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沈经国指指沈曼越,话是冲崔玉兰说的:“你知不明白你的好女儿上次胡说八道什么!”“说什么了?”崔玉兰冷冷一笑:“说到底还也不是你的偏心眼,你要不然一碗水能端稳,除了昨天这事她忽然觉得,今天来这里根本就是个错误。。...

沈经国指着沈曼越,话是冲崔玉兰说的:“你知不知道你的好女儿刚才胡说八道什么!”

“说什么了?”崔玉兰冷笑:“说到底还不是你的偏心,你要是一碗水能端平,还有今天这事儿吗!”

瑾色后退一步,冷眼的看着他们的争执,只觉左心房某个位置隐隐作痛起来。

她忽然觉得,今天来这里根本就是个错误。

从她妈妈过世,这个家,其实早已经不是她的家。她为什么还要希翼那一份并不属于她的亲情呢?

说到底,还是她太天真了。

“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沈经国气坏了,他捂着心口直喘粗气。

崔玉兰阴阳怪气的看着沈经国道:“哟,感情这事还有内幕呢?藏着掖着干嘛呀,也说出来让我们听听。”

“崔玉兰,你个疯婆子,发什么疯呢!”沈经国生气道。

“我疯,我看你才疯了!”崔玉兰二话不说,上来就闹沈经国。

沈经国没办法,他手臂撑在书桌上,缓冲一会儿,抬头看着瑾色说:“色色,你先回去,晚点我再找你。”

瑾色看了一眼沈经国,唇角微微一抿,点头,离开。

看着瑾色离开书房,过了好一会儿,崔玉兰双手叉腰,对着沈经国说:“说吧,到底有什么内幕瞒着我们娘俩?”

沈经国冷冷的看了一眼崔玉兰,拿起书桌上的公文包往外面走。

“老沈,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休想出这个书房门!”崔玉兰身体抵在书房的门口,试图让沈经国说个明白。

看着崔玉兰的反应,沈经国叹了一口气说:“玉兰,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女儿胡闹,你也跟着瞎胡闹,这不是让人看我们沈家笑话吗?”

崔玉兰不依不挠道:“反正我不管!”

沈经国看了一眼时间说:“我还有个会要开,你再不起来,我就迟到了。”

“推掉。”崔玉兰没好气道:“你的会重要,女儿的终身幸福就不重要了?”

沈经国叹了一口气,将公文包放在桌子上说:“那正好,公司要是被容氏收购,我也真的能轻松了。”

崔玉兰一听,立马缓了神色,拉开书房的门说:“老沈,中午想吃什么,我让厨房给你做。”

沈经国看了一眼崔玉兰,忧心忡忡的离开。

“妈,爸这里不松口,我怎么办?”看沈经国下楼,沈曼越走了过来,对崔玉兰哭诉道:“难道你就愿意那个小贱人踩在我头上?”

崔玉兰语重心长道:“你都要跟林丰订婚的人了,还非要跟瑾色抢。”

“你要是不帮我,我找别人去。”沈曼越说完就要下楼,被崔玉兰拉住,她说道:“你这丫头,怎么说走就走?妈什么时候说不帮你了。”

“还是妈对我最好。”沈曼越终于露出了笑容。

瑾色从沈家别墅离开,去到自己以前住的地方,将她的相机以及冲洗照片的装备,搬进了后备箱,然后往紫薇山庄去。

将车停下,瑾色打开后备箱,抱着她的装备往里面走。

“色色,怎么抱这么重的东西?”云诗怡连忙站起来,指挥着佣人说:“你们快去帮忙。”

“好的。”周奇迎上去,对瑾色说:“少夫人,我来吧。”

瑾色将东西交给他,“暂时先放我房间。”

周奇点头。

瑾色转身对上云诗怡,展开笑容:“阿姨,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一会儿。”云诗怡拉过瑾色的手坐在了沙发上,不着痕迹的打量一下,语笑嫣然道:“身体不舒服,就不要乱跑,那些事情交给他们做就行了。”

瑾色心尖一顿,看着云诗怡,她怎么觉得这话里有话呢?

不等她多想,云诗怡的话又抛了出来,“非衍这孩子也真是的,说出差就出差,一个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这样把你留在家里,也不担心。”

瑾色笑道:“阿姨,非衍哥哥工作忙。”

“工作要得,家也要顾得。”云诗怡看着瑾色,沉默一会儿,说:“色色,非衍不是一个会照顾自己的人,你记得多在他身边督促着,这样我就放心了。”

“我会的。”瑾色道。她看着云诗怡的脸上,浮现着一层薄薄的悲伤,跟平常不大一样。

“色色,你有没想换个工作,换个环境?”云诗怡突然问。

瑾色颇为诧异道:“为什么啊,我现在的工作挺好的。”

“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整天跟匪徒打交道,你不觉得很危险?”云诗怡担忧的说。

瑾色轻轻一笑,脸上浮现着浅浅梨涡,将她显得格外灵动,“阿姨,其实没那么危险,法医是在事后检验场地,寻找嫌犯的蛛丝马迹,不跟匪徒面对面接触。”

“那我就放心了。”云诗怡点头。

佣人过来说:“夫人,午餐好了。”

云诗怡拉起瑾色,“走,去吃饭吧。”

瑾色点头。

吃完饭云诗怡就说要回去休息,瑾色挽留她在这里多住几天,可是她却说,不习惯在别的地方过夜。

何伯在送云诗怡出去的时候,一脸的高兴样儿:“太太,这下你放心了吧,少爷跟少夫人的关系处的不错,你很快就会抱上孙子了。”

云诗怡笑了,想到什么又叹了一口气说:“老何啊,孩子们就交给你了。”

“太太,您要?”何伯问。

云诗怡语重心长道:“你想哪去了,我只是担心这俩孩子太年轻,所以才想让你多照顾他们。”

何伯道:“我明白。”

“我先走了,你回去吧。”云诗怡对他摆了一下手。

看着她坐进车里,车子离开紫薇山庄,一直到消失不见,何伯才转身朝房子里走去。

瑾色在楼上收拾她带过来的东西,地上已经摆放了不少她之前的东西,包括她的相机,和冲洗照片的工具。

在房间转了一圈,觉得放哪都不合适,她打开门,走了出去,看到二楼拐角出有一间小卧室,在里面转一圈,发现这个做暗房挺不错,正准备回去搬东西的时候,她犹豫了。

她想,要不要打个电话先告诉容非衍一声,还是先将东西搬进去,再问他?

想来想去,这两个方法好像都不合适,就在她纠结的时候,听到手机铃声响起——

看到是邢东阳打来的,她接了起来。

“色色,你今天怎么没有来上班?”邢东阳问。

瑾色道:“我请假了。”

“请假?”邢东阳话语带着一丝紧张:“出了什么事儿?”

“没事儿,我挺好的。”瑾色不甚在意道。

邢东阳摆明不信,“是不是容非衍欺负你了?”

瑾色失笑道:“没有。”

那边沉默一会儿,邢东阳才说:“色色,你在哪?我过去找你。”

瑾色楞了一下问:“有事儿?”

邢少爷口气略微酸酸的说:“色色,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结了婚,就忘记了我们这些个朋友。”

瑾色立马摆手:“没有没有,你说个地方,还是我去找你吧。”

“好,地址我等下发到你手机上。”伴随着邢东阳话音落,电话被挂断。

瑾色放下手机,正要去收拾地上散落的照片时,手机又响了起来。

她看都没有看,直接滑下接听键,“我收拾完东西就过去。”

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回音,瑾色觉得气氛不对,她拿起手机看到上面是一连串的数字,正在想这会是谁的号码时,只听一道深沉的嗓音传了出来。

“收拾什么东西?”

熟悉的声音响在耳边,瑾色心头一跳,差点没握住手机,她干干一笑,说:“是你啊。”

“你很失望是我?”容非衍说这话的时候,气场明显变了。

瑾色在电话这头,都能感受来自电话那边的凉气,她暗暗吐了吐舌头,忙解释道:“不是,我没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正因为意外,才会变得小心翼翼。

容非衍久经商场早就练就一身本领,瑾色心里在想什么,他大概能猜到一二,冷冽的声音说道:“你要离开?”

他话音刚落,瑾色的心忍不住突突跳了起来,即使不是面对面,她都能感受到那种窒息的压抑感,她忙不迭说道:“不是,不是。”

“那要做什么?”容非衍再次问。

瑾色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我今天回住的地方,把我以前拍的照片,还有冲照片的工具带了过来,现在正在收拾。”

过了一会儿,那边才传来一道闷闷的声音:“嗯。”

瑾色紧跟着问了一句:“那个,你到了吗?”

等了许久,就在瑾色以为容非衍不会回答的时候,那边才说:“刚下飞机。”

瑾色一听,问道:“你吃饭了吗?”

“没有。”容非衍说完,又沉默起来。

沉默,没有比沉默更好的方式了。

片刻,瑾色、欲言又止道:“那个——”

“想说什么?”容非衍拿着手机,跟助理示意一下,转身朝另一边走去。

瑾色硬着头皮问:“昨天我喝醉了,不是故意要——”强吻你三个字在她舌头边打转,愣是没说出口。

听她撇的这么干脆,容非衍眸光骤然一冷,浑身的气场也降了下来,一字一顿道:“不是故意什么?”

即便隔了千里,但是他冷冽的声音,却使得瑾色的身体忍不住狠狠抖了一下。

她要怎么说昨天夜里的事情?

婚魅

婚魅

作者:砚舞天下 类别:游戏竞技 综合评分 100

天下最倒霉透顶的事莫过于,娶自己最爱的人,却在领证的当日,被逼签下复婚协议书。复婚之后,瑾色拍屁股潇洒拍屁股走人,而那个人却拦下她的去路,“吃了老子还想跑?天下哪有那么是的,她结婚了。对象是容非衍。。

第6章 十万火急 2021-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