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再次相见
苏男也没去生日晚宴,到了市区不久,乔邃就给她在路边下车后,留下的一个年纪唯一的下属和一辆车,接着扬长而去。苏男没敢让这个人送自己回去,不是虚报了另一个小区名,在门口苏男没敢让这个人送自己回家,而是谎报了另一个小区名,在门口煞有其事的下车,慢悠悠走进小区,在里面闲逛了一圈,这才出来,四处张望,没了危险,立即招了一辆出租车,又转了好几个圈,确定无人跟踪这才回了家。。...

苏男没有去生日晚宴,到了市区不久,乔邃就让她在路边下车,留下一个年纪最大的下属和一辆车,然后扬长而去。

苏男没敢让这个人送自己回家,而是谎报了另一个小区名,在门口煞有其事的下车,慢悠悠走进小区,在里面闲逛了一圈,这才出来,四处张望,没了危险,立即招了一辆出租车,又转了好几个圈,确定无人跟踪这才回了家。

冲了一个凉,整个身子清爽起来,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

苏男吓了一跳,轻声走到门边,问道:“谁?”

门外无人应答。

苏男又等了片刻,还是悄无声息,忍不住对着猫眼朝外看了看,除了楼道口,哪有人影。打开房门一看却傻眼了,门边放着一整篮的红艳艳的玫瑰,上面插着一张卡片。苏男想到那个阴魂不散的张真理,不禁皱了皱眉,这花竟然送到家里来了,以前还真小瞧了他。

苏男提着花篮,关上房门,了无兴趣,随手朝屋内一扔,那张卡片轻飘飘的落到她脚下。苏男弯腰捡起来,正准备扔垃圾筒,随意瞟了一眼,卡片上只写了三个字:“压压惊”。落款也是三个字:“陈归尘”。

苏男大吃一惊,跳起来立即开门跑了出去,楼道上下左右四处张望,仍然空无一人,狐疑的返回屋内,坐在沙发上,把所有的花全倒出来,每一朵都仔细检查一遍,确认没有任何可疑之处,这才放下心来。

手机铃声在这个时候响起。

苏男直直站起身,看着手机有片刻的迟疑,对方似乎很有耐心,一直慢慢的响着。苏男看时机差不多这才拿起电话,果然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刚接通,就听到手机那头传来一个轻快的男中音,很有磁性,非常动听,“苏小姐,今天没吓着吧。”

苏男的心一下子跳到嗓子眼上,语气却很镇定,“请问,哪一位?”

对方轻笑起来,“苏小姐,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

“你是谁?”

“陈归尘。”

苏男倒吸一口气,口里不由自主发出的声音,通过电话线传递到另一头,男人笑得很得意,“原来,苏小姐就这点胆识?”

“今天的事,是你干的?”

“见面礼,怎么样?”

“什么意思?”

“你不是要合作吗?我总得露两手,让苏小姐放心啊。”

苏男沉默了。

“那苏小姐,是不是也得让归尘放心,不是?”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呵呵,”陈归尘的笑声听起来很爽朗,“明天下午两点半,东路口左手进去,第一个胡同口,有个茶楼,二层,12号。”未等她回答,听筒里传来一阵“嘟嘟嘟”的声音,显然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苏男看着手机发了一会呆,然后慢慢放下。

站起身去了厨房,调制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接连放了两包奶,两包糖,搅拌均匀,小抿一口,味道刚刚好。此时的她,借着一连串的动作,心理已经慢慢平复下来,清明的眸子再也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慌乱,她把自己深深陷进沙发里,赤着脚,眼睛看着窗外蓝得透亮的天空,开始考虑下一步的打算。

说句心里话,她还真想见识一下这个神秘的男人。

跟乔邃相反,陈归尘低调很多,新闻报道和网络都鲜见他的介绍,偶尔几个访谈,也是波澜不惊,平淡得很。从资料上显示这个男人的发迹史很短,似乎就在一夜之间,漓城就钻出来这么一号人物,不是行内人士,很少有人知道陈归尘这个名字,更不知道他旗下有个非常知名的连锁卖场,及一个大型房地产公司。

第二天,苏男如期赴约。

茶楼很隐秘,如果不是熟人介绍,一般还难找得到。

下了车,抬脚进门,一股清新的茶香迎面而来,伴随茶香传来的是一阵古典音乐,带有一种缠绵悱恻、欲说还休的味道。苏男不觉站住了脚步,这种声音很独特,淡淡的哀伤,如女子的泣泣私语。

她在加拿大生活多年,一直以为,乐器当中以钢琴独奏最为美妙和纯净。没曾想,这种陌生的乐器独奏起来也这么好听,把东方女子的婉约柔情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倒真应验了那句:“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这时走上一个清秀的姑娘,穿着中式旗袍,长得不算漂亮,难得有一种古典味道,令人眼前清爽干净。

姑娘微笑的招呼道:“欢迎,请问几位客人,是否已定位?”

苏男:“两位,12号。”

姑娘点点头:“二楼包厢,请随我来。”

苏男跟在姑娘后边,走在原生态的实木楼梯,慢慢拾级而上,忍不住问道:“这音乐真好听,是什么曲子?”

姑娘嫣然一笑:“《琵琶语》,很多客人都喜欢。”

上了二楼,印入眼帘的都是一些中国古典文化的器具,墙壁上挂着几幅古代非常出名的临摹书画,壁橱里放着形状各异色彩斑斓的精美瓷器。苏男顿时喜欢上了这座古色古香的茶楼。在姑娘的引导下,两人一路向左前行,直到行到走廊的尽头停了下来。抬头一看,包厢名叫“浪淘沙”,推开房门,除了摆设古朴典雅的餐具,竟然空无一人,这倒出乎她的意料,低下头来看了看表,已经2点半。幸好有这美妙的琴音相陪,苏男也没往心里去,或许路上堵车,招手让那个姑娘泡上一壶好茶,慢慢细品,耐心等待。

没曾想,这一等就是半小时。

苏男从不曾等人这么久,终究忍不住打了个电话过去,更让她感到意外的是,昨天刚刚通过电话的那个号码竟然关机了。一向警觉的她心里咯噔一下,人已猛得站了起来,推开门走出包厢,四处看了看,没见什么异常,暗暗吐了一口气,低眉微蹙了会儿,又转过身重回房内,从包里掏出几张钞票,立即下楼。

没曾想,到了楼梯口,却遇上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许遥。

苏男有些疑惑,站立在那儿忤了一下。

许遥正要上楼,感觉有人挡住去路,一抬头也看到了她,四目相对的瞬间,她已经认出这个美丽的女人,“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那只猫今天好一点了吗?”

苏男一下子语塞了,“噢…..那个……我送去救助站了。”

“也好,”许遥挺高兴的,“总比流浪街头要强。”

苏男略带尴尬的点点头,“是啊。对了,你约了人喝茶?”

“不是我,是我男朋友。他临时有事来不了,让我帮他送一样东西。”

“那你赶紧去吧。”

“好啊,”许遥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苏男。”

“记住了。”女孩露出甜甜的笑容,转身上楼。

苏男站在原地,看着她轻快的步伐,呆立不动,思绪如潮涌,总觉得今天这事透着一股邪劲。没过多久,就听到“蹬蹬”的脚步声,正是许遥下了楼来,左右张望。苏男看着对方一张无邪天真的小脸,整个身子如坠冰窖,寒得直打颤。

“你怎么还在这儿啊?”许遥惊讶问道。

苏男勉强一笑:“我在等你。”

“等我?”

苏男岔开话题,“你约的人呢?”

“没见着,是不是走了,”许遥看了看表,“我没迟到啊。”

“你男朋友叫你来送什么?”

“一封信。”许遥毫无介心的拿起手上的一封信晃了晃。

苏男仔细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慢慢说道:“我约的人也没到,一个男的。”

许遥疑惑了,看了看信封,又看了看眼前的女人。

“12号包厢。”

“噢,原来是你。”许遥很惊讶笑了起来,眼睛闪着光亮,“太巧了,原来你们俩认识。”

苏男意味深长的点点头,的确是,从昨天巧到今天。

“你们是同事?”

“不,合作伙伴。”

“生意上的?”

“算是吧。”

许遥无意识地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吐了一下舌头,“他的事,我也不太懂。”

苏男突然笑了,仿佛听见了一个最好笑的笑话,“你很可爱。”

许遥只觉得眼前的美女皓齿星眸,一颦一笑都令人赏心悦目,不禁脱口而出,“你长得真漂亮。”

苏男恍若未闻,伸出一只纤纤玉手,“这个,是给我的吗?”

许遥反应过来,眨了眨眼,赶紧递了过去。

苏男没有犹豫,伸手接过,轻飘飘的,感觉不到任何重量,信是密封的。她把信封撕开,朝里看了看,只有一张薄薄的纸,抽出来,质地很好,散发一种沁人的香味,上面用电脑的黑体打了一行字:如玉山庄。

苏男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个女孩,笑着问道,“如玉山庄在哪儿?”

“如玉山庄?”许遥疑惑的想了想,“没听说啊。”

苏男但笑不语,掏出手机:“我们留个电话吧,我刚回国,对漓城也不太熟,有空一起出来逛逛,好不好?”

“没问题。”许遥高兴得报出一连串号码。

两人互相道别。

倾我所爱去寻你

倾我所爱去寻你

作者:方莹 类别:推理悬念 综合评分 100

一个的美丽的更年轻女子,怀着着不为人知的过去的和精心编织成的复仇计划,本来淡漠的心,却遭受了爱情,牵出了一个掩藏二十多年的惊天秘密。魔鬼与天使的博弈,真正的爱情与恩怨的对抗,因为这是离别的地方,她从心底里厌恶这两个字。。

第2章 偶遇 2021-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