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8章 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她
容非衍褪去西装,身上只穿一套棉质的家居服,虽然也不是什么价值不菲的牌子,却被他穿出时尚价值不菲西装的感觉。深遂的五官在灯光的渲染下分外帅气逼人,虽然身上散发出发出的气息,却冷的能深邃的五官在灯光的渲染下格外帅气,但是身上散发发出来的气息,却冷的能冻死个人。。...

容非衍褪去西装,身上只穿一套棉质的家居服,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牌子,却被他穿出名贵西装的感觉。

深邃的五官在灯光的渲染下格外帅气,但是身上散发发出来的气息,却冷的能冻死个人。

眼神儿盯着瑾色,半晌没有说话,但是传递过去的压迫感,却如同巨石一样压迫在她的心上。

这样的容非衍太过危险,瑾色直直的认为,他像是刚从原始森林跑出来的原始人。

“去哪了?”容非衍问道。

瑾色撇撇嘴,这混蛋,自己出去私会情人不说,回来竟然还盘问她!

她都没有去管他好伐。

末了,瑾色说道:“跟朋友在一起。”

“喝酒了?”

“一点。”

“即便我们两年后会离婚,但是婚内,我希望你能守好妻子的本分。”

听容非衍这么说,瑾色火大,维持不住之前淑女的形象,飙高声音道:“喂,我都不管你出去鬼混,你凭啥管我?”

“这么说,即便你婚内出轨,跟我都没有关系?”容非衍黑眸浅眯,盯着瑾色,一字一顿道。

唔。

面对强大气场的容非衍,瑾色脊背上闪过一道骇然的凉意。

垂眸,低头,不敢去看容非衍。

然,当她低下头时,她忽然反应过来,她又没做亏心事,干嘛要低头?

低头的不应该是容非衍吗?

她可是亲眼看到楚姝揽着他的胳膊,笑的花枝乱颤呢。

春风吹,战鼓擂,当今社会谁怕谁?

底气重新凝聚心口,瑾色雄赳赳,气昂昂的冲容非衍说:“我都没管你为什么跟楚姝在一起,你凭啥说我出轨?”

容非衍眉峰邪佞一挑,幽深的眸子锁在瑾色的脸上,声音听不出喜怒:“你一个已婚女人,喝酒到半夜才回家,你觉得作为老公的我会怎么想?”

老公?

瑾色不由嗤笑。

真要有老公的觉悟还会逼着她签离婚协议书吗?

她抿了抿唇瓣,不屑的看着他说:“你大可放心,我不可能出轨!”

神情倨傲的看着她,容非衍阴鸷冷魅的声音说:“最好记住你说的话。”

瑾色一噎,脱口而出道:“你啥意思?”

容非衍没再说话,冷睨她一眼,转身朝楼上走去。

拽什么拽!

有气场了不起啊!

瑾色对着他的背影吐了下舌头,跟着进了房间。

翌日,江南小菜

在瑾色喝了第五杯果汁儿的时候,看着眼前的小丫头,还是一脸崇拜的盯着邢东阳时,她淡定不下去了。

在这样下去,她铁定肾亏。

冲邢东阳连使眼色,希望他能速战速决。

邢东阳收到讯息,对着小姑娘一脸沉痛道:“你看我都结婚了,咱俩真的不可能有戏,我希望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没等他说完,小姑娘倔强的眼神儿看着他,一脸笃定的说:“不,我就要你,哪怕我们做地下情人我都愿意。”

噗!

瑾色喷出口中的果汁儿,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感情她这是真爱啊。

她忽然泛起一抹罪恶感,觉得自己真不应该答应邢东阳。

邢东阳连忙抽出纸巾擦拭一下她的下巴,一脸心疼的说:“宝贝儿,喝慢点,别呛着。”

看着邢东阳对着瑾色关怀备至的样子,小姑娘自尊心倍受打击,一张梨花带泪的脸上,铺满委屈,“阳子,我到底哪里比不过她?”

邢东阳像是没看到她梨花带泪的样子说:“你很好,值得更好的,就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小姑娘顿时哇哇的哭了起来,那模样别提多么可怜。

看着邢东阳那张可恶的脸,瑾色觉得此时不上去撒点盐,似乎天理难容。

她眯起眼睛一笑,表情无害的对着姑娘说道:“妹妹,像他这样的人渣败类,你记住下次见了千万要绕远点走。”

邢东阳嘴角抽了抽,斜睨着瑾色,脸上表情似乎说,确定不是来拆他的台?

小姑娘可怜巴巴的看着瑾色,表情纠结不已。

见状,邢东阳一把揽住瑾色的肩膀,一本正经的说,“老婆,吃好了吗?不够再点。”

姑娘再也淡定不下来,连忙站起身,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跑去。

看着小姑娘伤心落寞的背影,瑾色瞅了一眼邢东阳说:“这是最后一次。”

话音落,就在收回眼神儿时,就对上一道凌厉的视线——

婚魅

婚魅

作者:砚舞天下 类别:游戏竞技 综合评分 100

天下最倒霉透顶的事莫过于,娶自己最爱的人,却在领证的当日,被逼签下复婚协议书。复婚之后,瑾色拍屁股潇洒拍屁股走人,而那个人却拦下她的去路,“吃了老子还想跑?天下哪有那么是的,她结婚了。对象是容非衍。。

第6章 十万火急 2021-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