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1章 英雄难过美人关
简单的的五个字,却将会场的热情引起到极致。美光灯对着瑾色拍个不停地,所有人都竞相抢这第一手资料。容氏传媒舵手者秘密大婚之日,身边站着的娇小玲珑女人是谁?容非衍暗地里结婚了,楚姝镁光灯对着瑾色拍个不停,所有人都争相抢这第一手资料。。...

简单的五个字,却将会场的热情引发到极致。

镁光灯对着瑾色拍个不停,所有人都争相抢这第一手资料。

容氏传媒掌舵者秘密大婚,身边站着的娇小女人是谁?

容非衍暗中结婚,楚姝情归何处?

他们仿佛看见,一大、波新闻来袭,占据各个头版头条。

被镁光灯闪的瑾色,快要支撑不住,加上穿着这么高的高跟鞋,她的脚趾头像是断了一般。

这时,沈经国一家走了进来。

尤其是沈曼越,看到被记者围着的瑾色,眼眸浮过一抹算计。

她对着崔玉兰说:“妈,姐姐在那里,我去看看。”

“越越,你不要乱跑。”崔玉兰担忧道。

“你放心啦。”沈曼越来不及跟崔玉兰摆手,就冲到记者面前:“她是我姐,你们想要问什么,可以来问我,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们。”话音落,便朝瑾色投去一记笑容。

记者一听,有更多的八卦可扒,自然将镜头面对沈曼越。

看着沈曼越,沈经国叹了一口气,冲崔玉兰说:“你把女儿宠成这样,以后怎么办。”

崔玉兰最见不得有人说她女儿不好,拉着脸对沈经国道:“感情越越不是你的女儿是吧。”

“瞧瞧,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给我置气。”沈经国无奈道。

“反正在你眼中,我们娘俩比不上那个女人,你要不喜欢我们,我们走就是了。”崔玉兰不依不挠道。

“好好好,算我什么都没说,我去看看色色。”沈经国投降,转移话题道。

看着沈经国转身,崔玉兰憋着气,将视线落在被记者包围的沈曼越身上。

趁着那会儿空档,容非衍带着瑾色走到了拍卖席。

瑾色苦恼道:“容非衍,我以后是不是成了名人?”想到电视上的镜头,瑾色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那我是不是得准备口罩,墨镜什么的?”瑾色自言自语道:“天啊,那我的生活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容非衍嘴角微抽,半眯着眼睛说:“也得有人拍你。”

正好沈经国走了过来,“色色。”

瑾色抬头,倏地一下,笑了,“爸,你来了。”

看着瑾色愈发的像瑾茹,沈经国眸底闪过一道恍惚,片刻,扭头对容非衍说:“非衍,有空吗?我们谈谈。”

容非衍看了他一眼,点头,“嗯,拍卖会完了我去找你。”

这个时候拍卖会正式开始,那些追寻新闻的娱记们,拿到想要的新闻,意犹未尽的暂时离开。

楚姝坐在会场左前方,眼睛的余光恰好将离她不远的瑾色与容非衍收纳眼底。

谁都没有看到的是,楚姝表面上风平浪静,但是攥紧的手却出卖了她的心情。

拍卖会一项一项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楚姝以一百五十万的价格拍得一份沉香木雕摆件。

后面一件拍品,正是瑾茹女士的生前作品——《永恒》。

画里大致的意思说两个正值青春年华的人,经过信件往来,然后缘定三生。最后却因为命运,不得不分开。

后来女子带着对男子的爱,遁入空门,将爱化为永恒。

看着那副画,瑾色依稀间看到母亲瑾茹作画的身影,蓦地,回忆的大门被打开,她沉浸在往事里不能自拔。

眼泪悄无声息落下,砸在手臂上,碎成一片片。可是,眼泪又能够承载多少思念?

如果可以,她很想抱着容非衍大哭一场。

母爱的空缺,在她生命里添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直到现在,她都不敢去回忆她是怎么过来的。

容非衍拿出纸巾递给她,并未说话。

“谢谢。”瑾色接过纸巾擦起眼泪,片刻,她又重复一句:“非衍哥哥,谢谢你。”

谢谢你,在她年幼时代出现在她的生活。

谢谢你,在她母亲死亡的时候给于她安慰。

谢谢你,让她懂得什么是爱,并且一爱便是十八年。

谢谢你,让她圆了自己的梦,即便以后会离婚,但是她也已经心满意足。

容非衍看着他,幽深的眸底像是漩涡,望不到边际,片刻,薄唇亲启:“妆花了。”

瑾色无语,他轻飘飘的三个字,轻易打乱了她凝聚起来的感伤,并且还找不到任何词儿来反驳。

容非衍拿起牌子,出了交易的价格。

当看到容非衍举牌子的时候,瑾色惊讶不已,她下意识问:“容非衍,你要拍这幅画?”

容非衍扭头看了一眼她,并未说话。

只蜻蜓点水那一瞥,瑾色便觉他眼睛里像是浩渺的海洋,稍微一分心,她便会迷失在里面,找不着方向。

她在心理告诉自己,容非衍买这幅画,绝对不是因为她!

可是瑾色错了,最后画被容非衍以五百万拍得。

拍卖会结束,瑾色在等容非衍的时候,楚姝走了过来。

她上下打量一番瑾色,脸上露出一抹浅笑,“瑾小姐,今天你很漂亮。”

瑾色迎着她探视的目光,落落大方的说:“谢谢,你也是。”

楚姝看了一眼瑾色穿的鞋子,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瑾小姐,高跟鞋好像不怎么适合你,既然不适合,那就不要穿了,免得疼了自个儿,委屈了脚。”

瑾色笑了,“你也说了,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我穿的挺好,暂时也没有脱下的打算。”

美眸凝视着瑾色,楚姝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的表情,“那祝瑾小姐好运。”话音落,她转身,抬脚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她脚下一滑,整个人朝前面倒去——

这个方向,很容易让人误会是瑾色推她的。

当瑾色伸手去拉已经来不及了,眼看楚姝即将倒在地上,忽然出现的人拉住了楚姝。

“你没事吧?”

楚姝顺势撞进了那个人的怀中,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之后,她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的张开,对着容非衍说:“衍,谢谢你。”

在一旁等待的娱记,看到这富有戏剧性的一幕,对着他们猛拍起来。

还有人直接问道:“容太太,是不是你对楚姝有什么意见,才会故意推到她?”

瑾色有片刻怔忪,下意识去看那说话的娱记。

她的这种反应,在他们心中,更像是心虚的反应,紧抓着她问道:“请问你为什么推倒楚小姐?是因为她跟容先生的过去吗?还是说你嫉妒楚小姐,才会故意这么做?”

楚姝及时的开口,脸上写满大度:“是我自己不小心,跟瑾小姐无关,你们就不要乱写了。”

什么叫做说话的艺术?

瑾色深深的觉得,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不是她这等凡人所能意会的。

他们怎么说她不管,她要的是容非衍的看法。

她扭头看着容非衍问:“你也觉得是我推的?”

松开楚姝,容非衍看了她一眼,语气听不出情绪:“你为什么要推她?”

虽然他用的是一个反问句,但是落在瑾色的耳中就有了另一层意思。

嘭的一下,她的心像是有朵烟花炸开,绚烂了她的心情。

她嘴角绽放出一抹灿烂笑容,走过去挽着容非衍的胳膊,眼眸亮晶晶的问:“老公,我们回家吧。”

听着瑾色这么喊,容非衍眸底闪过一道恍惚,两秒后,他薄唇微抿:“好。”便与瑾色一起离开现场。

看着他们的背影,楚姝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与她美丽不相称的阴沉。

面对记者,又重新露出灿烂的笑容。

容非衍带着瑾色正要上车的时候,面前忽然出现一个人。

“容先生,你好。”一个瘦高的男子走了过来。

眉头微挑,容非衍看了他一眼,让瑾色先上车去,对着这个人说:“什么事?”

那个人说:“是这样的,我家先生因为有事耽搁,才没有赶到拍卖会现场,他问容先生这幅画如果想出手的话,他愿意出双倍价钱。”

容非衍顺着他的目光朝前面看去,他身后停着一辆加长林肯,天有些黑,里面的人看的并不清楚。

容非衍收回视线:“抱歉,这幅画我并不打算出手。”

那个人沉默一下,拿出名片递给容非衍说:“这是我家先生的名片,容先生如果想通了,可以打电话。”

“不必了。”容非衍并未去接名片,转身上了车。

“他出双倍的价钱,你为什么不卖啊,还能多赚一倍的钱呢?”瑾色问。

容非衍微微勾唇,眸光里闪着未知名的情绪,轻描淡写道:“想知道原因?”

“想。”瑾色认真道,让她想容非衍用那么多钱来买这幅画送给她,她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大的面子。

容非衍深深的看了一眼瑾色,遂又转过头去,一字一顿道:“没什么,我不乐意。”

靠,你不乐意,就白白损失了五百万,她还不乐意呢。

那可是大把大把的钱,就这么从眼前飞走了,真的好吗?

好吧,她承认自己很俗。但是想到容非衍花钱买的是母亲的画作,瑾色的心又情又变得复杂了。

沉默一会儿,瑾色忽然开口道:“这钱,我会还给你。”

容非衍眸光一闪,定定的看着瑾色,没有说话。

车厢里的气氛越来越压抑,她抿了抿唇瓣,继续说道:“之前不是说了吗?我不要你的任何东西,虽然画是我妈妈的,但是钱却是你出的,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把钱还给你。”

她话音一落,容非衍的瞳孔微微收缩,浑身戾气喷发,他抬手捏起瑾色的下巴,用力的说:“瑾色,即便两年后我们会离婚,我也不需要女人的钱!”

有那么一瞬间,瑾色在容非衍的眼睛里感觉到一种,危险。

瑾色睫毛颤抖一下,脸色稍微有些泛白,眼眸泛起雾气,她有些难过的说:“我总不能白白让你花那么多钱——”

看着她迫不及待想要跟自己划清楚界限的样子,容非衍气不打一处来,“既然你这么想跟我划清楚,很好,咱们就好好的来算一算!”

婚魅

婚魅

作者:砚舞天下 类别:游戏竞技 综合评分 100

天下最倒霉透顶的事莫过于,娶自己最爱的人,却在领证的当日,被逼签下复婚协议书。复婚之后,瑾色拍屁股潇洒拍屁股走人,而那个人却拦下她的去路,“吃了老子还想跑?天下哪有那么是的,她结婚了。对象是容非衍。。

第6章 十万火急 2021-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