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你们到底谁扑倒了谁
容非衍的一张俊脸比锅底灰还得黑上三分,明明吐的那个人却一脸的辜,闭上眼睛睡的深邃。或许是倍感焦躁,她整个身子朝容非衍怀里缩去,找一个很舒服的位置,突然停住动作。由也许是感到不安,她整个身子朝容非衍怀里缩去,找一个舒服的位置,停住动作。。...

容非衍的一张俊脸比锅底灰还要黑上三分,偏偏吐的那个人却是一脸的无辜,闭上眼睛睡的深沉。

也许是感到不安,她整个身子朝容非衍怀里缩去,找一个舒服的位置,停住动作。

由于瑾色呕吐的原因,他们两个人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容非衍没办法,只好抱着瑾色去洗手间。

打开水龙头,抱着她坐在盥洗台子上,望着她身上的衣服,容非衍的目光闪过刹那危险,闭了闭眼睛,最终抬手解开她衣服上的纽扣。

当雪白的皮肤展示在容非衍面前时,容非衍的内心受到强烈震撼。

这是何等的一种场景啊,天使与魔鬼结合的身体,犹如上帝亲手雕刻出来一样,肌、肤如上好的瓷,散发着晶莹的光泽,似乎每多看一秒,对身体的主人来说就像是一种亵渎。

容非衍喉间轻滚,眼眸逐渐转红,呼出的气息也渐渐粗重起来,他狠狠的移开自己的视线,拿起毛巾开始帮她擦拭起身体。

这一过程下来,容非衍整个人,包括他的身体都备受煎熬。

他是个正常男人,在面对自己心动的女孩时,又如何能坐怀不乱?

但是理智却告诉他,不行!

帮她清理完身体,他才抱着她朝卧室里走去。帮她盖上被子,容非衍起身去了自己房间,拧开花洒的冷水开关冲起澡来。

再次出现在瑾色的房间,是四十分钟后。

瑾色身上的被子已经滑落,半个身子在外面露着,眼睛紧闭,眉头微拧,长长的睫毛犹如墨蝶正在栖息,留下片片阴影,安静的样子,像是初出生的婴孩一般。

静静的看了她片刻,容非衍帮她重新盖好被子,准备抬脚离开,却听到一阵呜咽声传来。

“妈妈,不要,不要走……”

容非衍的身体震了一下,低头,复杂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只见她鼻翼间爬满密密麻麻的小汗珠,眉头深深拧起,双手紧抓着被子,口中无意识呢喃着:“妈妈,不要,不要离开我——”

原来是做噩梦了。

容非衍抬手握住她那双颤抖的手,发觉她手指冰凉,目光一沉,坐在她身边,握起她双手,另一只手在一下下轻抚她的心口。

他的动作很轻柔,轻柔的根本不像是容非衍做出来,却偏偏就是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瑾色紧抿的唇瓣,逐渐放松下来,低声的呢喃着:“非衍哥哥,别走——”

容非衍的心尖狠狠晃了一下,他浑身紧绷着,低头看着床上的女孩儿,感觉身体里好像有什么在蠢蠢欲动,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得了这样的诱惑,他也不例外。

他低头看着瑾色,望着她饱满的唇散发着鲜红欲滴的光泽,让人忍不住一亲芳泽。

心里这样想着,事实上也就这么做了。

他俯下身子,在瑾色唇上印一下,发觉她的唇软软的,像是棉花糖一样,触动他内心的最深处,看着她精致的脸,眸底闪过一道恍惚,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收回自己的唇。

容非衍静静的看着她,不由的回忆起小时候,第一次见她的情景。

那是一个美丽的午后,他正在楼上睡觉,发觉鼻子处传来痒痒的感觉,他微微掀开睡眼惺的眸子,睁眼就看见他床上坐着一个粉嘟嘟的小女孩,手中拿着一块手帕,对着他的脸来回晃悠。

女孩看到他醒来,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露出一排细白的牙齿,欢呼的说:“非衍哥哥,你醒了。”

容非衍很讨厌睡觉的时候有人吵他,看到眼前的女孩儿,他很生气,坐起来,提着她的衣领就把她揪了出去,并大力的摔上了门。

门口传来络绎不绝的敲门声,夹杂着女孩的道歉声:“非衍哥哥,对不起啊,我以后不会吵你睡觉了,你快点开门陪我玩好不好?”

陪她玩?笑话。

容非衍最讨厌跟别人接触,尤其是这个女孩事先招惹到了他!

她在门口喊了很多声非衍哥哥,一直过了好久,耳根终于清静下来,容非衍以为她已经走了时,便起身去开门,却发现滚进来一个圆鼓鼓的身体。

原来她还没走!

容非衍愈发的生气!

他冲女孩大吼一声:“你怎么还不走?”

女孩可怜兮兮的坐在地上看着容非衍说,“我站的时间太久,腿麻了,走不了。”

容非衍楞了一下,脱口而出:“笨啊,你不会坐在椅子上?”

女孩无比纠结的说:“我吵醒了你,想跟你道歉。”然后露出一抹希翼的神情看着他:“你别生气了好吗?妈妈跟云姨一起出去了,我一个人在家里很无聊,想找人陪我玩。”

“她们走了多久?”他问。

女孩想了一下说:“云姨说你刚上楼睡觉的时候。”

容非衍看了一眼时间,加上他睡觉之前的时间,到现在,这个女孩在他门口等了四个小时。

看着女孩灵动的样子,想想,并没有那么讨厌,他想了想说:“我有玩具,你要不要玩?”

女孩立马露出一副感激的神情,连连点头说:“好啊好啊,谢谢非衍哥哥。”

“你叫什么名字?”看到她欢呼的样子,容非衍破天荒地的头一次主动询问起别人的事。

女孩像是花丛中翩翩飞舞的蝴蝶,对着他露出一抹灿烂笑容:“我叫瑾色,瑾色的瑾,色色的色。”

哪有这样跟人介绍名字的,容非衍想她的名字还真特别,轻声的在口中默念一声:“瑾色。”

没过一会儿,容非衍觉得让她过来陪自己玩,简直大错特错。

他珍爱的玩具,包括他自己做的模型,统统败在了她的手中。

最后忍无可忍的他,提着她的肩膀将她扔在了门外。

就在瑾色哭的时候,云诗怡与瑾茹一起回到家里。

看着瑾色哭,云诗怡对着容非衍责怪起来,而这个流着眼泪鼻涕的女孩,居然主动帮他说话。

呵,他容非衍做事情,还怕被别人说?

“非衍,快过来喊瑾茹姑姑。”云诗怡指着身边的女子对着容非衍介绍。

那是容非衍第一次见瑾茹。

小孩子能懂的词汇并不多,容非衍第一次见她,只觉得她很美,透着一种不食烟火般的美。

云诗怡给他说瑾茹要在山里取景,所以要在他们家里住一段时间。

瑾色不经他同意便闯入他生命中,虽然她很吵,但是他的生活,却因她的到来变得多姿多彩。

从此,他多了一项任务——那就是欺负她。

想着那些过去,容非衍紧绷的脸,慢慢变得柔和起来,连带看看瑾色的眼神儿,愈发的深邃。

帮她掖了一下被子,容非衍起身准备离开。

感受到容非衍的手刚一离开,瑾色立马变得不安,口中嘟囔着一串话。

至于说了什么,容非衍听的并不清楚,继续坐在她床边,拍着她的背。

直到东方泛起鱼肚白,容非衍才从瑾色房里出来,直接下楼。

管家何伯走了过来,“少爷,这么早就去公司?”

容非衍点头,正要抬脚走时,忽然顿住,对着何伯说:“色色要是问什么,你就说是佣人做的。”交代完,容非衍抬步离开。

何伯看着容非衍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什么好像不一般了,因为他可是亲眼看到少爷从夫人的房间出来。

梦里,瑾色做了一个很美丽的梦,母亲没走,一切都还在,她还是那个无忧无虑只知道每天快乐生活的小女孩。

忽然,妈妈不见了,她一个人站在荒郊野地里,呼叫着妈妈,可是无论她怎么喊,都没有妈妈的身影,画面最后定格在瑾茹死去的那片海中,瑾色惊叫一声,醒了,一抹脑门全是冷汗。

坐起来,看着自己置身于熟悉的房间,她才知道原来是回家了。

回家?

想到什么,瑾色心里一阵惊慌,急忙掀开被子,发现身上不知道何时换上了她的睡衣,原来的衣服哪去了?

瑾色下床,朝洗手间走去,可是空荡荡的洗手间里,并未有她的衣服。

正在想衣服哪去了的时候,听到手机铃声响起,瑾色走到床头那里拿手机。

看到是大小姐打来的电话,她接了起来。

“安彤,昨天夜里我不是跟你一起喝酒吗?我怎么会在家里?”

听到她的话语,靳安彤很想去撞墙。

她无语凝噎到:“姐姐,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瑾色还抱着是靳安彤送她回来的侥幸,“安彤,怎么了?昨天夜里不是你送我回来的?”

靳安彤实在没忍住,直说道:“昨天夜里的事,你竟然一点都不记得了?”

瑾色一窒,有关昨天夜里支离破碎的片段,正一点点凝聚到大脑,她记得看到了容非衍,而她还好像还吻了他!

不大确定的对着靳安彤问道:“安彤,我记得好像吻了容非衍——”

“哪里是好像,明明就是好不好。”靳安彤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她叹了一口气道:“你都把人家强了,让我怎么说你好。”

强了!!!

瑾色睁大眼睛,脑海中蓦然出现自己强吻容非衍的那一幕,她差一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悲愤的对着靳安彤说:“那你怎么不拉开我。”

那边的靳安彤差点吐血,一脸坏笑道:“我说姐姐,反正你吻的是容非衍又不是别人,说到底,你占了老大的便宜!”

听大小姐这么说,瑾色自动在脑海中勾勒出场景来。

没等她想个子丑寅卯,大小姐的话语又抛了过来,“我问你,夜里回去的时候,你们到底是谁扑倒了谁?”

婚魅

婚魅

作者:砚舞天下 类别:游戏竞技 综合评分 100

天下最倒霉透顶的事莫过于,娶自己最爱的人,却在领证的当日,被逼签下复婚协议书。复婚之后,瑾色拍屁股潇洒拍屁股走人,而那个人却拦下她的去路,“吃了老子还想跑?天下哪有那么是的,她结婚了。对象是容非衍。。

第6章 十万火急 2021-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