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0章 出事了
“钱超,男子汉大丈夫,认赌不认输没什么。”马福权看了看钱超,“你们两个人了竭尽全力了,叶兄弟身手不简单,你们输的不冤。”“哼,”钱超重重的哼了一声,深邃的呼了口气,“哼,”钱超重重的哼了一声,深沉的呼了一口气,紧紧的攥着的双手缓缓的松开,“我认输。”。...

“钱超,男子汉大丈夫,认赌服输没什么。”马福权看了看钱超,“你们两个人已经尽力了,叶兄弟身手了得,你们输的不冤。”

“哼,”钱超重重的哼了一声,深沉的呼了一口气,紧紧的攥着的双手缓缓的松开,“我认输。”

叶浩然闻言,脸上扬起一丝淡淡的笑意,缓缓的松开了他。

“这……这就完啦?”张博文的脸上扬起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才几分钟?

才开始还被压制着,这怎么短短的几十秒过后就输了呢?

张博文看着擂台上的叶浩然,脸色阴沉。

叶浩然不仅仅赢了比赛,还赢了几十万现金。

当然,这钱对张博文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却输了脸面。

今天晚上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在这儿,张博文的脸面算是彻底的丢尽了。

脸色同样难看的还有张瀚文,他的眼中闪烁着阴沉的光芒,还没有等到叶浩然走下来,他却已经跳上了擂台。

“小子,我很开心你没有被这两个废物打到。”

马福权闻言,脸色一沉。

这两个人可是他的左膀右臂,虽然被叶浩然打败了,但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张瀚文指成废物,他这个做老大的脸上自然挂不住。

“张公子,这本来就只是一场比试,并没有到达你死我活的地步,” 胡建看到了马福权脸上的阴沉神色,“你这样说话未免太过了吧。”

“呵呵,难道我说错了吗?”张瀚文冷笑一声,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一身结实的肌肉,“二打一还能被人反制,如果不是你们两个放水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你们废物。”

张瀚文的话瞬间引起巨浪。

“对呀,你们两个人打他一个人,竟然还能被这么轻松的反制,你们不会真的是放水了吧?”

“马老板,这场比赛是你来主持的,也是你放出来的消息,赌局也是你们设置的,现在这样我真的很怀疑你是不是做了手脚。”贵宾席上那个瘦削的男子轻轻的站了起来,眼中闪烁着一丝怀疑的神色。

“这场赌局这么大的赔率,难道你们赵总最近缺钱花了,要通过这样的手段来捞一笔吗?”

马福权原本就已经阴沉了下来,听到周围人的话,脸色更加的阴沉,朗声道:“这场赌局在之前我就已经说了清清楚楚了。”

“叶兄弟和钱超他们之间的比试,本来就没有到达你死我活的境地,至于这一场赌局,坐庄的也不是我,而是张光祖张老大。”

“什么,是我爸坐庄?”

张博文一愣,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赌局幕后的庄家竟然是他老爹。

“你不信的话可以回去问问。”马福权看了一眼张博文,“这个赌局我们也没打算赚钱,只是为了娱乐而已。”

“再说了,难道我们赵总会坑大家这么一点儿钱吗,就算是打假赛,难道我会让我的人互相残杀吗?”

马福权这么说,已经是把叶浩然收拢的自己的名下了。

听到马福权的话,周围喧闹的人也算是平静了下来。

仔细想一下,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这场赌局并不是马福权直接开设的,而且就算这一局赌局是作假,也只不过捞个二三百万,这对城南王来说真的是不值一提。

刚刚这些人之所以激动,完全是张瀚文的一句话挑起来的,现在稍微冷静一下想想也的确是这样。

“哼,”台上的张瀚文冷冷的哼了一声,把目光停留在叶浩然的身上,“我不管这两个废物怎么样,现在有本事跟我打一场。”

“我对你没什么兴趣。”

说真的,这个张瀚文虽然有点本事,但是在叶浩然的眼中,只不过是一个狂妄的纨绔子弟。

叶浩然说吧,就要从擂台上走下来。

张瀚文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光,身子微微一颤。

他感觉到了巨大的蔑视,这让他心中的怒火噌的一下子就升腾了起来。

“嘿呀——”

张瀚文的眼中猛然闪过一丝凶光,右脚踩在地上,整个人腾空一脚,向着叶浩然的后背攻击过来。

周围的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没想到张瀚文竟然说动手就动手,而且如此凌厉。

“简直是不知死活!”

叶浩然似乎早就预料到他会动手,在张汉文的脚踢下来的时候,他的身子猛然回头,直接一拳轰出去。

嘭!

张瀚文眼中猛然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他想要后退,但是这个时候他在半空之中,根本没有办法控制。

叶浩然的拳头结结实实的锤在了张瀚文的胸膛上,后者的身子在半空中直接被一拳锤飞了出去,直接撞击在擂台上面的栏杆上,然后一个翻滚掉落在地上。

“咳咳……”

张瀚文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捂着自己的胸口,脸色瞬间苍白,不住地咳嗽着。

张博文大惊失色,赶忙将他扶了起来。

张瀚文能来到这里,完全是张博文把他带进来的。

现在张瀚文在这里出了事,虽然张博文不是凶手,但是他肯定也会带有责任。

张瀚文的老爹名声可不是盖的,虽然他不在海州,但是在海州却也拥有着非凡的影响力。

“知道什么叫做不自量力吗?你就是。”叶浩然从擂台上跳了下来,走到张瀚文的面前,“以后别再仗着自己有点本事就随意挑衅,因为你很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看在你送了我20万的份儿上,我就不废了你。”

张瀚文的眼睛布满了血色,冷冷地盯着叶浩然,但是这个时候,他却并没有在说话。

叶浩然刚刚那一拳,让他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巨震,同时,叶浩然强大的实力也的确给他了巨大的震撼。

“我现在通过考验了,”叶浩然回过头走到马福权的面前,“我今晚有些累了,就不陪权哥了。”

“有事儿的话再联系我吧。”

叶浩然说完,径直走到了叶沧澜的面前,拉起她的手从人群中从容离去。

“大哥,对不起,让你失望了。”钱超低着头,眼皮子不断的颤抖,“我们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你忘了,无论输赢对我们都没有坏处。”

马福权淡淡的说着,然后带着他们两个离开,剩下的事情自有人处理。

叶浩然从天豪会所出来之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叶沧澜被叶浩然轻轻地牵着手,脸色潮红。

刚刚她一直担心叶浩然,但是叶浩然的表现却超出了他的预料,让她大跌眼镜。同时心里面也充满了满满的甜蜜。

“小混蛋,几年不见,没想到你竟然有了这么厉害的功夫。”叶沧澜温柔的说道,“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暂时先按兵不动,”叶浩然说道,“我想马福权之所以想要收容我,一定有他的目的。”

“另外,赵国豪已经觊觎了你很久,我相信他绝对不会因为我的出现而放弃。”

“所以我敢肯定,他们之所以着弄我肯定是出于某种目的,也许只是想让我给他卖命。”

“你知道你还答应?”叶沧澜脸色担忧,“他们可都是老狐狸,你玩心计玩不过他们的。”

“我从来不打算跟他们玩心机,但是互相利用还是可以的。”叶浩然微微抬起头,“报仇的事情,如你所说,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尤其是来到了海州,我更加明白,想要报仇,空有一身武功是不行的,还得能够站住脚。”

“赵国豪不是想利用我吗,那我们就互相利用吧,各取所需。”

叶沧澜不再说话,两人上了车,往自家别墅走去。

回到别墅里面已经是十点了,两个人回到别墅里面,这才松开手。

“浩然……”就在叶浩然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叶沧澜却忽然叫住了他。

“怎么了姐?”叶浩然回过头,只见叶沧澜微微低着头,脸上潮红不减。

“我……”叶沧澜缓缓地走到他的面前,眼中柔波流转,双手轻轻的勾住他的腰,那一抹柔软轻轻的顶着他的胸膛上,“浩然,我等了你七年,我不想再等了……”

“……”

叶浩然一瞬间便明白了她的想法,用手轻轻的在她脸蛋儿上抚摸着,很柔软。

“姐,我……”

叶浩然的话还没有落下,叶沧澜温柔的嘴唇已经凑了上来。

叶浩然只觉得脑子一轰,似乎有一抹柔软,撬开了自己的牙齿,在肆意的挥霍着,

“唔……”叶浩然想要反抗,但却忽然觉得身子一沉,叶沧澜的身子直接压了过来,两个人倒在沙发上……

“澜姐……”就当两个人准备更加深入探索的时候,忽然间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这大半夜的谁他妈的乱敲门啊。”

两个人升腾起来的火苗还没有彻底的燃烧起来,就被浇灭了。

“好像是张姨。”叶沧澜说道。

张姨是这间别墅的保洁人员,平日里和叶沧澜的关系也比较好。

也许是叶沧澜比较平易近人吧。

打开门,果然是张姨,只见她面色仓皇,满是焦急。

“怎么了?张姨。”叶沧澜问道。

“澜姐,雪儿出事了,求求你救救她吧。”雪儿是张姨的女儿,叫做张雪,平日里也在COCO酒吧上班。

“怎么回事?你慢慢说。”叶沧澜知道,一定是出大事了,否则的话,张姨不会大半夜跑来这里。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第5章 谁看了谁 2020-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