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求仙问道
谁的指尖青丝化白发

谁的指尖青丝化白发

作者:施咏健 类别:求仙问道 综合评分 100

我只记得我,整个过程中,我始终静静地地站在她的身畔,一言不发。周围是尖利的叫声和冲天的火光,在夜色中渐渐地明朗化,又渐渐地重返模糊不清。火苗在那房子上肆无忌惮地舞动,释放出出最夺目的色彩。像是一只被压抑的蝴蝶。然后,她轻轻地地说:“赤,我好伤心。”我始终琢磨不透。当我闪到那门内的时候,我错愕了,眼前的人穿着一身的僧袍,正背对着我敲着木鱼,“哒”“哒”“哒”经久不息,悠远但又明明就近在咫尺。他的体形与画中人一样,即使没看到他的面目肖像,但我确定一定是他没错。只因为师傅告诉我,此人尤其擅长修心,和用禅音教化人心,而他,有着完全不弱与我的功夫。没来及有太多的犹豫,我便动了。手中的匕首早已在袖中抹好了毒。下一刻,便深深地扎在了他的身上。我很诧异,他甚至是一动也不动,没有还击,甚至连头都没有转过来。他只是静静地说:“是韶橙叫你来的吧!”我向后退了两步。因为很少会有人知道师傅曾经的名字,我问他:“为什么不还击?”“一切皆空。是非对错,本就是空,又岂是打打杀杀可以解决的。”话毕,他坐着的身子就那么轻易地倒了下来,脸上没有半点抱怨的样子。我一直没想到的是,那句话是师傅对他自己说的。三我的心中很复杂。当我告诉师傅我已经完成任务的时候,他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情绪,但他的眼睛是最诚实的,它骗不了人,早已被震惊所充斥。师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你先回去吧!”他脸上的色彩像是落日里的余辉,惨淡的横亘成一条腐臭的河流。也许古井无波不能拿来形容此刻的他,所以我想到的词,是狰狞。我低下头,不敢再看下去,只怕想到些可怕的事。这次,我不想用轻功离开,这对沉寂中的人是一种极大的侮辱。“等一等,你等一下。你和蝶殇在一起吧!我之前和他说过了,她也表示愿意和你在一起。”师傅突然站起,目光不复之前的狰狞,温和地对我说。“可是为什么,不是说要让我打破一切所能打破的吗?”我很诧异师傅的做法,心中很乱。“成长是最好的忘记。你要成长,就要经历一些事情。”“可是…….”“别问我为什么,我累了。”四、事情逐渐趋向繁琐。年轻的雪地上开出无数朵年迈的花。那件事发生后,师傅开始有意无意地让我和蝶殇一同出使任务。对于这样的安排,我虽然没感觉反感,但总感觉膨胀的细节中落满了尘埃,看不清内核。但不置可否,和蝶殇在一起的时候,我能真切的感受到快乐。脱离了世俗的约束后,有神清气爽的感觉。却不知道是我自己太过敏感了还是刺杀所留下的后遗症,我总能够在她的瞳仁中捕捉到忧伤的气息。在静下心来的时候,我能感觉到脉搏中有一种不可名状的红色物质在神经末梢蜿蜒跳动,以玩味的姿态向我挑畔,它代表着一种桎梏,代表着一种不可战胜。而每次出使完任务,蝶殇都会用笑脸来迎我。她的笑单纯没有杂质,完全没有杀手该具备的杀气和暴戾。不知道是因为她城府太深还是逃避的太多,但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她对我的爱,是那么透明和深沉。她不会做任何对我不利的事,我想。在很少的时候,我会将她拥进我的怀里,认真地去感受她的身体。她会温顺地躺在我的怀里,安心地闭上眸子,睫毛微微颤抖,一脸的幸福。这个时候的她是最美丽的。她是一棵初长成的向日葵,而我是她的太阳,是她一直追逐的方向。。

第二章 2021-01-13



满头青丝化白发  与汝青丝化白发  


  他没有选择对我还手,也许是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又或者他下不了手,所以我轻而易举就杀死了他。而我杀她的理由很简单,只因为他要我杀死蝶殇。

  我知道今天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所以心中被荒芜占据。

  我和她对视良久,充满了绝望和悲伤,我没有想到我们会迎来这么一天。也许我们的相遇就是一个错误,她的城府那么深,而我却浑然不知,自愿成了她的棋子,为了她,负天下人。

  我牵着蝶殇的手,走上那块亘长的红地毯。我知道,我是爱上她了,所以我要给她足以比肩世界的幸福。

  “哼,你以为你真的能杀死我。那天的只是我做出的一个假象而已。赤,放心,只要你承认错误,师傅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好好对你的。”

  但是,却没有义无反顾的勇气。

  我和蝶殇与他的目光一触即散。我感觉她的手有一些微微颤栗,仿佛随时都会发出呜咽声。

  而结果,就是他们同时陨落。

  “蝶殇,你让我还怎么相信你!我也想相信你,我已经失去了我师傅了,我不想再失去你了,蝶殇!”

  蝶殇摇了摇头,她的脸上流下了异常清澈的泪水:“为什么要怀疑我?我真的没做其他什么事情。我的确是金蛇宫的人,的确是皇室的敌对势力,可是我有什么办法,人命天定,一切也由不得我啊?”

  于是,地面上开满了血色蔷薇,和被踩下脚下的布帛色彩。

  我和她的父母早已死去,一切都是由师傅主持。而到了此刻,我才知道,他在是我师傅的同时,还是一国之君。

  “师傅,你怎么还会出现在这。”我瞪大了眼看着身畔的师傅,一种恐惧和悲伤搅成一团泥泞,而现在,这一切,都被塞到我的胃里。

  八、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蝶殇将眼泪拂去,说:“赤,我好难过。我们以后不要再做杀手了好吗?这样下去,我会难受死的,我怕你会死掉,呜呜呜,赤,答应我好吗?”

  “是嘛,承您厚爱,我没死,”蝶殇带着微笑,突然从师傅的背后出现,“只是,今天有一个人要永远地留在这里了。”

  你被蒙住了眼睛,你感觉有人牵住了你的手,只是这只手不剩多少温度,于是你死命抓住,残喘苟延地活着,但当你睁开眼,发现你的身畔空无一物,曾经牵手的感觉,只不过是风给你的温度和触感。此时此刻的你,懂得了悲伤,但却无法再面对剩下来的青春韶华,你该怎么办?

  她就那样地看着我,静静地望着我,终于,她抖了抖袖摆,就那样跳了下去,像是一只落单的大雁,被孤独地留在一直往下坠落的天空,都是真实的碎片,以年华为祭,换取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