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0章 带我离开
“带我离开了。北先生,请带我离开了。”云漪对着北离墨,目光澄澈,眼神里面满满地都是乞求。北离墨心脏被被击中。他从来不都也不是一个乐意于帮助别人的人,却昨天,对于这个女人,列外。北离墨心脏被击中。。...

“带我离开。北先生,请带我离开。”云漪对着北离墨,目光澄澈,眼神里面满满都是哀求。

北离墨心脏被击中。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然而今天,对于这个女人,例外。

“走吧。”

云漪急匆匆的转身,想逃离冷夜爵这个魔头。

“站住。”冷夜爵出声阻拦,朝着云漪的方向追去。

北离墨左移一步,高大的身躯挡在两人中间,像是一堵墙。

一堵宽厚安稳的墙,云漪莫名觉得心安。

“让开!”北离墨王者的气势让冷夜爵莫名气短。

北离墨置若罔闻。

冷夜爵绕道,北离墨不动声色地右移一步,将冷夜爵堵的严严实实。

都是生意场上的人,冷夜爵并不想得罪北离墨.

生生忍了一口气,“北总,我和云漪的私事,您就不要插手了。”

“我并不喜欢管陌生人的闲事。”北离墨淡淡开口似乎要袖手旁观。

云漪的心不由得悬到嗓子眼。

可是纵然北离墨要隔岸观火,她也无可奈何。

“但是,她是我孩子的母亲。”

幸好,北离墨并不打算抽身而退。

云漪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冷夜爵气的不行,纵然他和云漪结婚五年,然而两个人却没有实质性的关系。

三人缄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终于北离墨冷冷开口,“人我带走了。”

说罢,自然而然的牵起了云漪的小手。

女人的手柔软,像是握住了一团云朵。

冷夜爵望着两人渐渐走远的背影,手掌不由得攥紧,手背上青筋暴起。

“狗男女,我不会放过你们。”

……

车内。

北离墨目视前方,眼神淡漠。手握着方向盘,他的手偏白,手指细长,骨节修长。

车,缓缓的行驶着。两旁的风景像是放电影一般倒退。

“谢谢。”酝酿了半天,云漪终于开口。

“嗯?”

北离墨偏头,淡淡的扫视了她一眼。

云漪掌心属于男人身上的余温,似乎因为这一眼重新复燃,烙铁一般灼热。

“刚刚谢谢你替我解围。”

北离墨仍旧是那副冷淡模样,“我从来不管陌生人的闲事。”

“我知道,我是沾了辰希的光。”

北离墨冷笑,一脸不屑,“辰希有没有妈妈都一样,我是想告诉你,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云漪瞬间领悟,“你帮我,是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

问出的问题,像是石沉大海。

北离墨抿嘴,一路上没有再说话。

许是在沉思。

连他自己都没弄明白,为什么会帮这样一个心狠手辣水性杨花的女人。

北宅。

北辰希使着小性子,大哭不已。

“我妈妈呢?我妈妈为什么还不来?快给我妈妈打电话!”

程正也不知道平时温顺的小少爷为何一夜之间变得如此无理取闹。

只不过才见了云漪一面,就认定了她,哭着吵着要要妈妈。

甚至,脾气也见长。

北辰希一边哭,一边用床上的玩具泄气。

床上的小东西被他丢得满房间都是。

程正侧身,十分灵活的躲过一个迎面砸来的模型火车。

嘭——

玩具火车重重地砸在地上,结束了寿命。

程正虎口脱险,心里舒了一口气。

没想到下一秒,一个小猪佩奇冲着他迎面而来……

佩奇来势太猛,程正躲无可躲。

罢了,一个吹风机而已。砸一下应该不会太疼。

忽然一双手凭空出现,抓住了社会猪。

同时,北离墨怒不可遏的嗓音响起,“北辰希!你在干什么?”

程正松了一大口气,“北总,你终于回来了。”

北离墨目不斜视,冷眼看着北辰希。

也不知道北辰希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最近他是越来越膨胀了,丝毫都因为没有北离墨的怒斥感到半点的胆怯。

反而是眼睛一亮。

“妈妈!”

北辰希一个翻身跃起,咚的一声跳下床,两条小短腿疯狂的动作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瞬间跑到云漪的面前。

并且,一个跳跃,双脚自然的夹住了云漪的腿弯,与此同时,双手环住云漪。动作一气呵成。

云漪再反应过来,北辰希就已经像是橡皮糖一样挂在她身上,怎么都甩不掉了。

毛茸茸的小脑袋还一个劲地在云漪的怀中蹭着。

“妈妈!辰希想死你了!妈妈,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声音小小的,委屈极了。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云漪就像是被击中了心脏。

柔情化作了一滩水,轻声安慰道,“妈妈怎么会不要你呢?你是妈妈的亲生孩子。妈妈疼爱你还来不及呢。”

“那你怎么不跟我一起回家?”北辰希埋在云漪的胸口,闷声闷气的回答。

云漪有些为难的看了北离墨一眼,“因为这里不是妈妈的家,妈妈有自己的生活。”

北辰希顿时就不乐意了,“这里是爸爸的家,你是我妈妈,你为什么不能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因为……”云漪算是被问住了。

“因为什么?”北辰希松开了她一些,一双玻璃球一样的眼睛,疑惑的看着她。

云漪咬唇,狭隘的脑容量实在给不了她一个合适的答案。

甚至连搪塞的借口都想不出来。

“妈妈,你怎么不说话?”北辰希催促着。

云漪张了张嘴,额头上面虚汗直冒。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着急了,后背隐隐冒汗。抱着北辰希的手臂,竟然微微颤抖。

麻木的身体一下有了知觉。

她好晕……

“妈妈!你快回答我!”北辰希还在急切的催促着。

“辰希,快到云漪的身上下来!”北离墨像是救世主一样,冷冷开口。

北辰希不情不愿,“我不要!谁也不能把我和妈妈分开。”

北离墨对于北辰希最近的表现十分不满意,“辰希,我最后说一遍……”

话未尽,北辰希就从云漪的身上跳了下来,眼神依恋,依依不舍。

身上的重担卸下,云漪顿时松了一口气。

突然觉得自己的衣服在下坠,低头——

北离墨的小手委屈的扯着她的衣摆,“妈妈,抱。”

漂亮的眸子里满是乞求。

云漪微微一动,头晕的感觉再度袭来。她真的是心有力而余不足。

北辰希仍然不依不饶。他从出生开始就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好不容易完成了人生的缺失,才不愿意轻易放过云漪。

“妈妈~”撒娇的声音像是蜂蜜,甜到发齁。

云漪像是被蛊惑了一般,伸出手。

此情细细长流

此情细细长流

作者:墨墨唧唧 类别:推理悬念 综合评分 100

几年前,未婚而孕,只为挑起来家族重担。几年后,她声名狼藉,却出乎意料与他相知相识。他的会出现,似凑巧,似出乎意料。当她一无所有,狼狈不堪时,他再度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他说,“你是我低调奢华的主卧室,没有一丝光亮。。

第6章 别怕,妈妈来救你了 2020-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