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古言
飨桑

飨桑

作者:沧海一鼠 类别:现言古言 综合评分 100

桑下闻异语,进出人鬼间。穆小午,它还在吗?嘘,它来了。***悬疑灵异,单元文,中国古代大权独揽,剧情为辅,感情线辅助。尽量避免相对稳定更新,有什么事会提早请假一天,请多加海涵。一样的长睫毛,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珠子。。

第六章 公鸡 2021-11-22



飨桑沧海一鼠男女主  飨桑讲的什么  飨桑好看吗  飨桑百度云  飨桑txt下载  飨桑 小说  飨桑沧海一鼠  飨桑txt  飨桑全文免费阅读  飨桑  


第七章 瓮 第八章 它 第九章 偷听 第十章 寿宴 第十一章 味道 第十二章 挖眼 第十三章 祟 第十四章 婴胎 第十五章 法事 第十六章 临阵脱逃 第十七章 搭救 第十八章 系铃人 第十九章 人部 第二十章 神医 第二十一章 箱子 第二十二章 流言 第二十三章 变身 第二十四章 飨灵 第二十五章 药引 请假一天 第二十六章 梦 第二十七章 一墙之隔 第二十八章 禁婆 第二十九章 争执 第三十章 姐姐 第三十一章 玉牌 第三十二章 小叔叔 第三十三章 兄弟 第三十四章 它 第三十五章 撞破 第三十六章 起因 第三十七章 祠堂 第三十八章 噩梦 第三十九章 危机 第四十章 援兵 第四十一章 天火 第四十二章 饿 第四十三章 斋堂村 第四十四章 稻草人 第四十五章 月亮 第四十六章 梦 第四十七章 念珠 第四十八章 绣 第四十九章(完结章) 闫青城 第一章 传书 第二章 墓 第三章 影 第四章 失踪 第五章 回魂 第六章 对簿公堂 第七章 皮 第八章 双雄 第九章 攻城 第十章 薄情 第十一章 翎儿 第十二章 囚禁 第十三章 袁昌黎 第十四章 老巢 第十五章 诗 第十六章 苹果 第十七章 皮 第十八章 救人 第十九章 上游 第二十章 舍命 第二十一章 报复 第二十二章 袁昌黎 第二十三章 幻象 第二十四章 将军 第二十五章 尸体 第二十六章 湖 第二十七章 贪慕 第二十八章 出城 第二十九章 真相 第三十章 深渊 第三十一章 坠落 第三十二章 心不动 第三十三章 成全 第一章 隔墙有眼 第二章 血案 第三章 洞 第四章 搜轿 第五章 丘宅 第六章 竹笋 第七章 故事 第八章 女人 第九章 出逃 第十章 竹 第十一章 同 第十二章 太阳 第十三章 夜宿 第十四章 走失 第十五章 廖采臣 第十六章 信 第十六章 行记

穆瘸子坐在香樟树下的油布棚里,手里捏着把破蒲扇,朝身侧的竹床一下一下地挥舞着,驱赶那些扰人的蚊蝇。床上的人却因此而睡得香甜,还不时砸吧下嘴,不知是梦到了什么美味。

“是啊,不过你闻到了没有,她周身好大一股血腥味儿。”

“就是因为小,所以执念才更深。”穆小午一边掏着耳朵,一边歪头看向人群,冲那几个声音高的马夫笑道,“越是单纯,就越是执拗;越是未经世事,就越舍不得尘世。所以老人离世叫喜丧,孩子就只能叫夭折,而胎死腹中的......”她砸吧着嘴巴,摇头道,“那戾气可大得很呢,被它们缠上的,可是很难绣回来的。所以我们多收点银子,可是一点便宜都没占呢。”

亮白的阳光照在粗犷的黑字上,折射出一层奇怪的光晕。那马夫略略一愣,随即指着幡旗笑道,“文邹邹的,写什么绣灵,你一个粗老爷们,还能穿针引线不成?不如干脆就改成招魂,这生意说不定还能好上一些。”

穆瘸子砸吧了两下干瘪的嘴唇表示抗议,“谁让你们漳台的老酒那么香甜,那日我忍不住多喝了一碗,哪知就醉倒了。”

穆瘸子没有作声,只捋着胡子上下打量了那人片刻,稍顷,脑袋微微朝棚子里一偏,示意他们把人抬进来。见状,几个人忙七手八脚地把门板抬到棚子里,轻轻搁在地上,仿佛生怕惊动了上面那个看起来没有一丝气息的女人。

“长针立,白线起,万魂归,穆瘸子他......他方才是这么说的吧?”

穆瘸子被人打趣儿了半晌,早有些恼了,他冲马夫们摆摆手,提高声音道,“你们不懂就不要瞎说,要说这绣灵啊,可是我祖上的祖上的祖上......哎,也不知道是哪一辈的祖上从一位高人那里学来的。‘长针立,白线起,万魂归’,这绣灵之法可是拯救了无数孤魂野鬼,将他们送往轮回之地。你们这些乡野村夫,哪里能懂得这个。”

穆瘸子没再言语,咧嘴嘿嘿一笑,将匣子缓缓打开。

见状,穆小午得意一笑,伸手在铜针周围挥了一圈,“各位可都瞧好了,我爷爷使得可不是什么蒙人的把戏,一会儿他再念个诀儿,定能将这女人的魂魄寻回来。”

“这女的看起来好像大着肚子啊。”

倒是一直坐在竹床上的穆小午“哧溜”从床上滑下来,走到门板旁蹲下,乌溜溜的眼珠子在女人隆起的肚子上转了几圈,抬头冲老头儿问道,“她刚生过娃娃吗?”

话没说完,她忽然磕绊了一下,眯眼朝人群最后面望去:那里站着一个男人,他身着石青色苏绣长袍,腰间挂着香囊玉佩,眉清目朗,仿佛与身旁那些五大三粗的马夫来自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匣子里面放着一枚铜针,一指来长,服服帖帖地横在匣子中央。可是,它非但没像众人料想的那样周身放光,相反,针身上绿锈斑斑,俨然许久没有磨过了。

“这话怎么说?”穆小午抬起头,看向孟昌爬满了皱纹的脸。

围观的一众人不解,隔得远远地冲他吆喝,“穆瘸子,没开过眼的小娃娃哪里就这么厉害了,你故意这么说,是想多收几个铜板吧。”

“得嘞。”穆小午应了一声,欢欢喜喜地钻到竹床下面,翻箱倒柜了半天,终于拖出一只破旧的木匣。匣子比她的手掌大不了多少,上面雕刻着粗陋的纹路,涂染在匣面的红漆不知褪了几层,从里面隐隐透出一点黑棕色。

穆瘸子掺他起来,捋着胡子笑,“这倒不必了,我们穆家人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也是讲道义的,人救不回来,我断不会收你一文钱。”

听到这话,满茶摊的人都跟着笑了起来,其中一个马夫更是趿拉着鞋子走到斜插在在棚子旁的幡杆下,伸手把上面那张被仿佛打蔫儿了似的的小黄旗展开。

说完,他朝穆小午一挥大手,高声道,“小午,干活了。”

  • watch
    们,还&如干脆 发表了帖子
    2021-11-20 01:18:46

    亮白的阳光照在粗犷的黑字上,折射出一层奇怪的光晕。那马夫略略一愣,随即指着幡旗笑道,“文邹邹的,写什么绣灵,你一个粗老爷们,还能穿针引线不成?不如干脆就改成招魂,这生意说不定还能好上一些。”

  • watch
    拉着鞋&子走到 发表了帖子
    2021-11-21 12:51:27

    听到这话,满茶摊的人都跟着笑了起来,其中一个马夫更是趿拉着鞋子走到斜插在在棚子旁的幡杆下,伸手把上面那张被仿佛打蔫儿了似的的小黄旗展开。

  • watch
    朝身侧&些扰人 发表了帖子
    2021-11-21 10:59:49

    穆瘸子坐在香樟树下的油布棚里,手里捏着把破蒲扇,朝身侧的竹床一下一下地挥舞着,驱赶那些扰人的蚊蝇。床上的人却因此而睡得香甜,还不时砸吧下嘴,不知是梦到了什么美味。

  • watch
    面,只&叫。 发表了帖子
    2021-11-21 02:47:47

    一轮骄阳挂在天上,明晃晃的,炽烤得天下万物都打不起精神来。连喧嚣的夏蝉似乎都失了力气,一只只躲在繁茂的樟叶下面,只不时发出有气无力的几声鸣叫。

  • watch
    ,门上&衫褴褛 发表了帖子
    2021-11-20 09:08:18

    四人抬着一块破木门,门上面躺着一个女人,她面色惨白,衣衫褴褛,肚子却微微隆起,似有孕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