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九章 身死 下
桐露在外面听到侯爷叫人回去,心里一沉,忙跑进去看了几眼。却看见了四小姐紧紧地地贴着侯爷站着,侯爷左手往前圈在她细瘦的腰肢上,左手指指床上躺在的夫人,不知道出了何事。看见了桐露进去,楚华谨猛然把环住裴舒芬纤腰的胳膊缩了回去,背在身后,肃然对桐露道:“看见桐露进来,楚华谨猛地把环住裴舒芬细腰的胳膊缩了回来,背在身后,肃然对桐露道:“不是让你去请大夫,你进来做什么?”。...

桐露在外面听见侯爷叫人过来,心里一沉,忙跑进来看了一眼。却看见四小姐紧紧地贴着侯爷站着,侯爷一手往后圈在她细弱的腰肢上,一手指着床上躺着的夫人,不知出了何事。

看见桐露进来,楚华谨猛地把环住裴舒芬细腰的胳膊缩了回来,背在身后,肃然对桐露道:“不是让你去请大夫,你进来做什么?”

桐露忙屈膝行礼道:“奴婢进来看看夫人有何吩咐。”

“赶快去请大夫!!!”楚华谨怒吼道。

桐露忙应了声是,瞥了一眼精致的千工拔步床上躺着的毫无知觉的夫人,转头抹去眼角的一滴泪,赶紧出了上房,去二门让人请大夫进来。

裴舒芬有些惴惴不安的样子,对楚华谨低声道:“侯爷,桐露刚才看见我们了……”

楚华谨低头看见裴舒芬惊惶失措的样子,心下不忍,也低声安慰她道:“别怕,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

“可是桐露是裴家的家生子……”裴舒芬惴惴不安地道。若是桐露给夏夫人透了口信,裴舒芬相信,以嫡母夏夫人的脾气和为人,定是死也不会同意自己嫁给侯爷。

该如何让桐露闭嘴呢?裴舒芬暗暗盘算起来。她低头看见姐姐的陈表被扔在地上,心念一动,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走过去,踏在了那陈表上。

楚华谨不知她在想什么,看了她惶恐不安的样子一眼,心里越发怜惜起来:连个家生子丫鬟都要忌惮三分,可见她在裴家过得是什么日子!

“你不用担心,她不过是个丫鬟,自然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楚华谨冷冷地说道。

这个桐露,以前死活不愿做他的通房,也就罢了,他从来不强迫女人。他有自己的骄傲,一应女子,都自愿在他身下绽放。可是这次她若是再不知好歹,胡乱嚼舌根,他有的是手段收拾她!

裴舒芬听了这话,重重地点点头,看着楚华谨英俊的面庞,绽开一个如花的微笑。——她已是尽了人事了,剩下的,只有听天命了。

桐露心神不宁地在二门上等着大夫过来。她想起昨晚半夜时分,夫人突然从恶梦中惊醒,大汗淋漓。自夫人病了之后,侯爷再也不跟夫人同房。到了上房,晚上也只去桐叶或者桐雪的耳房待一待,然后歇在暖阁里。

所以夫人床前,一直是桐露值夜。她睡卧警醒,见夫人醒过来了,忙上前仔细帮夫人擦洗换衣。夫人当时怔怔地看了她一会儿,当下就找出了她的卖身契,提前赏给了她。还跟她说,若是夫人来不及亲自送她出嫁,就让她去找夫人的娘家裴家人做主。另外又给了她一幅赤金累丝头面和一幅纯银绞丝头面,当作给她添妆……

夫人昨晚,到底梦见了什么?桐露有些迷惑。她听老辈人说过,快要过世的人,都格外耳聪目明,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若是夫人真的梦见了今儿的事情,夫人应该不会跟四小姐起争执才是。可是如果一点迹象也没有,夫人为何要把身契提前还给了自己,还说了那些话?难道夫人梦见的,是别人的事情,跟她自己无关?

想到夫人对她的恩德,桐露又忍不住拭了拭泪。

看见二门上的婆子带着大夫急匆匆地赶过来了,桐露忙打了招呼,领着大夫转身就走。

大夫跟在桐露身后进了上房,先止步在外间,对桐露道:“请姐姐先进去看看夫人准备妥当了没有。”裴舒凡近来病势愈加沉重,大夫都是到内室给她诊脉。

桐露含泪转身道:“大夫请进吧,夫人正等着呢。”

大夫做了个请的手势,让桐露在前面带路。

桐露走到内室门口,定了定神,对里面道:“侯爷,四小姐,大夫过来了。”

过了半晌,听见里面传来宁远侯楚华谨不紧不慢的声音,道:“让大夫进来吧。”

桐露掀开帘子,侧身让大夫进去。

大夫进了内室,看见宁远侯坐在床边,身旁站着一个娇弱俏丽的小姑娘。而宁远侯夫人裴舒凡正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袷花薄纱被,两眼圆睁,一动不动。

大夫的心里便咯噔一下。他作为大夫,自然见多识广,夫人这幅样子,看上去可是大大地不妙……

楚华谨看见大夫瞠目结舌的样子,心里一沉,起身站到一旁道:“赶紧给我诊脉!——傻站着在那里做什么?!”

裴舒芬见侯爷走到一边,也赶紧跟了过去,十分怯弱的样子,低着头,不敢往床上看一眼。

大夫忙对着宁远侯唱了个诺,躬身过去给夫人诊脉。

夫人的手严严实实地放在被子里面。

大夫回过头来,为难地看了宁远侯一眼,嗫嚅道:“侯爷,夫人的胳膊在被子里面。”

楚华谨不耐烦了,瞪着大夫道:“那就把胳膊拿出来!磨磨蹭蹭,误了夫人的病,我唯你是问!”

大夫打了个哆嗦,正要咬牙把手伸到被子里面,把夫人的胳膊掏出来。桐露几步赶了上来,坐到床边,道:“让奴婢来吧。”说着,把手轻轻地伸进了被子里面,轻柔地把夫人的右胳膊从被子里掏了出来。

大夫松了口气,对桐露低声道了谢,才伸出两个手指头,搭在夫人的脉搏上,诊起脉来。

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大夫已经对桐露道:“请姐姐给夫人换另一只胳膊。”

桐露依言把夫人的另一只胳膊也从被子里掏了出来。

大夫又轻轻诊了诊脉,摇摇头,还拨开夫人的眼敛看了看。

“请侯爷节哀,夫人病入膏肓这么久,今日终于脱离苦海,荣登仙界去了。”大夫起身对宁远侯楚华谨拱手道。

楚华谨吓了一大跳,他原以为裴舒凡不过是气晕了过去,谁知竟然已经……?!

“大夫,请再诊一诊吧!”裴舒芬瞥见楚华谨脸上难以掩饰的伤痛,忙走过来,唰地一声跪到了大姐的床前,对大夫苦苦哀求,“刚才姐姐还跟我说话来着,怎么一下子就去了呢?——大夫一定是诊错了!”

大夫到宁远侯府也有一阵子了,对裴舒凡的病情当然心知肚明。可是他并不是裴舒凡的主治大夫。先前的大夫,本来是定南侯荐过来的神医,不知出了何事,前几天被夫人赶走了,换上自己这个以前一直给神医打下手的大夫。

“夫人的病,也不是一日两日了。这种事情,也是避免不了的。还请……小姐,节哀。”大夫对裴舒芬安慰道。

桐露在一旁一言不发,泪流满面,也给裴舒凡跪下了,连磕了三个头。

楚华谨怔怔地在床边的圈椅上坐了下来,发现自己居然如此难受。他本来以为,她做了那么多让他烦心的事,他该是厌烦她的。她死了,他该是松了一口气才是。可是在心底里,还是说不出的难受。

他一直知道自己并不是铁石心肠的人,看来就算……,他的心里,还是放不下她的。况且裴舒凡是他的原配发妻,夫妻这么多年,一直相敬如宾,也是有情分的。两人最大的一次争吵,就是她死前的这一次。

想到自己刚刚对裴舒凡的粗暴,楚华谨有些羞愧难言,用手遮了脸,也忍不住流起泪来。

若是知道他那一推,会催了裴舒凡的命,楚华谨觉得自己宁愿气急攻心,也不会动她一根手指头!

裴舒芬回过头来,却见楚华谨一脸痛悔的样子,居然还哭了出来!裴舒芬心里一沉:看来侯爷,也不是对他妻子完全没有情分……

“侯爷节哀!这话虽说不该我说,可是姐姐如今去了,大大小小的事,都要靠侯爷拿主意操持了……”裴舒芬起身走到楚华谨身边,怯生生地提醒道。

楚华谨捂了脸,嗡声道:“我知道,你让我静一会儿。”

第四章 敲打 上 第五章 敲打 中 第六章 敲打 下 第八章 笼络 中 第九章 笼络 下 第十章 往事 上 第十一章 往事 中 第十三章 考较 上 第十五章 考较 下 第十六章 祈福 上 第十七章 祈福 中 第十八章 祈福 下 第十九章 示警 上 第二十章 示警 中 第二十二章 盘查 上 第二十四章 盘查 下 第二十五章 领情 上 第二十六章 领情 中 第二十七章 领情 下 第二十八章 筹谋 上 第二十九章 筹谋 中 第三十章 筹谋 下 第三十一章 家人 上 第三十二章 家人 中 第三十三章 家人 下 第三十四章 姐妹 上 第三十五章 姐妹 中 第三十六章 姐妹 下 第三十九章 身死 下 第四十章 报丧 上 第四十一章 报丧 中 第四十二章 报丧 下 第四十三章 吊唁 上 第四十五章 吊唁 中 第四十六章 吊唁 下 第四十七章 妾犯妻 上 第四十八章 妾犯妻 中 第四十九章 妾犯妻 下 第五十章 圣心 上 第五十一章 圣心 中 第五十二章 圣心 下 第五十三章 提亲 上 第五十四章 提亲 中 第五十五章 提亲 下 (求首订!求粉红!) 第五十六章 填房 上 (继续求粉红!) 第五十七章 填房 中 第五十八章 填房 下 第五十九章 嫁妆 上(求粉红!) 从《烟水寒》到《重生空间守则》 第六十章 嫁妆 中 (求粉求订) 第六十一章 嫁妆 下 (求粉求订) 第六十二章 瑜亮 (求粉求订!) 第六十三章 中毒 第六十四章 把柄 (求粉求订!) 第六十五章 重生 上 (求粉求订!) 第六十六章 重生 中 第六十七章 重生 下(粉红40+) 第六十八章 镜像 上 第六十九章 镜像 中(为jykuan的和氏璧加更) 粉红票答谢 (免费) 第七十章 镜像 下 第七十一章 聚首 (粉红80+) 第七十三章 动心 (粉红120+) 第七十四章 故物 粉红134答谢(免费) 第七十五章 及笄 上 古代女子婚嫁年龄考 (免费) 第七十六章 及笄 下 古代女子婚嫁年龄考 (2) (免费) 第七十七章 辟谣 (上) 第七十八章 辟谣 (中) 第七十九章 辟谣 (下) 第八十一章 知遇 第八十二章 避子 第八十三章 长线 第八十四章 表哥 第八十五章 "红娘" 第八十六章 落花 上 第八十七章 落花 中 第八十八章 落花 下 第八十九章 流水 上 第九十章 流水 中 (粉红160+) 第九十一章 流水 下 第九十二章 亏欠 上
重生空间守则

重生空间守则

作者:寒武记 类别:未来世界 综合评分 100

中国古代复活空间女PK在现代再次穿越空间女前生的她本是三朝首辅嫡长女,宁远侯楚华谨原配。育有一子一女,缠绵缱绻病榻之际,阴差阳错,魂魄被吸进再次穿越庶妹的空间法宝之内。两年后,她复活为翰林贺思平待嫁嫡女贺宁馨,意外发现自己也有了空间法宝,除了了一个人称“活阎罗”的大将军未婚夫简飞扬的。而再次穿越庶妹了成了“前夫”的继室,娴静宽容大度,温柔如水和蔼,人人赞颂。前生的自己却已成了不识大体、心肠狠毒的“先妻”!她冷冷一笑:被欺负人不会说话的么?!下回分解她如何转朱阁,低绮户,素手轻挥,撕下来那对“璧人”伪善的面纱,护住自己前生的一双儿女,缔造者今世的美玉良眉目森严的男人一本正经:“……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

正文 楔子 2022-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