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盛宠
隐爱总裁多情怨

隐爱总裁多情怨

作者:小脚丫. 类别:豪门盛宠 综合评分 100

一次发狂,一场阴谋,半年的被囚禁。沈佳何以为这辈子都要在精神病院渡过,一直到她遇上陆天铭。他说,你帮我做事情,我救你回去。完成交易已达成,她摇身一变,成了夜总会的服务员。再三楼走廊的尽头,刚刚梳理完头发的沈佳何踩着十多厘米的高跟鞋从洗手间拐出来,她走起路来婀娜多姿,短小的旗袍包裹下的身体玲珑有致,韵味十足。。

第6章 被“封杀”了 2020-11-21



多情总裁霸道爱电视  多情总裁霸道爱小说  多情总裁霸道爱第二季  多情总裁霸道爱电视剧  


他只是好奇,背景如此强大的女人,好端端的干嘛要来夜总会当小姐呢?

沈佳何笑的很媚,低头抿了一小口,身体前倾,嘟起的粉唇慢慢的凑近。

“各位哥哥们,百合来晚了。”

谄媚的笑容,沈佳何已经推门走了进去,昏暗的灯光下随意的扫了一圈,没看清脸,不过年纪都不大,估计能好应付一些,就笑着迎了上去,还没有坐下来就听到身侧传来了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你这架子挺大呀。”

“哥哥,难道你不喜欢这样喝,不然我喂你好了。”

经理摇头离开,心想着沈佳何这个女人到底是有些能耐,他只知道是上面派下来的人,听说背景很强大,连他的上司对她都要恭恭敬敬的,所以他是半分都不敢得罪,生怕头顶上的乌纱帽保不住了。

“佳何,你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等我回来。”

“我说过,不用你管!”

握着的手臂,沈佳何感受着他颤抖着的力气,她使使劲,想要甩开温施南的手,却是无济于事。

充当着沈佳何保护伞的经理一脸严肃而又恭敬的回复着,温施南气急却也一点办法都没有,讪讪离开前还留下了一句话,“佳何,我还会来的!”

三楼走廊的尽头,刚刚梳理完头发的沈佳何踩着十多厘米的高跟鞋从洗手间拐出来,她走起路来婀娜多姿,短小的旗袍包裹下的身体玲珑有致,韵味十足。

“佳何,你不认识我了吗?”

“你慢点,我跟不上了。”

沈佳何点点头,坐着电梯直奔楼下而去。

“我不走,死活都不走!”

“你如果需要钱,可以跟我说,我让人打给你,可你,怎么能够这样作践自己,让这些人这样糟蹋你?!”

夜总会还真的不是一个好混的地方,来这里的人还真的是都不怎么好伺候,有一个算一个,变态起来比精神病院的疯子都恐怖,如果不是经理的照顾,她保不齐现在得在哪里养伤了。

沈佳何一个没有反应过来,差点被一口酒给呛着,哆哆嗦嗦的就是毫无缚鸡之力的被温施南给拖出了包厢。温施南走的很快,踩着十多厘米高跟鞋的她跌跌撞撞的,有些踉跄。

这次沈佳何也生气了,因为温施南提到了一个她不想提起的人,因为是一个舞女的女儿,所以她一直都被瞧不起,所以,温母把她当做是毒药,所有人都觉得她晦气。

“这位先生,你也听到了,既然百合不愿意离开,不管我们开出什么条件,你都不能把她带走。”

  • watch
    不是一&子都恐 发表了帖子
    2020-11-30 01:28:34

    夜总会还真的不是一个好混的地方,来这里的人还真的是都不怎么好伺候,有一个算一个,变态起来比精神病院的疯子都恐怖,如果不是经理的照顾,她保不齐现在得在哪里养伤了。

  • watch
    手数落&着,一 发表了帖子
    2020-12-02 06:49:41

    年过四十的李秀华扑着一脸的浓妆从走廊另一边跑过来,远远的就招呼着,跑到沈佳何跟前时,还扬起手数落着,一脸无奈。

  • watch
    不朝着&路相逢 发表了帖子
    2020-12-02 03:15:49

    沈佳何一脸谄媚的笑,不得不朝着最边角的沙发走过去,可每走一步都觉得有些沉甸甸的,她认出了刚才说话的人是谁,这算是狭路相逢吧?

  • watch
    露面,&要把我 发表了帖子
    2020-12-01 06:04:43

    “百合呀,你怎么还在这儿,2012包厢的客人点你出台,你再不露面,经理都要把我大卸八块了。”

  • watch
    误了,&” 发表了帖子
    2020-12-02 07:37:51

    “百合对不起各位哥哥了,刚才去了趟洗手间耽误了,这样,我自罚三杯。”

  • watch
    经自顾&快的下 发表了帖子
    2020-12-01 01:45:42

    沈佳何的声音娇滴滴的,已经自顾自的倒酒了,三杯痛快的下肚,嗓子火辣辣的,不是多么的好受。

  • watch
    谄媚的&看清脸 发表了帖子
    2020-11-30 12:19:17

    谄媚的笑容,沈佳何已经推门走了进去,昏暗的灯光下随意的扫了一圈,没看清脸,不过年纪都不大,估计能好应付一些,就笑着迎了上去,还没有坐下来就听到身侧传来了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你这架子挺大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