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未来世界
永生浴血

永生浴血

作者:那啥不出名 类别:未来世界 综合评分 100

末日钟声的响了,死者不死、生者不生,某人的任意选择而为,使整个世界的时间轴突然发生变化,世界在多重宇宙中被判断为虚无,真相不断地浮上水面,这个世界的人,该如何面对自己 永恒的生命浴血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六楼的风光,深远的最里端,空旷的宿舍房里,一个魁梧的身躯瘫坐在窗边,静静地细听着窗外的动静,任由似乎已经被血色洗礼过的月光撒在身上。一个稍微瘦小的身躯躺在黑暗角落的床上,他是打算睡觉,但却无奈发现无论如何也无法睡得着。自从两个小时以前,周遭的环境还是如此安静得可怕。。

第五章 超时空差错 2020-10-24




  六楼的风光,深远的最里端,空旷的宿舍房里,一个魁梧的身躯瘫坐在窗边,静静地细听着窗外的动静,任由似乎已经被血色洗礼过的月光撒在身上。一个稍微瘦小的身躯躺在黑暗角落的床上,他是打算睡觉,但却无奈发现无论如何也无法睡得着。自从两个小时以前,周遭的环境还是如此安静得可怕。

  “徐庆森,过来帮我一把!”罗辉对着徐庆森大喊道。

  “这个……长是够长,但怎么看都是细了点吧。”徐庆森捏了捏这根又细又长的绳子,心中充满了疑惑。

  “等等,”罗辉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个怪物可能是丧尸,用你的晾衣叉破坏他的脑袋!”

  “什么?”徐庆森立即向后一跳,远离了这个怪物,徐庆森定睛一看,原来这怪物如同百足之虫一样死而不僵,即便是被洞穿了心脏仍然是一下一下地往两人的方向爬。

  徐庆森走到罗辉面前,抓住插在怪物身上的晾衣叉用尽全身的力气往下一捅,这晾衣叉轻而易举地洞穿了怪物的心脏。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想个办法逃出去先吧。”罗辉说。

  “不管怎么样,这家伙总算是死了。难道其他的也是这么麻烦吗?”徐庆森边喘气边说。

  公元1292年,山巅之上,风凛冽,一仙风道骨之老者,身穿道服,尘拂横握,伫立之高岩,仰视星空,忽而一盏流星有如明灯划过天际,骤然群星闪耀,孤月如血,天地间一片通红,此人轻叹一声,曰:“世间大难降临,即使是老夫,也难以保存芸芸众生啊!如今之计,唯有用老夫必生功力,以延迟此难,希望后人能度过此劫,否则无论何等神仙也无法挽救,最终人类此物必将消失于世。”说罢,老者手中尘拂一挥,一下子坐于地上,起初双目紧闭,口中念念有词,突然大喝一声,双目怒瞪,一身道袍无风自动,手中掏出一张道符,咬破了手指,用血液在符上画画点点,最后用尽毕生的力量不偏不倚地点在符的正中间,一口精纯的仙气从口中逸出,随即身上泛起了星星点点的光向着无尽的天空逝去,道符也随着一声巨响幻化成一道直插云霄的光柱湮灭在虚空当中。反观老者,垂头屈身,被山顶的风吹得摇摇曳曳,竟然已经成为了一具干瘪的尸体。身后一个童子急急忙忙地冲上来,口中呼喊:“师祖!师祖!……”700多年后,也就是公元2014年,山城镇。山城镇自古以来是一个省际港口,人脉重,许许多多的商人也就定居于此,由于有钱人多,不断直接或间接地投资,所以山城镇也素有小天府之称。5年前更是有一所超国内水准的贵族高校建立于此,这所学校光是面积就能吓着人家,千亩之地,其他的也不用多说了。这样的学校之所以建在这里,图的便是此处的宁静,我们的主角——罗辉便是其中的一个学生。说是贵族学校的一个学生,但罗辉却完完全全不是一个“贵族”,罗辉家里不算很有钱,样子也不太出众,成绩又不算太好。但却也多亏他舅舅是当地的工商局局长,社会各界人士都得他的关照,当然也包括这所私人学校,所以罗辉托关系也进了这所富人专属的学校。“罗辉!听说了吗?”一个粗壮的手掌拍在了罗辉的肩膀上,来者是一个几乎是用肌肉堆砌而成的家伙,在这稍有凉意的秋日里也居然只穿一件紧身背心,一米八五的个子里似乎充满着力量,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来,这就是罗辉在这所学校的唯一一个好友——徐庆森,他和罗辉一样,都是通过走后门进的这所贵族学校,所以他们两个几乎成为了这所学校的异类,即便是老师,也很少跟他们讲话,他们固定坐的餐桌,也只有他们两个。其实走后门进这所学校的人不止他们两个,但像他们一样爱打架、爱翘课、爱逃学、爱顶嘴且老师们又拿他们无可奈何的学生数遍全校也只有他们两个,所以其他学生本来家教就好,有素质,认为惹不起还躲不起?于是整个学校的人都避着他们两个。“怎么?校长又和哪个女老师搞上了?”罗辉塞了一口饭进嘴,边吃边说。“······你小子也就会这些,今天晚上有流星雨看啊,你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吧?”徐庆森一脸无奈地看着罗辉,缓缓地道。徐庆森话音刚落,罗辉一下子就来精神了,也全然不管口中的饭菜,立即转过头去说:“真的?”顿时惹得众人鄙视。“还能骗你?我从天文台网站上看到的,不信拉倒,反正我以前早看过了。”徐庆森一脸无所谓地说,“就在今晚凌晨1点,要不要我去你宿舍叫醒你?”“不用你叫,我12点绝对会准时在科技B楼楼顶上,你去不去?”“我不去你也太寂寞了吧。”徐庆森一脸邪笑地看着罗辉。“死基佬······”凌晨,习习阴风,校园内的树被吹得左晃右到,树叶交击在一起的沙沙声如同鬼魅在嚎鸣。熟睡中的师生们根本不知道这两个人已经溜出了宿舍,跑到了科学楼楼顶去看流星雨。“还有多久啊!”徐庆森打了个哈欠,他和罗辉已经坐在天台上看着满天星星发呆了近半个小时,徐庆森揉揉眼睛,转头看向罗辉,罗辉正在一丝不苟地看着茫茫天空,眼神中似乎少了一分期待,反而多了一丝担忧。“我觉得,”罗辉说“今晚估计会出什么事情,我有不好的预兆。”“得了吧,这太平盛世的能有什么毛病啊,2012不早过了吗?”徐庆森对于罗辉的担忧有点不以为然。罗辉摇摇头,说:“但愿如此。”突然,高悬于空中的月亮突然“唰”地一声变成了红色,红得就想要滴出血似的,天上所有的星星都竟然如虚如幻地闪烁起来,几颗流星从月亮上方一直划过天际,消失在地平线上,一切的一切都如此地熟悉,就像700多年前发生的一切,只是再也没有了那位仙人救世罢了。“喔!你看见了吗?”徐庆森一下子跳了起来,手中的手机也不忘录制着视频,“真他妈的壮观!”“嗯!的确呢!”罗辉也十分激动,毕竟是自己人生当中第一次看见如此壮观的天象。约莫半个小时后,两人才从天台上有说有笑地走下来。从科学楼直接到宿舍需要走一段幽深的树林,里面百草丛生,某些情侣甚至会在里面打野战什么的,罗辉两个人一个想走捷径回宿舍,毕竟他们明天还有上课,另一个也想看看有没有情侣在那干活,以满足他们那颗干涸而又寂寞的心,但他们却并不知道,一场灾难开始降临。“喂!”徐庆森轻喊了一声,“罗辉!你看,还真有。”“嘿嘿!我都说今晚这么好的日子肯定有人在干活的啦。”罗辉得意的说。“得,就你厉害,过去看看。”扒开草垛,只见杂乱的草丛中,一男一女趴在地上,女的死命挣扎反抗,还不时用哭腔大叫救命,男的则好像在女人面前丧失了理智,拼命地把头向女的喉咙靠过去,似乎是一只饥饿的狮子想要叫破猎物的喉咙似的。“怎么好像有点不对劲?”罗辉边看边问,神情疑惑地说。“有什么不对劲的······”徐庆森话音刚落,只见男的一口铁牙已经深嵌在在女的脖子上,丝丝血迹在牙齿周围渗出,品尝到血液的甜美的男生似乎异常兴奋,一声怒吼过后用力一拉,女的喉咙伴着涌潮而出的血浆化作星星点点的红色在空中翻腾着,如同今晚天空、月亮一般,血红的,呼喊声渐渐淡薄,只剩下令人反胃的咀嚼声。罗辉立即反应过来,一把拉着徐庆森往宿舍跑去,穿梭在茂密的树林里,罗辉没有回头,他也不敢回头,更没有时间回头看看到底是怎样的情况,只要有一丝的停顿,不知道那鬼东西会不会追上来用相同的手法把他们两个杀掉。两人冲出了树林,这时候才回头,所幸的是,那玩意没有跟出来,但是一回想起刚才血腥的一幕,两人的胃就一片翻腾,几乎是同时把未消化尽的晚饭全部吐了出来。“那是什么?”徐庆森擦干嘴角的秽物,慌张地看向罗辉。“我也不清楚,反正这学校不能呆下去了,我们得逃出这里。”罗会下意识地又看了一眼身后的树林,确认安全了后才说。“我想你糊涂了,这地方唯一的秘密出口昨天才被保安封住。”徐庆森摇摇头,沮丧地说,“如果你想从正门出去的话你认为那些保安会信吗?”罗辉看了一眼徐庆森,说:“还真是呢······那我们难道就在这里等死吗?”“我怎么知道,或许那只是假象罢了——我们不如先回去,收拾好东西,一旦有什么异状就立即走人。”“你干脆来我宿舍睡吧,反正我宿舍没人。如果我们轮着值夜的话应该不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好吧。”两人几乎是一步一回头地走回宿舍,罗辉望着那空洞、诡异得渗人的森林,仿佛有种错觉,一个会吃人的怪物就要冲出来,在他身后,是无穷无尽的同样的怪物,他们要像对待那个女的一样,把罗辉按在地上,扭断他的四肢,吃光他的肉,喝光他的血,腐蚀他的灵魂。不仅如此,整个校园的人,乃至整个世界,整个世界的人,都要为之葬身,但那已经是比较走运的了,更有为之不少的人被恶魔控制而堕落,沦为罪恶的食肉者的一员,并因为他们最原始的欲望,忘记了作为人类应有的尊严,永世不得超生。我敢保证,罗辉的错觉,全都发生了,至于怎么做,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有谁能帮的了他呢?这我可不知道。

  “的确是。”徐庆森这次再也不认为逃出去是件不那么必要的事情了,“但是,怎么才能从这里逃出去呢?”

  “罗辉,你睡得着吗?”魁梧的身影回过头来,打破了长久的寂静,似乎不愿再停留在如此的环境中。

  “结束了。”徐庆森松了一口气。

  “糟了!”罗辉一下子跑进厕所,取出了两根晾衣叉,扔了一根给徐庆森,“把他干掉!”

  “别问我,我不知道……”徐庆森轻轻地摇了摇头,“逃吧。”

  罗辉从柜子里取出一大串绳子来,就这么一看,估计得有100米长,“用这个从阳台那边把我们两个吊下去就可以了。”

  “哎~你也不要这么悲伤,到现在倒还没有什么动静,俗话不是有说‘最好的消息就是没有消息’吗?可能我们当时只是错觉罢了。”徐庆森说完这句后脸上毫无表情,因为他发现就是连他自己也深深地不敢相信。但是不知为何,虽说害怕归害怕,但心中更多的是期盼,他期盼着这场灾难能够尽快到来,毕竟有谁想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下呆下去呢?在这样下去,徐庆森估计很快会疯掉。

  徐庆森无奈地看了一眼罗辉,静静地似乎在自言自语地说:“这可不是想救就就得了啊,换做你,你有把握把那两个怪物杀掉吗?”

  “不,还没有!离他远点!”罗辉察觉到有些什么不对,对着徐庆森大喊一声。

  突然,在深远的楼梯间传来了一声尖叫,一个男生冲了上来,在他的身后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地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快速地醉了上去。

  “快进来!”罗辉喊道。阳台和宿舍的卧室还有一道门,于是罗辉和徐庆森连忙跑进阳台,关上了门。“徐庆森,你把门抵住!还有一点点就好了。”罗辉正在努力地编织着绳子,口中也在催促着自己的手能够快点。徐庆森用自己坚实的背抵住门,感受着阵阵的冲击。随着门渐渐被破坏,罗辉编织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就在门被完全破坏的前一瞬间,罗辉刚好把绳子套在天花板上挂衣服的晾杆,当丧尸的爪子接触到最后抓住绳子的徐庆森的时候,徐庆森纵身一跳,抓住了绳子,离开了六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