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竞争
萌宝有旨,少主放开我妈咪

萌宝有旨,少主放开我妈咪

作者:可可许梦 类别:职场竞争 综合评分 100

父亲突然去世,未给她留下的半句遗言…… 在她最迷惘的时候。 “妈妈,切记丢下我!我很乖!帮帮我你,切记丢下我。”一个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的小盆友拉着她的衣筱月呆坐在窗前,望着窗外于风中摇曳的观景树,银色的叶片在风中狂舞,它们是暴雨来临前的先锋。筱月无声地叹息,缓缓收回视线,马上就要参加高考,她的心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平静。她很害怕,前所未有的害怕……。

第3章 抓到杀人凶手 2021-05-27



萌宝有旨少主放开我妈咪免费阅读  萌宝有  


“米小姐,请节哀,当我们赶到现场时你父亲已经停止呼吸。”

帮他上完药,筱月已经累趴下。你醒来最好给我一个让我信服的解释,不然本小姐一定把你丢去喂狗。筱月认真打量起这个陌生男人的脸,五官精致,皮肤白皙,简直就是妖孽。筱月摇摇头,这样的男人活着就是个祸害,不知多少无知少女的心碎了一地,她见过很多美男,还是被他妖孽的脸震惊了,仅仅只是一瞬间,她恢复如初。即使现在他脸色苍白,不过还是很美,那是一种病态柔弱美。他胸口的伤一看就是刀伤,本来包扎得很好,可能是在剧烈的运动中伤口裂开,才会再次流血。

“爸爸,爸爸……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爸爸,你走了我该怎么办?爸爸,你醒醒啊!爸爸,你答应给我举办高中毕业PARTY,爸爸,你起来,你起来啊……我不要什么毕业PARTY,我只要你起来陪我!爸爸,你说过要一辈子陪在我身边的!你怎么可以偷懒,爸爸,不要贪睡了,我们回家好不好?”筱月激动地拉着米国金的手,不停地摇晃着米国金,试图把沉睡的父亲摇醒。

半晌后,筱月冷静地擦干眼泪,问:“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打扮很时髦的女人来医院看我爸?”

筱月吸吸鼻子,沉声道:“那个女人呢?”

“宝贝,我和你开玩笑的,我也爱你,我怎么舍得不要你呢。现在老的已死,等弄死那个小丫头公司就是我们的了。”筱月虽然看不到他们脸上的表情,但也能想象米国君那一脸的猥琐,那个贱人一脸的谄媚样。

筱月半晌说不出话,客厅里瞬间很安静很安静,只有墙上的挂钟在嚓嚓地走着,挂钟走动的声音让整个世界沉入了死寂。

白色保时捷在公路上如一匹脱缰的野马,飞快的消失在雨幕中。这是上星期她18岁生日时父亲送的生日礼物,现在车还在,父亲当时轻轻抚摸着筱月头发慈祥地说:“月月,我还记得你刚出生时才有这么一点点,现在都长成大姑娘了,光阴荏苒,爸爸老咯!月月,这是爸爸送你的生日礼物,喜欢吗?”筱月点点头,骄傲地说,“走,爸爸,我带你去兜风!”米国金还嘲笑她太任性,丢下这么多客人去兜风。现在车还在,爸爸却已不在。

“哟哟……这什么态度,小姑娘要温柔点,不要生气,生气容易使女人变老,就不漂亮了哦,到时候嫁不出去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筱月懒得理他,吼道:“我管你怎么来的,本姑娘我今天心情不好,不要惹我,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恕不奉陪!”

白色保时捷在公路上如一匹脱缰的野马,飞快的消失在雨幕中。这是上星期她18岁生日时父亲送的生日礼物,现在车还在,父亲当时轻轻抚摸着筱月头发慈祥地说:“月月,我还记得你刚出生时才有这么一点点,现在都长成大姑娘了,光阴荏苒,爸爸老咯!月月,这是爸爸送你的生日礼物,喜欢吗?”筱月点点头,骄傲地说,“走,爸爸,我带你去兜风!”米国金还嘲笑她太任性,丢下这么多客人去兜风。现在车还在,爸爸却已不在。

雨珠拍打在筱月的脸上,打得她的脸生疼,她没有关上车窗,这疼痛时刻提醒着爸爸已经离开,提醒着她为爸爸报仇!

“请问米国金是你什么人?”

“您好,请问您是米筱月吗?”话筒那边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

“哟哟……这什么态度,小姑娘要温柔点,不要生气,生气容易使女人变老,就不漂亮了哦,到时候嫁不出去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不知何时空中刮起了猛烈的风,屋后的竹林被吹得咧咧作响,声声控诉着风的罪行。

“国君,现在那个老头死了,你说过要娶我,你不可以食言,现在公司就是你一个人的。”

那个似乎永远都温柔的女声说道:“你父亲的遗体在市第一人民医院。”

“米小姐,你还在听吗?”

师傅,你离开三年多,你就没有想筱月吗?师傅,你知道父亲离开我的消息了吗?师傅,我一直不知道当初你为什么离开,但是我知道肯定和那个贱女人有关,是她用什么手段把你赶走的,对不对?你那么疼我,怎么说走就走,师傅,你快回来陪我吧!师傅……

  • watch
    老实地&没有。 发表了帖子
    2021-06-12 11:25:07

    医生摇摇头,不明白筱月的意思,老实地说:“没有。你是唯一来医院的女生。”

  • watch
    上,打&车窗, 发表了帖子
    2021-06-13 12:00:10

    雨珠拍打在筱月的脸上,打得她的脸生疼,她没有关上车窗,这疼痛时刻提醒着爸爸已经离开,提醒着她为爸爸报仇!

  • watch
    出去我&也多不 发表了帖子
    2021-06-12 05:21:06

    “宝贝,你是我哥的女人,我怎么可以娶我哥深爱的女人,传出去我也多不仗义……”

  • watch
    嘴,没&说:“ 发表了帖子
    2021-06-11 07:21:22

    筱月懒得和这个人贫嘴,没好气地说:“你管我,又不要你娶,你着什么急!”

  • watch
    小丫头&的猥琐 发表了帖子
    2021-06-11 07:41:01

    “宝贝,我和你开玩笑的,我也爱你,我怎么舍得不要你呢。现在老的已死,等弄死那个小丫头公司就是我们的了。”筱月虽然看不到他们脸上的表情,但也能想象米国君那一脸的猥琐,那个贱人一脸的谄媚样。

  • watch
    上的挂&钟在嚓 发表了帖子
    2021-06-13 02:14:32

    筱月半晌说不出话,客厅里瞬间很安静很安静,只有墙上的挂钟在嚓嚓地走着,挂钟走动的声音让整个世界沉入了死寂。

  • watch
    :“你&有看到 发表了帖子
    2021-06-11 07:17:16

    半晌后,筱月冷静地擦干眼泪,问:“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打扮很时髦的女人来医院看我爸?”

  • watch
    前,望&摇曳的 发表了帖子
    2021-06-11 12:40:00

    筱月呆坐在窗前,望着窗外于风中摇曳的观景树,银色的叶片在风中狂舞,它们是暴雨来临前的先锋。筱月无声地叹息,缓缓收回视线,马上就要参加高考,她的心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平静。她很害怕,前所未有的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