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悬念
薄情老公惹不起

薄情老公惹不起

作者:夏月夜 类别:推理悬念 综合评分 100

她是陆家选定的儿媳妇人选,在孝道的逼得下,被他娶回了家!她爱他,如飞蛾扑火,卑贱的基本上敢不过问他的一切……但是,三年后,他碰触了她的底线,送回了他所心爱的女人,一黑一白,对比明显,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第4章 疯女人 2020-10-17


“寂寞难耐耍花招,为的不就是这些吗?”半晌,陆泽勋总算是离开了江心诺的唇瓣,看着身下委屈又无奈的女人,陆泽勋只觉得狂躁不安。

她可以忍受不爱,却不可以忍受他的心里住着别人。

是的,东西!

江心诺又急又气,嘴又被陆泽勋堵着,根本说不出话来,只剩一双手在无力的挥舞着,奈何男人的力道大得惊人,她那几下捶打,根本不能撼动他分毫。

不仅仅是陆泽勋,就是他身边的一众哥们,也没有一个人认可她。多少个孤独的夜晚,她反复的问自己,到底为什么会爱上这个恶魔,可是……没有答案。

三年前,他在陆芸的逼迫下娶了她,她就很清楚,自己终究是要离开的,果然……在新婚第二天,他的律师就送来了三年协议。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让江心诺几乎招架不住,久不经事的她只觉得身体几乎要撕裂一般疼痛,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子,却是牙关紧咬,一个‘痛’字都未喊出来。

男人像往常一样,将昂贵的意大利手工皮鞋随脚踢掉,一手扯开了脖子上碍事的暗红色领带,解开颈口的扣子,露出里头结实而纹理清晰的肌肤。

一黑一白,对比明显,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男人的嘴角微微动了动,扬起了一个少见的却也极为嘲讽的冷笑,一只大手毫不怜惜的捏住了江心诺的下巴,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如同在看一件多么可笑的东西。

“你干什么,你快放开我……”江心诺哪里想到这个男人竟会如此野蛮,她惊得脸色发白,双手不停的挥舞着,直到身子被重重的扔在了床上。

他的眉头不悦的蹙了起来,这三年中,他虽不爱她,但对她的吃穿用度,却从来没有苛刻过,她所有的衣服也都是国际名牌,每一件都是别人望尘莫及的。

眼角的余光淡淡的撇了一眼那醒目的离婚协议书,没有说话。

他的问话很轻,却让江心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她从来都不了解这个男人,可是,却很清楚他的自负。

自那以后,他们再没有肌肤之亲,他的生活也没有任何的改变。

“知道痛就不要再耍花样,这段婚姻何时结束,由我说了算,江心诺,你好好记着!”他凑到她的耳边,趁着她还有一丝意识,严厉的警告!

如同强盗入侵、暴雨袭来,毫不给人任何喘.息的机会。

“该死!”陆泽勋恼怒的低咒了一句,新婚夜他虽然喝醉了,可却隐隐记得,这个女人不至于这么瘦,而今天抱着她,却发现,她浑身轻飘飘的,背上也是骨骼分明,就像一个长期营养不良的孩子。

  • watch
    一跨,&身离开 发表了帖子
    2020-10-18 02:32:13

    江心诺的眼泪夺眶而出,模糊了她的视线,她费力的爬了起来,拿起背囊,往背上一跨,便要转身离开这里……

  • watch
    主的打&很清楚 发表了帖子
    2020-10-20 08:06:56

    他的问话很轻,却让江心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她从来都不了解这个男人,可是,却很清楚他的自负。

  • watch
    缺氧使&墙边滑 发表了帖子
    2020-10-19 06:57:14

    缺氧使得江心诺浑身无力,没有了男人的支撑,她的身子如同破布一般沿着墙边滑落在地,狼狈至极……

  • watch

    &足道的 发表了帖子

    2020-10-20 05:57:05

    围在他身边的女人无数,而她江心诺,只是微不足道的那一个。

  • watch
    “过厌&花样? 发表了帖子
    2020-10-19 03:47:40

    “过厌了陆太太的生活?还是想到了新的花样?”冷漠的声音,如同高高在上的王者。

  • watch
    手腕,&将她强 发表了帖子
    2020-10-19 08:01:58

    “很好,女人,懂得以退为进了!”陆泽勋冷冷的开口,却是上前,一把抓住了江心诺的手腕,将她强行往自己身边带,而后大步往前,将江心诺逼到墙角,死死的按住。

  • watch
    氏客厅&水晶灯 发表了帖子
    2020-10-18 04:21:42

    宽敞奢华的欧氏客厅,张扬华丽的水晶灯下,一纸醒目的离婚协议书突兀的摆在了暗黑色的大理石茶几上。

  • watch
    睿智的&头脑。 发表了帖子
    2020-10-18 12:24:11

    是的,他是上天的宠儿,他有着所有的人望尘莫及的东西,一张魅惑至极的俊脸、用之不尽的财富、以及精明睿智的头脑。

  • watch
    际名牌&,每一 发表了帖子
    2020-10-20 09:31:36

    他的眉头不悦的蹙了起来,这三年中,他虽不爱她,但对她的吃穿用度,却从来没有苛刻过,她所有的衣服也都是国际名牌,每一件都是别人望尘莫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