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噩梦
半个小时以后,我说再见了张定军,一个人我走在大街上,樊辣椒又打进去:“事情办妥也没?交给张定军手中也没?张定军有何异样?”“铁手鬼追的,烦不烦啊你?”“你什么语气“哈,我什么语气态度和你说话,你谁啊,我妈?我干嘛得对你好言好语?”。...

一个小时以后,我告别了张定军,一个人我走在大街上,樊辣椒又打进来:“事情办完没有?交到张定军手中没有?张定军有何异样?”

“追命鬼追的,烦不烦啊你?”

“你什么语气态度和我说话?”樊辣椒愤怒。

“哈,我什么语气态度和你说话,你谁啊,我妈?我干嘛得对你好言好语?”

“宁浩,你神经病发是不是?”

“是啊,我神经病、我犯贱,我就是个活着给你们做衬托,衬托你们的恶心,衬托你们的龌龊,衬托你们的卑鄙无耻的死不足惜的贱人。一个个都心理变态,那么喜欢强迫人、那么喜欢指使人,你们很过瘾吗?是不是不强迫人你们就得折寿?就得没法活?就得没快感?就得没高潮?”我越说越火,最不应该那句也骂了出来,“你个死樊辣椒死变态老巫婆,我告诉你,这事没完……”

我掐断电话,樊辣椒再打过来我再掐断,反复无数次后樊辣椒改发短信。

“到底发生什么事?”

“没事了!”

“给你五分钟考虑清楚,说,还是不说。”

又是这个威逼恐吓的口吻,当我是你家宠物啊?不理会。

“你冷静一下吧,想清楚了和我说,我讨厌不明不白。”这个语气还比较平和。

“哦。”这是我的回答。

“开始,我承认强迫你,后来呢,我给你的还少吗?别把我的容忍当资本。”又来了!

到家,关掉手机,冲进厕所把自己洗了七八遍,皮肤都刷损了,然后倒在床上蒙头大睡。我祈祷自己不要做噩梦,最后还是做了,一个特别恶心的噩梦,午夜梦醒,惊出一身冷汗,再怎么睡都睡不着。

“佳佳,近来为什么都不理我?”在茶水间遇到梁佳,自从偷文件那晚到现在整整四天,梁佳没和我说过一句话,主动和她打招呼她全当我空气看待。

又不理人,算了!

悻悻的离开茶水间,迎面碰到冰冰。

“你在这啊,樊总正敲锣打鼓找你呢,赶紧去,否则大家遭殃。”冰冰拉着我往外走。

昨晚骂了樊辣椒一顿,不会找我报仇吧?她打算怎么报?炒我鱿鱼?或者扣奖金?坦白说,昨晚骂了樊辣椒我一丁点都不后悔,可要因为这个事被炒鱿鱼我觉得不值,骂的不够,炒鱿鱼,至少得骂个狗血淋头。

进了樊辣椒办公室!

“你滚那里去了?”樊辣椒头也没抬,就这么对我大吼。

“喝茶。”

“喝茶喝十几分钟?”还知道我去了超过十分钟?

“喝茶之前抽了根烟!”

“公司明文规定,喝茶抽烟不得离开岗位超过十分钟,你去了几分钟?”

“樊总,你宣我进来就是要和我计较这些鸡毛算皮的……小事情?”无聊不无聊啊?公司是明文规定没错,可也没看过谁真正遵守,我又不是模范员工,凭什么老是抓我啊?觉得我好欺负?样衰?要炒鱿鱼就干脆点让人早死早超生,别搞那么多小动作让人提心吊胆。

“近期有个子公司新型产品的推介活动,你跟我去一趟场地。”

“啥?”不是炒我?或者先给我个希望,然后再一个巨大的失望?真损。

“怎么,不乐意?”

“不是,我下午……”

“刚刚违规扣五十,不服从安排则扣五百,去不去自己选,滚出去,立即。”

哇樊辣椒这模样,昨晚的事情真就当没发生过?这可不象平常那个有仇必报赶尽杀玩的她啊?莫非暗里在酿什么阴谋诡计准备慢慢宰割我?嗯,估计是,哎……管它呢,现在平安就好,反正活着迟早要死,愁个屁啊,要能愁过来直接跳楼更显得干脆。

“回来……”刚走一半,被樊辣椒吼住。

“又干嘛?”我打了个冷颤。

“昨晚……”樊辣椒阴阳怪气的声音,“骂我骂的很过瘾啊。”

“没有。”我否认,“我有骂你吗?我昨晚是赞你吧,樊总你记性真差。”

“哦,原来赞我。”樊辣椒冷笑,“怎么赞的,我昨晚没听清楚,你再赞一遍。”

“樊总你英明神武、智慧超群、胆色过人、老谋深算……”

“不是这样赞的吧?”

“哦,樊总你天仙下凡、貌美如花,集沉鱼落雁环肥燕瘦所有优点于一身。一副美人架子,天生尤物能歌善舞的好身材。气质举世无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往前两千年往后两千年唯你一支独秀。你的笑容能春暖花开,亦能祸国殃民,一笑倾城,再笑倾国。你身上的优点比天上繁星还多,你是完美于神的化身,世界的美丽只因有你的无私奉献以及不邂努力。你用个人如花的生命普照了整个地球的光明,你用个人的美丽谱写了整个宇宙的光辉,你是自开天劈地以来最伟大最有价值的存在,你是……”

“够了,滚出去,立即……”

“不是,我还没说完呢!”

“滚,立即。”

我一溜灰离开樊辣椒办公室……

原来我也能这么恶心人,不对……我不是应该恨樊辣椒么?

下午,和樊辣椒坐电梯到停车场,樊辣椒直接坐到副驾驶座,我只能当司机。

按照樊辣椒指示,把车开进一个大型购物商场的停车场,下车,直接从停车场乘电梯到顶层。顶层是一个露天平台,很大,四周栽种了许多植物用以充当护拦,另外每个边角都有一颗大椰树,名副其实的空中花园。此刻,平台中间正在搭建舞台,大体框架已经完成,一群身穿蓝色工作服的工人来来回回忙碌,做善后工作。

“谁是承包商?”樊辣椒平地吼了一声。

那些个工人看着我们,没人答话。

樊辣椒又吼了一声,一个女人才款款而至,由于阳光折射的关系,看不清容貌。

“我是工程负责人。”一把熟识的嗓音。

“你舞台怎么搭建的?我说正中间,你看两侧空余的距离,算是中间吗?搭之前拿尺子量过吗?而且你们这种工作效率怎么可以?活动后天就举行,你们才搭建出大体架构,椅子呢?灯光器材以及各种需要用到的设备呢?都到位了没有?还有……”樊辣椒乱七八糟说了一大堆。

“樊总,请相信我们的专业,我们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你放心好了。”

“放心?你看你的工人怎么干活,慢吞吞,没吃饭吗?”

我看清楚了,这个女人是住我家楼上那位美女。她也认出了我,不过由于环境因素我们只是礼节性的点了点头,话都让樊辣椒一人说了,一味的鸡蛋里挑骨头,骂完这里骂那里,基本没一样能入她法眼,整一个看着不错的地方被骂到一文不值,连狗屁都不如。

“这里,造一个鲜花拱门,要用最好最艳丽的红玫瑰,地面要铺上地毯,要红色。另外,舞台必须再增大三份之一,梯级不能建在侧面,要建到正面,左右各建一个增加立体感,不怕花钱,弄漂亮点……”樊辣椒指指点点了几分钟,最后补充道,“大概就这些,我会补偿工程差价给你们公司,前提是必须按照我所说的要求一条一条去完成,否则一切免谈,听明白没有?”

“明白。”美女邻居点头,一一记下。

“宁浩。”樊辣椒忽然望向我,“你负责监工,明天开始上午公司,下午这里。”

“啊?”

“啊什么啊?你耳朵聋了没听清楚?”

“哦,清楚。”我都不懂,我监个屁?

“整天无所事事、心不在焉。”樊辣椒哼了一声,望望四周,举步往厕所那边走。

美女邻居看了我一眼,对我伸出手……

“你好,合作愉快,我叫马小莹。”

“我叫宁浩。”

“那天其实……”

“这厕所怎么弄的?连洗手液都没有,拖把扫把胡乱堆放,地面又脏又滑,成何体统?出了意外谁负责?”樊辣椒从厕所走出来,边走边骂,“这个问题很严重知道不知道?那谁谁谁,先处理好厕所,立即……”

从天台下来已经五点多钟,樊辣椒让我送她回家!

等红灯的时候,我拿出张定军给的报酬交给樊辣椒。其实我挣扎犹豫了许久,这种不义之财我不敢要,反正给樊辣椒,不用我每天吃饭睡觉都在想着怎么处理,心烦。

“什么?”樊辣椒感到奇怪。

“张定军钱。”

“给我做什么?”

“不给你给谁?”

“那是你的事,这是你的报酬,你和张定军之间的交易,与我无关。”

“反正我不要,花这种钱下下辈子都得做噩梦。”

樊辣椒瞪我,随后按下车窗毫不犹豫把钱扔出窗外……

“有病啊你?”我下车,捡回钱,虽然不敢要,扔了还是会心痛。

“钱本身没问题,有问题是钱赚钱的方式,你觉得良心不安其实是你还没有完全接受这个世界的规则。我最后跟你讲一遍,双方交易你情我愿,不管你花不花这个钱交易已经完成,坏事你已经干了,即便不花这个钱你也不可能没干过。”樊辣椒说完开门下车,截下一辆出租跑了。

这女人,跑什么跑?宝马不坐你坐出租?说你变态就没错。

浪职情场

浪职情场

作者:一缕阳光 类别:豪门盛宠 综合评分 100

初出茅庐的小职员被蛮横女上司胁迫,进而踏往了别样的征途,为了抱得美人归,他一次次陷身绝境……我住在一个很破败,外面写着大大的一个拆字的小区,地面脏,光鲜差,坑坑洼洼,暗无天日,有条件的都已经搬了出去,剩下的多数是已经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爷爷老太太。。

第5章 打架 2021-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