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15、实验室里的黑影
雷鹰处长迅速带着两个保安,回到了隔离房的铁门前。 他图片描述再打开门密码,门随着再打开,只听“嘭”的一声巨响,紧然后“咣当”东西落地实施的声音,一股灼热的气浪从屋里迎面扑来而来!—— 雷鹰处长反应迅速,一个后转身背向门口,但依然觉得热浪袭背...

雷鹏处长很快带着两个保安,来到了隔离房的铁门前。

他输入开门密码,门随之打开,只听“嘭”的一声巨响,紧接着“咣当”东西落地的声音,一股灼热的气浪从屋里扑面而来!——

雷鹏处长反应很快,一个转身背向门口,但仍然感觉热浪袭背,后面跟着的两位保安吓得拔腿就逃。

天不怕地不怕的雷鹏处长站在原处,待浓烈刺鼻的热浪过去,他转过身来捂着鼻子抬头一看,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透过满屋的热气,他看见了悬在空中闪着蓝色光芒的太空人身形,保温床的盖子已经被热气冲开摔在地上……

一直不相信有鬼的他,此时他的脚也开始颤抖,脸色吓得发白,头冒冷汗。

“怎么回事?”恒丽雅闻声走出房门,一眼看到雷鹏处长,一面问着一面走到他的身边拍着他的后背。

雷鹏处长用手指着屋里幽灵似的蓝光,语无伦次的说:

“看、看那蓝光……是幽灵,鬼......鬼!”

恒丽雅顺着雷鹏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躺在保温床里的1号太空人身体四周发出幽灵似的蓝光......她却一点不感到害怕。

恒丽雅淡淡哼了一声,说:

“哼,我以为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呢,只不过是一团光都能把你吓成这样?他是外星体,有些异象是正常的。不过……他身体发出这种光,或许他身体里隐藏着巨大的能量,是在保护他的魂。”

恒丽雅并不怕刺鼻的防腐气味,说着,她就迈步走进热气弥漫、刺鼻呛人屋内,她找到了屋里的灯开关,并打开了排气扇和空调。

不一会儿,弥漫整个屋子的热气散去,雷鹏处长才大胆地走进屋来,他走近保温床一看,只见其中已经是一滩绿水了,他摇头说:

“完了,1号太空人已经完全蒸发了。”

恒丽雅却指着设置在保温床边,沿的温度调节开关说:

“你看,这温度设定在3000度的高温,任何人都可能被这高温融化了,就是钢铁也会成为钢水,何况是人,这不是在救人,而是在炼人。我猜想这太空人一定有强大的能量护体,全靠保温床内形成高强压水蒸气冲开了保温盖,使得他的魂魄悬在保温床的上空不受高温煎熬,这一滩绿水就是太空人唯一留存的命根吧。这是谁干的?他显然不仅要1号太空人的命,还想收了他的魂魄。”

恒丽雅说着,用手把保温床的温度调节开关关上了。

雷鹏处长不解地问:“命根?你说太空人已经变成鬼了?”

恒丽雅教授告诉他:“你可以这么理解……也可以当作是他最后的生命痕迹。我做过大量的外星研究,其中有文献说到……外太空有非碳基人种在受到严重伤害时,会变成一滩绿水,他们就是靠着这生命绿水的裂变,分裂成无数个自己来繁衍后代,非碳基人类属于无性繁殖。”

正说着,1号太空人随着温度慢慢地恢复至常温,竟然渐渐地变回了原形……

雷鹏处长察觉到太空人正慢慢还原,惊诧不已,不禁指着他大喊:

“快看,他复活了!他、他从一滩绿水变成人了!”

恒丽雅摸了摸太空人的手,又测试了他的鼻子有没有气息,随之摇头说:

“他还没复活,需要继续抢救。”

两位保安已经将事故通过电话告知了陈来俊所长,陈所长得到消息后,匆忙带着几位专家赶来了,他一进屋就问:

“出啥事了?……哎呀,保温床被谁破坏了?!”

恒丽雅指着保温床温度调节开关,说:

“陈所长,你来看看,不知道是谁故意把温度调到3000度的?差点害死1号太空人。如果不是保温床里的防腐液受到高温变成高强压气体冲开了保温床盖,也许1号太空人被这极高的温度融化成一滩烂泥了。”

陈所长侧身问身旁的几位专家:“这是谁干的?我们的任何实验从来没有设定这么高的极限温度,显然此人是想要1号太空人的命。”

几位专家面面相觑,都摇头表示不知道,陈所长继续说:

“幸好1号太空人命大,没被高温融化掉。我看,这间房屋里不安全了,赶紧给他换一个地方……还是让他回到1号实验室去。这个新式保温床需要送厂家修理,不能用了。”

于是大家齐动手,把1号太空人运回了原来的1号实验室,放回了原来旧的保温床内。

这个保温床是根据床内的人自动调节温度的,可制止人为搞破坏,当一切安置完之后,天已经大亮了。

陈所长对1号太空人的抢救方案实行了绝对保密,同时,他在1号实验室门前加强了保安值守,还增派了暗哨。

他从上两次的事故中吸取教训,感觉生物研究所内部有内鬼,故意将保温床调到极限温度,已经暴露对方想方设法毁坏太空人的尸体的目的。

这次虽然1号太空人避免了毁坏,身体恢复了原样,研究所最先进的保温床损坏也不严重,但陈所长仍然受到了总统的严厉批评,如果不是张维星替他打圆场,且研究所内一时还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他可能被撤职了。

陈所长为了保证今后不再出事故,决意亲自出马,担任起1号实验室的负责人。

他把1号实验室划为禁止闲人出入的区域,并增派人手对1号太空人进行严加保护。

为保万无一失,研究所内部规定,任何人都不许到1号实验室去探视太空人、接触太空人,违者作为嫌疑人处理。

-

研究所的规定,让恒丽雅难以自由进出1号实验室,且她以前安装的监控探头已经被发现并拆除,更难接触到太空人了。她心有不甘心,决定今晚冒险去1号实验室打探一下。

深夜,恒丽雅穿上带有隐身功能的夜行服,开始行动。

从3号实验室潜入1号实验室,需要经过一个花园……她发现,在1号实验室区域外围军队加强了夜间巡逻,在必经1号实验室的小道上有保安巡逻,她仗着自己穿上了隐身衣想毫无顾忌地穿过小道,却被人拽住了她的手臂!

恒丽雅出于自我保护意识,反手想将拽住她手臂的人反擒拿一番——要知道,恒丽雅的擒拿技能在火星时代是很有名的,一般人都逃不脱她的擒拿手……没想到,这一招却被对方轻易化解了。

恒丽雅很快发现对方也身穿夜行衣,个子比她矮半个头,戴着头罩,只露出了一双眼睛,一看就是一个女性。

几招之后,恒丽雅想再出手,对方却用手示意止战,压低声音悄悄地说:

“嘘,别动手,我是来帮你的。”

恒丽雅疑惑地问:“帮我?……”

黑衣人用手指着路口设的监控,对她说:

“你没发现路口的监控?”

恒丽雅很自信地说:“它发现不了我。”

黑衣人告诉她:“你别自欺欺人了,你的隐身衣不能隐身了,他们安装的最新监控探头又红外线功能,你就是穿隐身衣,仍然能够被监测到。”

恒丽雅一惊:“啊?”

黑衣人这时拿出一个像遥控装置的小盒子,按动了开关后,她告诉恒丽雅:

“我发出了干扰信号,让他们的监控暂时失效了……走,现在走,他们发现不了我们。”

恒丽雅莫名其妙地跟在黑衣人的身后,当接近1号实验室大门口时,一眼便见有两位值守人员。

这时,只见黑衣人轻轻一挥手,两位值守人员顿时像睡着似的,趴在了桌子上。

1号实验室的两道大门对黑衣人如同虚设,恒丽雅紧跟在后面,就这样轻松地进入了1号实验室。

黑衣人按下保温床的按钮,打开了盖子。她见到躺在防腐液里的1号太空人仍然闭着眼睛,叹了口气,说:

“凯若特你真会装,请把眼睛睁开吧。”

然而无论黑衣人怎样说,1号太空人始终一动不动。

黑衣人用手摸了摸1号太空人的脉搏,没有跳动,再用手指紧贴1号太空人的鼻子,鼻子并没有呼吸。

黑衣人显然不相信1号太空人已经死了,她暗暗地运气,聚集身上的能量,随之用手指在1号太空人身上轻轻一点……1号太空人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恒丽雅见此,不禁叹气,轻轻摇头说:“行了,你别费力气了,他……应该死了。他已经经受了高温、低温的反复折腾,就算炼丹药也承受不起这种极限温度,他的身体能够保持原形已经不错了,他的灵魂可能早已升天了……”

黑衣人不相信恒丽雅教授的话,她把随身带着的收魂瓶拿出来测试了一下,却显示1号太空人的灵魂仍在大脑里。

黑衣人仔细打量着1号太空人的尸体,自言自语地说:“他灵魂还在,我的手指点穴功在他身体上使的力道够强了……只是不确定为什么,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不过太爷爷有说他是变形金属人,还说他没死,还要我无论如何都把他带走……”

“你想带走他?”恒丽雅一脸惊讶地打量黑衣人,“你别妄想了,他就算是一具死尸,我也绝不能让你带走他。”

黑衣人正要开口,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话:

“屋里的人听着,你们被包围了,赶快出来投降吧!”

黑衣人咬牙说:“一群自不量力的家伙。”

说着,她就要冲出房间,恒丽雅正准备拉住她时,身后一道让恒丽雅感到无比熟悉的男声响起——

“贝尔丹,你别伤害他们,他们是普通的人。”

【凯若特?!】恒丽雅脑子“嗡”地一声木了一般……她知道,这个声音属于这个名字。

男音刚落,就听到了十几声枪响,接着是“轰,轰……”的爆炸声音,不一会儿外面是一片惨叫的声音。

趁混乱之际,两个黑影迅速冲出1号实验室的包围,一出大门便腾空而起……两人瞬间消失在夜空中。

这种飞天的功夫,是地球人办不到的,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震住了。

陈所长一干人等缓过神来,赶紧进入1号实验室里,看见保温床的盖子被打开了,1号太空人仍然安详地躺在防腐液里。

陈所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瘫坐在椅子上,回想刚才的情景,他对雷处长说:

“这外星人太厉害了,手指随便一挥,就炸出一个坑,我们地球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幸好他没瞄准我们打,要不然我们必死无疑。”

苍穹决战

苍穹决战

作者:纪茗 类别:未来世界 综合评分 100

【苍穹系列第二部】续小说《记忆苍穹》的故事——在经历过了一场火星人和摩羯星人的大战后,摩羯星和火星皆毁坏,这两个在太阳系最具有独特智慧的生物体近乎覆亡,一个具有独特整体高度我们的文明的火星时代至此结束了。火星人首领凯若特为了找寻他那被摩羯星人绑走的爱妻费尔莱雅,也为了保护地球和在地球上残存的火星人的子孙玛雅人,毅然决然选择放弃了在地球生活,赶回了太空,靠着“航母”通常的火星基地在太空中游戈,前去新栖居地……苍穹间惊涛暗涌,最后决战一触即发。刘元兴医生从恒丽雅教授的大脑中取出状如头发丝的“大脑控制器”后,并没有把此事上报给医院院长,而是擅作主张,把这神秘的玩意儿存放在了医院的器官样品存放室里。。

219、希望 2020-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