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宫斗
夺心总裁别纠缠

夺心总裁别纠缠

作者:小面包 类别:重生宫斗 综合评分 100

她我以为她捡回去一头小绵羊,谁知,竟头恶狼。夺去她的心,却还毁了她的一切。她什么都也没了,仅有,好好的好好活着,拿回来都属于我的一切!但,what?恶狼竟又变为跟在身后纠“是厉至琛让你来的?”。

第3章 我的前夫先生 2021-05-26
第4章 狗咬狗,想必很精彩 第4章 狗咬狗,想必很精彩 第5章 捡我用过的破烂 第5章 捡我用过的破烂 第6章 婊子配狗 天长地久 第6章 婊子配狗 天长地久 第7章 年少轻狂,家毁人亡 第7章 年少轻狂,家毁人亡 第8章 我就算再犯贱,对象也不会是你 第8章 我就算再犯贱,对象也不会是你 第9章 清高的姿态,下贱的勾当 第9章 清高的姿态,下贱的勾当 第10章 不该给我个交代吗? 第10章 不该给我个交代吗? 第11章 最佳白莲花女主角 第11章 最佳白莲花女主角 第12章 前夫,你真狠 第12章 前夫,你真狠 第13章 你求我啊 第13章 你求我啊 第14章 打脸打的不够响 第14章 打脸打的不够响 第15章 总要有点牺牲 第15章 总要有点牺牲 第16章 游戏开始了 第16章 游戏开始了 第17章 双双上热搜 第17章 双双上热搜 第18章 鸿门宴 第18章 鸿门宴 第19章 是谁让你动她的? 第19章 是谁让你动她的? 第20章 自知之明 第20章 自知之明 第21章 养母 第21章 养母 第22章 重新出发 第22章 重新出发 第23章 我是厉至琛 第23章 我是厉至琛 第24章 别太认真 第24章 别太认真 第25章 暧昧游戏 第25章 暧昧游戏 第26章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第26章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第27章 过敏了?! 第27章 过敏了?! 第28章 两面夹击 第28章 两面夹击 第29章 反击 第29章 反击 第30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第30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洛安然的脑袋偏向了一旁,嘴角晕染出丝丝的血色。

一片荒芜之间,旁边有着重物落地的声音,夹杂着男人的喘息。

“你……”

尤其是这人她认识,厉至琛的保镖。

“你要敢动我的话,我便和你不死不休。”

“你以为你爸的心思至琛不明白吗?不就是想要培养他,给你们洛家培养一条狗,还是那种老实听话的?”

声调猛然上扬,森森然的眸子对上杨柳儿,万念俱灰的洛安然让人不寒而栗。

“你说,是他犯贱,还是他下贱啊!”

洛安然的嗓音没有任何的哭腔,仰脸,睫毛细细密密的颤抖着:“杨柳儿,我发誓,只要有我在这世上一天,我就绝对不会放过你。”

声调猛然上扬,森森然的眸子对上杨柳儿,万念俱灰的洛安然让人不寒而栗。

认识厉至琛十年,她才终于知道他的心思,还是从别人的口中得知的。

“有什么不可能的,你觉得至琛在你洛家生活的十年很开心吗?不,他是在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向来以温软柔弱见人的杨柳儿眼底流淌出来的都是轻笑,看着洛安然就像是看着小丑:“他早就受够了你这位什么都不懂的大小姐,早就受够了你们洛家高高在上的培养他。”

“有什么不敢的?”

杨柳儿脸色巨变,小手攥紧皮包,攥出层层褶皱:“你再给我说一遍。”

一句话,从她的口中说出,仿佛时光倒流,眼前的女人依旧是那个单纯傲居的大小姐。

身侧的小手攥紧,掌心带出来的都是粘稠的感觉,眸底酝酿疯狂,痛楚占据了整个身体。

这般的话太过好笑,笑的洛安然眼泪都沁了出来,伸手抹去,嘶哑着嗓音:“好啊,真是非常好,既然觉得我不配,那厉至琛当初怎么还爬上我的床,想法设法的睡了我?”

冰凉的手术台,锋利的手术刀顺着小腹快速划开,没有任何的麻醉,刺骨的疼痛没有让她有任何的反应。

倏然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的脸,洛安然浑身夹杂着阴测的气息,眸底皲裂开来细密的裂纹,嗓音有些颤抖:“你敢动我试试。”

“你什么意思!”

  • watch
    然不是&琛的, 发表了帖子
    2021-06-13 12:04:57

    一句话,将杨柳儿彻底的逗笑,素白的小手将自己的长发撩到耳后,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和怜悯的笑意:“当然不是,苏辰那一夜根本就没有碰你,你肚子中这个孩子是至琛的,厉至琛的。”

  • watch
    不知为&的洛安 发表了帖子
    2021-06-12 02:20:19

    不知为何,看着如此的洛安然,杨柳儿的心中产生的全是恐慌。

  • watch
    儿身后&个巴掌 发表了帖子
    2021-06-11 05:48:20

    站在手术室外,杨柳儿身后跟着两个高大的保镖,毫不怜惜的上前甩下了一个巴掌。

  • watch
    安然眼&琛当初 发表了帖子
    2021-06-10 02:35:04

    这般的话太过好笑,笑的洛安然眼泪都沁了出来,伸手抹去,嘶哑着嗓音:“好啊,真是非常好,既然觉得我不配,那厉至琛当初怎么还爬上我的床,想法设法的睡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