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一身律政装束的他,懒懒的靠在墙壁上,一双桃花眼闪动着未名的光泽,偏偏什么都没做,虽然给人的压迫却不容许小视。他薄唇微抿,弯出一抹很好看的弧度,面上如沐春风,虽然却带他薄唇微抿,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面上如沐春风,但是却带着千里之外的疏离:“楚小姐。”。...

一身律政装束的他,懒懒的靠在墙壁上,一双桃花眼闪烁着未名的光泽,明明什么都没做,但是给人的压迫却不容小觑。

他薄唇微抿,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面上如沐春风,但是却带着千里之外的疏离:“楚小姐。”

“蓝律师,有事?”楚姝面上在笑,其实内心则在发毛。

容非衍身边的几个朋友,她最忌惮的便是蓝子爵。

他的一双眼睛,仿佛带着能看穿人心的能力,每次跟他说话,都带着万分小心。

蓝子爵双手斜插在口袋里,慵懒的看着她:“没什么,只是跟你提个醒,衍不喜欢太聪明的人。”说完,便抬脚离开。

听到蓝子爵的话,楚姝脸色唰的一下苍白起来,漂亮的眼睛里散发着阴沉狠厉的光,双手紧攥,就连指甲嵌进肉里都没感觉。

一直到后半夜,瑾色都还没有睡着,好吧,她承认自己是吃醋了,那一通电话完美的让她陷入失眠。

孤男寡女的,两人又相处一室——

此时她的心理竟然自动脑补出一百种,容非衍与楚姝之间接下来会做的事情。

她向来坚强,不甘服输,但是却在爱情面前,变得患得患失。

翌日,瑾色醒来,顶着两只大熊猫眼,何伯看到心疼的不行,送她出门的时候还特意交代:“夫人,少爷很快就会回来,你不用太过挂念。”

瑾色听到这话,内心闪过一丝尖锐的疼,如果他知道容非衍在国外,跟楚姝在一起,或许他也不会这么说了。

试图用轻松的表情掩饰内心的难过,她冲何伯轻轻一笑:“我去上班了,何伯,再见。”

然后开着她那辆白色的兰博基尼去往警局。

去到警局,看到瑾色的样子,新一轮八卦出现。

“色色,容非衍是不是特别的能干?”秦璃闪着一张八卦的眼睛盯着瑾色问。

瑾色诧异的看了一眼秦璃,想着他的工作能力,点头,“是挺能干。”

秦璃一听,笑的快直不起身子:“色色,这新婚燕尔的,你可得悠着点,就你这小身板,我真担心不要一个月,你都下不了床。”

听她话越说越露骨,瑾色、情商再低,也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拿起桌面上的文件,对着她的肩膀拍了一下:“臭丫头!”

“人家说的是事实咩,你昨天没来上班,今天又顶着一双熊猫眼出现。”秦璃八卦道。

瑾色看着旁边经过的邢东阳,拉住他问:“东阳,我看起来真那么糟?”

邢东阳看着瑾色,露出一脸坏笑道:“年轻人,要节制。”

不等他话说完,瑾色手中的文件砸了过去。

秦璃接着说,“我姐已经进了容氏,回头跟你家容先生说一声谢谢哈。”

那个电话之后,瑾色再未给容非衍打过电话,而容非衍也未主动打电话过来。

生活好像又回到原点,瑾色依然忙碌的工作,但是工作之余,想到容非衍,她的心就忍不住泛疼。

她告诉自己不要多想,但是一旦那样的想法冒出来,就像是野草一般,在心间疯长,怎么都拔不掉。

别人看她是高高在上的容非衍老婆,只有她知道,自己过的什么日子。

这一天,她刚从食堂回来,就听到办公室里热闹无比。

“色色,快过来看,这上面说的是你吗?”同事发现瑾色,连忙叫道。

瑾色走了过去,对着她面前的电脑看了起来,只见网页上醒目的标题吸引着她的眼球,“拜金女将自己卖身十亿,为嫁容氏掌舵人。”

下面还配有图片,是瑾色逛床上用品店的照片,下面则是一段小字评论。

大致就是沈曼越说的那段话,被有心人记录下来,现在被投放到网上。

短短两个小时,点击量上千万。下面的留言,更是高达几十万条。

大部分是楚姝的粉丝,过来喷瑾色的言论,端看那一条条言论,不难发现,楚姝粉丝对瑾色的愤怒,更是对他们拥戴的女神,不能跟男神在一起的痛斥。

还有一部分是痛骂瑾色这个拜金女,为了金钱,出卖自己的身体,云云。

经过之前的舆论风波,瑾色已经变得很淡定,但是却在看到这个新闻时,心里像是塞了一团棉花一样,堵的出不上气。

说到底,那十亿,是事实存在的。

“现在网络媒体真是一点素质都没有,这样乱写一通,以后让人怎么生活。”

“空穴不来风,网媒既然这样写,肯定有这样的事,不然谁会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有同事这么一说,大家看瑾色的目光都多了一层意思。

瑾色不语,淡定的转身回到位置上,却在转身的一刹那,暴露了内心的难过。

邢东阳走过来,看着电脑上的新闻,冷笑一声:“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我说你们好歹是人民警察,有点判断力好不好?”

“上次楚姝在拍卖会上摔倒,媒体把照片都发出来了,就算我们不多想,别人呢?楚姝的粉色都说是瑾色推到了她,要声讨瑾色还女神一个公道呢。”

“对啊,拍卖会上,楚姝说一直在关注公益,为贫困儿童助力,特意拍了一件一百多万的摆件,不管怎么说,这样的报道出来,大家拥护楚姝的肯定多。”

邢东阳不满道:“我说你们站在哪一边呢?”

“媒体上这样写的咯,我们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瑾色仿佛没听到同事叽叽喳喳的讨论,她埋着头,忙着手头上的工作,但是心却难过的呼不上气来。

邢东阳没有理会他们,抬步朝瑾色这边走来,拉着一张椅子坐在她身边问:“色色,你没事吧?”

瑾色看了一眼邢东阳,勉力一笑:“我没事。”

“你别多想,我等一下让朋友查下,到底是谁发这样的言论出来。”邢东阳说。

瑾色抬眸正视邢东阳,笑道:“不用,清者自清,我不在乎他们怎么写。”

“话是这样说,但是放任别人对你的诬陷和诽谤,就是纵容犯罪,你还是警察,白学了你。”邢东阳不满道。

瑾色左胸膛里满满的都是感动,她看着邢东阳,很认真的表情说:“谢谢你。”

“咱俩谁跟谁。”邢东阳站起来,拍了下瑾色的肩膀说:“行了,要是过意不去,你请我吃饭。”

而让瑾色意外的是,事情根本没有适可而止,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迹象。

下午下班的时候,瑾色刚准备出门,就看到警局大门被围堵。

那些人还打着一条巨大的横幅——拜金女,滚出地球,还我们男神,还世界一个清静。

若不是被警局同事拦着,估计那些人会冲进来,杀个瑾色片甲不留。

邢东阳从后面走出来,见着这样的场景吓了一跳,“卧槽,这是个什么情况。”

瑾色无语,“看样子,是冲我来的。”

邢东阳一个头两个大,斜睨着瑾色说:“色色,你这算不算引起民愤?”

瑾色嘴角一抽,颇为头疼的问:“我在想,我怎么回家?”

邢东阳想了一下说:“你到后门等着,我把车开那里接你。”

瑾色感动的正要说话,被邢东阳打住:“现在不是说谢谢的时候,以后我会找你收利息。”

“利息?”瑾色纳闷,你邢少爷什么时候变的跟容非衍一样,成为万恶的资本家了?

坐上邢少爷的车子,从警局里出来,瑾色松了一口气,颇为郁闷的对着他问:“我以后怎么办?”

“出了这事,容非衍就没给你打电话?”邢东阳不答反问。

瑾色扭头,看着窗外的浮光掠影:“没有。”遂又补充道:“这是我的事,跟他无关。”

当然,瑾色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容非衍开会忙的昏天暗地。

刚从会议室出来,凌九便将平板上显示的新闻,拿给了容非衍看。

望着平板上,那些针对瑾色的新闻以及下面跟的一条条评论,他眉宇间拧起一道深深的沟壑。

不等他问,凌九说:“老板,发布这个消息的记者我派人去查了,他说这个消息是匿名的方式传到他邮箱,那个邮箱的主人我查了,你认识。”

容非衍目光危险的眯了起来,沉默五秒说,“是沈家人。”

凌九点头。

他根本不意外容非衍会猜出是谁,只是他想不明白,沈曼越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容非衍嘴角勾起一抹冷冽弧度,看起来,就像是蛰伏一个冬天的狮子一样,“吩咐下去,从现在起我要收购沈氏。”

“老板?”凌九不明白容非衍这么做的目的何在,难道说只是因为这个针对瑾色的新闻?

但是瑾色也是沈家一份子,虽然不受待见,那也是她的亲生父亲。

老板这样做,真的好吗?

容非衍俊美的脸浮现着一抹阴沉,一字一顿道:“明天我要见到成效。”

凌九立马点头:“是。”

容非衍迈着步子朝落地窗那里走去,正是午后时光,金色的阳光透过百褶窗倾斜下来,落下斑斑驳驳的光线,也将站在落地窗后面的人,染上一层断断续续的光。

处在36层高楼上,可以将半个罗马城市面貌收纳眼底,但是此时容非衍却没有欣赏的心情,拿起手机,调出号码,拨打起电话来。

“是我。”

电话里传来一道惊讶,“容先生日理万机,怎么想起来跟我打电话?”

“靳总,方便把令妹的手机号码给我一下吗?我有事问她。”容非衍不紧不慢道。

那边打趣道:“为什么不找你家娇妻要?”

婚魅

婚魅

作者:砚舞天下 类别:游戏竞技 综合评分 100

天下最倒霉透顶的事莫过于,娶自己最爱的人,却在领证的当日,被逼签下复婚协议书。复婚之后,瑾色拍屁股潇洒拍屁股走人,而那个人却拦下她的去路,“吃了老子还想跑?天下哪有那么是的,她结婚了。对象是容非衍。。

第6章 十万火急 2021-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