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未来世界
曙光之剑


  “我想知道!!我差点被这玩意儿弄死,现在你却不让我知道我到底是杀了一个什么东西!!”我冲黑岩吼道。“说吧!你要多少钱!我只想知道答案。”

  透过那笨拙的木窗,里面橘黄色的火光和彻夜未归的喧闹声传了出来,我站到酒馆门口抖了抖身上,下意识的想把什么脏东西抖下来,然后伸手推开了那扇边缘已经油亮发黑变圆滑的厚重木门。好暖和,我摘下帽子塞到后腰带上,不理会那些宿醉的汉子因为我带进来一阵寒风而脱口而出的咒骂。

  “我说老板,你今天的话尤其的多啊?”

  “你也知道,我对有钱人的话都比较多。”酒馆老板票了一眼吧台,那表情就是在说我知道你有钱了,常来花销吧。“对了,好武器都要有个名字,它叫什么?”老板指着剑说。

  “嗯,的确是。我会给你应有的报酬。”看了一眼脖颈处的断面,黑岩的表情似乎放松了一些。“这是一千一百枚金币,多出来的那一百是工会送给你的,只是要你明白一件事。”他盯着我的眼睛缓缓地说道:“你并没有杀过魔法师,你也并不知道魔法师和我们有什么区别。”

  “算了。先去喝一杯。”我裹了一下领口,要把钱赶紧存到酒馆老板手上才安全。

  等等,等等,我的钱是怎么来的?我杀了一个魔法师,然后得到了一千一百枚金币,然而由于我的好奇我现在只能得到五百金币和一把优质的手半剑。等我意识到我知道了魔法师秘密并且我自我认为不是很安全之后我已经来到了酒馆的门口了。

  午夜十二点,我提着包裹好的头颅警惕的走到了佣兵工会的夜间大门,你永远要记住敢来夜间大门的人并不在意顺手黑掉一个大意的傻子并顺带取走他的财物。我象征性的敲敲门,告诉里面有人要进来了,然后推门闪身挤了进去。炉火烧的很旺,接待室正中木椅上坐着五短身材的丑陋胖子黑岩,几个一身黑衣的护卫瞬间站在了我的身后,剩下的均匀地分部在整个屋子的各个角落。我主动解下了我的武器,交给身后的黑衣人,但是他们还是认真的把握全身搜了一个遍,包括我的屁股,我真想骂一句脏话出来,但是理智让我最好什么都不要说。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早上,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太阳正在升起,我躺在浴缸里,水已经凉透了,我打了一个喷嚏,希望不要感冒。我通知了佣人准备好早饭,本来以为我会快十二点醒来,所以羊腿还没有做好。我吃了一打牡蛎、烧鸡腿、烧鸭腿、半斤牛油面包、一瓶十年的北方美人沿海珍珠各百分之五十的葡萄酒,现在似乎我除了需要思考怎么站起来,其他的都不在我考虑范围以内了。

  我撑起还有些发胀的头说“你告诉我你们这些酒馆老板叫什么我就告诉你。”我其实是在赌气,没人知道酒馆老板们都叫什么,就像伤害过酒馆老板的人们最终都消失或者被废掉一样,这都是谜,就连一般的领主都不愿意去惹他们。

  “我杀掉了那个魔法师。”我把包裹递到了身后的黑衣人手里。

  对于一个佣兵来说,五百枚金币完全可以让他告别刀头舔血、整天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日子。你可以买十几对牛羊,几亩地,一群鸡鸭和一只机灵的土犬,对了,当然还有一间体面的房子和一个勤快的女人。走在去酒馆的路上的时候我承认我的警惕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现在我满脑子都是怎么把这钱花出去,怎么告别我现在窘迫的生活。我设想了很多可以告别我佣兵身份的场景,比方说我潇洒的踏入酒馆,抖一抖我一身寒气的披风,里面还在喝酒的杂种们的注意力肯定就抖会聚焦到我身上,然后我潇洒地把一枚金币扔到吧台上冲老板说今天我请大家喝酒,那些杂碎们一定会欢呼,酒馆老板一定会举起一大杯啤酒说“来我们为亲爱的四叶草祝福,祝福他的寿命就像魔法师一样久远。”

  提着包裹的黑衣人立刻将包裹打开,把人头递了上去。

  “好了好了,玩笑到此结束。他们不是人类,我们只是开始察觉他们似乎有什么企图,不久之后这就不会是秘密了。你放心好了,他们的确很厉害,但是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神奇。所以安心的拿走你的赏金吧孩子。”

  佣兵工会有两个为人所知的入口,一个全天开放,里面就是公会大厅,形形色色的佣兵和雇主在里面经过工会组织者的介绍达成协议,当然各种任务也会挂在大厅的告示上等待人们去完成。另一个只有晚上开放的入口在工会正后面,但是并不是每个城市的工会都这样,北方领主主城工会的夜间大门就在全天大门的旁边,堂而皇之,恬不知耻,就像北方领主本人一样。之前我曾经在我所在的废墟城工会夜间大门里接过几个任务,都是杀人盗窃一类的,给的佣金很丰厚,而且当时我的确因为酗酒而被酒馆的老板满大街追着讨债。记住,千万不要惹酒馆老板,似乎各个城市的酒馆都存在于一个神秘的组织管理之下,伤害酒馆老板的人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及时的得到各种小道消息和新闻,如果你废掉了酒馆的老板或者杀了他,你也会在某个晚上人间蒸发。为了保住我的财路,我不得不去祸害了其他的人,在多付给老板一倍的利息后酒馆老板似乎又和我和好如初了。

  “现在你只有一千枚金币了,孩子。这里并不欢迎好奇宝宝。”黑岩一把按住桌上的钱袋,嘴角微微向上翘起,这让我有一种被戏弄了的感觉。刚想向前冲过去给这个死胖子一拳,我的两只胳膊就被身后的黑衣人牢牢地架住了。

  随手扔掉已经要抽完的烟,我平静下心情扭头看着右手边顺手就能握起的崭新手半剑,要我去做一个富裕的农场主或者说富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实际上我并不会种地或者养牲口。从小我就被逼着去学习各种武器和骑术,就是因为我那固执老爹可笑的骑士梦,最终在气死了我的母亲并耗尽了自己所有财产后他也没能如愿,我因为纪律散漫被开除出了老爹辛苦托人把我送去的母亲河守备部队。母亲河是北方领地和南方领地的边界线,虽然没有大规模冲突,但是也是小冲突不断,每年都会有不少新兵缺胳膊断腿地被驴车拉回家乡,偶尔也会有因为表现突出或者战功卓著而被提升为骑士的年轻人骑着草原马穿着全身甲在三五个扈从的陪同下回家乡风光一把。我老爹为了自己的骑士梦就把我送到了那样的一个地方去,于是我年轻的叛逆精神指引着我被部队开除了。

  “我们是很公道的,因为我们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或许你不知道,我们在总部经过新的秘密技术加工过后,曾经完全不能加工的天外金属现在终于可以铸造了,这是第一批武器里的一把手半剑,我知道你喜欢手半剑,怎么说你也是我们地区的骄傲,让我在总会那里长了脸。对不对。”边说着胖子黑岩就拿起身边人递过来的剑砍到了我的剑上。清脆的撞击声,我的手半剑上多了一个豁口,而黑岩手上的剑却似乎看不出什么明显的损伤。

  一口金酒下肚,我的脑子就像被人打了一闷棍一样,眼前出现的不再是老板擦酒杯的画面,而是各种各样飞舞的光点和光带,过了好一会儿我状态才恢复。“这是五百金币,我要存四百五十个。”

  • watch
    !”我&“说吧 发表了帖子
    2020-10-17 11:08:42

      “我想知道!!我差点被这玩意儿弄死,现在你却不让我知道我到底是杀了一个什么东西!!”我冲黑岩吼道。“说吧!你要多少钱!我只想知道答案。”

  • watch
    这些问&我在荒 发表了帖子
    2020-10-19 01:34:03

      “我知道了。”我还是有些不死心,这些问题自从我在荒野醒来后看到他的尸体就一直在折磨困扰着我。“可是···”

  • watch
    师?!&那副奸 发表了帖子
    2020-10-18 01:54:23

      “哦?你杀了那个魔法师?!”黑岩立刻收起了他那副奸诈的表情,变得一脸严肃:“确定吗。”

  • watch
    的冷风&这把剑 发表了帖子
    2020-10-19 04:20:07

      我接过钱袋和那把手半剑,拿起进门时卸下的武器走出了工会夜间大门。夜间的冷风瞬间吹醒了因为在温暖房屋并且发怒过的脑袋,我意识到如果这把剑是礼物的话,那我还是被黑岩骗走了五百枚金币。

  • watch

    &递了上 发表了帖子

    2020-10-18 04:51:06

      提着包裹的黑衣人立刻将包裹打开,把人头递了上去。

  • watch

    &是在耍 发表了帖子

    2020-10-19 02:15:12

      “那你还要我五百金币!!你是在耍我吗。为了一个不久之后就不是秘密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