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求仙问道
我命妖修

我命妖修

作者:屌丝帝 类别:求仙问道 综合评分 100

万物皆为妖,然我就是大妖,我的意志就是妖的意志! 我命妖修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三年后,楚国边界。楚国商界,王家本是默不出名的小世家,只因数百年前出了个“陆地神仙”---王莽,在其带领下,王家便鲤鱼跳龙门,一跃成了楚国赫赫有名的商业巨头。所有能从中获利的行当,王家都会临门一脚,镖局这种油水十足的生意王家是铁定不能放过的。王有才今年四十有六,为王家忙碌了一辈子才混到了这“虎威镖局”的护送管家,每每想到这万有才都是暗自神伤,但是好在他的女儿王楚楚生的着实漂亮,被顺城的东家二公子看上收纳为妾,这才让王有才捞到了这油水满满的护送任务,想到这王有才不禁又喜上心头,摇头晃脑的哼这小曲儿,好不得意。这时,一名小厮打扮的瘦小伙计从马车后面跑过来向着王有才问道:“王主管,前面来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人,看着面容打扮,应是富家公子哥,他也顺路到国都,李镖头让我来问问您的意思。”说完小厮鞠了一下身子,耸拉着脑袋等着王有才的回答。王有才干咳一声,说道:“这事让李镖头自己决定就好,芝麻大点小事也麻烦我,我可不是偷闲的人,我也很忙,这样吧,让那小子给十两银子照管费,但是不能让他靠近货物,就让他坐在草料车上就行,去吧。”说完,王有才舒开了皱着的眉头,随意的对着小厮招了招手,便钻进了马车里。小厮应了一声,向着后面跑去。“哎呀,这位小哥,我可真是佩服你,这点年纪便只身一人游览名山大川,可是好胆量啊,我在你这年纪还是在武馆里练身子,佩服佩服!”说话的是一红脸壮汉,只见他是身着虎纹上衣,轻身精装,左手叉腰,右手握着一柄锋利钢刀,正咧着嘴哈哈大笑。“李哥这可真是折煞小生了,在下两袖清风,别无他求,却对这名山大川的秀丽风景痴迷不已,所以斗胆只身一人,效仿古人,游历天下,只希望李哥不嫌弃,让小弟顺路到国都。”说话的是一年岁十四五岁的少年人,眉清目秀,头戴木簪,身着白净长袍,肩上背着一不大不小的包袱,正客气的那红脸汉子说道着。红脸汉子正待开口之时,就看见了小厮向着他跑来,红脸汉子便微微一笑说道;“小哥,这事也得听总管的,这不,有人来传信了。”少年见此便不再说话只是微微一笑,等着小厮的到来。小厮快步跑来,附在红脸汉子耳边说了几声,便负手而立。“哈哈,这位小哥,我都和你说过总管是心善之人,这等小事,无需牵挂,只是。。”红脸汉子露出为难之色看着少年。少年人见此,微微一笑,开口道:“有为为难之处,李哥但说无妨。”“兄弟,对不住啦,这王总管要收你二十两银子的照管费,哎。”.草料车上,少年人随意的放下了肩上的包袱,从里面取出一本黑色的书籍,慢慢的观看着,只见那书上,密密麻麻的刻着许多红色的小点。过了一会儿,少年人合上了书业,靠着草堆坐了下来,闭目养神。良久后,少年人睁开了眼睛,用微不可言的声音对着包袱说道:“老鬼,这三年来,我们差不多跑遍了整个秦国也没找到你说的狐妖精血,要不是在秦国王都听说,这楚国国都的月娥山上见过狐妖,我还真是怀疑,你是否如你所说的一般,当年是了不起人物。”这时,原本安静的包袱却微微晃动,一黑褐色的小盒浑身散发着刺眼的黑芒,从包袱里慢慢的飞出,落在了少年人的脚下。“嘿嘿嘿,这可怪我不得,你父亲原本就是只金丹期的青狐,按理说来是不可以化为人形,但他有机缘吃下来“化形草”能于金丹之境化为人形,与你娘亲结为伉俪,所以才让你有了半妖之躯,但也是因为那“化形草”,让原本应该是妖兽形态的你,维持着人形,却又极为不稳定,这才在你十岁那年月圆之夜,招了杀身之祸,所以你很特殊,连修炼我这宝典的基础都需要最精纯的同族精血才能让你承受炼骨之痛,且成功之说还在半半之间。”一阵微弱的声音从盒子里传出。“我的身世,你无须多言,我只问你,这次能否找得精血,让我成为一名真真的修仙者。”少年人冷清着脸望着黑盒缓缓说道。“嘎嘎嘎嘎,依照秦国听到的消息和你这些天一路打听的消息,如若不出差错的话,那只狐妖,还是只灵气境的小妖,虽然你还是凡夫肉胎,但是有我这样的大能,擒拿一只灵气境的小妖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且我没猜错的话,那只狐妖应该还是只青狐才对,不过却不知道它一只灵气境的狐妖是如何生存下来的。好了,老夫在这阳光底下不能停留太长时间,速速将我藏于包袱之内,你的前面的马车后有名青衣小厮,应该是来找你的。”说罢盒子便微微一晃,黑芒尽收,变得平凡无奇。这名俊秀少年便是楚伯凡,只见他不慌不忙的将盒子收在包袱内,又静静的靠着草堆闭目养神了起来。不一会儿,青衣小厮便来到了楚伯凡的面前,对着楚伯凡微微一礼,说道:“公子,王总管说天色已晚,让我等就地扎营,休养一晚再继续上路,我等会半个时辰后应该会做好食物,望公子可前来享用。”说罢便负手而立。楚伯凡露出青涩的笑容对着小厮说道:“好的,谢谢小哥了,你去和总管说一声,我定会前来。”说罢对着小厮拱手一礼。。。营地中央,楚伯凡正对着王有才敬酒说道:“多谢总管和李镖头的仁义之心,若不是二位好心收留我留在镖队,我说不得遇了歹人给害了性命,在下无言,只凭着这杯酒表达谢意,还望海涵。”说罢将酒水一饮而尽。“小哥哪里话,我们总管便是那心善之人,何来收留一说,我还与小哥投缘的打紧,这是应该的事。”红脸汉子豪放的说道。“正是如此。”王有才捏着山羊胡,微微点头道。。。草料车上,楚伯凡端坐着,他缓缓的脱下长袍,露出光滑的后背,手上捏着奇异的手型,阵阵青芒向着他的后背涌来,带着某种律动。下一刻,楚伯凡感觉后背一热,那张宛如倒竖着瞳孔的狐狸刺青便出现在了楚伯凡的后背,随着青芒的涌入,原本虚无的刺青,似乎临实了几分,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第六章 那年夏天 2020-10-19




  三年后,楚国边界。楚国商界,王家本是默不出名的小世家,只因数百年前出了个“陆地神仙”---王莽,在其带领下,王家便鲤鱼跳龙门,一跃成了楚国赫赫有名的商业巨头。所有能从中获利的行当,王家都会临门一脚,镖局这种油水十足的生意王家是铁定不能放过的。王有才今年四十有六,为王家忙碌了一辈子才混到了这“虎威镖局”的护送管家,每每想到这万有才都是暗自神伤,但是好在他的女儿王楚楚生的着实漂亮,被顺城的东家二公子看上收纳为妾,这才让王有才捞到了这油水满满的护送任务,想到这王有才不禁又喜上心头,摇头晃脑的哼这小曲儿,好不得意。这时,一名小厮打扮的瘦小伙计从马车后面跑过来向着王有才问道:“王主管,前面来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人,看着面容打扮,应是富家公子哥,他也顺路到国都,李镖头让我来问问您的意思。”说完小厮鞠了一下身子,耸拉着脑袋等着王有才的回答。王有才干咳一声,说道:“这事让李镖头自己决定就好,芝麻大点小事也麻烦我,我可不是偷闲的人,我也很忙,这样吧,让那小子给十两银子照管费,但是不能让他靠近货物,就让他坐在草料车上就行,去吧。”说完,王有才舒开了皱着的眉头,随意的对着小厮招了招手,便钻进了马车里。小厮应了一声,向着后面跑去。“哎呀,这位小哥,我可真是佩服你,这点年纪便只身一人游览名山大川,可是好胆量啊,我在你这年纪还是在武馆里练身子,佩服佩服!”说话的是一红脸壮汉,只见他是身着虎纹上衣,轻身精装,左手叉腰,右手握着一柄锋利钢刀,正咧着嘴哈哈大笑。“李哥这可真是折煞小生了,在下两袖清风,别无他求,却对这名山大川的秀丽风景痴迷不已,所以斗胆只身一人,效仿古人,游历天下,只希望李哥不嫌弃,让小弟顺路到国都。”说话的是一年岁十四五岁的少年人,眉清目秀,头戴木簪,身着白净长袍,肩上背着一不大不小的包袱,正客气的那红脸汉子说道着。红脸汉子正待开口之时,就看见了小厮向着他跑来,红脸汉子便微微一笑说道;“小哥,这事也得听总管的,这不,有人来传信了。”少年见此便不再说话只是微微一笑,等着小厮的到来。小厮快步跑来,附在红脸汉子耳边说了几声,便负手而立。“哈哈,这位小哥,我都和你说过总管是心善之人,这等小事,无需牵挂,只是。。”红脸汉子露出为难之色看着少年。少年人见此,微微一笑,开口道:“有为为难之处,李哥但说无妨。”“兄弟,对不住啦,这王总管要收你二十两银子的照管费,哎。”.草料车上,少年人随意的放下了肩上的包袱,从里面取出一本黑色的书籍,慢慢的观看着,只见那书上,密密麻麻的刻着许多红色的小点。过了一会儿,少年人合上了书业,靠着草堆坐了下来,闭目养神。良久后,少年人睁开了眼睛,用微不可言的声音对着包袱说道:“老鬼,这三年来,我们差不多跑遍了整个秦国也没找到你说的狐妖精血,要不是在秦国王都听说,这楚国国都的月娥山上见过狐妖,我还真是怀疑,你是否如你所说的一般,当年是了不起人物。”这时,原本安静的包袱却微微晃动,一黑褐色的小盒浑身散发着刺眼的黑芒,从包袱里慢慢的飞出,落在了少年人的脚下。“嘿嘿嘿,这可怪我不得,你父亲原本就是只金丹期的青狐,按理说来是不可以化为人形,但他有机缘吃下来“化形草”能于金丹之境化为人形,与你娘亲结为伉俪,所以才让你有了半妖之躯,但也是因为那“化形草”,让原本应该是妖兽形态的你,维持着人形,却又极为不稳定,这才在你十岁那年月圆之夜,招了杀身之祸,所以你很特殊,连修炼我这宝典的基础都需要最精纯的同族精血才能让你承受炼骨之痛,且成功之说还在半半之间。”一阵微弱的声音从盒子里传出。“我的身世,你无须多言,我只问你,这次能否找得精血,让我成为一名真真的修仙者。”少年人冷清着脸望着黑盒缓缓说道。“嘎嘎嘎嘎,依照秦国听到的消息和你这些天一路打听的消息,如若不出差错的话,那只狐妖,还是只灵气境的小妖,虽然你还是凡夫肉胎,但是有我这样的大能,擒拿一只灵气境的小妖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且我没猜错的话,那只狐妖应该还是只青狐才对,不过却不知道它一只灵气境的狐妖是如何生存下来的。好了,老夫在这阳光底下不能停留太长时间,速速将我藏于包袱之内,你的前面的马车后有名青衣小厮,应该是来找你的。”说罢盒子便微微一晃,黑芒尽收,变得平凡无奇。这名俊秀少年便是楚伯凡,只见他不慌不忙的将盒子收在包袱内,又静静的靠着草堆闭目养神了起来。不一会儿,青衣小厮便来到了楚伯凡的面前,对着楚伯凡微微一礼,说道:“公子,王总管说天色已晚,让我等就地扎营,休养一晚再继续上路,我等会半个时辰后应该会做好食物,望公子可前来享用。”说罢便负手而立。楚伯凡露出青涩的笑容对着小厮说道:“好的,谢谢小哥了,你去和总管说一声,我定会前来。”说罢对着小厮拱手一礼。。。营地中央,楚伯凡正对着王有才敬酒说道:“多谢总管和李镖头的仁义之心,若不是二位好心收留我留在镖队,我说不得遇了歹人给害了性命,在下无言,只凭着这杯酒表达谢意,还望海涵。”说罢将酒水一饮而尽。“小哥哪里话,我们总管便是那心善之人,何来收留一说,我还与小哥投缘的打紧,这是应该的事。”红脸汉子豪放的说道。“正是如此。”王有才捏着山羊胡,微微点头道。。。草料车上,楚伯凡端坐着,他缓缓的脱下长袍,露出光滑的后背,手上捏着奇异的手型,阵阵青芒向着他的后背涌来,带着某种律动。下一刻,楚伯凡感觉后背一热,那张宛如倒竖着瞳孔的狐狸刺青便出现在了楚伯凡的后背,随着青芒的涌入,原本虚无的刺青,似乎临实了几分,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秋风轻轻掠过扬州城的上空,扫落了一片片金黄色的枫叶,对于了解扬州城天气的人来说,却是知道,这是应当需要添加衣物的时节了。来福客栈的王二便是其中一人,王二打小在扬州城内长大,对于此间之事了解之多远胜旁人,他也凭此坐稳了来福客栈大小儿的名头,对于这名满扬州城的客栈来说,他说不可缺少的,于年底之时。胖掌柜还多给了他二两银子,让其添置年货,这让其余几个伙计羡慕不已,王二想到这,不禁嘿嘿一笑。一阵寒风袭过,王二不禁紧了紧去年刚买的袍子,暗自咒骂了一句道:“这该死的鬼老天,真是透人心窝的凉。”说完,王二拿起了位于手边的茶壶,抿了一口,学者掌柜的样子,靠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了起来。..。“看手相,面相,前世姻缘,上天入地只次一卦啦。。”不远处迎面走来了一鹤发童颜的老者,只见其右手拿着一块丈许长的算命帆,帆面上赫然绣着斗大的二字----神算。左手确实拿着一寸许大小的青铜小铃,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只见那老者左手摇铃二右足一迈。右手一杵,左脚确实往前一踏,口中呢喃一句:无量寿佛!端地显得奇异。王二此时却是无暇欣赏着奇特的一景,反而大为火光,这好不容易偷个闲,还被人打搅了,王二不禁骂骂咧咧起来:“哪里来的江湖骗子,扰了小爷的午觉,若是还不离去,当心小爷火候!”“哎哟,这位小哥,老夫观你应堂发黑,必有大凶之兆,血光之灾呀!”老者听了王二的怒喝反而三步两脚的奔到王二面前说道。王二不禁怒目圆睁,双手向着腰板上一插,正待扯开嗓子,教训这老者之时,却忽地大呼一声:“哎哟,痛煞我也!”便一头栽倒在了地。老者见此面上露出淡然的表情,口中呢喃一句无量寿佛,腾出右手向着身后伸出一个大拇指。百米开外的大树下,一黑瘦少年见此将手中的弹弓别向了裤腰处,并用粗布外褂遮掩起来。老者向着王二坐过的那张太师椅走了过去,淡然坐下,轻轻的晃动着手上的铜铃,露出痛心之色道:“血光之灾啊!”王二这才捂着腿大喊道;“老神仙,刚才小的多有冒犯,您老人家行行好,救救我,来世定给您当牛做马。”说罢又栽倒在地,大呼小叫起来。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老者才淡然开口道:“你可是觉得身上奇痒难忍?且左腿小腿处麻木不知呀。”王二连忙称“正是如此!”老者摆摆手道:“你且过来。”.扬州城外,一破庙内。一鹤发童颜老者正围坐篝火旁,圆柱下,盘膝而坐。只见其身旁放着十几只不同颜色的陶瓷小瓶,一杆算命帆和一只青铜小铃。老者拿起一只赤红色小瓶,把玩起来,口中喃喃道:“只用了一枚蜈蚣,蝎子和清心草炼制而成的赤丸,两串糖葫芦边赚的这百两雪花纹银,说起来,那来福客栈的王二和掌柜钱胖子还真是好骗啊。”令人惊异的是老者竟发出少年般的声音老者却是双眉一皱,暮地一仰头颅,左手向着耳后揭去。“刺啦”一声响动之后,赫然露出一张十一二岁,眉清目秀之少年人的模样,下一刻,少年人将面具一丢,张口吐出一枚黑乎乎的药丸来,只听那少年说道:“这学舌丸的味道可真不咋地。”说罢便将药丸丢到了火堆中,继续闭目养神了起来。约莫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少年从篝火旁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望着庙外皎洁的月光,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兴奋之色。少年人砸了砸嘴,沿着庙墙几个筋斗边来到了庙定之上。他缓缓的将手伸向怀里,拿出一黑红色的东西。定睛望去,赫然是一约莫巴掌大小的葫芦,只见其周身刻着飞鸟走兽,奇珍异草,周身闪亮着一成朦胧的金光,端的不凡。少年人望向手中之物,面无表情,过了些许时光便抬头向着天空望去。原本皎洁的月光之上,开始出现了零零散散的点点红斑,宛如血红之物。少年见此,脸上闪过果断之色,旋即将黑红葫芦向着屋顶一砸,便冷眼望着这葫芦了起来。下一刻,奇异的事情发生了!葫芦还未落地,便金光四射,让人看不真切。而芦盖一掀而落,一团灰蒙蒙的气体便从中飞旋而出,黑气围绕这葫芦带着某种奇异的律动盘旋了之后便停在了少年人的面化为一个头生怪角恶鬼模样!恶鬼眼中银光闪烁,口中发出一阵怪笑,对着少年人说道:“楚小子,你可想好了要修炼本尊的《万妖典》,这功法可不是你一个半妖可以承受的。”少年人眼中露出狰狞的神色,说道:“你无需多言,我心意已决,否者也不会挑这十年一见的血月之夜于你见面,我身上的仇,我心中的怨,定当十倍奉还,杀我父母者,我楚伯凡定灭他满门!”恶鬼干笑几声却不在言语,眼中露出欣赏之色。下一刻,便从口中吐出三件物品来。楚伯凡转目望去,将那三物看的真真切切,一周身刻着五毒之物的赤红圆砚,一支银色小瓶和一杆有着万鬼齐身浮雕的青色大楷!楚伯凡深吸一口气,便将衣服一扯而下,露出白净的身子,盘膝而坐,对着半空中的恶鬼说道:“开始吧!”恶鬼发出几声嘎嘎怪笑,对着楚伯凡说道:“我为你纹上这妖腾之后,你可就永远无法回到这半妖之体了,只有向着妖修迈进。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可愿意?”楚伯凡眼中闪过一缕精芒,裂开的嘴角:“妖么?我很期待。”.天空中月光转动,将这世间的一切染成了血红之色。月夜下,楚伯凡浑身被一团黑气环绕,不时从中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惊悚异常!下一刻!楚伯凡身上的黑气宛如江河决堤一般全数向着他的后背一涌而去。仿佛要将这少年人的后背穿透一般。恶鬼见此,将手中的青色大楷向着楚伯凡的后背如疾风骤雨般的挥下,所有的黑气如同饥饿的狼群找到了新鲜的肉食一般向着楚伯凡的后背冲击!恶鬼手中的青色大楷运转如风,画龙点虎办狂草在少年人如丝绸一样的肌肤上,在银色的月光下闪耀着点点血光,有着令人绝望的惊悚美!.血月下,一只恶鬼正在为少年人铭上妖异的图腾,远远望去宛如一双倒竖的瞳孔的人面狐狸,诡异无比!少年没有想到,自己就只今晚走上了他永远无法想象的成仙大道,而自己便是日后那名震万古的大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