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5章 躺着还能中枪
曾真的我以为人生就这样了波澜不惊的心表示拒绝不会再有浪潮斩了千次的情丝却断不了摆着前传它将我核心主题有人问我你到底是那里好这么多年我还忘不了的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瑾色拿着话筒,而被荼毒的靳安彤,不停的劝慰着:“色色啊,咱别唱了,回家好不好?”。...

曾经真的以为人生就这样了

平静的心拒绝再有浪潮

斩了千次的情丝却断不了

摆着前传它将我围绕

有人问我你究竟是那里好

这么多年我还忘不了

春风再美都比不上你的笑

瑾色拿着话筒,靠在沙发那里,歌不成歌调不成调的唱着。

而被荼毒的靳安彤,不停的劝慰着:“色色啊,咱别唱了,回家好不好?”

“是鬼迷了心窍也好,是前世的因缘也好,然而这一切已不再重要,如果你能够重回我怀抱,是命运的安排也好,是你存心的捉弄也好,然而这一切都已不重要——”

“色色啊,乖啊,你别难过了,咱回家睡一觉就好了。”靳安彤看着瑾色样子,差点要疯了。

瑾色头歪在靳安彤的肩膀上,醉意朦胧的问,“难过,难过什么?”

大小姐看着她,一副要抓狂的样子恨不得将沈曼越狠揍一顿!

若不是她,又怎么惹得瑾色这么难过?

瑾色晃了晃手中的空瓶子,对着靳安彤道:“酒没了。”

靳安彤头疼不已,明明都醉成这样了,还知道要酒喝。

她发誓,下次再也不让她随便乱喝酒。

就在靳安彤急的没办法时,面前忽然出现的人,让她眼睛一亮,像是看到救星一样,当即说道:“快把你的女人领回家。”再不回家,她要崩溃了。

看了一眼靳安彤,容非衍清冷的声音说:“你把她喝成这样!”

“靠!躺着还能中枪!”大小姐忍不住爆了粗口,气呼呼道:“明明是她自己喝的,我只不过是来陪衬的。”

看着醉醺醺的瑾色,容非衍皱了下眉头,“她怎么了?”

靳安彤撇撇嘴:“你还是问她好了。”然后提着瑾色站起来说道:“人交给你了,这下终于解脱了。”

瑾色像是有预感自己会被抛弃一样,她抓着靳安彤的衣领舍不得松手:“你不许走,陪我喝酒。”

靳安彤将她朝容非衍身上推,边推边哄道:“姑奶奶,求放过,放过啊。”

瑾色晕乎乎的脑袋转过来,恰好看到眼前的容非衍,她咧嘴一笑,傻乎乎道:“原来你也在这里啊。”

有那么一瞬间,容非衍以为瑾色认出他来了,可是最后才发现是自己想多了。

只见瑾色抓着靳安彤的胳膊一脸迷茫道:“他这么像,像,像容非衍啊。”

这丫头铁定是醉了,靳安彤一脸嫌弃的表情看着瑾色说:“什么叫像,明明就是他好不好!”

“真的?”瑾色问。

“比真金还真。”靳安彤白她一眼,摆明不想看这个醉猫。

瑾色眼神飘忽着,对上容非衍那张俊脸,舌头打结,吐字不清道:“你,你是容非衍吗?”

靳安彤白了她一眼,拿起桌面上的酒兀自灌了起来。再不喝点什么,嗓子都要冒烟了。

容非衍一脸阴沉的看着瑾色问:“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喝这么多酒?”

瑾色怔忪的看着他,脸上浮现出诧异的表情,抬手就去摸他的脸,从眉毛,眼睛,鼻子,嘴巴,然后停留在容非衍的脖子上,浅浅一笑,满室生辉。

“非,非衍哥哥,真的是你?”

说完,双手环着他的脖子,脚尖往上一垫,瞬间咬住他的薄唇。

咬完还兀自评价着,“嗯,好吃。”

这一举动,使得一众人等惊悚了。

一旁的靳安彤快要抓狂了,这碎了一地的节操还能捡起来吗!

凌云琛不可思议道:“我去,我是不是在做梦?老大居然被人强吻了。”

厉墨染摸着他的脑袋说,“嗯,你没有看错,非衍真的被非礼了。”

蓝子爵双手斜插在口袋,站在包房门口,嘴角露出一抹古怪笑容:“我比较在意强吻后,到底是谁会扑倒谁。”

蓝子爵抿了下唇瓣,慢条斯理道:“要下注咩。”

“我出五十万,赌大灰狼会被小白兔扑倒。”厉墨染一脸坏笑。

“我赌老大。”凌云琛磨着牙说。

听他们这边说话的内容,靳安彤一脸无语,损友,红果果的损友啊。

在看到蓝子爵的时候,靳安彤眼睛一亮,身子飞一般的冲了过来,意味深长道:“我也赌小白兔。”

看着蓦然出现的人,凌云琛楞了一下,“你谁啊,我们凭什么跟你赌?”

靳安彤却不理会凌云琛,一脸贼兮兮的看着蓝子爵问:“美人儿,你叫什么名字?留个电话呗?”

蓝子爵瞥了一眼靳安彤,一脸云淡风轻道:“我们不熟。”

“对啊,我们不熟,你一边去。”凌云琛接道。

靳安彤抬手对着他的脑袋敲了一下说:“你小屁孩,一边去,别耽误姐姐看美人儿。”

被打的凌云琛恨恨的盯着靳安彤说:“你说谁小屁孩!”

“不用怀疑,说的就是你。”靳安彤甩他一记白眼,爪子就朝蓝子爵身上伸去。

蓝子爵凌厉的视线扫了一眼靳安彤,靳安彤顿时停在那里。

被某人吃了豆腐的容非衍,一张脸阴沉的几乎能滴出水来,目光如炬道:“色色,别闹了,回家。”

瑾色睁着迷蒙的眼睛看着他,下一秒,她摇头道:“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家。”

因为喝过酒的缘故,她的舌头微卷,声音听起来糯糯的,软软的,落在人的心脏上,像是被羽毛扫过一样。

容非衍身上的气压骤然下沉,目光危险的眯了起来,靳安彤担心瑾色,硬着头皮走过来说:“色色她心情不好,不是故意要喝成这样的。”

容非衍转眸看了一眼靳安彤,“为什么心情不好?”

平时靳安彤多么胆大包天的一个人啊,除却自家老爷子,也从未怕过谁,但是在容非衍面前,不自觉的少了些底气。

她欲言又止道:“那个,你还是问她吧。”

容非衍视线落在瑾色身上,在他印象里,瑾色一直恬静乖巧,偶尔耍点狡黠,但是却从未像现在这样。他能清晰的感受来自她身上的悲伤,看着她难过,他的右手,竟然滑过一丝尖锐的痛。

幽暗的眸子闪过一道流光,他低头,冲瑾色说道:“听话,跟我回家。”

瑾色轻咬着唇瓣,一脸无助的表情,不安的看着容非衍,“可是我比较想喝酒。”

容非衍目光里的情绪明明灭灭,片刻,嘴角微勾,醇厚的嗓音说道:“想喝酒?”

瑾色懵懂的看着他,点头。

容非衍耐心的说:“回家就有酒喝。”

瑾色点头,下一秒,她忽然挣开容非衍的手,摇着头说:“不,你骗我。”

容非衍眉宇微拧,他怎么不知道,这个丫头喝醉了防备心还这么高。

他按捺住心底的情绪,不紧不慢的说:“你想喝什么酒,我现在让人准备。”

瑾色眯着眼睛看着他,想要判断他说的真假。

等了片刻,就在容非衍耐心快要耗尽的时候,瑾色嘴角露出一抹粲然笑容,抬手环上他的脖子,对着他的脸使劲亲了一口说:“拉钩!”

再次被强吻的容非衍,黑眸危险的眯了起来,周身散发的冷意,几乎要冰冻了周围的空气。

看着容非衍不为所动,瑾色借着酒劲,胆子又肥了起来,踮起脚尖,趴在他的胸前说:“你答应我的,不许反悔,不然,不然——”

“不然什么?”容非衍问。

瑾色已经说不下去,胃里翻滚的难受,对着容非衍的身体吐了起来。

靳安彤率先捂起自己的眼睛,不敢去看容非衍的反应,她发誓自己以后再不要带瑾色出来喝酒了。

这一举动,若放在平时,借瑾色十个胆子她都做不出来,如今喝了酒变成这样,真是太丢人了!

“瑾色!”被吐了一身的容非衍黑眸凝渐冷,周身的气息几乎降到冰点以下,他长臂一勾,抱着瑾色就朝外面走去。

靳安彤担心容非衍会对瑾色不利,忙不迭跟上去:“容先生,你把色色交给我,我保证明天还你一个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瑾色。”

容非衍冷冷的扫视一眼靳安彤,根本无视她的说辞,直接出了门。

被视线骇到的靳安彤,成功的停下自己的脚步,待发现人不见了,才反应过来,捂着心脏位置,心中默默的为瑾色默哀三秒,叹息道:“你自求多福吧。”

“美女,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不如我们找个地方畅谈畅谈人生?”凌云琛适时的说道。

靳安彤正担心瑾色,听到凌云琛这么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一脸讥诮道:“你成年了吗?”

凌云琛一噎,半晌说不出话来。

厉墨染饶有兴致的看着靳安彤,眸底闪烁着未知名的光华,微微一笑:“有个性。”

靳安彤扭头,看着双手斜插在口袋里的蓝子爵,眸底闪过一道兴味,冲过来说:“美人儿,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家住哪里?有没有女朋友?”

蓝子爵看了她一眼,直接无视,迈起步子离开这里。

“拒绝人的方式都这么帅气,酷。”被晾在一边的靳安彤不生气,相反对蓝子爵的兴趣愈发的强烈起来。

拿起手机,拍了一下他的背影,保存到手机相册。

瑾色被容非衍塞进副驾座,扣上安全带,容非衍发动车子直往紫薇山庄。

之前喝进肚子里的酒,现在后劲慢慢散发出来,瑾色胃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她闭着眼睛说:“妈妈,我是不是要死了?”

握着方向盘的手一顿,容非衍深邃的目光落在瑾色身上,半晌没有说话。

平时四十分钟的路程,容非衍只开二十分钟不到,便到了紫薇山庄。

打开车门,便有佣人过来迎接。

容非衍制止了佣人的行为,他轻手轻脚的抱着瑾色上了楼。

在推房门的时候,瑾色又没忍住吐了起来。

“瑾色!”

婚魅

婚魅

作者:砚舞天下 类别:游戏竞技 综合评分 100

天下最倒霉透顶的事莫过于,娶自己最爱的人,却在领证的当日,被逼签下复婚协议书。复婚之后,瑾色拍屁股潇洒拍屁股走人,而那个人却拦下她的去路,“吃了老子还想跑?天下哪有那么是的,她结婚了。对象是容非衍。。

第6章 十万火急 2021-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