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09章 奇人罕事惊江宁
冬寒未消,白雪皑皑。孙府小院里枝头吊枯叶,池子里仍有薄冰。寿禧堂外整齐有序的站了两排垂手立于的仆妇丫鬟。更年轻丫鬟一色穿红绫袄青缎袄背心,妈妈们则是石青色锦缎夹心长袄。寿禧堂内,老太太坐于正堂太师椅上,靠着绣着秋香色云纹锦缎半旧靠背,地下面东西各孙府小院里枝头吊枯叶,池子里尚有薄冰。。...

冬寒未消,白雪皑皑。

孙府小院里枝头吊枯叶,池子里尚有薄冰。

寿禧堂外整齐的站了两排垂手而立的仆妇丫鬟。

年轻丫鬟一色穿红绫袄青缎袄背心,妈妈们则是石青色锦缎夹心长袄。

寿禧堂内,老太太端坐正堂太师椅上,靠着绣着秋香色云纹锦缎半旧靠背,地下面东西各一溜六张椅子,都搭着七宝莲灰色椅搭,底下六副脚踏。

椅之两边,也有一对高几,几上茗碗花瓶,内插着时鲜花卉。

老太太常年寡居,不喜富丽陈设,所以各色摆饰都是以素雅为主。

大厅中间放一个大铜火炉,不时有丫鬟拿着火钳拨弄银丝碳。

孙家从孙宁以下都屏气凝神,按着齿序分坐两侧,卢敏侍立在老太太身边奉茶。

允良三更不到便去了府衙,说有急事,早就派小厮过来告罪了。

随着一声帘响,一少年自屏风后走出。

只见他身着一件浅紫色绣银丝点素团纹的交颈长衣,腰束一条月白色缀玉腰带,腰带上挂着各色葫芦形荷包并一个月牙形玉佩,一头黑发用玉冠松松扣住,身姿挺拔如青竹般清秀,笑容温润,唇红齿白。

因着冬日里寒冷,少年雪白的肌肤微微发红,端的是一种名花倾城的神采,人见了,都道一声“好个翩翩美少年。”

少年朝老太太和孙家众儿女拱手一拜,抬头道:“初次见面,晚辈用了假名,还望老太太和各位姊妹兄弟恕罪。”

众人见这少年不是王然,又是谁?

老太太慈爱道:“出门在外,那地方又鱼龙混杂,用个化名,何罪之有?珍馐宴那日初见,老身便觉子期通身礼仪不凡,不想竟是定国公府的小公爷。林妈妈,快给子期看座。”

崔然赧色道:“老夫人谬赞。子期此次造访,一是赔罪,二是有事相求。”

说着吩咐自个小厮把礼物拿上来。

“可怜见的孩子,大雪天的,难为你跑这一趟,何必又带礼物来。”老太太语气和蔼。

“不执挚,不敢见尊者。”崔然作揖,“礼物浅陋,还望老夫人、太太和众位姐妹兄弟莫怪才好。”

“小公爷言重了,不必多礼,就当在自己家一样,咱们坐着聊聊家常,热闹热闹,开开心心才好。”卢敏热络道。

崔然答:“只是些薄礼,切莫介怀。”

孙希心内叹了口气,来了这古代,送礼收礼一样还是推来推去,这般费劲。

崔然打开黑漆描金方盒,从最上层抽盒里拿出一个方形的紫檀木经盒。

盖与盒均制成佛莲花样式,下承莲花式矮足,盖面嵌“观音”。

山间树下点缀以红蓝宝石和萤石,形象精细,景致疏朗。

在盒壁上,用白色螺钿嵌祥云。

光看盒子便觉精美异常,价值连城,只不知里面装着什么。

崔然打开经盒,却见里头一本残旧卷册,上写《柳公权书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

天下皆知,柳公权善书法,其书法博采众长,不拘一法。初学二王,后又得颜真卿笔资,自创独树一帜的“柳体”,以骨力劲健见长,后世有“颜筋柳骨”的美誉,一时洛阳纸贵。

他与颜真卿齐名,人称“颜柳”,又与欧阳询、颜真卿、赵孟頫并称“楷书四大家”。

“晚辈素闻太夫人喜爱礼佛,家父曾任相州安抚使,于友人处偶得此经书,原是带回给祖母,但祖母身体一直欠佳,缠绵病榻,过世后,此书便没了主人。晚辈初次见太夫人,便觉倍感亲切,如见祖母。此次借花献佛,还望太夫人莫怪。”

说完又拿出给哥儿姐儿的礼物,孙宁、孙希分别是彩色琉璃蝴蝶簪,孙蔓是一个金光闪闪的福娃娃。孙云、孙泊、孙维和孙晓分别是一块玉佩,孙弗尚小,和孙蔓一样。

“子期纯孝,你们当多学学。你我有缘,这般厚礼,倒叫我们不好意思了。快快坐下,不要着凉了。”老太太笑道。

崔然见西边椅子坐着孙云、孙泊等众小哥,对众人拱了拱手,便靠着最小的孙晓旁边大方落坐。

小丫鬟春芬拿着脚炉塞在他的脚中间,又把套着灰色皮毛的汤婆子放在崔然手上,以解他身上的寒气。

“晚辈初次拜访,便有事相求,才觉不好意思。”崔然正色道,“原本王大人要送厨子进京,顺道带我回定国公府,岂料昨日傍晚,驻守江宁的呼延守将突然在府衙中暴毙。”

孙府各人乍闻此事,不知其中缘由,皆是一惊。

听崔然说的认真,便都竖起耳朵听着。

“我听说那将领名叫呼延图,素以勇武著称,打起仗来不要命,立过不少战功,常对人说宁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又说自己深受国恩太过,与西夏势不两立”,在身上到处刺上“赤心杀西夏”字样,还把这些字涂黑。除了身上,他在唇内也刺上这些字,兵器上就更不用说了。”

孙希腹诽这不是精忠岳飞吗?

不过在唇上也刺字,怕是脑壳有包。

崔然继续道:“他还把善于刻字的伙计叫去自己府上,对妻妾们说:你们也受了朝廷的重禄,无法用别的方式报恩,就应该在脸上刺字,以表感恩之意。”

众人听到这里,心内都叹这世上居然有这样的奇葩。

“这还不止,他还放言说若有人不干,便‘立断其首’,弄得全家人呼天抢地,无所适从。”

“他的几个儿子和女儿,以及全体仆人,都要接受这种‘酷刑’,气得他夫人要与他和离并带走儿女。小妾们不敢与他起正面冲突,便哭道:我们是女人,脸上刺字实在不好看,老爷带出去见人也不雅,能不能改为胳膊上?呼延图这才答应了。”

大家都渍渍称奇,丫鬟仆从们纷纷倒吸一口冷气,庆幸没有在呼延府上服役当差。

“除此之外,前些天他刚满百日的儿子被他抱到城楼上,然后往下摔,所幸没摔死。别人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回答说想试试儿子命硬不硬。他每次去府衙,其他人便饶有兴趣的围绕在他身边,想看他今天又有什么精彩表演。而他在府衙最爱做的便是取出佩刀,在胸口刺出血,再叫来执笔吏蘸血为墨,写成奏章,让当今圣上派他去捍边杀敌。岂知昨日,他正刺胸蘸血,不慎划到大血管,血如泉涌,竟死了!”

孙家众人都听呆了,孙希暗叹这样的行为艺术表演大师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第07章 蓬莱楼上初相逢 第08章 珍馐佳肴藏乾坤 第09章 奇人罕事惊江宁 第10章 崔然入住刺史府 第11章 特赦出府逛夜市 第12章 书坊买书被抓包 第13章 一路同行回京师 第14章 初入伯府风云起 第15章 允良携眷始入京 第16章 允善灵前危机伏 第17章 孙希助母平流言 第18章 裙钗一二可齐家 第19章 秦氏莲落诉委屈 第20章 孙希巧语劝亲娘 第21章 琐事纠缠忙不休 第22章 闲话家常论婚嫁 第23章 疑惑不解可奈何 第24章 绝色佳人妙趣生 第25章 卢敏喜遇大官媒 第26章 一怪两怪三四怪 第27章 卢氏携怒回娘家 第28章 慈母苦心劝骄女 第29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30章 敏孙希初露锋芒 第31章 嫡庶争吵殃池鱼 第32章 活色生香定国府 第33章 金风玉露一相逢 第34章 一波未平一波起 第35章 世间女子皆难养 第36章 孙家有女初长成 第37章 孙希及笄成大礼 第38章 家有好女百家求 第39章 众亲围坐择良婿 第40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第41章 崔然的退婚风波 第42章 婚事的几番探讨 第43章 冤家聚头探旧事 第44章 男人嘴放屁的鬼 第45章 吃了熊心豹子胆 第46章 绝处逢生现新机 第47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48章 圣意寻机也可改 第49章 崔然再访莫熙斋 第50章 自小疑团终告解 第51章 情深不寿慧必伤 第52章 真杀手锏才出鞘 第53章 崔府内宅多周折 第54章 婚前的铺路搭桥 第55章 未入门麻烦先至 第56章 崔然斜倚看春宫 第57章 惊心动魄相国寺 第58章 倒霉运撞见家丑 第59章 待嫁前几番风波 第60章 忠仆赤心进金言 第61章 诸多害怕难排解 第62章 孙府又迎来圣旨 第63章 烛火下坦诚相见 第64章 喜过望卢敏遭训 第65章 孙希出阁成大礼 第66章 闹洞房李氏出招 第68章 入宗祠再次交锋 第69章 多个女人多台戏 第70章 玩游戏暗耍心机 第71章 将军令震撼女眷 第72章 缠绵悱恻心彷徨 第73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第67章 大婚后三两小事 第74章 隆庆科案牵涉广 第75章 你来我往险掉坑 第76章 打情骂俏现隐忧 第77章 家族遇退亲危机 第78章 察蛛丝另扯别情 第79章 趁回门互通消息 第80章 情切切局势突变 第81章 羞辱不成反遭斥 第82章 意外之喜遭猛夸 第83章 两心之间的距离 第84章 孟娇主动见李妍 第85章 千翠轩暗定毒计 第86章 孙希遭李妍陷害 第87章 定阳县主陷流言 第88章 孟娇苦陷计中计 第89章 暴风雨前的平静 第90章 朝中阳谋家中鬼 第91章 迦叶轩黑夜审案 第92章 捉凶得意外收获 第93章 听军情紧急入宫 第94章 战火之中寻新生 第95章 烽火中嘉湖重逢 第96章 大难不死含隐忧 第97章 闻噩耗牵起往事 第98章 近年关孙希生产 第99章 来自亲人的关爱 第100章 崔廷婚事上日程
国公府的小媳妇

国公府的小媳妇

作者:崔淇 类别:重生宫斗 综合评分 100

传媒公司女CEO,过劳死,魂穿伯爵府嫡女。重活一世,本来打定主意主意做条咸鱼,躺享富贵荣华。不想却遭受各方势力挟裹,嫁入公府。无可奈何,没办法见怪打怪,遇佛烧香拜佛。 你堂之堂步步为营,叱咤风云。 我在后宅攘外安内,静修己身。强强,宅斗,朝堂阴谋阳谋权谋。各朝代宫闱秘事,疑案悬案。奇闻趣事,权臣诡谋。这是什么野狐禅?不,都是真史料,真历史。一书包天下,还披着一层中国古代言情的外衣。秋黄落叶,悄悄着地。生怕声音大了,惊着了宅内的人。。

第06章 喜不自胜珍馐宴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