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1章 包扎
北离墨漠然望着云漪一身狼狈不堪的样子,脸色惨白如纸,头发零乱。光滑的双腿上面满是淤青,膝盖更是汩汩的往外冒着鲜血。男人的眉头不由皱了,一把拦下云漪的手。对着身后道男人的眉头不由得皱起,一把拦下云漪的手。。...

北离墨冷眼看着云漪一身狼狈的样子,脸色苍白如纸,头发凌乱。光洁的双腿上面满是淤青,膝盖更是汩汩的往外冒着鲜血。

男人的眉头不由得皱起,一把拦下云漪的手。

对着身后道,“程正,把辰希带去休息。”

程正像是得到了懿旨,马上照办,丝毫不敢怠慢。

北辰希眼看自己就快得逞,妈妈温暖的怀抱还等着他,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

小家伙急得不行,冷冷的瞪着程正,“你别碰我,我要和妈妈在一起。”

北离墨算是间接解除了云漪的危机,云漪感激不已。然而同时却已经疑惑起北离墨的动机。

这个男人究竟要干什么?

这么大费周章的接自己来,难道不是为了哄北辰希?还是说这一面竟是他们母子的诀别?

北离墨不会想要杀害她吧?

云漪不由得想到了宫斗剧里面为了孩子的血统纯正,不惜杀害孩子生母的龌龊勾当。

脊背一寒。

“妈妈!妈妈救我!”

云漪被北辰希的大喊大闹喊回现实。

再转头看时,北辰希已经被程正扛到了肩上。肥嘟嘟的小手使劲的捶打着程正宽阔的脊背。

云漪动了动嘴唇,刚想说什么就被北离墨截断了话头,“如果你想抱着孩子摔倒,那就尽管为他求情。”

云漪惊讶的睁大眼,看向北离墨,“你怎么会知道?”

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观察的如此细致入微。

“我不瞎。”北离墨冷哼了一声。

云漪默默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北离墨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下移。

云漪被他看得有些心虚,眼球乱转,不自觉的也看向那个方向。

两人的目光交集,同时落在云漪血肉模糊的膝盖上面。

云漪有些惊慌,下意识的就想将那个丑陋狰狞的伤口遮起来。

她今天穿的裙子太短,堪堪遮到膝盖上。

“怎么弄的?”

明明是关心的话语,云漪却没有听出一丁点的温柔。果然北离墨这个人,说出来的话都是夹着冰块的。

云漪避重就轻,却也是实话实说,“没什么,就是摔了一下。”

北离墨脑海中冒出冷夜爵凶神恶煞的脸,手掌不自觉的握紧,青筋暴起,“是他打的?”

“啊?”这下连云漪都蒙了。

北离墨体内像是燃起了一团火,浑身的血液沸腾着。

他许久没有这样生气了,更可笑的是,竟然还是为了一个表里不一蛇蝎心肠的女人。

和北离墨呆在一起,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云漪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你说的他是冷夜爵?”

北离墨不置可否。

云漪连连摆手,虽然她对冷夜爵恨之入骨,但是她从来不是一个信口污蔑别人的小人。

然而这句正直的话落在北离墨的耳朵里面,却像是包庇。

“他是有什么好值得你念念不忘?”北离墨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抽了,竟然说出这么不符合自己身份的话。

云漪咬牙。

冷夜爵确实没有什么好的,只不过是伪善的面具贴得太过逼真,以至于这么多年她都没有任何察觉。

北离墨看着沉默不语的云漪,心中更加窝火。

他听过一句话叫爱在心口难开,所以,对爱过的人,不仅是爱,连恨都没有办法言说吗?

男人的脸色更加铁青,隐忍着愤怒,“徐妈,带她去包扎。”

话锋转得太急,云漪反应不过来。

只见,一个穿着佣人服的中年女人笑眯眯的过来,客气道,“小姐,你跟我到这边来。”

云漪连连推辞,“不用了,就是蹭破了点皮。”

徐妈低头看了一眼,惊呼道,“哎哟,怎么摔成这样了,伤口得好好处理,要不然破伤风怎么办?”

云漪眼皮都没抬一下,仍然拒绝,“不会的,我没有碰到铁锈。”

抗拒的意味,显而易见。

北离墨本来就在气头上,云漪如此不识相,简直是往枪口上撞。

“为什么不去包扎?”北离墨冷冷地质问着云漪,“想让别人误会我们北家虐待你?”

威胁意味明显。

云漪并不想被白白扣上这个莫须有的罪名,“我自己走路不小心摔的,何来虐待这一说?况且就算别人要说闲话,也扯不到北家身上吧。”

云漪果断撇清和北家之间的关系。

这个女人居然和自己划清界限?这是在欲擒故纵?

北离墨冷笑一声,这样拙劣的戏码谁不会?

既然她想演,那他就陪着她。

“也是,你这种人怎么可能和我们北家扯上关系?”语气中的嘲讽意味明显。

云漪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别人说两句话就会炸毛的愣头青。

只把北离墨的话当做是耳旁风,左耳进右耳出。安静的像是一缕空气。

云漪的忍气吞声更挑起了北离墨的怒火。

装的挺像。

看来是自己小瞧了她的道行。

北离墨微微弯腰,将头凑到云漪的面前,故意压低嗓子,“还是说你想让我亲自动手帮你上药?”

声音魅惑,说话的时候更是有热气扑在在云漪的脸上。

暧昧在两人之间为数不多的缝隙之中疯长。

“不……不用。”云漪的身体不自觉的起了战栗,紧张的更是差点咬到了舌头。

“既然不用,那还不赶快跟徐妈走,别逼我动手。”北离墨瞬间收回身子,和云漪保持安全距离。

语气之中满满都是嫌弃。

“我觉得太麻烦了。”云漪仍然坚持自我。

北离墨目光不经意的瞥了一眼云漪的膝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干涸了的伤口,竟然又开始流起血。血流顺着云漪纤细笔直的小腿一路蜿蜒向下。

小腿在灯光下荧荧泛着光,云漪很白,肌肤赛雪,配上鲜红的血液。

红白交织,触目惊心,给人极大的震撼感,北离墨不由得又想起那荒唐的一夜——

云漪躺在他的身下,肌肤莹白,黑发如瀑。

喉咙不由得发紧,身体深处的欲望似乎正在苏醒。

他竟然会对这个女人有兴趣?

北离墨愈发恼怒,“我们家并不缺你那邋遢的RH阴性熊猫血。”

云漪低头,不由得吓了一跳。

鲜红的血液已经浸透了她的鞋,地上雪白的瓷砖也染上了斑斑血迹。

云漪没有想到那样一个普通伤口,居然流了那么多血。

微微的诧异过后,便释然了。

她生过孩子以后,就落下了血小板缺乏的病根,凝血功能发生了障碍。

此情细细长流

此情细细长流

作者:墨墨唧唧 类别:推理悬念 综合评分 100

几年前,未婚而孕,只为挑起来家族重担。几年后,她声名狼藉,却出乎意料与他相知相识。他的会出现,似凑巧,似出乎意料。当她一无所有,狼狈不堪时,他再度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他说,“你是我低调奢华的主卧室,没有一丝光亮。。

第6章 别怕,妈妈来救你了 2020-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