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3章 曾有一个人那样的爱着她
没等瑾色提问,邢东阳手指头对着秦璃的脑袋弹了一下,严肃认真的说:“你看我们家色色像是那样的人吗?”“什么叫你们家的,现在的色色是大家的。”秦璃拍了一下瑾色的肩膀,特哥眸底闪过一道感激,瑾色诚挚的说:“谢谢。”。...

没等瑾色回答,邢东阳手指头对着秦璃的脑袋弹了一下,严肃的说:“你看我们家色色像是那样的人吗?”

“什么叫你们家的,现在色色是大家的。”秦璃拍了一下瑾色的肩膀,特哥们的说:“色色,我相信你,你肯定不会去推楚姝,一定是媒体胡乱写的。”

眸底闪过一道感激,瑾色诚挚的说:“谢谢。”

中午下班,警局的同事浩浩荡荡的朝金域出发。

让瑾色没有想到的是,居然会在金域撞见容非衍。

看到瑾色,容非衍对着助理吩咐一下,助理带着容非衍身后的几个人朝楼上走去。

容非衍转身朝瑾色这边走来。

秦璃在见到容非衍的一刹那,情不自禁道:“好帅啊。”看瑾色在发呆,捅了一下发愣的她,“愣着干什么,他过来找你了。”

说话间,容非衍走到瑾色面前,看了一眼她的脚,问:“你脚没事了?”

瑾色心尖一顿,说:“已经好了。”生怕容非衍不相信,专门蹦了一下说:“你看,没事了。”当然,隐隐作痛的感觉,她是不会告诉容非衍的,免得他说自己娇气。

“容先生,我是色色的同事,我叫秦璃。”她挽着瑾色的胳膊,笑容堪比春天的阳光,带着阳光女孩特有的活力,对着容非衍说:“我能问下,你们公司现在还收人吗?”

容非衍眉头轻挑,“秦小姐要改行?”

“不是,不是。”秦璃忙不迭摆手,解释道:“其实是我姐啦,她想进你们公司,接到了复试的通知,可是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有人联系她。”

容非衍唇线微抿,片刻说:“你让她去找人事部,就说是凌总推荐。”

“谢谢容先生。”秦璃兴奋不已,对着容非衍说:“不打搅你们了,我先过去了。”

秦璃一走,气氛略微尴尬。

容非衍正要说话,眼角余光看到邢东阳落在这里,他忽然改变主意,对着瑾色说:“跟我走。”

瑾色楞了一下,说:“我同事在等我。”

“有问题?”容非衍目光一沉。

瑾色被容非衍盯的,手指头都仿佛打了结,她有些不自然的笑了一下说,“没有。”

“没有就走。”容非衍率先转身,留一个清冷的背影。

坦白来说,容非衍能主动跟瑾色说话,她就已经感到很高兴了。

尤其刚才关心自己脚的问题,她简直受宠若惊,那一刹那,她的心里仿佛开了一朵花,一直到了楼上,她的心理还泛着一丝甜蜜的感觉。

他这么关心自己,那是不是表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进一步缓和呢?

如果可能的话,瑾色多么希望,离婚的那一天,永远都不要到来。

包厢里,大家都已经落座,有两个是昨天拍卖会上见过。

瑾色跟他们打了声招呼,乖乖的坐在容非衍身边。

他们说什么,瑾色倒不在意,只想着大家最好忽视她,彻彻底底的忽视她。

“容先生,你跟夫人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席间,盛华张总说。

瑾色正在喝水,听着他说的话,差点喷了出来。

天作之合?

她心理苦笑。

大概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倒霉的人了,嫁给自己最爱的人,却在结婚那天,被老公逼着签下了离婚协议书。

他们再说什么,瑾色已经不去听,将自己吃货的本领发挥到极致。

临结束的时,张总对着容非衍眉开眼笑道:“容先生好福气,娶了一个这么好养的媳妇。”

容非衍看了一眼身边正顾着吃东西的瑾色,唇畔漫出一丝笑意:“是挺‘好养’的。”

瑾色刚干掉眼前的食物,听到他这么说,下意识去看他。

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想多了,还是别的原因,她总觉得‘好养’那两个字,用在自己身上带着贬义的行为。

从包间里出来,走廊上的LED灯,静静的打在瑾色白皙细致的皮肤上,衬的她五官看起来精致甜美,耐人寻味,尤其嘴角挂着一缕淡笑,绚烂了容非衍的眼睛。

容非衍的脑海,瞬间闪过瑾色对邢东阳翩然一笑的镜头,他的眉眼倏地一下又冷了几分,加快步伐,朝电梯走去。

看着转眼变色的容非衍,瑾色莫名其妙,他二话不说把自己喊走,她都没有生气好伐,他生哪门子的气。

下了楼,警局的同事已经离开,瑾色给邢东阳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是不是他帮忙把钱付了。

邢东阳很奇怪的问:“难道不是你?”

瑾色疑惑不已,那个时候她在楼上,会是谁付钱呢?

看到容非衍的背影,瑾色追了上去,试探性的问:“是不是你帮我把钱付了?”

容非衍冷睨了她一眼,周身的温度又沉了些许。

瑾色在他身边,能清晰的感受到他气场莫名的有些冷,内心稍稍紧张,那句她可以把饭钱还给他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

一路无话,瑾色回到警局,大家又重新围了上来。

若不是队长解围,瑾色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下午瑾色多加了一会儿班,站起来看到邢东阳还没走,她有些意外,平常这个时候不加班的话,早就不见邢少爷的人影了。

在经过他桌前时,伸手在他面前晃悠一下问:“咦,邢大少爷,今天怎么没有小姑娘来找你?”

邢东阳回过神来,站起来冲瑾色抛出一记红尘笑,“色色,我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瑾色撇嘴,不以为然。

看她不信,邢东阳就差举手发誓,“我昨天夜里已经大彻大悟,决定做一个三好青年,向着康庄大道前进。”

“得了啊,就你这样的不去祸害良家妇女,人家妈都要烧高香了。”瑾色扭头朝外面走去。

眉峰一挑,邢东阳笑的别有深意,跟在瑾色身边打趣道:“不如你把我收了吧,顺便为民除害。”

瑾色对着他的肩膀一拍,“这辈子是没机会了,我已经嫁人了。”

邢东阳挡在瑾色面前,一本正经的问:“色色,如果给你机会选择,你会不会重新选择?”

瑾色狐疑的看着他问:“选择什么?”

邢东阳脸色一顿,淡哂道:“算了,你当我什么都没说。”

有些时候,机会错过了,是不是就永远错过了呢?

而瑾色也不会知道,在她青春岁月里,有一个人曾那样的爱着她。

一起出了警察局,就听到一阵刺耳的吼声:“瑾色!老娘给你打了那么多的电话,你不接,耳朵长哪去了!!!”

大小姐的出场永远是那么霸气张扬,带着她特有的气场。

抬眸对上大小姐火药味儿十足的眼神儿,瑾色脖子缩了一下,拿出包里的手机,才发现她上班调的静音,没有变换过来。

她扬了下手机说:“手机调静音了。”

瞪了一眼瑾色,大小姐双手叉腰,女王范儿十足的走了过来,视线在邢东阳的脸上走一圈儿问:“刚才你们背着我说什么悄悄话?”

邢东阳笑的一脸奸诈:“说你啥时候把自己嫁出去。”

“去你的。”靳安彤上来就要去踹邢东阳,辛亏他闪的快。

靳安彤揽着瑾色的肩膀,上下打量一番说:“还好,没破相。”

“走吧,去拿镜头。”靳安彤拉着瑾色朝车子走去。

“咳咳,那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回家。”邢东阳转身朝自己的车前走去。

“回家?我没听茬吧?五毒俱全的邢少爷也有迷途知返的时候?”大小姐像是看怪物一般的看着邢东阳。

邢东阳被她直白的目光盯着差点冒冷汗,摆手辩解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已经跟过去划清界限了。”

“切。”靳安彤分明不相信的样子。

邢东阳耸下肩,转身离开。

坐进车里,大小姐拿出一个盒子,递给瑾色说:“给你准备的。”

瑾色拿出里面的墨镜,口罩,帽子,很是意外:“给我这个做什么?”

“你傻啊,万一被楚姝的黑粉看到,对你人身攻击怎么办?”大小姐一本正经道:“这叫防患于未然。”

“没那么恐怖吧?”瑾色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给你准备着,以备不时之需。”靳安彤发动车子。

瑾色不知道该说什么,心理满满的都是感动,她抱了一下靳安彤说:“谢谢。”

“你跟容非衍秘密结婚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没告诉我?”靳安彤问。

瑾色沉默起来,放下手中的盒子,不知道该怎么说。

看着她这个样子,靳安彤转眸看着前方路段:“有这么难回答?你嫁的可是自己最爱的人呢。”

瑾色叹了一口气,目光幽幽道:“我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书。”

吱——

大小姐一个急刹,车子停在了路中央。

她扭头看着瑾色,难以置信道:“你逗我玩呢?容非衍为什么要那么做!还是说你们拿婚姻当儿戏?”

瑾色苦笑一下,神色黯然道:“这里面很复杂,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以后有时间再告诉你。”

随即又补充道:“这个消息你知道就好,不要告诉别人。”

靳安彤看着她的脸色,心疼的不得了,揉了揉瑾色的脑袋,云淡风轻道:“算了,我不问了,但是你要是心情不好,随时来找我,我陪你。”

听她这么说,瑾色的心理涌起满满的感动。

拿完镜头之后,靳安彤提议在旁边的商场转转。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的问题,靳安彤转了几个地方,都没有相中的东西。

在经过床上用品店的时候,靳安彤忽然看到一套床品格外的好看,她不由分说的拉着瑾色朝里面走去,指着面前摆出来的床上用品说:“色色,这个不错,买回去睡觉一定很舒服。”

瑾色也觉得不错,当看到下面坠着的价格时,不由睁大眼睛。

一套床上用品居然十几万,差点没吓呆她。

从她上大学的时候就未曾从家里要过钱,现在工作了,大部分的工资都拿来买镜头了,如今买这十几万的床上用品,根本买不起。

再说她还欠容非衍那么多钱呢。

她放下东西,对着靳安彤摇头道:“我不要。”

“为什么?”靳安彤问。

瑾色道:“你不觉得它很不配我吗?”

靳安彤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只听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婚魅

婚魅

作者:砚舞天下 类别:游戏竞技 综合评分 100

天下最倒霉透顶的事莫过于,娶自己最爱的人,却在领证的当日,被逼签下复婚协议书。复婚之后,瑾色拍屁股潇洒拍屁股走人,而那个人却拦下她的去路,“吃了老子还想跑?天下哪有那么是的,她结婚了。对象是容非衍。。

第6章 十万火急 2021-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