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求仙问道
山河断魂录

山河断魂录

作者:逢沐 类别:求仙问道 综合评分 100

歌云:“人心都向楚,天下已属刘;韩信屯垓下,要斩霸王头!”。 汉高祖刘邦战胜东楚项羽军团,继位登基称帝,定都于长安,正式成立大汉皇朝。韩信将军功不可以没,却韩信却因“功高盖主”被刘邦吕后和萧何所涉及所害,株连九族其族。刘邦并没有至此罢休,第三点遭毒手的在他身下,有个身穿黑衣,头戴斗篷,无法看清他的样子,但是看着站姿,似乎对龙椅上的男子充满了敬重。。

序章 光阴匆匆五十载 2021-01-13




  “哎,你的容貌这十几年都没有变,我还真以为是个年轻人,却不曾想到是你,罢了罢了,善哉善哉,彭施主若要动手,请自便吧,我法相毫无怨言,只求你原谅方丈师兄,当年为了保全少林寺也是迫不得已。”

  “哼,法相大师,小子向来尊敬少林寺高僧,此次特意来少林寺借易筋经一用,七日后定当完好无损奉还贵寺,小子向来不说谎话。但我向来不愿抢夺,法相大师只需与我打上一场,若大师赢了,我马上就离开贵寺,若大师输了,这易筋经就借我七日,如何?难道堂堂少林寺的护院长老法相大师却不敢与我这般的小子一站吗?”青衣侠客靠着一颗参天古树,一边摆弄着树叶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回皇上,臣听说了,是当年淮阴侯的事情吧”。黑衣人躬身作了一揖道,不过说道一半却被年轻男子打断,不错,此人正是当代大汉皇帝,汉武帝刘彻。

  斗笠之下是一张俊美的脸,少了白皙吹弹可破的嫩,但是蒙上了一层坚毅刚勇的坚强,只见从耳朵到脸颊,有一道长疤。

  略一皱眉,随即法相面露坚定的神情,“既然如此,那么彭施主出招吧,我法相和尚接着便是。”

  张公子使劲咽了口唾沫,壮起胆子道,“这位高人可是日曜圣君,我等小儿胡乱说着,不得做数,不过素问日曜圣君行事光明磊落,正义浩然,这凶手自当不是圣君,而沧海帮帮主几乎不离开他的岛,要说特意来少林寺杀法相大师也是有些牵强了,所以小子认为圣君叛出三圣教的师弟较为可能。”

  法相一脸惊容,“你—你—你——“,随后却整个人颓废了起来,道:

  男子将斗笠再次按下,右腿后撤,做了个手势,道:”既然如此,你我一战在所难免,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易筋经和降魔佛法练到了第几层了,是不是还是当年那个狂傲的合适。”

  <嵩山少林寺>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青衣侠客后脚轻踢了一下古树,身子前倾,缓步走向法相,只见青衣男子走近法相身前,缓缓抬起斗笠,道“法相,还记得我脸上的伤吗,我再说一次,最后一次,我需要易——筋——经——”。

  “这……,这位施主如何称呼?既然如此,施主何必藏头藏尾的,如有急需,自当可与我方丈师兄交涉一番,少林寺向来仁义为怀,不会见死不救,若我现在大呼其他僧人,布下我天罗地网罗汉阵,怕是施主也难走出少林寺。”法相和尚目光坚定,义正言辞道,好一副仁义的样子。

  话说当这大汉说话之时,整桌人都已经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也有胆小者腿上抖得厉害,嘴上小声嘀咕着:“日…日曜日曜圣君”。

  “恩?我说了多少次了,你我二人私下见面无君臣之分,你怎的总是如此,不用说了,既然已经知道,下去办吧。需要什么跟朕说,务必将东西拿到手,如果不能带回来,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那么就毁掉”,言罢,刘彻拄着扶手从龙椅上站起,朗声道:“我刘彻想要的东西,绝不容其他人染指,何况是危害我山河社稷的东西。”

  “蹭——蹭——“只听见两声兵器出鞘之时的声音,法相的手指离彭姓男子面门不到一指距离,停了下来,法相缓缓的倒下了。

  在大殿的尽头,龙椅上一名年轻男子,身穿龙袍,眉头微皱,手指不停在扶手上敲打了,似乎在思考什么。

  被叫做张公子的年轻男子,抿了一口茶,继续道:“为数不多,除去一些隐居山林的神秘高手我不知道外,在现今武林中,怕是超不过10人,其中,用刀的却只有3人,其一是三圣教三大舵主之一的“日曜圣君”,一手阳炎刀法用的出神入化,大开大合,神勇无匹;其二是个刺客,此人据说原是日曜圣君的师弟,因不满日曜圣君抢了他舵主的位置,选择离开了三圣教,不过此人心机太深,远不如日曜圣君浩然正气,可说是截然相反,而且心胸狭小,所以是一个刺客,他刺杀其他人,不需要理由,也不是任何人都能请得动他,可以说是喜怒无常全凭心情;而第三个就是江南海上二十三连环群岛岛主,也就是岛上的沧海帮帮主萧万绝,不过此人城府极深,而且极为低调,很少离开自己的地盘,不过他的狂风刀法和脚下的巨浪步搭配起来,在海上简直就是战神一般,一般人很难取胜。要我看……”

  “啧啧,小伙子不错,分析的蛮有道理,”日曜圣君咂了咂嘴,拍拍手又继续道,“不过,少年聪明是好,不要聪明太过,而且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议论是非,我好生提醒你一句,免得给自己遭来灾祸,另外我告诉你下,杀人者不会是我师弟,少林寺高僧曾给教主的信中说,法相大师死于一刀致命,这一刀切口是自上而下,而我师弟招式诡异刁钻,很少有大开大合的招式,最重要的是,他没有那在面对面的情况下一击必杀法相大师的能力,凶手另有其人。最近各门各派都要来少林寺商讨一下这个问题,不止是少林寺,其他地方也出了些问题,不过少林寺的消息泄露了而已,不过你等普通江湖人不必担心,各门派必当解决问题,这也是我大雪山总舵赶来的目的。江湖人怕是路过长安的人很多,所以记住我的话,若要多活几天,就管好自己的嘴。”

  酒肆内,在二楼大厅内,两张桌子拼凑在一起的大桌子上,坐着一群拿个各式兵器的人,一看就是江湖中人。

  青衣侠客大刀出鞘,收刀,正是刚才的两声兵器之声,青衣侠客绕过法相的尸体,直奔藏经阁,边走边低声哼唱道,“江湖恩怨数十载,仇恨了却何处行,自此江湖独行郎,索命一刀彭逍遥”。

  ~~·

  • watch
    戴斗篷&看清他 发表了帖子
    2021-01-23 10:00:05

      在他身下,有个身穿黑衣,头戴斗篷,无法看清他的样子,但是看着站姿,似乎对龙椅上的男子充满了敬重。

  • watch
    致勃勃&位公子 发表了帖子
    2021-01-25 12:11:47

      被唤作张公子的人正兴致勃勃的说着,此时走进来一个大汉,好生高大威猛,身穿黑袍,袖口绣有太阳图案,看了张公子一眼道,“哦?这位公子说的很有道理,不知有何高见,你看着三人何人像凶手?”

  • watch
    眉头微&在扶手 发表了帖子
    2021-01-24 01:04:53

      在大殿的尽头,龙椅上一名年轻男子,身穿龙袍,眉头微皱,手指不停在扶手上敲打了,似乎在思考什么。

  • watch
    “你—&,随后 发表了帖子
    2021-01-23 10:28:22

      法相一脸惊容,“你—你—你——“,随后却整个人颓废了起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