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4章 五千万花的真值
砰——剧烈地的疼痛席卷而来,云漪一咬牙。北离墨撑着手臂,将她被禁锢在自己和墙壁之间狭窄的空间之中,居高临下的望着被自己被囚禁的猎物。“疼吗?”并不像是关怀的语气。刚还觉间北离墨撑着手臂,将她禁锢在自己和墙壁之间狭小的空间之中,居高临下的看着被自己囚禁的猎物。。...

砰——

剧烈的疼痛袭来,云漪咬牙。

北离墨撑着手臂,将她禁锢在自己和墙壁之间狭小的空间之中,居高临下的看着被自己囚禁的猎物。

“疼吗?”并不像是关心的语气。

刚刚还不觉得,现在似乎所有的知觉都重新苏醒。她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是好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

云漪拒不回答,像是小兽一样倔强的回瞪着北离墨,

似乎在怄气。

北离墨眉头越蹙越深,“我问你痛不痛!”

手掌恶趣味的捏上了云漪发青的胳膊,云漪下意识的惊叫,又想起了什么,活生生的将这惨叫重新咽回了嗓子眼。

“你在和我赌气?”

云漪终于开口说话,“我没有!”她只不过是不可能向变 态屈服。

北离墨握着她的肩膀,手掌没有任何要放松的意思,反而故意用劲。

剧烈的疼痛袭来,云漪愈发苍白,豆大的汗珠从她的脑门上淌下来。

云漪疼得颤抖,却仍然一言不发。似乎真的和北离墨杠上了。

北离墨愈加气愤,目光阴鸷,“谁教你痛也这么忍着?一声不吭?”

云漪微微闭了闭眼睛。

过往的五年,像是放电影一样一帧帧的跳跃的,噩梦一样挥之不去。

那些黑暗无光的日子,云家像是巨山一样压在她的肩头,她也想哭,她也绝望。却找不到一个真正可靠的肩膀,咬着牙坚持,于是,也就失去了叫苦的能力。

云漪的眼睛猛然睁开,目光之中满是凌厉,“叫出来就不痛了吗?”

北离墨猛然收回自己的手,“走!我送你去医院!”

云漪愣在原地,岿然不动,“为什么要怎么对我?”

先给一巴掌,再给一颗糖。

孤独久了的人根本就受不起别人的恩惠,一旦心软,她就坚强不起来。

“因为你是我的人。”语气霸道不容置疑,“你一天是我的人,这辈子都是我北家的人。”

“北总,不得不说,你那5000万花的还真值。”

不仅如愿得到了一个儿子,还成功毁掉了她的一辈子。

北离墨皱了皱眉头,“是你自愿的。”

云漪笑得越发轻蔑,“没有人会自愿跳入火坑。”

就算飞蛾扑火,也是被逼无奈。

北离墨不想和哀怨的女人过多的纠缠,“走吧,去医院。”

云漪这次倒是没有挣扎,乖巧的跟在北离墨的后面。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她咬着牙,每走一步都是极刑。

真疼啊。

……

医生办公室。

医生拿着刚刚拍出来的ct和x光片,仔细的查看。

大约两分钟,得出结果,“膝盖受到严重撞击,骨头有细微的裂痕。”

目光落在受损最严重的膝盖上面,一寸寸上移。

“肩胛骨也有损伤,”顿了顿,探照灯一样的目光再次落在云漪裸露的肩膀上。

雪白的肌肤,青黑的淤青,相互交织,色差相当震撼。

“这么看,手臂的肌肉应该也有拉伤。”医生循序渐进。

云漪一言不发,默默点头。

“大概就是这些。”云漪摘下架在鼻梁上面的金丝边眼镜,探究的看向云漪,“怎么弄的?”

一旁的北离墨也将目光投向云漪,简直不明白正常人是怎么把自己弄成如此狼狈不堪的模样的。

“走路不小心摔倒了。”云漪避重就轻。和之前回答北离墨的答案一样。

“摔倒能把手臂摔成那样?”很显然,医生一点都不信。

“顺便托举了一下重物。”都说孩子是爸妈的心头宝,千金不换的宝贝能不成吗?

医生还是不信,毕竟受伤的那两个位置实在是太暧昧。

而且云漪的手臂上的淤青有几处还是男人的手印。

一切的一切,都似乎在彰显着什么。

病房里面沉默极了。

三人缄默不语。

医生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我给她开点外用药,还有内服的,那你们注意最近一段时间不要再那个了。”

“哪个?”两人难得异口同声。

一人声音疑惑,一人仍然冰冷。

医生不禁有些恼怒,这两人典型的揣着明白装糊涂,“还能有哪个?”

云漪是真的不明白,“我不是很清楚你说的是哪个。”

医生看着云漪认真询问的目光,不禁缄默,有些愤怒的看向北离墨。

面前的那个女孩手臂上的淤青以及膝盖上面的磕伤,也只有做那种事的时候才能同时出现了。

没有想到那么衣冠楚楚的人竟然是个禽兽,连无知少女都不放过。

殊不知。他眼里的这个无知少女已经有了半大的儿子。

“还能有哪个?还不是让你们节制点!”

声音很愤怒,明显矛头对着北离墨。

云漪差点惊讶的咬到自己的舌头,赶紧否认,“医生,你误会了,我们不是……”

“不是什么?都做了那样的事情,还不承认?”医生俨然十分讨厌现在年轻男女胡乱随便的作风。

云漪别的事情都能忍,唯独在这种事情上被冤枉,她是真的不能闭口不言,“他不是我丈夫。”

“那是男朋友?”医生反应极快。

还没等云漪否认,又继续自顾自道,“男朋友就更不行了,还没结婚就这样,说不定结了婚能怎么着呢。”

“……”

云漪有些心虚的看向北离墨,他站在逆光的位置上,看不清他的表情。细碎的刘海在北离墨的眼睑处洒下一片阴影。

云漪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他不会迁怒于自己吧?

没想到北离墨的回答让她大跌眼睛,只是淡淡的一个嗯。

似乎并没有听见刚刚医生的话一样。

医生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本着别人的家事自己不多插手的原则,挥了挥手,加速将手中的处方单写完。

“去拿药吧,”如此轻率将两人赶走,“下一个。”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病房,云漪紧跟北离墨。

下一个拄着拐的病人和两人擦肩而过,有些蛮横的挤了云漪一下。

云漪脚上有伤,重心不稳,毫无形象的向前扑去……

此情细细长流

此情细细长流

作者:墨墨唧唧 类别:推理悬念 综合评分 100

几年前,未婚而孕,只为挑起来家族重担。几年后,她声名狼藉,却出乎意料与他相知相识。他的会出现,似凑巧,似出乎意料。当她一无所有,狼狈不堪时,他再度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他说,“你是我低调奢华的主卧室,没有一丝光亮。。

第6章 别怕,妈妈来救你了 2020-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