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8章 被泼脏水
云婉婉咬着牙口出狂言,“云漪!你回去!你这个白眼狼,你说很清楚!”门口的两个男人并不明白云漪会这么早出。还沉侵在都属于男人的对峙里面,不可以不能够自拔。冷夜爵最不能够能容忍的是还沉浸在属于男人的对峙里面,不可自拔。。...

云婉婉咬着牙叫嚣,“云漪!你回来!你这个白眼狼,你说清楚!”

门口的两个男人并不知道云漪会这么早出来。

还沉浸在属于男人的对峙里面,不可自拔。

冷夜爵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云漪在失去了自己以后,居然能够那么快就找到下家。

他以为自己这一招险棋,能够彻底的将云漪打倒。

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北先生,像你这样的人物身边应该不缺女人吧?”冷夜爵看似随便,其实是在为自己接下来的话做铺垫。

北离墨从来都不是一个按照常理出牌的人,“怎么?云家二小姐不能满足你?你想让我给你介绍姑娘?”

冷夜爵眼里面闪过一丝狠厉的光芒,北离墨果然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这倒是不必,我和婉婉感情挺好。”

北离墨越发觉得这话扎耳朵。

一想到这么一个人渣用过他碰过的东西,他就觉得耻辱无比。

冷夜爵继续道,“严格来说,婉婉算是我妹妹,你知道我为什么和她在一起吗?”

北离墨抬了抬眼皮,示意冷夜爵说下去。

“因为她和她姐姐不一样,她很单纯,白的像是一张纸。而云漪她真的是浪到了骨子里面,和我在一起,还出去和那些男人鬼混,我忍无可忍……”

“所以你就染指了她的妹妹?以这种方式报复她?”语气无比的戏谑,“你们还真是物以类聚,臭味相投。”

冷夜爵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没想到自己挑拨离间没有成功,还反倒被羞辱了一通。

冷夜爵越发的口不择言,“你别说我没提醒过你,云漪这种女人手腕极其高明……你好自为之。”

云漪刚刚跨出病房,就听到了冷夜爵对北离墨的善意提醒。

她倒是不觉得心虚,就是恶心。

自己以前究竟把满腔真心给了一个怎样的男人?

毫不犹豫的回怼道,“不用你在这假惺惺的装烂好人,我究竟什么样子?北离墨有眼睛会看。”

云漪敢打包票,自己在北离墨眼中的样子,比冷夜爵所说的不堪十倍还不止。

所以她怕什么呢?

现在对于她来说,除了云氏,一切都无所谓了。

北离墨倒是有些诧异云漪的反应,刚刚冷夜爵对他的一番废话,北离墨只觉得一句有用。

云漪很有手段。

北离墨无比的认同这句话,否则,他现在也不会对这个劣迹斑斑的女人产生兴趣。

“走吧。”

北离墨向来不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今天这些莫须有的事情,更是搞得他头疼。

迈开长腿,走在前面。

云漪小碎步跟了上去,经过冷夜爵的时候,男人眼中的妒恨,丝毫没有掩饰,“云漪,我不会让你好过!”

云漪毫不客气的回敬,“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必要念及旧情,放你一马了。”

北离墨没有听见身后有细碎的脚步声跟上来。

顿住脚步,厉喝道,“还在干什么?还不赶紧跟上?”

“来了。”

云漪一瘸一拐,费力跑到医院门口,北离墨已经坐在了驾驶座上,等得满脸不耐烦。

云漪看了看自己灰头土脸的狼狈样子,不敢动作。

“愣着干什么?上车!”

云漪动了动唇,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默默的拉开后排车座的门,门才半开,北离墨冰凉的呵斥声再度传来,“坐前面!”

云漪低眉顺眼,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默默的系好安全带。

一脚油门,迈巴赫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窗外的景色在倒退,走马观花,扰得云漪心乱如麻。

“对不起。”

这句道歉,为她识人不清。

北离墨倒是也不客气,“是挺可笑的,一想到打上我标签的东西被那样的人渣碰过,我就恶心。 ”

打上标签的东西。

云漪自嘲的冷笑了一下,继续道歉,“对不起。”

这句道歉,为她托人不良。

北离墨顿时有些火大,这个女人为什么在他面前就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

他是魔鬼吗?

“你以为道歉我就会原谅你?”

云漪倒是很有自知之明,“我不奢求你的原谅。”

“算你识相!”北离墨握紧了方向盘,“你忘了那晚我的警告?居然胆大包天敢结婚?”

“我……”

爷爷突然离世,云氏濒临倒闭,云漪当时也不过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小女孩,如此的负担,落在她瘦弱的肩头,她又怎能扛得住?

正好这个时候,冷夜爵像是保护公主的骑士拨云散雾分花拂柳而来,叫她如何不心动?

“你怎么?就这么寂寞?”

北离墨口不择言,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云漪笑容苦涩,她倒是不寂寞,经历了那夜的噩梦以后,她连这方面的欲望都没了。

北离墨,很荣幸成为她心里的阴影。

“你笑什么?”北离墨皱眉。

云漪摇头,刚想说什么,北离墨的电话突兀的响了起来。

又是程正。

程正最近给北离墨打电话的频率愈发高。

然而都是为了一个人。

“北总,你可算接电话了!你现在人在哪里?小少爷吵着闹着要找你和云漪小姐!”

义不容辞,当然是为了北辰希。

北离墨习惯性的皱眉,“他醒了?”

程正看着几乎要上房揭瓦的北辰希,头疼不已,“对!你们走了没多久他就醒了,从醒来开始就一直哭嚎到现在。”

“好。”北离墨淡淡回复一声,然后果断的挂掉了电话。

程正望着嘟声的电话,一脸迷茫。

所以北离墨究竟是怎么想的?有了老婆就不要儿子了。

云漪倒不是故意偷听北离墨讲电话,但是程正说话声音着实太大,那些字语就那么不经意的灌进她的耳朵里。

云漪想不听见都难。

“是关于辰希的电话?”

“嗯。”北离墨目视前方,开车开得格外认真。

“他怎么了?”云漪始终觉得自己欠北辰希太多了,不想放过任何能弥补的机会。

“他想要你。”

云漪大跌眼睛,没有想到北离墨会这么直接。

“我……我能去看看他吗?”

“你觉得你有选择的余地?”北离墨冷眼看着云漪,眼神之中满满都是嫌弃。

“你的意思是?”云漪简直受宠若惊,本来以为自己要苦苦哀求一番,北离墨才会松口。

“如果不是为了辰希,我绝对不会让你这么肮脏的女人进我家的门。”

果然自己在他心中的印象恶劣到了极致。

云漪垂下头,乖巧的答应,“我知道。”

北离墨冷眼瞥着旁边的女人,逆来顺受的样子,简直让他抓狂。

此情细细长流

此情细细长流

作者:墨墨唧唧 类别:推理悬念 综合评分 100

几年前,未婚而孕,只为挑起来家族重担。几年后,她声名狼藉,却出乎意料与他相知相识。他的会出现,似凑巧,似出乎意料。当她一无所有,狼狈不堪时,他再度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他说,“你是我低调奢华的主卧室,没有一丝光亮。。

第6章 别怕,妈妈来救你了 2020-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