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1章 琐事纠缠忙不休
“大夫人她……她拿着白绫,她,她要随老爷去……”老妈妈终于等到把要说比较完整。“什么?”卢氏吓得不轻。“那大嫂子现在的怎么样?”妈妈回道:“幸被巧飞碰见了,喊人救了下去。现在的清水阁躺在呢。”清水阁坐落于朝晖堂西边,卢氏领着孙希横穿过垂花门,疾行到朝晖堂西“什么?”卢氏吓得不轻。“那大嫂子现在怎么样?”。...

“大夫人她……她拿着白绫,她,她要随老爷去……”老妈妈终于把话说完整。

“什么?”卢氏吓得不轻。“那大嫂子现在怎么样?”

妈妈回道:“幸被巧飞撞见了,喊人救了下来。现在清水阁躺着呢。”

清水阁位于朝晖堂西边,卢氏领着孙希穿过垂花门,疾走到朝晖堂西边的抄手游廊。

只听得清水阁里哭声一片,不觉又加快了脚步。

刚才那老妈妈掀开帘栊,迎卢氏和孙希走了进去。

卢氏走到李氏床边,只见李氏满脸挂泪,头上的高髻,松垮垮的垂着。两边碎发飘飘,背靠着枕头坐着。脸色苍白,一脸疲倦,毫无贵妇仪态。

卢氏看得直皱眉,却不好说什么。

她走到床边,握住李氏的手说:“嫂子,你这是做什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好随意损毁?”

“我……”李氏欲言又止,好像有难言之隐。

“秦妈妈,你知道怎么回事吗?”卢氏问。

秦妈妈看看李氏,但李氏眼神空洞,神游太虚。

秦妈妈只好道:“老奴也不知。”

“可有谁来过清水阁?”卢氏继续问。

“四房的朱二太太来过。”大丫鬟巧玲道。

卢氏心下了然,叹了口气道:“大嫂,朱氏原本就是个爱嚼舌根的,你别听她乱讲,四房老太太都发过话了,不准他们乱传谣言。此事笑笑也知道,你不信问她?”

孙希赶紧点头道:“是的,大伯母。笑笑当时也在清徽堂,听的真真的。”

李氏木木地看着卢敏,有气无力:“弟妹,母亲如今厌了我,朱氏这种破落户也敢来糟践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大伯刚走,母亲伤心过度,难免怪你照顾不周,也是有的。等过些日子,母亲想通了,自然就好了。”卢氏劝道。

“弟妹不知,母亲这次是真恼了我,不会那么容易消气的。”

“嫂子,即便如此,你以后多多孝敬母亲,事情未必没有转圜的余地。而且你有琼姐儿,你走了,她怎么办?”

听卢氏说到女儿,李氏眼泪更是如滚珠般滑落,手捂住胸口,疼的说不出话。

“大伯母,江宁乡下有一首民谣,孩童们都在唱:‘世上只有亲娘好,没娘的孩子像根草。’琼姐姐已经没了父亲,若您再离她而去,她该多可怜啊。”都说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孙希忍不住现编了个谎,希望唤醒李氏的母爱。

李氏双目稍微有点神采,但嘴唇依旧发白。她对着下人们轻声道:“此事不要告诉琼姐儿。”

众仆妇都道了声:“是,请夫人放心。”

卢氏扶着李氏躺下,安慰道:“你别想太多,凡事都有解决的办法,老爷与大伯兄弟情深,必不会不顾你们母女。老爷刚才还跟我说了,大伯虽然去了,但琼姐儿仍然是忠勇伯府最尊贵的嫡长女。”

李氏泪如滚珠,划过双颊:“老爷去了,我活着也是睁着眼过日子罢了,我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琼姐儿。”

“所以大嫂更应该保重身体。琼姐儿和宁姐儿同岁,明年都是要及笄的,将来议亲,大嫂还要亲自挑选女婿才能放心不是?”

“弟妹说的句句在理,是我一时想不开。是我对不起你们,也对不起老爷,不怪母亲恼我。”说完又忍不住地拿帕子揩泪。

卢氏听这话说的古怪。正待细问,彩环声音在门外响起:“太太,老爷找你有事。”

李氏原本也不欲深谈,情绪上来了,说了不该说的话,此时正有点后悔,于是道:“弟妹先去忙,我这身体,也帮不上忙,老爷的丧礼,就麻烦弟妹了。”

卢氏素来豪爽,也不推让:“大嫂放心,好好歇息,我定把大伯的丧礼办得体面风光。”

李氏吩咐秦妈妈:“你送弟妹出去吧。”

卢氏连道不用,让秦妈妈好好照看李氏,便退出了清水阁。

待走到凝晖堂正中假山,孙宁迎面走来,她见卢氏眉头紧皱,行色匆匆,便问道:“母亲,你怎么了?”

卢氏跟她讲了李氏要白绫殉夫的事,又把朱氏等众女眷的言行复述了一遍,最后道:“你大伯母的事怕没那么简单,那朱氏虽是个破落户,但在大伯出殡日公然去为难你大伯母,若说没有内情,我不信。”

孙宁点头附和:“我也这么觉得,大伯刚去世,丧礼还没完她就上赶着来挤兑大伯母,一来情理上说不通,难道她不怕别人说她行事不德?二来,爹爹与大伯感情深厚,有人欺负大伯母,必不会袖手旁观,那朱氏哪来的胆子?”

“宁儿分析得很对。我现在赶着去见你父亲,这件事情我们暂且按下,等大伯出完殡,我们再理内宅纷争。”卢氏关键时刻还是很分得清轻重缓急的。

京师冬天,日渐寒冷。

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申太夫人自那日病倒后,一直缠绵病榻,太医一个接一个瞧,都说老太太伤心思虑太过,不益养病。

李氏一直推说身体不适,也不去寿安堂请安照顾。

卢氏一边要主持伯府中馈,一边又要延医请药,照顾老太太,直忙得嘴角生疮,上火不止。

允良守孝在家,没一日不去老太太处照料。

奈何老太太病情反复,没个准信,允良为此天天焦心不已。

一日二房老夫人来探望申太夫人,说起东京有一处寺庙特别灵验,不妨去拜拜,点个长明灯,给太夫人冲冲喜也好。

卢氏此时病急乱投医,哪有不答应的。

拜佛回来,卢氏便跟允良商量:“慈安寺主持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我们要不施粥行善,给母亲积积福德,说不定,母亲病就好了。”

允良想了想,说:“今年东京大雪,犹胜往年,圣上体恤幼老,下令于东、西、南、北福田院,除定额外,收养老幼生病的贫苦人家和乞丐,供养到第二年开春。京师权贵众多,不比江宁,行善施粥,排场太大,我刚蒙圣恩袭爵,多少双眼睛盯着,母亲让我们不要做出头鸟。我听说各部官员世家,但凡家里有点底的,听到圣旨,都去了福田院捐款,我们就用母亲的名义去捐,当为母亲积德。”

卢氏觉得允良说的在理:“是我没想周全。”转头又抱怨,”哎,来了东京真是麻烦,连行善积德都怕人说。还不如在江宁活的自在。”

允良张了张嘴,终究没说什么,化成了一声叹息。

第07章 蓬莱楼上初相逢 第08章 珍馐佳肴藏乾坤 第09章 奇人罕事惊江宁 第10章 崔然入住刺史府 第11章 特赦出府逛夜市 第12章 书坊买书被抓包 第13章 一路同行回京师 第14章 初入伯府风云起 第15章 允良携眷始入京 第16章 允善灵前危机伏 第17章 孙希助母平流言 第18章 裙钗一二可齐家 第19章 秦氏莲落诉委屈 第20章 孙希巧语劝亲娘 第21章 琐事纠缠忙不休 第22章 闲话家常论婚嫁 第23章 疑惑不解可奈何 第24章 绝色佳人妙趣生 第25章 卢敏喜遇大官媒 第26章 一怪两怪三四怪 第27章 卢氏携怒回娘家 第28章 慈母苦心劝骄女 第29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30章 敏孙希初露锋芒 第31章 嫡庶争吵殃池鱼 第32章 活色生香定国府 第33章 金风玉露一相逢 第34章 一波未平一波起 第35章 世间女子皆难养 第36章 孙家有女初长成 第37章 孙希及笄成大礼 第38章 家有好女百家求 第39章 众亲围坐择良婿 第40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第41章 崔然的退婚风波 第42章 婚事的几番探讨 第43章 冤家聚头探旧事 第44章 男人嘴放屁的鬼 第45章 吃了熊心豹子胆 第46章 绝处逢生现新机 第47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48章 圣意寻机也可改 第49章 崔然再访莫熙斋 第50章 自小疑团终告解 第51章 情深不寿慧必伤 第52章 真杀手锏才出鞘 第53章 崔府内宅多周折 第54章 婚前的铺路搭桥 第55章 未入门麻烦先至 第56章 崔然斜倚看春宫 第57章 惊心动魄相国寺 第58章 倒霉运撞见家丑 第59章 待嫁前几番风波 第60章 忠仆赤心进金言 第61章 诸多害怕难排解 第62章 孙府又迎来圣旨 第63章 烛火下坦诚相见 第64章 喜过望卢敏遭训 第65章 孙希出阁成大礼 第66章 闹洞房李氏出招 第68章 入宗祠再次交锋 第69章 多个女人多台戏 第70章 玩游戏暗耍心机 第71章 将军令震撼女眷 第72章 缠绵悱恻心彷徨 第73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第67章 大婚后三两小事 第74章 隆庆科案牵涉广 第75章 你来我往险掉坑 第76章 打情骂俏现隐忧 第77章 家族遇退亲危机 第78章 察蛛丝另扯别情 第79章 趁回门互通消息 第80章 情切切局势突变 第81章 羞辱不成反遭斥 第82章 意外之喜遭猛夸 第83章 两心之间的距离 第84章 孟娇主动见李妍 第85章 千翠轩暗定毒计 第86章 孙希遭李妍陷害 第87章 定阳县主陷流言 第88章 孟娇苦陷计中计 第89章 暴风雨前的平静 第90章 朝中阳谋家中鬼 第91章 迦叶轩黑夜审案 第92章 捉凶得意外收获 第93章 听军情紧急入宫 第94章 战火之中寻新生 第95章 烽火中嘉湖重逢 第96章 大难不死含隐忧 第97章 闻噩耗牵起往事 第98章 近年关孙希生产 第99章 来自亲人的关爱 第100章 崔廷婚事上日程
国公府的小媳妇

国公府的小媳妇

作者:崔淇 类别:重生宫斗 综合评分 100

传媒公司女CEO,过劳死,魂穿伯爵府嫡女。重活一世,本来打定主意主意做条咸鱼,躺享富贵荣华。不想却遭受各方势力挟裹,嫁入公府。无可奈何,没办法见怪打怪,遇佛烧香拜佛。 你堂之堂步步为营,叱咤风云。 我在后宅攘外安内,静修己身。强强,宅斗,朝堂阴谋阳谋权谋。各朝代宫闱秘事,疑案悬案。奇闻趣事,权臣诡谋。这是什么野狐禅?不,都是真史料,真历史。一书包天下,还披着一层中国古代言情的外衣。秋黄落叶,悄悄着地。生怕声音大了,惊着了宅内的人。。

第06章 喜不自胜珍馐宴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