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鄙视
“佳佳,干嘛了?”我没做错事吧?也就回程的时候没跟她坐同一辆车。梁佳目光从我身上移开,一副当我空气的模样。敲了敲樊辣椒办公室的门,可以得到不允许,接着才敢进。“找我干梁佳目光从我身上移开,一副当我空气的模样。。...

“佳佳,干嘛了?”我没做错事吧?也就返程的时候没跟她坐同一辆车。

梁佳目光从我身上移开,一副当我空气的模样。

敲了敲樊辣椒办公室的门,得到允许,然后才敢进。

“找我干嘛?”我像大爷一样,翘腿坐在椅子上。

“当我办公室什么地方?坐正规点。”樊辣椒横了我一眼,“这几天张定军必定会时刻盯住你,找些事情试探你。”

“哦,然后呢?”

“我们要相对布置……”

“行了,要怎么做直说,不用拐弯抹角。”

“你什么态度跟我说话?”樊辣椒再次横了我一眼,“张定军一直对我手上销售部的核心销售链虎视眈眈,这对他来说无疑非常重要,一但得到了他就可以背着我与对方达成某种对我不利的共识。这么说吧,核心文件是一件重要武器,谁得到了谁就可以在公司称雄称霸、屹立不倒……”

“什么乱七八糟,核心销售链是什么东东?”

樊辣椒瞪我。

“干嘛,我又不干销售部。”什么眼神,好象我必然知道一样。

“销售链是国外的销售线。”

“哦,明白了!”

“明白就好。”樊辣椒很认为的语气,“我要你把核心文件吐露出去。”

“你不是说……”

“文件可以伪造,几张纸而已!”

“行。”这死变态还挺奸诈,只是,她这样做的目的何在?

“张定军会让你偷。”

“再然后你就故意让我偷到,其实根本是假的……”

“你不需要知道那么清楚,你只要按计划行事就可以,张定军最后得到的只是几张废纸,而你取得他的信任,事情就这么简单。”

“问题是这么机密的文件能随便偷到?而且你凭什么认定张定军会让我偷?”

“这些问题你不需要考虑。”

“是我偷耶,我不考虑……反正我认为随便能偷到显得太假。”假的文件纵然一时不被张定军发现,可是时间长了一样穿帮,樊辣椒连如此简单显浅的道理都不懂?

“我再说一遍,这些问题你不需要考虑,你只要执行。”

“我有病,我犯贱,我很喜欢替人考虑问题。”我也不知道自己那来的一股邪火,大概听了樊辣椒那句“你只要执行”吧,感觉樊辣椒……把我当狗。

“发泄完没有?”

“完了!”适可而止是种美德,况且面对的是我的老板。

“知道我为什么调梁佳当秘书?”

我做出一个不解的表情。

“其中原因之一……”樊辣椒冷笑,“你以为你保密工作多严密?”

冷汗,原来樊辣椒早就知道。

可不对啊,梁佳当秘书之前我和她半毛钱亲密关系都不带,樊辣椒何以预知我会和梁佳产生亲密接触?还有另一件事情,我一直没想明白樊辣椒为什么把梁佳派到张定军的团,单从技术角度讲,梁佳非但帮不上忙,反而会令到我更引人注意,她头顶的樊辣椒秘书的身份,目标多明显。

现在想来,这一切是樊辣椒的安排,这是险招,也是高招。樊辣椒派梁佳来引起张定军注意,然后利用别的卧底协助,令张定军发现我和梁佳的不纯洁关系,从而达到某种目的。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讲,张定军拉拢我很大一部份关乎梁佳,梁佳是樊辣椒的秘书,或多或少会掌握一些樊辣椒的秘密,拉拢我等同于拉拢了梁佳,而拉拢了梁佳则等同于在樊辣椒身边埋伏了一枚炸弹。张定军那老色鬼还蛮会算计,不过樊辣椒更恐怖,如果张定军是螳螂,樊辣椒肯定是黄雀。

“想通了?”樊辣椒笑的很邪恶,同时又有点落寞,“梁佳并非你想的那么简单。”

“梁佳有什么问题?你又知道我怎么想梁佳?”

“正事说完,你可以出去了。”樊辣椒不打算解答我的疑问。

“好吧!”走出几步,我又走回来,“樊总,有件事想拜托你……”

“出去,立即。”

这死变态,变脸比翻书都要快,想让她帮陈芊芊弄个工作都不让我开口。鄙视之,下一次找我干活我不卖力,我气死你……

“等等。”

“又干嘛?”

“说吧!”

“说什么?没话跟你说。”我继续往门外走。

“三、二……”

“上次借你车子什么用途你知道,那女孩怪可怜的,又没亲人,又没……”

“想让我介绍个工作对吧?”樊辣椒就是冰雪聪明。

我点头。

“可以了!”樊辣椒摆摆手,“出去,立即。”

“还有……”你瞪个屁,你再怎么瞪我也必须说完,“你对我的举动了若指掌是不是安排了什么卧底?监视张定军,同时也监视我?”

“你不需要知道。”樊辣椒顿了顿,补充道,“要知道自己猜。出去。”

废话之中的废话,能猜出来用问你?

其实我不是没猜过,卧底一定在张定军身边那帮阴人之中,可到底是谁呢?按我猜测,保安部长嫌疑最大,不过这人看上去太老实,而且他从不拍张定军马屁,除非深藏不露,我这凡胎俗眼无法识别。

离开樊辣椒办公室,故意很用力关门,整到自己多生气似的。

“滚、立即滚。”樊辣椒向我砸文件夹。

“看什么看?”狠狠瞪了一眼正幸灾乐祸周斌,“想打架是不是?”

梁佳又用幽幽的目光看我,想到她被樊辣椒利用了还蒙在鼓里,心里那叫一个纠结,这种办公室的狗屁斗争乱七八糟,如旋涡,易进不易出,我已经一头栽了下去,能不能抽身还不知道。都说左右逢源的人最能吃开,可是我老爸老妈没给我遗传这方面的能力。

“为什么不理我?”已经尽量找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吃午饭,还是被梁佳逮到。

“没有啊。”我以笑掩饰,“有吗?”

“你。”梁佳用调羹指着坐我对面的一个伙子道,“去别的地方吃。”

那小伙子扁扁嘴,识趣离开。

“佳佳,你那么凶干嘛?”

“谁让你不理我。”

“我没有,我只是见到你有点情不自禁,老觉得对不起你。”

“以后不准你躲我。”梁佳脸红,貌似误会了我说的“情不自禁”的意思。

“行,躲谁都不躲你。”

“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梁佳又怜悯、又同情的看着我,“樊总让我扣你两百块奖金,理由是……你无故闯她办公室。”

“啥?”真服了这死变态,明明她自己大吼大叫宣我进去,整个办公大厅都可以做证,到头来倒成了我无故闯她办公室。看来真要闯一遍,看她怎么惩罚我,

下午,我快走向樊辣椒的办公室,在梁佳不解的目光注视飞推开樊辣椒办公室的门。

“……,你干什么?”樊辣椒骂出一连串脏话。

噢迈嘎嘎,惨了!

樊辣椒在换衣服,死梁佳干嘛不给我提个醒?还有,换衣服干嘛不关门?

“屡教不改,梁佳……给刚才开门那人扣五百。”樊辣椒继续大吼,我逃之夭夭。

盼爹盼娘终于盼到发粮饷的日子,樊辣椒那死变态果然没有食言,我工资卡里面确实多出了两万块。我心里那个喜啊,给家里汇了一万六,取出两千块塞钱包,刚离开银行蒋然的电话打了进来……这混蛋长一狗鼻子。

“今晚聚聚!”

“聚啥?”我无限警惕,因为这混蛋一般需要帮助的时候才找我。

“随便聚聚不行?”蒋亮很大意见。

“失恋了?需要找人诉苦?”

“拜托,你兄弟从来只失身,不失恋。”

“嘴巴还挺硬。”

“今晚找你,现在先这样了,没空。”没空你给我打什么电话?有病!

电话挂断没几分钟又再次响了起来,而因为刚刚被一个上街不带视力的家伙撞了一下,心情受到一定影响,加上还以为是蒋亮,所以语气方面稍微有点糟糕。

“又干嘛?烦不烦啊你?”

“你什么态度跟我说话?”樊辣椒阴阳怪气的声音,“活腻了是不是?”

“啊……不是,刚才有个讨厌鬼打我电话……”

“反应挺快,就是没能用在正事上。”

“哎,说真话硬是没人相信。”

“我看是废话。明天让你那女……朋友到‘华天’行政部报到。”

“华天,那个华天?是不是……”

我还没说完,樊辣椒已经劈啪挂断电话!

哇不会是那个华天吧?国内一等一的烟草集团,陈芊芊前途无限啊。呵呵,我发现樊辣椒越来越可以爱了,不过她显然误会了我和陈芊芊。管她呢,爱误会误会个够,反正我和陈芊芊之间的关系原本就不清不白。

“芊芊,在干嘛呢?”我拨通陈芊芊的电话,打算第一时间把好消息告诉她。噢,前几晚所发生的那些事情陈芊芊已经不记得,她第二天给我打的电话,虽然我很怀疑,但我希望是这种结果,所以心里并没什么负担,不会象躲梁佳一样躲陈芊芊,我也不可能躲陈芊芊,我答应过她妈。

“发呆。”

“还没下班?”

“天天加班。”陈芊芊委委屈屈的口吻。

“你等等,我现在过去找你。”我飞快挂电话,截了一辆出租车钻进去。

到了陈芊芊实习的食品公司,我直接乘电梯到了她所在的四层办公室……

“你看你笨手笨脚,长颗脑袋用来衬的吗?让你打份文件居然弄成这样……”一位胖呼呼的大妈正拿着一叠文件指手划脚骂陈芊芊,“朽木不成雕,烂泥扶不上壁……”

浪职情场

浪职情场

作者:一缕阳光 类别:豪门盛宠 综合评分 100

初出茅庐的小职员被蛮横女上司胁迫,进而踏往了别样的征途,为了抱得美人归,他一次次陷身绝境……我住在一个很破败,外面写着大大的一个拆字的小区,地面脏,光鲜差,坑坑洼洼,暗无天日,有条件的都已经搬了出去,剩下的多数是已经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爷爷老太太。。

第5章 打架 2021-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