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古言
陆总,你夫人又艳惊四座了

陆总,你夫人又艳惊四座了

作者:何所冬暖 类别:现言古言 综合评分 100

亲妈嫌弃,后爹家暴,继姐分分钟算计弄死她……当全能影后一朝重生到这位花痴草包身上,宋颂表示:来啊,不服就干!把你干哭!反派捂脸:哎哟怕怕!粉丝捂脸:哇哦,女王威斑驳的星光从窗外穿入,柔软地撒在房间正中那张白色的欧式大床上,冷淡中暗藏着难言的暧昧。。

第3章 你好香,他不行? 2021-04-06




第4章 新爸爸,带她看好戏 第4章 新爸爸,带她看好戏 第5章 陆太太?她惊艳全场 第5章 陆太太?她惊艳全场 第6章 我的人,谁敢动! 第6章 我的人,谁敢动! 第7章 遗嘱来了,各怀鬼胎 第7章 遗嘱来了,各怀鬼胎 第8章 小太子?整的就是你! 第8章 小太子?整的就是你! 第9章 我的女人,我来娶 第9章 我的女人,我来娶 第10章 宝贝,老公来了 第10章 宝贝,老公来了 第11章 秘密,她的过去 第11章 秘密,她的过去 第12章 富婆?浅浅的宋颂妈妈 第12章 富婆?浅浅的宋颂妈妈 第13章 我就爱老男人这一口的 第13章 我就爱老男人这一口的 第14章 主播是豪富,蹭饭最光荣 第14章 主播是豪富,蹭饭最光荣 第15章 明星主播,宋慕瑶 第15章 明星主播,宋慕瑶 第16章 土豪邻居,深夜发糖 第16章 土豪邻居,深夜发糖 第17章 一个真相,楼少厌恶 第17章 一个真相,楼少厌恶 第18章 疑心,你不是宋二 第18章 疑心,你不是宋二 第19章 老东家,海选开始 第19章 老东家,海选开始 第20章 欲擒故纵?不,你不配 第20章 欲擒故纵?不,你不配 第21章 捉奸成双,恭候大驾 第21章 捉奸成双,恭候大驾 第22章 关系户,种子选手 第22章 关系户,种子选手 第23章 新晋网红,新秀大赛 第23章 新晋网红,新秀大赛 第24章 要亲亲抱抱,还要举高高 第24章 要亲亲抱抱,还要举高高 第25章 便宜儿子,买一送一 第25章 便宜儿子,买一送一 第26章 丑八怪,争第一 第26章 丑八怪,争第一 第27章 有仇,又A又飒少年郎 第27章 有仇,又A又飒少年郎 第28章 再比,超级大佬 第28章 再比,超级大佬 第29章 像她,面具下的灵魂 第29章 像她,面具下的灵魂 第30章 撞破,怎么是她! 第30章 撞破,怎么是她!

夜凉如水。

斑驳的星光从窗外穿入,柔软地撒在房间正中那张白色的欧式大床上,冷淡中暗藏着难言的暧昧。

“时岚——”

浴室的水流声戛然而止,下一瞬,浴室门被漫不经心地拉开。

男人刚洗完澡,凌乱的黑色短发上还坠着水珠,一滴滴顺着英俊冷漠的侧颜滑至胸膛,性感又诱人。

他似乎并不在意被看光,随意地扯了一条薄薄的浴巾裹住下半身,狭长的眼角微微挑开,原本还带着点玩味,可在看向女人的瞬间,又变成了强烈的厌恶和不耐。

“是你!”

宋颂难受地咬着唇,眼神中是毫不掩饰地渴求和爱慕……她喜欢这个男人喜欢了整整六年,六年里除了全身心地追随他,似乎生活都变得毫无意义。

今晚之前,她只把这份感情藏在内心深处,可是随着身体的燥热难耐,她再也不想忍了……

“时岚,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我……”体内的躁动把她所有的理智燃烧殆尽,她颤颤巍巍地解开内衣,豁出去地看向他。

“喜欢?”

男人凉薄的唇懒懒一勾,嗤笑一声,他的长腿迈开,一步步逼近。

|“像你这种女人的喜欢,真令人恶心!宋二小姐,我劝你拿面镜子好好照照自己,我陆时岚就算再饥不择食,你脱光了趴在这里求我上,我也不会碰一下!”

男人的眼神冷漠又残忍,无声地践踏着她捧在手心里那最后一丝丝卑微的自尊,她呜咽着,“我只是喜欢你,我爱你,这也有错吗……”

她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突然站起身从身后抱住他,陆时岚似乎被吓了一跳,狠狠地蹙着俊眉,他不是拖泥带水的人,转身一把拽住身后的女人,拉开房门,就往外像扔脏东西一样扔在地上。

“滚!”

宋颂崩溃地捂着脸嚎啕大哭,她赤裸着上半身,蜷缩着身体,神情绝望,“你说过的,只要我乖乖听话,就会要了我,就会喜欢我……”

“我为了你,进娱乐圈,我不喜欢唱歌跳舞,我学!我逼着自己喜欢,只为了你多看我一眼……”

男人一脸讽刺,“我说什么你就信?你是傻子么?就你也配?”

“那她呢?”

“谁?”

“宋慕瑶,她凭什么!”

陆时岚仿佛是在听一个天大的笑话,唇边的冷笑都在一点点凝固,“你算什么东西,也和她比!宋二,你连她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滚!”

说着,就不耐烦地把宋颂连人带衣服丢出去,‘砰’地一下关上了门。

宋颂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拢衣服的手都在不停地发颤。宋慕瑶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她半蹲在她脚边,啧啧地欣赏着她的丑态,压低声音讽刺道,“怎么?都脱光了他都不屑看你一眼?”

“看来你是真可怜,真没用!亏我推你一把,把你弄到这里……”宋慕瑶说到这里,嘴角掩饰不住得意的笑,宋颂强忍着身体的异样,她瞪大双眼,上前就要去拽住宋慕瑶的头发,“是你给我下的药!是你!”

如果不是她,她今晚根本不会这么难堪……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要不是我,你有机会接近他么!我要是你,应该跪在这里感恩戴德地谢我!”她笑着笑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哦对了,时岚这人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主动送上门的,尤其是你这种早就不干不净的脏货!”

脏。

这个字犹如利刃狠戳进她鲜血淋漓的心脏,她失魂落魄地拼命摇头,“我不脏……那不是我自愿的,宋慕瑶,一开始就是你在算计我……”

在这个家里,她处处忍让,卑微地曲着膝盖活着,可是换来的从来不是和平。

她发了疯地冲过去掐住宋慕瑶的脖子,“你怎么不去死!”

而下一秒,等待她的不是宋慕瑶的面色狰狞,而是她得逞后的冷笑。宋颂只觉得天旋地转,脑袋上被狠砸了两拳,肚子被人重重地踹了一脚。

二楼的动静早就吵醒了正在熟睡中的宋家父母,宋德海一脸凶相,杀气腾腾地逮着人就往死里打。

“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小贱人,老子让你偷人!我打死你!”

宋德海绝对不是说说,他本来就是靠着拳头发家的,这会儿看着亲生女儿被这个拖油瓶欺上头,恨不得直接弄死。

宋颂被打的根本毫无招架之力,骨头就像是被碾碎了,五脏六腑痛的像是要掉出来,地上全是斑斑点点的血水。

她的眼神逐渐迷离,透过刺眼的灯光,她看到这个家里每个人的嘴脸,宋家父女恨她,可是她的亲生母亲呢……

她被打的只剩一口气,那人也只是冷眼旁边,甚至眼里写满了苛责和不赞同。

仿佛此时她被打死,也是理所当然。

宋颂痛苦地支起上半身想要爬起来,宋德海想也没想就是一脚踹过去……想象中的疼痛没有落下,背后传来一声小孩隐忍的惨叫。

她皱了皱眉。

“你滚开!”

“浅浅不要走,浅浅长大了,要保护妈妈……”瘦瘦小小的豆芽菜一整只趴在她的背上,把她护的严严实实。

宋颂神色复杂,五年前她莫名其妙和人睡了,生下女儿宋浅浅。她厌恶那个破她身的男人,也连带着厌恶宋浅浅,觉得这是肮脏的产物。

只要看到她,时时刻刻仿佛都在提醒她过去发生了什么。

可是现在,这个家里只有宋浅浅护着她……

她的唇颤了颤,刚想说什么,就见宋德海阴着脸,破口大骂,“真是大的贱,小的也贱,既然不滚,老子一起教训!”

宋浅浅闭上眼,像无尾熊一样抱着宋颂,浑身的肌肉僵直着,小脸上写满了恐惧和害怕。

“妈妈,浅浅不怕的,浅浅一点都不怕……”

那一刻,宋颂再冷心冷血的眼里也有了一些动容,她只是后悔,后悔这四年里对女儿的不闻不问,可是现在似乎有点晚了。

她深呼一口气。

此时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把小孩死死拽开丢到一边,跌跌撞撞地爬起身……她是想和宋德海同归于尽,想揭穿宋慕瑶的真面目,想让生母一生都在忏悔中度过。

可是她太懦弱,太无能了。

此时她连逃掉这顿毒打活下去都做不到,既然这样,那就先护着宋浅浅一条命吧。

“浅浅,我对不起你,下辈子……”下辈子再做你的妈妈。

砰!

宋颂浑身是血地倒在一楼的台阶上,宋德海总算有些慌张地拧了拧眉,“是她自己摔下去的,可不是我推的!苏眉,你下去看看她死没死!”

苏眉看着血人,满脸都是恐惧,即便内心是有那么一丝丝的舍不得,内心深处也被恐惧占据了,她站在那动也不敢动。

只有宋浅浅。

她满脸是泪地冲下来,抱着宋颂的手臂拼命摇晃,“妈妈!妈妈你不要丢下浅浅,浅浅会乖,浅浅什么都不要,只要妈妈……”

“呜呜妈妈……”

宋浅浅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手中握着的温度似乎都凉透了。

夜凉如水。

斑驳的星光从窗外穿入,柔软地撒在房间正中那张白色的欧式大床上,冷淡中暗藏着难言的暧昧。

“时岚——”

浴室的水流声戛然而止,下一瞬,浴室门被漫不经心地拉开。

男人刚洗完澡,凌乱的黑色短发上还坠着水珠,一滴滴顺着英俊冷漠的侧颜滑至胸膛,性感又诱人。

他似乎并不在意被看光,随意地扯了一条薄薄的浴巾裹住下半身,狭长的眼角微微挑开,原本还带着点玩味,可在看向女人的瞬间,又变成了强烈的厌恶和不耐。

“是你!”

宋颂难受地咬着唇,眼神中是毫不掩饰地渴求和爱慕……她喜欢这个男人喜欢了整整六年,六年里除了全身心地追随他,似乎生活都变得毫无意义。

今晚之前,她只把这份感情藏在内心深处,可是随着身体的燥热难耐,她再也不想忍了……

“时岚,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我……”体内的躁动把她所有的理智燃烧殆尽,她颤颤巍巍地解开内衣,豁出去地看向他。

“喜欢?”

男人凉薄的唇懒懒一勾,嗤笑一声,他的长腿迈开,一步步逼近。

|“像你这种女人的喜欢,真令人恶心!宋二小姐,我劝你拿面镜子好好照照自己,我陆时岚就算再饥不择食,你脱光了趴在这里求我上,我也不会碰一下!”

男人的眼神冷漠又残忍,无声地践踏着她捧在手心里那最后一丝丝卑微的自尊,她呜咽着,“我只是喜欢你,我爱你,这也有错吗……”

她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突然站起身从身后抱住他,陆时岚似乎被吓了一跳,狠狠地蹙着俊眉,他不是拖泥带水的人,转身一把拽住身后的女人,拉开房门,就往外像扔脏东西一样扔在地上。

“滚!”

宋颂崩溃地捂着脸嚎啕大哭,她赤裸着上半身,蜷缩着身体,神情绝望,“你说过的,只要我乖乖听话,就会要了我,就会喜欢我……”

“我为了你,进娱乐圈,我不喜欢唱歌跳舞,我学!我逼着自己喜欢,只为了你多看我一眼……”

男人一脸讽刺,“我说什么你就信?你是傻子么?就你也配?”

“那她呢?”

“谁?”

“宋慕瑶,她凭什么!”

陆时岚仿佛是在听一个天大的笑话,唇边的冷笑都在一点点凝固,“你算什么东西,也和她比!宋二,你连她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滚!”

说着,就不耐烦地把宋颂连人带衣服丢出去,‘砰’地一下关上了门。

宋颂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拢衣服的手都在不停地发颤。宋慕瑶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她半蹲在她脚边,啧啧地欣赏着她的丑态,压低声音讽刺道,“怎么?都脱光了他都不屑看你一眼?”

“看来你是真可怜,真没用!亏我推你一把,把你弄到这里……”宋慕瑶说到这里,嘴角掩饰不住得意的笑,宋颂强忍着身体的异样,她瞪大双眼,上前就要去拽住宋慕瑶的头发,“是你给我下的药!是你!”

如果不是她,她今晚根本不会这么难堪……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要不是我,你有机会接近他么!我要是你,应该跪在这里感恩戴德地谢我!”她笑着笑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哦对了,时岚这人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主动送上门的,尤其是你这种早就不干不净的脏货!”

脏。

这个字犹如利刃狠戳进她鲜血淋漓的心脏,她失魂落魄地拼命摇头,“我不脏……那不是我自愿的,宋慕瑶,一开始就是你在算计我……”

在这个家里,她处处忍让,卑微地曲着膝盖活着,可是换来的从来不是和平。

她发了疯地冲过去掐住宋慕瑶的脖子,“你怎么不去死!”

而下一秒,等待她的不是宋慕瑶的面色狰狞,而是她得逞后的冷笑。宋颂只觉得天旋地转,脑袋上被狠砸了两拳,肚子被人重重地踹了一脚。

二楼的动静早就吵醒了正在熟睡中的宋家父母,宋德海一脸凶相,杀气腾腾地逮着人就往死里打。

“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小贱人,老子让你偷人!我打死你!”

宋德海绝对不是说说,他本来就是靠着拳头发家的,这会儿看着亲生女儿被这个拖油瓶欺上头,恨不得直接弄死。

宋颂被打的根本毫无招架之力,骨头就像是被碾碎了,五脏六腑痛的像是要掉出来,地上全是斑斑点点的血水。

她的眼神逐渐迷离,透过刺眼的灯光,她看到这个家里每个人的嘴脸,宋家父女恨她,可是她的亲生母亲呢……

她被打的只剩一口气,那人也只是冷眼旁边,甚至眼里写满了苛责和不赞同。

仿佛此时她被打死,也是理所当然。

宋颂痛苦地支起上半身想要爬起来,宋德海想也没想就是一脚踹过去……想象中的疼痛没有落下,背后传来一声小孩隐忍的惨叫。

她皱了皱眉。

“你滚开!”

“浅浅不要走,浅浅长大了,要保护妈妈……”瘦瘦小小的豆芽菜一整只趴在她的背上,把她护的严严实实。

宋颂神色复杂,五年前她莫名其妙和人睡了,生下女儿宋浅浅。她厌恶那个破她身的男人,也连带着厌恶宋浅浅,觉得这是肮脏的产物。

只要看到她,时时刻刻仿佛都在提醒她过去发生了什么。

可是现在,这个家里只有宋浅浅护着她……

她的唇颤了颤,刚想说什么,就见宋德海阴着脸,破口大骂,“真是大的贱,小的也贱,既然不滚,老子一起教训!”

宋浅浅闭上眼,像无尾熊一样抱着宋颂,浑身的肌肉僵直着,小脸上写满了恐惧和害怕。

“妈妈,浅浅不怕的,浅浅一点都不怕……”

那一刻,宋颂再冷心冷血的眼里也有了一些动容,她只是后悔,后悔这四年里对女儿的不闻不问,可是现在似乎有点晚了。

她深呼一口气。

此时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把小孩死死拽开丢到一边,跌跌撞撞地爬起身……她是想和宋德海同归于尽,想揭穿宋慕瑶的真面目,想让生母一生都在忏悔中度过。

可是她太懦弱,太无能了。

此时她连逃掉这顿毒打活下去都做不到,既然这样,那就先护着宋浅浅一条命吧。

“浅浅,我对不起你,下辈子……”下辈子再做你的妈妈。

砰!

宋颂浑身是血地倒在一楼的台阶上,宋德海总算有些慌张地拧了拧眉,“是她自己摔下去的,可不是我推的!苏眉,你下去看看她死没死!”

苏眉看着血人,满脸都是恐惧,即便内心是有那么一丝丝的舍不得,内心深处也被恐惧占据了,她站在那动也不敢动。

只有宋浅浅。

她满脸是泪地冲下来,抱着宋颂的手臂拼命摇晃,“妈妈!妈妈你不要丢下浅浅,浅浅会乖,浅浅什么都不要,只要妈妈……”

“呜呜妈妈……”

宋浅浅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手中握着的温度似乎都凉透了。

  • watch
    调调,&浅浅还 发表了帖子
    2021-04-18 10:50:32

    陆臻显然习惯了这种调调,可是宋浅浅还是被吓了一跳,她抓紧宋颂的手,战战兢兢地缩了缩脖子。

  • watch
    头,我&浅,还 发表了帖子
    2021-04-18 06:35:15

    小豆芽指了指他的一头绵羊卷,扁扁嘴,“我不叫狮子头,我叫宋浅浅,还有,小哥哥你的头发比我还卷呢!”

  • watch
    边拱了&拱,“ 发表了帖子
    2021-04-20 04:00:36

    “浅浅不怕啊,老男人无理取闹,哥哥保护你!”说着,小屁股就往男人身边拱了拱,“宝他爹,旁边坐点,快点儿!”

  • watch
    踏足陆&家一步 发表了帖子
    2021-04-19 08:54:36

    算算时间,他应该病死在国外,再也不会踏足陆家一步了。

  • watch
    ,“妈&妈?” 发表了帖子
    2021-04-20 04:07:54

    小豆芽冷不丁被吓了一跳,她迷糊糊地揉了揉眼,小心翼翼叫了一声,“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