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2章 坚强如她
“真的对不起,我立刻拾掇。”说着,赶忙蹲下 身。动作太大,伤口再次划破,云漪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咬着牙,将涌上喉头的呻 吟硬生生咽了回家去。闷头,准备好拭擦地板。血液犹如动作太大,伤口再度撕裂,云漪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对不起,我马上收拾。”说着,急忙蹲下 身。

动作太大,伤口再度撕裂,云漪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咬着牙,将涌上喉头的呻 吟生生咽了回去。

埋头,准备擦拭地板。

血液如同汩汩流淌的小溪,血珠砸在地上,开出了一朵又一朵妖娆的曼陀罗。

云漪顾不得那么多,只觉得头顶上面目光灼灼,像是有火在烧。

屋漏偏逢连夜雨,她才发现自己竟然连一张卫生纸都没有,这满地的血迹该如何收拾?

北离墨冷冷的声音响起,“你就打算这么蹲着?”

云漪深呼吸了一口,抬头对上北离墨的眼睛,目光澄澈,“你有卫生纸吗?或者是家里有拖把什么的吗?我手里没东西,不好收拾。”

这个女人脑回路怎么这么……

奇怪?

北离墨微微咳了一声,“我让你去包扎。”

云漪这才恍然大悟,指着被自己弄得一团糟的地板。

“可是这怎么办?”

“留着。”

云漪一脸问号。

“北总,不好啦!你快上来看看吧,小少爷太能闹腾了,我快招架不住了。”程正杀猪一般的嘶吼,从二楼传下来。

北辰希战斗力太强,程正无奈只好搬救兵。

北离墨额头上面的青筋突突直跳,是自己太宠着北辰希了吗?才让他如此蹬鼻子上脸。

抬腿就往楼上跑。

这就走了?

云漪难以置信,自己的存在感就这么低。

不过也好,少被注意一些,也就少吸引一些战火。

北离墨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转头。冰冷的眼神直戳云漪。

真是矫幸不过三秒。

云漪不由得一个激灵,静待后文。

“等你包扎完再收拾。”

说罢,北离墨迈着长腿大跨步的往楼上走。转身消失在转角,楼上折腾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果然,一物降一物。

云漪不由得有些失落,自己缺席了北辰希的生命那么久,也没机会见识他的爱恨苦辣,哭笑八面。

正沉思着,徐妈打断云漪,“小姐,你赶紧跟我去包扎吧,你的伤口一直在流血。”

云漪为了不再污浊北离墨家的地砖,终于妥协。

徐妈本来要帮云漪上药,结果被云漪拒绝了。五年的腥风血雨,让她早就养成了独立自主的性格。

云漪用双氧水给自己清理伤口,锥心的疼痛从膝盖传来。

云漪像个没事人一样,虽然苍白着脸却一声不吭。

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有些急促。

云漪还以为是北离墨,却又不太像。

北离墨并不会这么急躁,他走路从来步伐稳健。

“云小姐,你这膝盖是怎么了?怎么流这么多血?”咋咋呼呼的声音响起,语气中的关心呼之欲出,和北离墨的冷淡完全相反

果然不是北离墨。

云漪心中竟有些失落。

抬头,宽慰的笑了笑,“没什么,不过是不小心摔了一下,磕破点皮。”

程正显然不太信,“破皮怎么会流这么多血?”

云漪打着哈哈,“那就是顺带扯掉了一点肉。”

程正大概是信了,不忍看云漪笨拙的裹着纱布,“你一个人上药肯定不方便,我来帮你吧。”

云漪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程正不依不饶,“没关系,我不嫌累。”

云漪无奈,再度拒绝,“真不用。”

话音未落,手中的纱布团就像是和她有仇一样,滚落在地。

程正正好找到借口,“你看吧,一个人总会不方便。”

被啪啪打脸的云漪,终于不再坚持,“那麻烦你了。”

程正十分娴熟地从药箱里面找出药,迅速拧开瓶盖,给云漪敷上。

行动敏捷,动作干脆。

“你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疼。”

云漪咬牙,没事,你不用管我。”

“刚刚那个是止血的。”程正甚至都没有看就从药箱密密麻麻的瓶瓶罐罐中又抽出一瓶,“敷起来会有点疼,这会给你上一个止痛的。”

云漪微微有些诧异,“你似乎对这些很清楚。”

程正倒是也不自谦,“辰希受伤都是我帮忙包扎,久而久之也就练出来了。”

辰希受伤?

云漪眉头不自觉的皱紧,“辰希他经常受伤吗?”

程正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呵呵干笑道,“也没有,小孩子顽皮,总会磕着碰着。”

云漪沉默不语,心中很不是滋味。

“辰希无论受再重的伤,流再多的血,硬是一声不哭。”程正一点一点的把白色的粉末往云漪的膝盖上撒,“以前觉得怪,现在倒是明白了,这是遗传吧,你们母子俩都这样。”

程正漫不经心的话,像是一记重拳,砸在了云漪的心脏上。

她以前也很怕疼,也曾因为被蚂蚁咬了一下,就哇哇大叫。然而生活的重压,把她逼成了这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强人模样。

可是北辰希呢?

他还那么小,为什么也会如她一般忍气吞声?

“有时候有苦不说,不一定是因为坚强,或许是因为没有撒娇的人。”云漪苦笑。

一个从小就没有母亲的男孩,受了伤又怎么好意思向坚硬如铁的父亲哭诉呢?

程正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也就赶紧闭嘴。默默的上药包扎。

上完药,程正一圈一圈的给云漪缠上纱布,手法娴熟得不像话。

一看就是经过千锤百炼,云漪的心脏现在就像是被人攥住了一样,呼吸都困难。

程正自责不已,内疚自己不该乱说话。

两人沉默,各有所思。

“北离墨呢?”云漪突然想起这个男人已经上楼很久了。

“北总应该在上面哄辰希睡觉。”

云漪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他……哄辰希睡觉?”

云漪实在是想象不出北离墨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会说温柔的话哄小孩子睡觉,至少无法想象北离墨给北辰希讲故事唱歌的场景。

程正倒是习以为常,“对啊,找到你之前,北总一直都又当爹又当娘,虽然有保姆,但是他很多事情都是亲力亲为,不肯假手于人。”

攥着云漪心脏的那双手,似乎又紧了一些。云漪越发的呼吸不畅。

这么多年,她一直怪罪北离墨,怨恨北离墨毁了自己的整个人生。

可是,北离墨究竟又做错了些什么呢?不过是自己贪心不足,拿到了钱又忘了当年北离墨对于自己的帮助。

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

此情细细长流

此情细细长流

作者:墨墨唧唧 类别:推理悬念 综合评分 100

几年前,未婚而孕,只为挑起来家族重担。几年后,她声名狼藉,却出乎意料与他相知相识。他的会出现,似凑巧,似出乎意料。当她一无所有,狼狈不堪时,他再度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他说,“你是我低调奢华的主卧室,没有一丝光亮。。

第6章 别怕,妈妈来救你了 2020-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