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求仙问道
剑醉清歌

剑醉清歌

作者:楚卿寒 类别:求仙问道 综合评分 100

一个自小的武侠梦,终于等到写出了 剑醉清歌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水月轻抚琴弦,芊芊玉指如青葱般水嫩光滑,蓦地,琴声响起,水月闭上眼睛,顿时,悠扬悲伤的旋律弥漫了整个房间,瞬间感染了四人的情绪,就连一直不老实的曲飞也慢慢闭上了眼睛,享受这哀伤的琴声。曲飞仿佛做了一个梦,梦到小时候,和哥哥一起相依为命,哥哥为了保护他,受尽众人的欺负和白眼,甚至为了他,与一群成年人打架,最后遍体鳞伤,差点死掉,“哥...”曲飞的眼角划过一丝眼泪。。

第五章 栽赃嫁祸 2020-10-18



作者:清歌一曲红尘醉  醉清歌的情侣名字  醉清歌的歌词大意  醉清歌的意思是什么  招摇清歌剑  醉清歌个性签名  


  清晨,和煦的阳光洒满大地,扬州着名的烟花之巷,不少睡眼惺忪的男人摇摇晃晃的走出来,朝着自家的方向走去。“喂,怎么走路的啊,没长眼睛啊。”巷子口,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紫衣少年指着一个衣冠不整的男人破口大骂,“别挡老子的路,让开!”男人不耐烦的推开少年,“你....撞了人不道歉还有理了啊?看你这瘦不拉叽的样子,明显就是纵欲过度,早晚死在女人手上!哼!”少年双手抱着剑,一脸不屑的看着男人。“你你你,哪来的臭小子,老子的事用不着你来管!”男人被戳中要害,气急败坏,抬脚就要踢,“咣当!”“哎呀!”男人仿佛一脚踢到了铁板上,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脚痛呼。少年得意的拿开挡在腿边的剑,正要继续羞辱男人,“曲飞!”一个灰衣少年飞奔过来,以讯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敲了下曲飞的头,“我才离开一会,你就给我惹事!”“哎呀!”曲飞痛叫“月吟!你又敲我头!”“你想怎样?”月吟双手抱在胸前,“告诉门主吗?你去啊”“你....你给我记住。哼!”曲飞转过头,再不看那男人一眼,朝巷外走去。“小飞,门主在那边”月吟追上去,搂住曲飞的肩膀,“喂,小孩子火气就是大”曲飞刚要挣脱,迎面走来两个男子,其中一个浅衣男子,手摇纸扇,风度翩翩,脸上挂着迷死人的微笑正向过路的姑娘们点头致意,被看到的姑娘们立刻满脸通红,低头疾走,待越过男子后又忍不住回头瞄,另一个青衣男子见状,单手扶额,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两人正是沈洛云和独孤寒“月吟,小飞,你们是不是又惹事了?”沈洛云笑眯眯的问道,“没有没有,”月吟一脸献媚:“对了门主,就在前面了,我们赶快去吧。”“嗯,走。”说完,沈洛云便摇着纸扇朝巷子深处走去,后面三人急忙跟上,“门主,这里全是妓院啊,你确定在这里啊?”曲飞嘟嘟囔囔,“不要质疑门主的话....”没等月吟说完,“哇!”曲飞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怎么了?”月吟跟上去“镜花水月,”月吟念道“怎么弄的这么明显。”“这说明人家不惧一切威胁,够霸气!”曲飞赞不绝口,因为是清晨,妓院还未开门,沈洛云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独孤寒面无表情的跟上,“走啦!”月吟拉着曲飞,跟了进去。四人进入大厅,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有人吗?嫖妓啦!”曲飞大喊,“来啦来啦。”老鸨子睡眼惺忪的从楼上走下来,“哎呦,几位公子,这么早就来啊,”老鸨子刚一下楼,立刻换上招牌式的笑容,“几位公子稍坐片刻,妈妈我这就去叫姑娘们下来。”老鸨子一甩手绢,抛了个媚眼,就要往楼上走,“不用了。”独孤寒冷冰冰的声音传过来“我们找水月。”老鸨子愣了一下,“不行不行,水月姑娘这时正陪着....”“我说妈妈呀。”沈洛云打断老鸨子的话,走过去一把揽住老鸨子的腰,凑近她耳边“在下仰慕水月姑娘已久,长途跋涉了半个月之久,只为见水月姑娘一面,您看您这么温柔美丽风韵犹存,怎么忍心拒绝我呢?”沈洛云一双杏眼可怜兮兮的看着老鸨子,瞬间,老鸨子面红耳赤“公子...这...实在是...”“拜托你了,你一定能搞定的。”沈洛云继续媚眼攻势,“好...好吧,我去看看。”老鸨子恋恋不舍的拿开沈洛云搭在其肩膀上的手,顺带抚摸了下,随即一步三回头的朝楼上走去,“门...门主。”曲飞和月吟目瞪口呆,早已习惯了的独孤寒则面无表情,“怎么?”沈洛云轻摇纸扇,笑眯眯地问,“没...没什么....”曲飞吞了下口水,结结巴巴的说道。“不愧是门主,果然有一套,小飞,学着点。”月吟赞道,“学你个头啊!”曲飞白了月吟一眼。“各位公子,楼上请。”老鸨子站在楼梯口,一脸献媚的笑容,“走吧!”沈洛云啪的一声合上纸扇,一只脚刚踏上楼梯,便突然凑到老鸨子耳边:“谢谢妈妈了。”温柔的声音瞬间将老鸨子融化了,倚着楼梯扶手,媚眼如丝的看着沈洛云的背影。“完了完了。”曲飞摇摇头,紧随其后,待四人全部走上楼之后,老鸨子这才回过神来,一步三扭的跨上楼梯,带着四人朝前走去。七拐八拐,终于来到一扇门前停下了,老鸨子轻轻的敲了敲门,“水月,人带来了。”“进来吧。”房间内传出一声莺燕般悦耳的女声,老鸨子推开门,“四位公子请进。”待四人全部走进去,老鸨子这才关上门,退了出去,四人打量着这个房间,只见这个房间里的一切都是粉色的,粉色的床,粉色的纱幔,粉色的桌子,甚至连茶杯茶壶都是粉色的,在粉色围绕的桌子中央,坐着一个穿着粉色纱裙的少女,少女看着众人,微微一笑:“几位公子远道而来,不如先听水月弹奏一曲,如何?”“不必了,我们....。”独孤寒话没说完,便被沈洛云打断:“好啊,既然姑娘如此有雅兴,那不妨听听”沈洛云凑近水月,“可不要令我们失望哦。”水月微微一笑,站起身,撩起纱幔,一架粉色的古筝出现在众人面前,“不是吧,这也是粉色的。”曲飞吃惊道,“小女子天生偏爱粉色,各位公子莫要见怪。”“哪里哪里。”沈洛云摇着纸扇:“姑娘请。”水月坐在古筝前“那就为各位弹一曲【镜花】水月献丑了。”四人围坐在水月对面“门主,正事要紧。”独孤寒提醒道,“嘘!”沈洛云道:“要开始了。”说罢一脸享受的看着水月,独孤寒摇摇头,不再理会。

  待四人全部走下来,上面的石板缓缓合拢,“水月对每一个来镜花水月的人都如此么?”沈洛云问道,“当然不是,”水月道“只是一个小玩笑,各位不要介意,水月只是仰慕洛云,想...”“想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值得你仰慕吗?”沈洛云微笑。水月轻笑,也不说话,继续往前走,“门主,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曲飞问道:“怎么感觉从小到大的伤心事都想起来了。”“一个小小的幻术而已。”沈洛云道,“只要琴声不停,幻觉就不会停止,不过这幻术一点危险都没有,只会让人产生幻觉而已,只要想办法打断琴声,这幻术就破了。”“哇,门主,我太崇拜你了!”曲飞大叫,“小声点,你个猪!”月吟道。“你骂谁呢,骂谁呢!”曲飞瞪着月吟,“你们俩别闹了,注意了,好像要到了。”沈洛云道,曲飞狠瞪了月吟一眼,转身往前走,月吟得意。“到了。”水月停下来,四人跟上,只见前面的墙壁上,有一面很大的镜子,又仿佛不是镜子,因为镜子的表面波光粼粼,好像一个小湖泊,透着淡蓝色的光,“四位请进吧!”水月道,“进去后,会有人告诉你们赌场的规则和一些细节规定,我就不送诸位了,祝各位玩的愉快。”水月轻笑,顺便向沈洛云抛了个媚眼,沈洛云温柔的还之一笑,“停停停!”曲飞挡在两人中间,沈洛云顺手拨开曲飞,“那...水月,等我出来后,我们再慢慢聊。”“好啊,呵呵。”说完,沈洛云直接走了进去,三人紧随其后,刺眼的光芒过后,四人仿佛进入到另一个空间。

  水月轻抚琴弦,芊芊玉指如青葱般水嫩光滑,蓦地,琴声响起,水月闭上眼睛,顿时,悠扬悲伤的旋律弥漫了整个房间,瞬间感染了四人的情绪,就连一直不老实的曲飞也慢慢闭上了眼睛,享受这哀伤的琴声。曲飞仿佛做了一个梦,梦到小时候,和哥哥一起相依为命,哥哥为了保护他,受尽众人的欺负和白眼,甚至为了他,与一群成年人打架,最后遍体鳞伤,差点死掉,“哥...”曲飞的眼角划过一丝眼泪。

  “欢迎来到镜花水月。”

  “啪啪啪。”沈洛云拍了拍手,“水月姑娘果然弹得一手好琴。”对面,水月愣愣的看着手边断掉的弦,听到沈洛云的话,水月回过神来,理了理发丝,“不愧是千夜门大名鼎鼎的沈门主,果然名不虚传。”水月恢复了以往的笑容,“哪里哪里。”沈洛云摇摇纸扇,“原来姑娘早就知道了,姑娘的琴声似真亦幻,就好像姑娘本人一样,有一种朦胧的美。”“呵呵。”水月笑出声来,“传闻沈门主不仅年轻有为,而且还是众多少女痴心仰慕的对象...”“包括你么...”沈洛云温柔的嗓音打断了水月的话,“自然是包括我,沈门主有兴趣么?”水月似笑非笑的看着沈洛云,“不要叫我沈门主,叫我洛云就好。”沈洛云凑近水月,含情脉脉,“够了够了!”月吟的声音响起,“你们腻歪够了没有?门主,这么多人看着呢,要来也等我们都不在的时候你偷偷来啊...”“闭嘴!”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随即,“咳咳...”沈洛云和水月尴尬的对视一眼,“水月姑娘,谈正事吧,我们这次来是...”“你们是要进赌场吧?”水月打断沈洛云的话,“水月姑娘果然聪明。”沈洛云赞道,“呵呵,你也叫我水月吧,我可不相信洛云只是为我而来...”水月哀怨的眼神看着沈洛云,“之前不是,但以后,就是了。”“呵呵..”水月掩嘴轻笑,“跟我来吧。”说完,水月便搬起身前的古筝,拿掉古筝下的小木桌,木桌下有一面竖起的铜镜,水月轻轻转动铜镜,“轰隆隆”房间里的那张床分为两半,裂开一个大洞。“来吧。”水月沿着洞里的阶梯往下走,“门主,下去吗?她刚才可是要害我们。”月吟出声道。“刚才的琴声没有危险。”独孤寒道。沈洛云微微一笑,便跟着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