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出去
这死超级变态又整这套。三天时间耶,我还严禁通宵达旦、费寝忘餐?“宁浩,到我办公室来,立刻!”上午,樊辣椒习惯性再打开办公室门大吼。“干嘛?”进了樊辣椒办公室,我问。“两天时间耶,我还不得通宵达旦、费寝忘餐?。...

这死变态又整这套。

两天时间耶,我还不得通宵达旦、费寝忘餐?

“宁浩,到我办公室来,立即!”下午,樊辣椒习惯性打开办公室门大吼。

“干嘛?”进了樊辣椒办公室,我问。

“你很笨。”樊辣椒把一份文件扔在我面前,“非常笨。”

“樊总,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多聪明,更没公开承认自己聪明。”我翻开那份文件,是一个完成了一半的项目方案,最主要是——这个方案正是刚刚会议上樊辣椒要我负责那一个。

“通宵、通宵知道吗?”

“废话,当然知道,通宵就是没觉睡,没觉睡就是没精神,没精神就是……”

“滚出去,立即。”樊辣椒又乱发脾气,真搞不懂,在办公室与在外面判若两人。

拿着文件离开樊辣椒办公室。

其实我知道,樊辣椒是在为张定军创造机会,我通宵加班就有理由逗留公司,就能够进行“偷”这个龌龊行为。只是,樊辣椒怎么就知道张定军会收到风?知道我开通宵?哎,算了,这些问题想着头痛,反正樊辣椒已经考虑妥当,我照办就是,管张定军如何知道。

如樊辣椒所料,张定军确实什么都知道,快下班的时候就给我打来电话,要求我拭机行动,办公室的监控录象以及楼层巡逻的安保他负责搞定。

“宁浩。”梁佳经过我身边,“晚上给你带饭。”

“啊……?”

“又想躲我是不是?”

“别那么敏感,我只是怕麻烦你。”撇开个人情感,其实梁佳晚上到办公室来能帮助我掩人耳目,至少更容易蒙骗张定军,只是如此一来我就间接利用了梁佳,哎。

所有人都已下班,我独自坐在办公椅里看方案。

坦白说,这半个方案书无论从那一点看都超越我的水平极限,我绝对写不出这么出色的,樊辣椒有才到这种地步,难怪能当老总。事实上在樊辣椒手下真能学会许多东西,阴谋诡计,复杂的办公室政治,这些对以后非常有用的知识。不过,目濡耳染,我的纯真却一点点流失……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晚上七点五十,梁佳提着饭盒来了!

“饿了吧?”

“饿。”其实我不饿,想到自己接着要干的坏事就没胃口。

梁佳小心翼翼把饭盒打开,办公室内所有灯光忽然全部熄灭。

“怎么了?”梁佳惊叫。

“停电吧!”这时候停电,莫非老天知道我要干坏事,劝我回头是岸?

“怎么办?”

“能怎么办,下班回家呗。”反正还有一天,我就不信明天还停电,再停就是天意,可这该死的电力在我萌生了回家念头一分钟不到就恢复供应。

梁佳托着下巴看我吃饭,一脸痴迷,我很怀疑,我吃相有那么帅?

忽然,我电话铃声在寂静的办公室响起,拿出来一看显示陈芊芊的来电!

“接电话啊,愣着干嘛?”

“哦。”我飞快按下接听键,“谁啊?忙着呢,没什么事别打过来。”说完劈啪挂断电话,心里七上八下好不安然。

“谁电话?”

“不知道!”

“不知道你乱骂人?”梁佳哭笑不得看着我。

“打搅人吃饭多缺德啊,必须凶之。”我僵硬的笑了一下,“上个厕所。”

“还没吃多少呢,上什么厕所……?”

到了厕所,我飞快掏出电话给陈芊芊回拨过去,不知道为什么,我非常害怕梁佳知道我家里藏着一个关系不明的美女。或许我对梁佳存在幻想吧……哎,她们说的对,男人的确不是个好东西,吃着碗里想着锅里。

“谁啊,忙着呢,没什么事别打过来。”陈芊芊剽窃我刚刚的话。

“芊芊,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在忙工作的事情呢!”把自己的声音控制到要多可怜有多可怜,“可能要通宵哦,哎,真惨……”

“通宵?”陈芊芊很失望,“我还等你回来吃饭呢!”

“自己吃吧,我要忙了。”哎,住家饭,真没福气。

“拜拜!”

“拜拜!”

回到办公室,已经不见梁佳影踪,一声不吭就离开,真是莫名其妙。

吃完饭,上网看电影。

方案我不管了,反正就按已经成形的思路做些善后工作。

一场电影看完,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我没看到一名保安巡逻,更重大的一个发现是,自从断电以后,监控录象就失去了作用,而且眼看就知道不带电源。

长这么大第一次当贼,感觉无比羞耻,但又感觉好新鲜、刺激。

虽然明知道办公室里没其它人,我依然左盼右顾,走起路来鬼鬼祟祟、蹑手蹑脚,颤抖着手拿出樊辣椒事先交给我的钥匙轻轻打开门,闪进去。发现当小偷也必须具备一定的心理素质以及技术,否则就是一名不入流的小偷,很讽刺对吧?

樊辣椒的文件柜体积巨大,文件多如牛毛,随便抽出一些看了看,大多是以前成功的一些策划案的记录,还有各部门的报表之类。找了许久都没找到樊辣椒说的那个编号的文件,而保险柜的钥匙夹在文件里,找不到肯定就拿不到张定军需要的东西……

没办法了,只能打樊辣椒电话!

“说话。”樊辣椒貌似正在洗澡,能听见哗啦啦的水声。

“我在你办公室偷东西。”

“我知道你在我办公室偷东西,你打电话给我做什么?”樊辣椒有些不爽。

“你以为我乐意,我就是找不到保险箱钥匙。”

“你智商零吗?还是记忆力零,我告诉过你在A52文件的夹层。”

“啊,不是A25?”晕,原来记错。

樊辣椒劈啪挂断电话。

这个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偷东西还打电话向东西的主人打听确切位置。

找到A52编号的文件,钥匙到手。

打开保险箱,从多份文件里挑出张定军需要那份,这份东东张定军如此看重,到底是不是价值连城?好奇心驱使之下,我悄悄把它打开,不过我看不明白,只是一些关于销售的东西,反正就乱七八糟的。继续翻了翻,翻出一大叠美金,大概有十来万吧,还有一些项链戒指之类的贵重物品。

这死变态,也不知道先拿走贵重的,如果我一个抵受不住诱惑,顺手牵了呢?心里刚产生这么个龌龊念头,兜里的电话立马响起,吓的我冷汗直冒,大概作贼心虚!

“你拿完东西赶紧复印去,别乱翻我保险柜。”樊辣椒开口便骂。

“谁翻你东西了?”樊辣椒是神?我干嘛她都知道?

“宁浩,敢做就要敢当。”

“是,我是翻了!”

“好奇心会害死人,现在拿去复印,立即。”樊辣椒又劈啪挂断电话。

废话,你说不翻就不翻,反正你又看不见……

我打算继续翻一翻看看樊辣椒有何秘密,最好能找到一些把柄之类,无意之中看见桌底下有个小红点,看清楚,原来是个针孔摄像头,电脑主机则亮着,只是关闭了显示器的电源。这死变态原来一直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现在肯定在家里的电脑蹲着。

我冲摄像头露了一个笑容,挥手拜拜,然后随便在办公桌上拿了张纸把它捂住。打开显示器电源,准备翻樊辣椒的电脑,心里憧憬着能发现些秘密,比如很豪放的照片之类……

额,要输密码。

有那么一刻,我几乎没忍住把樊辣椒的键盘砸坏。

“你要的东西,拿着。”第三天晚上,在一个桑拿中心大堂,我把假文件交给张定军。

张定军拆开看了一遍,喜上眉梢。

“我的报酬……?”

“放心,你的报酬已经带来。”张定军从挎包里取出一个用报纸密封的东东,“三万两千美金,折合二十万人民币有多。”

我把钱收起来,心里沉甸甸的,不知道如何处理,这可是脏钱啊!

“走。”张顶军搂着我往桑拿中心二楼走,“老哥带你去爽一把。”

“不用了吧?”还上这种地方,想我死了!

“好哥们才带你去,别人我还不愿意呢!”

无奈,被这老色鬼连拉带扯拐上了二楼的一个大厅。

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来到一个大水池边,最后进入一排房间的其中一个套间……

套间的空间很大,里间是一个大浴池,再傍边是一个间隔开来的木板蒸房,外间则放着两张双人沙发,一边还有两张雪白的软床以及一张玻璃桌,桌子上摆着红酒与果盘、雪茄。

换上睡袍,泡在半温半凉的水池里,说不出的舒爽。渐渐的,那种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消遣的拘束与羞涩慢慢消失于无形,取而代之是一种享受……

“老弟啊,这次谢过了,希望以后继续合作。”

“啊?那种事我可不打算再干!”

“怕什么,没人会发现。”樊辣椒就一清二楚,还没人发现,真够愚蠢。

“但愿吧!”

“放一百个心,好好跟老哥混,包你有房有车有票子有女人。”

“好的好的,呵呵,这个我喜欢了。”

浪职情场

浪职情场

作者:一缕阳光 类别:豪门盛宠 综合评分 100

初出茅庐的小职员被蛮横女上司胁迫,进而踏往了别样的征途,为了抱得美人归,他一次次陷身绝境……我住在一个很破败,外面写着大大的一个拆字的小区,地面脏,光鲜差,坑坑洼洼,暗无天日,有条件的都已经搬了出去,剩下的多数是已经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爷爷老太太。。

第5章 打架 2021-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