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坏人
一阵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响过,樊辣椒会出现在我面前。“怎么样?”“我怎么明白怎么样?”我冲樊辣椒大吼。“是我害了她,真的对不起。”樊辣椒诚恳道歉,了第二遍,樊辣椒如此高“怎么样?”。...

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响过,樊辣椒出现在我面前。

“怎么样?”

“我怎么知道怎么样?”我冲樊辣椒大吼。

“是我害了她,对不起。”樊辣椒道歉,已经第二遍,樊辣椒如此高傲的一个女子,又顶着老总的光环,要她对一个小职员道歉多难为情?不过我没有半丝高兴劲,心里堵的很。

时间一分一秒消逝,已经两个小时,急诊室的灯光依然亮透,我依然无力的坐在地上,期间所需的各项手续都是樊辣椒负责办。办完手续回来以后,樊辣椒闭上眼睛坐在我斜对面的椅子上,她眉毛总在轻轻抖动,我知道她在自责,事实上她脸上的担忧丝毫不哑于我。

急诊室的灯终于熄灭,片刻,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人怎样?”樊辣椒抢在我前面问。

“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失了不少血,左耳边封了十二针,注意营养以及休息,很快会好……”医生说着瞄了我一眼,“你怎么还坐在地上?不是让你……”

“我没事。”我大大松了口气,谢天谢地谢佛祖,陈芊芊无大碍。

“可以进去看病人吗?”樊辣椒问。

“可以。”

我飞快站起来,不过发现腿好痛,然后跌了回去,最后甚至没了知觉。

醒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情,我在一个病房里,腿上包着一块充满臭味的纱布,左臂亦一样,脑门还贴着一块大号的创可贴,混身酸痛,昏软无力,貌似打过麻醉针药效没退一样。

“醒了?”樊辣椒的声音。

“陈芊芊呢?”

樊辣椒指了指我右边。

我顺着方向看过去,看见一张病床,陈芊芊躺在上面,一脸微笑看着我,只是她的微笑之中明显带着几分淡淡的痛楚。另外,陈芊芊的脑袋包到象个尼泊尔少女,很是滑稽。

“芊芊,感觉怎么样?痛吗?”

“不痛!”陈芊芊摇头,“你呢?痛吗?”

“我也不痛。”

“大家都不痛。”

“樊总,谢谢你。”我转向樊辣椒,刚刚冲樊辣椒发脾气我知道自己毫无根据,其实樊辣椒已经没的说,如果不是她,我连手续都无法办,而且她还把我跟陈芊芊安排到同一个病房,冲这份心思我就恼不下去。

“好好休息!”樊辣椒往门外走。

“樊总……”

樊辣椒回过头,看着我。

“我还有个同学跟我们一起,给抓去派出所了,你能不能……?”

樊辣椒没有做出任何表示,继续走。

说句话会死?捞不捞你说句啊……

在病号桌上找到自己的手机,给蒋亮打电话,可一直打对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我不知道蒋亮家里人的号码,打去派出所问又没人鸟我,我心里那个急啊,想找根烟抽,却发现口袋空空如也……

“找烟?”陈芊芊问。

“对。”

陈芊芊眼神示意距离我病床两米外的一个垃圾桶。

不用问,肯定被樊辣椒扔的。

几经艰难爬下床,忍痛一拐一拐走近垃圾桶,从里面翻出我的烟盒!

我一根接一根抽闷烟,陈芊芊则在傍边眨巴眨巴看我,场面尤为诡异!

终于,一段电话铃声打破了沉默气氛……

“人已离开。”樊辣椒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冷幽幽的。

“谢谢!”

“不用谢我,跟我没关系。”

“那……?”我惊讶,跟樊辣椒没关系跟谁有关系?

“给你五天假,好好休养。”

“樊总,你能不能不要把我现在的情况……告诉……你秘书?”这里已经有个陈芊芊,梁佳一来肯定要出大乱子,所以务必要杜绝这类情况的发生。

“哼,男人没个好东西!”樊辣椒又劈啪挂断电话,说翻脸就翻脸。

心里一块大石得以落下,整个情绪都飘飘然起来,虽然不知道蒋亮干嘛去了,但至少确定已经离开派出所。有一搭没一搭与陈芊芊聊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梦里梦见再次与那几个混蛋狭路相逢,这次我先下手为强,揍到那帮流氓汉子满地找牙……

天蒙蒙亮我就醒了,饿醒的。

刚点上一根烟,病房门被粗暴的推开,蒋亮手拿两份早餐风风火火跑了进来,并且还哈哈大笑,把睡梦中的陈芊芊硬给拉回了现实。

“你笑个屁?没看见外面肃静的牌子?”

“那让狗看的,人不用遵守。”蒋亮把早餐放下,“知道我干嘛那么快被放出来?”

“愿意说就说,不愿意拉倒!”

“被我们扁最惨那家伙原来是个通缉犯,爽啊,把人弄残废了不但没罪,还能伸手领奖金。”蒋亮说完又是一阵爆笑。

“吹吧你!”我一脸鄙夷,“佛祖跟你家是亲戚?”

“不信算了,奖金归我。”

“你试试。”

“嘿,这美女谁啊?头没事吧?”蒋亮目光停在陈芊芊身上,却是问我。

“这个,嘿嘿……”我含糊的笑了几声。

“噢,明白、理解,传说中的苦命鸳鸯。”蒋亮凑近我耳根小声道,“保密工作做的不错,连哥们都瞒的七零八落,呵呵,这妞更不错,便宜你了。”

蒋亮陪我们吃完早餐就溜了,说去领奖金,由于这混蛋经常满嘴跑火车,我也没抱太大希望,谁知道中午没到这混蛋又转了回来,不单买了饭,还买了一堆报纸杂志,以及好几袋水果零食。最主要是,这混蛋果真掏出一叠现金,随便分成三份把其中两份给我和陈芊芊。

“这个,给我……?”陈芊芊拿着一叠现金,不知所措的表情。

“嗯,这是做好事的奖励,好人有好报嘛。”蒋亮很认真的回答,好象自己做的真是好事一样,如果那家伙不是通缉犯,哼哼……估计咱们就得当监犯。

下午,剩下我和陈芊芊,除了翻报纸就翻杂志,偶尔聊两句,又无聊又郁闷。

到了晚上,蒋亮送来晚饭,还给陈芊芊捎来一盅补脑汤,以形补形,不过怎么看怎么象猪脑,用猪脑补人脑到底吃亏还是赚?我用了半小时思考这个问题才发觉自己多无聊,我想这个干什么?汤是蒋亮那些个女朋友炖的,具体是谁我也弄不清楚,反正他女朋友比我家亲戚还多,我不可能全认识。

我们吃饭的时候,蒋亮找到医生进行了一番交头接耳,半小时不到,我们的病房配上了电视,还配上一名护士专供我们差遣,这哥们啊,真没话说。

弄了台电视,陈芊芊不再无聊,可我很郁闷,陈芊芊净看电视剧,特脑残那一类。

“芊芊,我们聊天吧!”我实在憋不住了。

“没看见我在看电视?别吵别吵,这一段很重要……哈哈,惨了……”

行,不聊拉倒,又不会死人,我睡觉!

迷迷糊糊瞌了不知多久,一觉醒来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陈芊芊依然沉迷于电视,频道已经更换,却是换汤不换药,依然是脑残剧……无语。

一拐一拐上了个厕所,出来的时候看见樊辣椒站在厕所外面,吓一大跳。

“三更半夜跑出来吓人,无聊不无聊你?”

“有话跟你说!”

我翻白眼。

“我已经把你住院的消息传到张定军耳中,不出意外,张定军明天会来找你。”

“哦。”伤员她也支使。

“我必须提醒你,要尽量表现出生活上缺什么,比如缺钱……”

“为什么?”要我博取同情吗?这老色鬼会随便同情别人?除非有事相求。

“你越表现出一副贪得无厌的嘴脸,越会得到信任,你目前在他心里的信任分太过于基本,需要扭转。总之按我说的去做,我已经成功把张定军逼到非走那一步路不可,如果真让你偷文件,别轻易答应,要先谈条件,但条件不能开大,也不能开小,观言察色,注意细节,不要露出破绽。”樊辣椒说完匆匆离开。

第二天中午,张定军真到医院来,还带来许多礼物,摆满一张病号桌。

“老弟,没事吧?”张定军一脸刻意亲切问候的表情。

“一点小伤,死不了!”我苦笑,“对了张总,你怎么知道……?”

“呵呵,这个不重要。”张定军目光落在陈芊芊身上,“这位是……?”

“嘿嘿……这个嘛……”

“哦,明白。”张定军目光又落在陈芊芊身上,“美女,脑袋没事吧?”

“没事,谢谢张总关心,你们聊,我到外面活动一下。”陈芊芊出了病房。

“老弟,年少风流啊,呵呵……”

“张总老当益壮,我这简直就小巫见大巫。”这色鬼确实壮,上回找妞就要两个。

“要住多少天。”

“不知道,天天得换药,烦都烦死人,这医院就不是个好地方,尽坑人,换贴药比买块黄金还要贵,再这么换下去肯定得破产。”我煞有介事的说着,咬牙切齿的骂着,暗里偷偷观察张定军的神情,这老色鬼好象真巴不得我穷到揭不开锅……

“认识到钱的重要啦?”

“钱太重要了!”

“其实赚钱不难,看你愿意不愿意去赚,能不能放开手脚。”

“有钱谁不愿意赚?有病不成?”

“那好,我手上刚有个赚钱活,看你敢不敢干。”

“只要报酬合理,没啥不敢干,当然,杀人放火伤天害理除外……”

“不至于,不犯法,就借点东西。”这老色鬼,明明就偷,倒说成借。

“行啊!”

张定军把电视音量调大,凑近我耳边飞快说了一番话,与樊辣椒说的一样——梁佳。

浪职情场

浪职情场

作者:一缕阳光 类别:豪门盛宠 综合评分 100

初出茅庐的小职员被蛮横女上司胁迫,进而踏往了别样的征途,为了抱得美人归,他一次次陷身绝境……我住在一个很破败,外面写着大大的一个拆字的小区,地面脏,光鲜差,坑坑洼洼,暗无天日,有条件的都已经搬了出去,剩下的多数是已经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爷爷老太太。。

第5章 打架 2021-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