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50章 自小疑团终告解
“田芙生性很乖巧乖巧懂事,虽是全家都宠着,但她从来不恃宠而骄,母亲和祖母都很不喜欢她,常说等她慢慢长大了,给我做媳妇。”“但是,在她六岁的时候,一场天花,要了她的命。母亲难过得没了半条命,明说真的对不起妹妹,没照料好田芙。母亲躺在床上足两年不足。”崔然忆起往“可是,在她六岁的时候,一场天花,要了她的命。母亲伤心得没了半条命,直说对不起妹妹,没照顾好田芙。母亲躺在床上足一年有余。”崔然想起往事,眼眶微微发红。。...

“田芙生性乖巧懂事,虽是全家都宠着,但她从不恃宠而骄,母亲和祖母都很喜欢她,常说等她长大了,给我做媳妇。”

“可是,在她六岁的时候,一场天花,要了她的命。母亲伤心得没了半条命,直说对不起妹妹,没照顾好田芙。母亲躺在床上足一年有余。”崔然想起往事,眼眶微微发红。

“我长得,可是像那田芙?”孙希问。

“是的,不说十分像,但也有七八分,可你的性情跟她完全相反,”崔然苦笑地哼了一声,“当然,只是在我面前。你在我母亲跟前,从来都是温顺懂礼的。”

“就因为这样,你要娶我?”孙希觉得这个理由有点匪夷所思。

“我娶你的理由,上次就跟你说的很明白了。”

“我也说了,我不稀罕。”孙希撇过头,蹲在地上继续除她的草。

崔然走过去,拿掉风吹掉落在她身上的树叶,语气无奈:“你就当真这么讨厌我?”

孙希摇摇头,“我不是讨厌你,我是怕你。”

“你用拳头打我,泥巴扔我的时候,我可没觉得你怕过我。你还经常说你不怕我来着。”崔然觉得孙希这句话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我说的不是这个怕。你心机深沉,谋求太大,我自认不敢跟着你,拿我们全家的身家性命冒险。”孙希知道再不点破,崔然是不会死心的。

“我不会出去乱说什么,而且我也没什么实质证据,你不必担心什么,我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小女子,我只想过平凡的日子,从未有什么宏图大志,也不需要你的支持和成全。你就放过我,好吗?”孙希说到最后,语气甚至带着点恳求。

“所以你就选了宁北侯?”崔然语气含酸。

“是,他是目前我最好的选择。”孙希语气肯定,不容遐想。

“那如果我说,我愿意为了你,远离朝堂纷争,远离圣上,外放去江南景色优美之地为官呢?你可还愿意嫁我?”崔然身形,挺拔如松,声音,坚定而干脆。

孙希不意崔然会这样说,顿时有点愣住了,“你父母亲也同意?”

“我自然能说服他们。”崔然拍着胸脯承诺。

“可是,可是你这样做,图什么呀?”孙希还是不解。

“图你啊。”崔然回答得非常爽快,跟真的一样。

“你别唬我,我可不是东京里那些见了你的脸就被你迷得神魂颠倒,你说什么就信什么的无知女孩。”

“我可从来没有用我这身皮囊骗过年轻女孩,你和我一起长大,可见过我调戏哪家姑娘?”崔然拿起院内石桌上的小杯茉莉花茶,一饮而尽,觉得口里还是有点干,他拿起茶壶再倒了杯茶。

“说来奇怪,你这么大个人,连通房也没有一个,该不会是……有断袖之癖吧?”孙希试探着问。

崔然茶正入口,听到这话一口茶水被呛得喷了出来。

“我的模样,虽说也算得上美艳动人,但跟你可没法比,你这样的家世和模样,什么养的绝色不好找?非要我!”

“莫不是因为我俩从小处得熟,你懒得去祸害其他人家的姑娘,就拿我当筏子,来掩盖你的断袖之癖?”孙希越说越觉得这个想法有道理。

崔然狠狠敲了一记孙希的脑门,“你这死丫头,脑子怎么想的。我可是喜欢女人的。”说完嘴角露出一股子邪笑,“要不我让你先见识一下,我的男子汉气概?”

孙希吓得赶紧举双手投降:“我错了,我错了。这么俊的脸,若是有龙阳之癖,也是可惜了。”

崔然终于忍不住,大声笑出来。

“子期,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崔夫人银铃般悦耳的声音在他俩身后响起,后头还跟着卢敏。

崔然朝卢氏作揖行了礼,回道:“笑笑妹妹刚刚说了个笑话。”

卢氏微微颔首,看着崔然的脸,越看越喜欢。

“哦,什么笑话这么好笑?也说与我们乐呵乐呵。”崔夫人笑道。

奶奶的,随口一句就给我出难题,笑话你个头,难道我要跟崔夫人说你有断袖之癖?卢老娘非把我撕了。

“我说了一遍,再说就没那意境了,怕不好笑。子期哥哥觉得好笑,那就复述一下呗?”哼,敢阴我,我把皮球踢回给你。

崔然却不急不忙,说:“刚才妹妹讲了个前朝节度使徐子达府里的趣事。”

“徐子达有个儿子叫徐泾,平时极爱品茗,为了喝茶,他每日派遣府里小厮去挑惠泉水。”

“惠泉水号称天下第二泉,他研究了一种新的茶,将核桃肉、松子仁等东西捏成小石头状,再放进惠泉水烹制的茶汤,取名‘清泉白石’。”

“有一日,秦献帝慕名去他家府上要喝这‘清泉白石’。”

“徐泾便吩咐小厮去挑水,徐泾却只取前一桶水来煎茶,后一桶水,他和秦献帝一道洗脚。”

“秦献帝问这是为何?他解释道:“小厮一路上会放屁,后一桶水难免被臭气污染,只配用来洗脚。”

秦献帝笑得前仰后伏,于是让宫奴把徐泾和他的洗脚水一块倒入一个大盆子,说要与他共享这臭屁水。”

听到最后,卢敏和崔夫人都忍不住掩嘴大笑。

旁边的丫鬟妈妈们憋笑憋出了内伤。

孙希面上讪讪地笑着,心里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崔然这故事,怕是意有所指啊。

他这般随口就说出来,怕是早在家里想好,要说给我听的吧?

男人,臭味相投的兄弟之谊,岂能是一个无凭无据的流言典故能伤得了的?

可恶的是,关于她的婚事,宫里没有一个明确的旨意下下来,虽说太后默认首肯了她和宁北侯的婚约。

但外祖父说皇帝并未召见他回复这件事,他让允良先‘按兵不动’,以等待更明确的圣意。

孙希原本平静乐呵的生活,被崔然一个笑话搅乱了一池春水。

卢氏还很开心的跟崔然母子俩聊天逗趣,孙希的一张脸,黑如锅底,她都浑然不觉。

她抓紧手上的帕子,未知的恐惧,渐渐浮上心头。

第07章 蓬莱楼上初相逢 第08章 珍馐佳肴藏乾坤 第09章 奇人罕事惊江宁 第10章 崔然入住刺史府 第11章 特赦出府逛夜市 第12章 书坊买书被抓包 第13章 一路同行回京师 第14章 初入伯府风云起 第15章 允良携眷始入京 第16章 允善灵前危机伏 第17章 孙希助母平流言 第18章 裙钗一二可齐家 第19章 秦氏莲落诉委屈 第20章 孙希巧语劝亲娘 第21章 琐事纠缠忙不休 第22章 闲话家常论婚嫁 第23章 疑惑不解可奈何 第24章 绝色佳人妙趣生 第25章 卢敏喜遇大官媒 第26章 一怪两怪三四怪 第27章 卢氏携怒回娘家 第28章 慈母苦心劝骄女 第29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30章 敏孙希初露锋芒 第31章 嫡庶争吵殃池鱼 第32章 活色生香定国府 第33章 金风玉露一相逢 第34章 一波未平一波起 第35章 世间女子皆难养 第36章 孙家有女初长成 第37章 孙希及笄成大礼 第38章 家有好女百家求 第39章 众亲围坐择良婿 第40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第41章 崔然的退婚风波 第42章 婚事的几番探讨 第43章 冤家聚头探旧事 第44章 男人嘴放屁的鬼 第45章 吃了熊心豹子胆 第46章 绝处逢生现新机 第47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48章 圣意寻机也可改 第49章 崔然再访莫熙斋 第50章 自小疑团终告解 第51章 情深不寿慧必伤 第52章 真杀手锏才出鞘 第53章 崔府内宅多周折 第54章 婚前的铺路搭桥 第55章 未入门麻烦先至 第56章 崔然斜倚看春宫 第57章 惊心动魄相国寺 第58章 倒霉运撞见家丑 第59章 待嫁前几番风波 第60章 忠仆赤心进金言 第61章 诸多害怕难排解 第62章 孙府又迎来圣旨 第63章 烛火下坦诚相见 第64章 喜过望卢敏遭训 第65章 孙希出阁成大礼 第66章 闹洞房李氏出招 第68章 入宗祠再次交锋 第69章 多个女人多台戏 第70章 玩游戏暗耍心机 第71章 将军令震撼女眷 第72章 缠绵悱恻心彷徨 第73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第67章 大婚后三两小事 第74章 隆庆科案牵涉广 第75章 你来我往险掉坑 第76章 打情骂俏现隐忧 第77章 家族遇退亲危机 第78章 察蛛丝另扯别情 第79章 趁回门互通消息 第80章 情切切局势突变 第81章 羞辱不成反遭斥 第82章 意外之喜遭猛夸 第83章 两心之间的距离 第84章 孟娇主动见李妍 第85章 千翠轩暗定毒计 第86章 孙希遭李妍陷害 第87章 定阳县主陷流言 第88章 孟娇苦陷计中计 第89章 暴风雨前的平静 第90章 朝中阳谋家中鬼 第91章 迦叶轩黑夜审案 第92章 捉凶得意外收获 第93章 听军情紧急入宫 第94章 战火之中寻新生 第95章 烽火中嘉湖重逢 第96章 大难不死含隐忧 第97章 闻噩耗牵起往事 第98章 近年关孙希生产 第99章 来自亲人的关爱 第100章 崔廷婚事上日程
国公府的小媳妇

国公府的小媳妇

作者:崔淇 类别:重生宫斗 综合评分 100

传媒公司女CEO,过劳死,魂穿伯爵府嫡女。重活一世,本来打定主意主意做条咸鱼,躺享富贵荣华。不想却遭受各方势力挟裹,嫁入公府。无可奈何,没办法见怪打怪,遇佛烧香拜佛。 你堂之堂步步为营,叱咤风云。 我在后宅攘外安内,静修己身。强强,宅斗,朝堂阴谋阳谋权谋。各朝代宫闱秘事,疑案悬案。奇闻趣事,权臣诡谋。这是什么野狐禅?不,都是真史料,真历史。一书包天下,还披着一层中国古代言情的外衣。秋黄落叶,悄悄着地。生怕声音大了,惊着了宅内的人。。

第06章 喜不自胜珍馐宴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