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占着茅坑不拉屎
这句话如同惊雷点醒了瑾色,她睁大眼睛,不可思议道:“不可能会吧?”“一切皆有可能会!”大小姐在电话那端笑的都快直不起身子来,“快说,我跟人赌局了,等着去应收款呢。”瑾瑾色嘴角抽了下,神情难掩失落:“安彤,我们之间友谊的船已经翻了。”。...

这句话犹如惊雷点醒了瑾色,她睁大眼睛,不可思议道:“不可能吧?”

“一切皆有可能!”大小姐在电话那端笑的快要直不起身子来,“快说,我跟人下注了,等着去收账呢。”

瑾色嘴角抽了下,神情难掩失落:“安彤,我们之间友谊的船已经翻了。”

靳安彤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你们真的那啥了?”

瑾色低声的说:“应该没有。”

“没有你难过个屁呀。”大小姐磨着牙说:“酒后乱性这么好的方法都不用,笨啊你。”

大小姐,咱还能愉快的做朋友了咩?瑾色很无语,眼睛泛起雾气,难过的说:“照理说我都醉成那样了,容非衍都没反应,那我在他心理,是不是真的一点地位都没有?”肯定是他很厌恶自己,才会不屑碰自己。

其实她以为这辈子与容非衍不会有什么交集了,两个人也就这么分道扬镳了,可是,上天在她生命中的某一天,非要将她跟容非衍硬生生的扯到一起做了夫妻,天知道,她的心里像是烟花齐放,百花齐开。

她那么小心翼翼的喜欢他那么多年,却披上一层金钱交易的外皮,骄傲如她,叫她如何能接受?

靳安彤沉默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片刻说:“可是色色,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去争取呢?”

瑾色嘴角漫起苦笑,昨天沈曼越的话犹在耳边回响,她的心瞬间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在撕扯,疼。

“我好像没有了喜欢的资格。”

靳安彤声音瞬间飚了起来:“瑾色,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像容非衍这样生活在金字塔顶层的人,外面抢手的很,你现在占着茅坑不拉屎,还说自己没有资格,你要没资格,谁有资格!”

瑾色心尖一顿,这比喻,也没谁了。

“除非是你想把容非衍拱手让给别人,比如楚姝。”靳安彤的话又抛了过来,搅的瑾色心里五味杂陈。

瑾色走到窗户那里,拉开窗帘,将紫薇山庄外面的风景收于眼底,片刻,她嘴角露出一抹轻巧笑容,正色道:“安彤,教我穿高跟鞋吧。”

即便不能天长地久,也要曾经拥有,虽然只有两年的时光,只有去争取了,才不会让余生的生活感到后悔,不是吗?

这一瞬间,瑾色嘴角流露出来的光华,耀的她整个人闪闪发光。

初夏的风透过窗户吹进来,掀起她额际上的发丝,随风轻舞。

靳安彤仿佛感受到瑾色的心理变化,露出一抹愉快的笑容,“行了,我知道了,你今天不上班吗?要迟到了。”

瑾色一看时间,糟了,已经八点十二五,她怎么都来不及了。

“安彤,我不跟你说了,挂了。”说完,便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朝楼下冲去。

管家何伯正在跟佣人吩咐着什么,看到瑾色,脸上露出一抹温和笑容,“夫人,醒了,身体还好吗?”

听到他这么问,瑾色愣怔一下,眼睛看着何伯,总觉得他脸上流露出来的表情,怎么那么丰富呢?她稍有意外道:“何伯,你今天心情不错,彩票中奖了?”

何伯失笑道:“夫人,早餐已经好了,你过来用餐吧。”

“来不及了,我要迟到了。”瑾色道。

“少爷担心你的身体,帮你请了假。”何伯不紧不慢道。

瑾色诧异,“我身体?我身体很好,不用请假。”

何伯又说:“少爷已经请过了。”

瑾色无语,容非衍为嘛要帮她请假?她明明什么事儿都没有好伐。

她怎么觉得,这过了一夜,好像有什么东西变了?

“容非衍呢?”

何伯说:“少爷乘早上的飞机去罗马了,大概一个星期以后回来。”

瑾色哦了一声,经过昨天夜里的事,本来她害怕见到容非衍的,却在听说他已经乘飞机出差,一股难以描述的心情油然而生。

当然,她的这片刻失神,落在何伯的眼中,便是舍不得容非衍的表现。

他紧接着来一句:“夫人不用太过挂念,之前少爷走几个月很正常,这次只是一个星期而已。”

瑾色差点内伤。

她挂念容非衍?

好吧,她承认在见不到他的时候会想他,但是也没何伯口中说的那么严重。

稳了稳心情,瑾色对着何伯微笑道:“我知道了。”

她吃完早餐的时候,何伯走了过来,拿了一串车钥匙递给瑾色:“夫人,少爷给你定了一辆车子,这是车钥匙。”

看着车钥匙,瑾色有片刻失神,她发觉容非衍简直比教材书还让人费解。

想不明白,就不要想,她尴尬的冲何伯一笑说:“我习惯了赶公车。”

何伯却说:“这是少爷交代的,如果夫人不愿意,可以等少爷回来亲自跟他说。”

看着何伯尽心尽责的样子,瑾色也不好推辞。然而去看车子的时候,她吓了一大跳!

一辆白色的兰博基尼正静静的停在院子里,迎着晨光,车身上披了一层薄薄的光泽,它就像是一只小怪兽,等着主人青睐。

她惊讶半天才回过神来,神色不自然的说:“何伯,我可不可以不要?”车子规格太高,跟她完全不搭。

何伯面露难色道:“夫人,少爷说如果你实在不想要,可以把它砸了,卖了,但是他回来若看不到车——”

瑾色已经明白,不管她怎么拒绝,这辆车子无论如何她都要用了。

不想何伯为难,瑾色露出一抹笑容说:“那行,我等他回来跟他说。”

何伯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说:“如果夫人没什么交代,我先去忙了。”

瑾色点头,看着何伯离开,她围着车子欣赏一下,才转身上楼。

在换衣服的时候,她还在想,容非衍出差,其实也好,避免了之前的尴尬,也让她有时间来缓冲一下心情。

发动兰博基尼离开紫薇山庄,瑾色直达沈经国住的地方。

将车子停在大门口,瑾色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沈经国刚要出门,就撞见了迎面而来的瑾色,他楞了一下:“色色,你没去上班?”

瑾色点头:“爸,我有话想跟你说,我们能谈谈吗?”

沈经国看了一眼腕上时间,放下手臂说:“好,我们去楼上书房。”

一进了书房,瑾色开门见山道:“爸,你是不是拿我的婚姻,跟容非衍做交易,所以他才注资沈氏,挽救公司?”

沈经国楞在那里,片刻,才问:“这些话谁告诉你的?”

瑾色看他的表情,大概猜到了三四分,一股难以描述的难过从心底悄然而生,征询的眼睛看着他问:“是不是真的?”

沈经国忙说:“色色,你不要听别人瞎说,这怎么可能?”

嘴角漫起苦涩,瑾色咧嘴一笑,看着眼前的父亲,有些难过道:“爸,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拿她的婚姻做为交易?

你可知,她以后站在容非衍面前,是不是就矮了一大截子?

看着女儿,沈经国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叹了一口气,才缓缓道:“色色,爸爸从来没想过拿你的婚姻去换什么,而非衍注资沈氏也是真的。”

瑾色心脏位置骤然一紧,就好像有人正拿着一根针,对着上面扎一样,疼的难受。

“色色,你听爸爸说。”沈经国想解释,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化为一声叹息,“当时公司遇到问题,爸爸是去找过非衍,但是并未想拿你的婚姻做交易。”

“容非衍为什么会借你十亿?”瑾色明显不信。

沈经国思索一下说:“那些钱是他暂时借给我的,如果到时候还不上,沈氏就要被他收购。而你的婚姻——”

沈经国停顿一下,继续说:“我想为你找一个好的归属,也算给你妈一个交代。”

瑾色看着沈经国,发现他不像是说假,但是这里面牵扯到十亿资金,她心理到底留下那些痕迹,抿了下唇瓣,她正要说什么,只见书房大门被打开——

沈曼越气呼呼的冲到瑾色面前,颇使气指道:“瑾色,谁让你不经同意跑来的!”

瑾色平静的看着沈曼越,唇角微勾,不咸不淡道:“这也是我家。”

“瑾色,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你不过就是想——”

沈曼越正说到兴头上,被沈经国突然打断:“住口!”

“爸?你,你训我?”沈曼越楞了一下,怔怔的看着沈经国。

沈经国面色一沉,严肃的说:“瑾色是你姐,也是沈家一份子,你这样大呼小叫的像什么样子!”

“我大呼小叫?”沈曼越看了一眼瑾色,忽然恼羞成怒道:“爸,你要真疼我,当初那个嫁给姐夫的人不是瑾色,而是我!”

“胡说八道什么!”沈经国眸色一沉,冷冷道。

瞪着沈经国,沈曼越很不服气的说:“我哪里有说错,说到底你还不是护着她,才会把姐夫白白送给她!”

“越越,够了!”沈经国厉声道。

“不够。”沈曼越气的咬牙切齿,什么都顾不上了,紧接着说:“别以为那天你们说话我没听见,瑾色能让姐夫给沈氏注资,我为什么不能?我哪里比她差了,你凭什么把姐夫从我手里让给她!说到底你就是不喜欢我,才会让姐夫娶她!”

沈经国越听,越听不下去了,抬手就要去打沈曼越,被随后赶来的崔玉兰拦住。

她一把抓住沈经国的胳膊,大声呼喊道:“老沈,你干什么,你是不是要打我们的女儿?”

婚魅

婚魅

作者:砚舞天下 类别:游戏竞技 综合评分 100

天下最倒霉透顶的事莫过于,娶自己最爱的人,却在领证的当日,被逼签下复婚协议书。复婚之后,瑾色拍屁股潇洒拍屁股走人,而那个人却拦下她的去路,“吃了老子还想跑?天下哪有那么是的,她结婚了。对象是容非衍。。

第6章 十万火急 2021-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