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9章 鬼样
把车停在小区楼下很醒目的位置上,匆匆忙忙回去冲澡睡着。抽了好几根烟、喝了好几杯牛奶、数了数千只绵羊,一半小时过去的都没能步入睡眠状态,总是会疑神疑鬼会觉得有贼偷车,每间隔抽了好几根烟、喝了好几杯牛奶、数了数千只绵羊,一小时过去都没能进入睡眠状态,总是疑神疑鬼觉得有贼偷车,每间隔几分钟就跑到阳台往下瞄,看见车子安然无恙又跑回来睡觉,如是来回奔波一直折腾到天蒙亮才进入梦乡,只是不一会又被该死的手机铃声吵醒。。...

把车停在小区楼下比较显眼的位置上,匆匆回家洗澡睡觉。

抽了好几根烟、喝了好几杯牛奶、数了数千只绵羊,一小时过去都没能进入睡眠状态,总是疑神疑鬼觉得有贼偷车,每间隔几分钟就跑到阳台往下瞄,看见车子安然无恙又跑回来睡觉,如是来回奔波一直折腾到天蒙亮才进入梦乡,只是不一会又被该死的手机铃声吵醒。

迷迷糊糊按了接听键,没来的及开骂,被对方捷足先登。

“宁浩,你到底有没有时间观念?看看现在几点?”樊辣椒的声音,愤怒的声音。

“啊?我……现在几点?”我一下扎醒,看看时间,八点二十二分,惨了……

“几点?瞎子啊你?”

“对不起、对不起。”冷汗淋漓。

“你死定了。”樊辣椒劈啪挂断电话。

我飞快爬下床,用最快速度穿衣服、洗嗽,狂奔下楼……

刚上车坐好,收到樊辣椒的短信:如果我回到公司没看见你,业务提成取消。

又用取消业务提成做威胁。

我飞快发动车子,然后……我居然看到那位穿职业装的长发美女从楼道走出来,她也看见了我,但是视线只在我身上一掠而过,大步往小区门外走。我开车远远跟在她身后,一直开出小区门口。

她应该在等车,不停往马路两边瞄,偶尔看看时间,不过上班时间很难截车。

我不由自主停了车,远远看着她,什么业务提成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一直看着她,腰枝纤细、双腿笔直……正看得出神,后面忽然响起按喇叭的声音,从倒镜看到后面一辆破旧不堪的马自达,原来我挡路了!

我汗了一个,赶紧把车开出去。

“这个……要不要带你一程?”我很费解自己这个行为,不过仿佛有一股魔力主宰我这么做,把车子开到她身边,按下车窗,很紧张,非常紧张,心仿佛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一般。

她别过脑袋,没理睬我。

我脸上火辣辣,从倒镜可以看到红的象病发。

我故意把车速放的很慢很慢,想看看她的反应。很遗憾,她别脑袋以后一直没有再扭回来,直到我开出很远,已经不能从倒镜里看见她的身影。

回到公司,虽比制度规定时间提早了八分钟,但樊辣椒还是先我一步,业务提成泡汤。

不经传唤,我可不敢擅自闯进樊辣椒的办公室,哪怕我有一个很好很合理的理由——归还车钥匙,管她呢,开到没油再还不迟,哈哈。

不一会儿,梁佳进来,她对我甜笑,笑容却忽然僵住。

“干嘛了?”我审视自己的打扮,没发现问题。

“你脸?还有手臂、脖子……?”梁佳一一数出我身上她认为不对劲的地方。

“啊,这个……昨晚摔了一交。”难道跟她说是被樊辣椒虐待的?

“你摔交……摔脖子?”

“这个嘛……脖子不是摔的,是被我家那只死猫抓的。”

“你家养了猫?”梁佳怀疑的看着我,然后从办公抽屉里拿出几张创可贴递给我,“趁大伙没回来赶紧到厕所处理一下。”

脖子贴一块,额头贴一块,从厕所出来,大伙儿纷纷向我投以不解目光。

“白洋回来没有?黄小淑,去叫白洋,然后你们俩一起进我办公室。”樊辣椒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吩咐黄小淑,声音嘹亮,整个办公室都能听到一清二楚,好象是故意的。

不一会儿,白洋与黄小淑神色慌张走进樊辣椒办公室。大概二十分钟以后,他们走了出来,白洋用愤怒的目光瞪我,然后瞪梁佳,黄小淑则走回自己工作岗位,找出一只小纸箱开始收拾私人物品。

晕,难道他们的不纯洁关系已经穿帮?

等等,白洋刚刚那一束愤怒的目光……莫非认为是我告了小密?

冤枉啊!

忽然,樊辣椒又再次打开她办公室的门,整个办公室扫荡一眼:“那个谁谁谁,去把人事经理给我叫来。”

大伙儿面面相视。

“聋了是不是?去,立即。”

马上的,好几位蟹兵争先恐后夺门而出,通通去找人事经理。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跟梁佳正在研究是那个王八蛋告了小密,白洋走过来坐在我们边上,一双眼睛煞气腾腾瞪着我们,仿佛认定我们就是那个卑鄙无耻告小密、挖人祖坟、鞭人祖先尸体的恶心之人。

“宁浩,跟我出来。”吃完饭,白洋瞪着眼睛对我说。

“好啊!”我也希望跟白洋说清楚。

跟在白洋身后进入后楼梯,白洋忽然转过身,张开魔爪狠狠掐住我脖子。

“宁浩你个王八蛋,是不是你告了小密?说啊……说话啊,为什么不说话?不敢承认是不是?”

我呼吸困难,喉结麻痛,心里的小火瞄蹭一下就升了起来,扶着墙壁狠狠一摔,挣脱白洋的魔爪,随后转身一拳捣中他的腹部,他随即哼了一声软了下去。不过这一拳也用尽了我所有力量,我接着软倒在地不停喘粗气。

“你有病是吗?”回过气后,我破口大骂。

“你才有病,那么喜欢告小密你不去当特工。”白洋捂住腹部站起来。

“不管你信不信,我没告小密。”

“你没告就是梁佳。”

“不是梁佳。”

“我昨天就看见你们俩,不是你不是她还有谁?”

“我怎么知道还有谁?真怀疑你脑袋是不是进水,我情况跟你一样,出卖你不也出卖自己?我有那么笨?”

两分钟以后,我跟白洋并排坐在梯级上抽烟,误会已解释清楚。

“你觉得谁告的小密?”白洋问。

“不知道。”

“让我知道是那个兔崽子非扒他皮不可。”

“忍忍吧,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那么一天。”

“宁浩,这种阴险小人的存在对你也是一个威胁。”这混蛋想利用我去查,想得美。

“你刚才干嘛不把我捅出去?”

“我想啊,问题樊辣椒根本不给我说话机会,一顿臭骂以后限我们一分钟之内做出选择,到底谁去谁留,我来不及表态黄小淑已经举起手。”

下午,樊辣椒召集四大部门,三十多名主管经理开会,我不是官,梁佳也不是官,但我们却同时接到了出席会议的通知。

走进会议室,在各位大小官员奇怪的目光注视之下找了个座位坐下。

会议开了三十多分钟,综合所听到的全部内容,其中没有一句关于我与梁佳。我甚至怀疑樊辣椒是拿我们消遣,反正一直在听她骂人,骂完一个部门接着骂另一个部门,尤其直接在她眼皮底下的创意部骂的最疯。樊辣椒当初怎么就把自己办公室设在创意部呢?财务部不行?或许市场部也可以。

不过必须承认,这死变态骂人的时候确实特别养眼,那种独一无二的气势只要你不用常规目光去看,你会觉得很可爱,很有欣赏价值。但是要注意一点,不能直视樊辣椒的眼睛,否则你极有可能被她目光之中的寒气冻僵。

“散会,宁浩、梁佳留下。”樊辣椒宣布完,各位大小官员又是一阵奇怪。

留下我、梁佳?

难不成又有人告了小密?如果是真的我也双眼一闭认栽了,可是我跟梁佳实际上是纯洁的同事关系。

“梁佳,对秘书一职有没有兴趣?有没有信心应付?”所有人离开后,樊辣椒道。

“啊?什么秘书?”梁佳看了看我。

“你只需要回答有或者没有。”

“有。”

“很好。”樊辣椒眼中闪过一丝触摸不透的异色,然后目光落在我身上:“车钥匙。”

“啊,我没带在身上!”晕,你拿车钥匙可以直接问,宣我进来开会干嘛呢?哎,梁佳你不用那么惊讶吧?

“出去拿,立即。”我刚往外走出几步,樊辣椒又道,“算了不用了,你陪我出去一躺,一小时以后。”

离开会议室,梁佳欲言又止,似乎有事情想问我,但又没问出口,反正我不想麻烦,也就装做不知道。回到自己办公岗位,在扣扣里同时与好几个美眉调情,正激烈着,一股独特的香味在我身后飘起。

“梁佳,记住这个人名字,上班聊天扣一百。”樊辣椒故意大声宣布,以警效尤。

“知道了,樊总。”这个死梁佳果然拿起本子刷刷刷写上,没上任就开始履行秘书责任,我还是第一个刀下亡魂。

像个小跟班跟在樊辣椒后面走到停车场,因为已经下班,整座大夏的有车一族半数以上都在取车,我留意到许多人都对我投以鄙视的目光,有的目光好象刀片一样狠狠割着我脖子,我一一瞪回去,对着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俗人没必要客气。

“去哪?”车子开出公司,我问。

“饿了,找个地方吃东西。”樊辣椒眯上眼睛,“吃云吞吧,去城西的旺旺。”

讨厌吃云吞,读中学的时候家里穷,给的伙食费有限,别的同学都在饭堂大鱼大肉,顿顿鸡鸭狗腿加香肠荷包蛋,我只能勒紧腰带吃一碗两块钱的云吞。有时候一天两顿,至低限度一天一顿,三年下来吃了多少顿无法计算,但是自从离开那个学校至今我一顿都没再吃过,不是我不想吃,而是看见就已经胃酸泛滥。

“樊总,到了!”旺旺云吞专门店,装横气派,听说味道也不错,但对我而言,这里实际上比大排挡还要糟糕。

浪职情场

浪职情场

作者:一缕阳光 类别:豪门盛宠 综合评分 100

初出茅庐的小职员被蛮横女上司胁迫,进而踏往了别样的征途,为了抱得美人归,他一次次陷身绝境……我住在一个很破败,外面写着大大的一个拆字的小区,地面脏,光鲜差,坑坑洼洼,暗无天日,有条件的都已经搬了出去,剩下的多数是已经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爷爷老太太。。

第5章 打架 2021-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