想要他坐在自己的身边,却被勋爵拒绝了,他笔直的站在那里,像是一个英雄。国王摇了摇头,扶着宝座慢慢坐了下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非要我抛下我的生活不可。”毕竟他已经结婚,有了孩子,并且很多年都不问世事,他搞不明白为什么,国王会要这样一个人冲锋陷阵。但如果他每天看报纸的话,他就会知道,法国人已经入侵了,英国已经损失了好几座城市,国王也是迫不得已。那位男人向他说明了缘由,女佣们第一次看见勋爵低下了头,全都紧张的面面相觑,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陛下承诺,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那位中年人的手偷偷伸进了上衣的口袋,没有人知道,在他的口袋里,放着一支上了膛的火枪。勋爵看着他,很久都没有说话,他站起身,默默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那个男人莫名其妙的站起身,注视着他离去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紧接着又是漫长的等待。当他再次出来的时候,他的手里多了一把明晃晃的长剑,笃定的再次走下楼梯。

  “你是在威胁我吗?”他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那个男人笑着从口袋里摸出那把枪,同样重重的砸在桌子上,比他的声音还要响。勋爵点了点头,回到自己的房间独自收拾好行李,穿上了那件蓝条的军装,跟着那个人走了出去,连一句和家人道别的话都没有,他的妻子站在楼上,目送着他离开,眼角流下了滚烫的泪水。她想起了自己的儿子,擦干眼泪回到了地窖,把他们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但他们刚刚进城没多久,就听见城外传来了雷鸣般的呐喊,他们根本就没有准备的时间,勋爵知道一场恶战在所难免。当他重新与部队会合的时候,他看见整个城市,都被黑压压的敌人包围,甚至没有谈判与何谈,一场战争就这样开始了。他立刻组织手下进入城市,在那里利用地形,组织好了一道防线,最后,却还是寡不敌众。很快,他们的防线就被攻破了,还活着的人被迫躲在一片废墟的黑暗中。透过破碎的窗户,他发觉那些人并不是法国人的军队,他们都佩戴着教会的黑色十字勋章。

  “勋爵救了我的命,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她差一点就要晕倒了,有好几次,她都感到浑身发软,她费了好大的劲抬起右手,让他离开。那个好强的女人,始终无法接受别人的施舍,但很快,她就冷静了下来,杰克沉默的看着这一家人,于是把勋爵的剑交给了这家人,一个人离开了庄园。她相信一切事出有因,按照遗嘱上说的,她决定尽快离开这里,一天里,她就遣散了所有的佣人,还把每个房间打扫的一尘不染。她决定,等把他的遗体下葬之后,就带着两个孩子远走他乡。

  这条通道带领他们,通向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依然身处这座危险的城市。那是这座城市的一条下水道,他们沿着那里走了很久,终于找到了一个出口,此时,他们已经被下水道的臭气熏得头晕眼花。他们沿着扶梯爬出了下水道,那条通道是给清洁工用的,他们每隔一个月会清理里面的杂物。他们一直记着母亲的话,但他们却不知道怎样才能到达火车站。

  “问题就在这里,我什么都不缺。”他拿着那把剑,重新站到桌前,狠狠的把剑拍在了桌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他做出了一个退下的手势,所有的女佣都离开了客厅。就在此时,楼上的卧室里,也听见了这声巨响,母亲安抚好两个儿子,跑出卧室反锁上了房门,站在楼梯口注视着楼下发生的一切,和所有人一样,她是在害怕极了,正当她准备跑下去阻止这一切的时候,那个男人又说话了。

  “像你这么聪明的孩子,应该已经猜到了。”艾伯特听着他的话,想象着先前发生的事情,他依稀还能记得那些让人恐惧的事情,但他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他想起了车站那些穿着奇怪的人,和他们的铁十字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