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文学网”**:https://www.hmxi.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花木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在你眉梢点花灯 > 第一九五章

第一九五章 (第1/2页)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好书推荐: 一剑斩仙破万境 丑妃二嫁:帝尊他非要宠我! 九龙神尊 觉醒系统后,我在宗门苟到成圣 我都称霸京城了,你才喊夫人? 穿越:**签到系统称霸天下 抗战:我能读心,你拿什么赢 大宋:你不写出师表,朕怎么守家? 穿越时空,与大唐公主做闺蜜 提剑进军营,我乃战场万人敌 快穿异世:我的系统能无限复制 万古炼天经 异世妖孽 无敌魂帝 玄幻:觉醒混沌金塔,他举世无敌 和病弱老婆离婚后我后悔了 失忆后死对头成了我男朋友? 死都不会放过你 陨落的大师兄 金玉[重生]

是夜,大牢里灯火通明。

“下午都还好好的,晚上忽然犯了腹痛,不知是误食了东西还是旁的什么疾症,太医已经过来了,眼下正在为曲侯诊脉。”

谢容与一到刑部大牢,刑部的唐主事便过来禀。

谢容与:“牢里的狱卒查了吗?”

“都查了,有异样。”

人说话间,很快到了甬尽头的牢房,曲不惟已经从腹痛中缓过来了,眼下正盘腿坐在草席上,太医为他完诊,开了一剂方,见是惊动了小昭王,连忙:“殿下,罪犯曲不惟的腹痛乃风雪天急寒所致,大牢里湿阴冷,到底年过五旬的人,久居于此,身子骨多抗不住。”

谢容与了这话,唤来一狱卒,嘱他去取干燥的棉被和取暖的炭盆,随后见高窗漏风,又命人去把窗栏修补了。

曲不惟冷笑一声:“不以为你施舍一点好处,我就会领你的情。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旁的有的事,你再怎么也不出来。”

谢容与正在近日狱卒的排班表,闻目光甚至离开手上的简册,“王知侯爷什么都不会说,也不想在侯爷这里浪费工夫,今夜前来,不过是受人之托照侯爷,侯爷不必多想。”

一旁的唐主事见小昭王一片好心被当作驴肝肺,颇是不忿,在一旁帮腔:“曲侯大概不知吧,枢密院的颜盂眼下已被玄鹰司缉拿,侯爷不想说的我们会从别人中出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侯爷莫不是误以为己手里握着天底下独一份的秘密?”

颜盂是章鹤书最信任的人,这些年帮着章鹤书做了不事,明面上与章府的关系却不远不近。

曲不惟是颜盂落网,心中十分震诧,但他面上依旧平静无波,“受人之托照我,你受何人之托?”

不谢容与回答,他又,“夫该招的已经招了,竹固山的山匪,是夫下令剿杀的;徐述白、沈澜人,也是夫命人灭的;包括上溪衙门的暴|,也是夫在幕后策划的。说其中有什么差池,当初夫让人去竹固山剿匪,意只想灭那个知情的山匪头子,后来出了点岔子,山上的匪全死了,死了夫就认,多条人命你们都可以算在夫头上。洗襟台额夫卖了四十万外加一副稀世画,你们可以找礼部清算清算,夫到底得赔多,夫死了,你们大可以把夫私藏的钱财、分封的田地,一律了。”

谢容与完了简册,吩咐唐主事增派守大牢的人手,随后淡淡:“王已经让礼部算过了,侯爷一共得赔七十万,不过这笔银子侯爷不必心了,已经有人帮你赔过了。”

谢容与说完这话,见牢房已经整理妥当,转身便离开,曲不惟叫住他,“谁帮我赔了?”

谢容与顿住步子:“侯爷不是对王无话可说么,眼下如何又有了?怎么,侯爷不必顾忌那张调兵令了?”

曲不惟到“调兵令”三个字,瞳孔猛地一缩。一旁的唐主事是个明事的,见状立刻打了个手势,带着一干狱卒离开了。

曲不惟目不转睛地盯着谢容与,“什么调兵令?”

“还有什么调兵令能让侯爷这样杯弓蛇影?封原手下的兵卒成了叛军,调兵令,然是调动这些叛军的军令。”

谢容与,“停岚着了章鹤书的,被人骗着在调兵令上签了,眼下章鹤书手上留了军令的存底,只侯爷多说一个字,章鹤书就会把军令拿出来,不是这样么?”

曲不惟眉头紧锁,“你怎么会知这张调兵令。”

“停岚给我的。章兰若提醒过他调兵令有异,他留了个心眼,把军令从封原处拿了回来,一直贴身藏着。”

“今夜王来大牢,也是受停岚所托照顾侯爷。”谢容与,“侯爷一直以来总想着一人之错一人担,绝不牵连一家小,却仔细想过停岚知己的父亲沦为阶下囚后会怎么办。”

曲不惟怔怔地完,惊觉失态,他很快:“这个糊涂东西惯来不争气,子管他怎么办,左右周家会在必时扶他一把,天塌了也砸不到他,再说……”曲不惟盯着谢容与再度冷笑一声,“他不是还有昭王殿下这个至交么。”

谢容与:“他去陵川了。”

“停岚虽然糊涂,但是不傻,临走前,他弄清楚了侯爷犯下的所有罪行,大概觉得无法接受,所以无论如何都想离开。他还说,也许不会回来为侯爷送行了。”

曲不惟并不为所动,他只是别开脸,“混账东西有多远滚多远。”

谢容与续:“不过他临走前,为侯爷赔清了礼部清算的账目。不只七十万,他赔了一百二十万。中州侯爷的私库由他做主直接充公了,这些银子是他把家中值钱的东西、这么多年从他各处搜罗的宝贝变卖了凑的。他来还想赔得更多,但实在拿不出来了。侯爷知他这么做是为什么吗?为他说,除了该赔付的七十万,他更该赔的是侯爷欠下的人命,可惜那是无论赔多都无法挽回的。”

“王知侯爷今日无论如何都不招出章鹤书,必定权衡过利弊。但你想过停岚真正想的是什么吗?他掏空银子时在坚持什么?他又为什么离开?”谢容与。

“还有。”谢容与上前一步,在曲不惟的草席边上搁下一只小巧的玉如意。曲不惟神情一滞,这枚玉如意正是古越青铜裹玉如意,流传了千百年,后来到了曲茂祖母手上,祖母临终前把玉如意给了曲茂,曲茂这个人喜新厌旧,只有这只玉如意他一直珍藏着,是他最喜欢的,“停岚为了救侯爷,把这只玉如意当了。无价的古玉,只换来区区三千,太不值了,我费了些功夫赎了回来,侯爷留在身边,这些日子做个念想吧。”

谢容与罢,不再理会曲不惟,径出了牢房。

牢外的唐主事迎上来低声,“殿下,曲侯会招么?”

章节报错(免登录)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随机推荐: 玄阳补天 丁春秋的无限之旅 天师在人间 一碗小甜汤